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记忆>第八章 父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父女

小说:抗日记忆 作者:果隶成 更新时间:2011/11/15 1:20:34

吴宪通这个人对狂人章似乎不太感冒,这从他见到章况时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得出来。不过鉴于狂人章目前是井上清泉的红人,也不太好得罪,所以他仍然满脸笑容的敷衍应付。可当他听说章况带来的这六个人是帮自己找的护院家丁时,惊讶道,“我只是和井上太君提了一下想要为小女找几个护院家丁,没想到他竟放到了心上,派你亲自操办!桥本还给我说他出面来帮我张罗此事呢,呵呵,就在刚才还派了两个亲卫去师团部找井上太君,要把此事揽下来呢。要知道他父亲可是桥本龙一将军啊,井上太君有时还得看他这个宪兵队长的脸色行事呢。”狂人章的脸色刷的就变了,我的心里也咯噔一下,心说,糟了!刚才没有发现来回的人数不对,这下麻烦了。吴宪通看到章况的脸色变了,很是满意。看来把桥本黑郎的父亲搬出来还是很有效果的嘛。他故作亲昵的拍拍章况的肩膀说,“小章啊,我知道你和亚文是留日时的同学,关系很好。你呢也对亚文素有爱慕。不过呢,良禽择木而栖。你也知道桥本大佐对亚文很喜欢,我呢也有意玉成此事。这才叫中日亲善嘛。刚才的枪声听到了吧,看来宪兵队又端掉了一个反抗分子的窝点,黑郎真是年轻有为啊,呵呵呵”吴宪通很是得意的仰天大笑,俨然以桥本的岳父自居。我在一边看着这个所谓中日友好商会的伪会长,心里感慨万千,汉奸什么样,就这位现在这样。典型一副恨不得如果那个日本人好男风,自己脱光裤子爬到哪去。不过眼下需要马上决定的是由于那两个鬼子的漏网,吴府是否还是一个合适的隐身场所。我心里正琢磨呢,就听章况颤抖着声音说,“伯父,你是说刚才桥本太君是在您这儿?”我有些纳闷,心说虽然有两个鬼子漏网了,而且对大家存在威胁,不过也不至于让你吓成这样啊!吴宪通也有些奇怪,问他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章况凑近他小声结结巴巴的说道,“刚才您听到的枪声,,其实是桥本太君被抗日分子给刺杀了!”话音刚落,吴宪通的脸色就变得煞白煞白。他一把抓住章况的衣领,气急败坏的问,“你是不是看错了?你为什么不去帮太君,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狂人章倒似乎恢复了冷静,平静的回答道,“我看到桥本遭到刺杀的地方离府上不远,担心伯父你也被反抗分子盯上,所以急忙赶过来看看,而且我看到伏击桥本的人里面有两个皇军,搞不清状况也不敢贸然干预,万一是皇军内部斗争火并呢,你说是吧?伯父。”吴宪通:“这个,这个,,,”“伯父,容我说句不该说的话,桥本太君从您这里出去没多久就被抗日分子给害死了,你到时恐怕说不清楚呀,哎呀,到时井上太君如果问我此事,你说我该怎么说呢?”吴宪通的脸色由白变红在变白,气的指着章况说,“你,你…”狂人章却不看他,自说自话般道,“随桥本太君到您这来的人除了两个到师团部去的外其它都玉碎了,嗯,说明什么呢?伯父确定这两个人是被桥本太君派到师团部去的,或者他们是偷偷溜出去的呢。要知道现在日本国内的反战联盟和共产国际日本支部闹得很厉害啊,皇军内部也有不少他们的人,该不会是他们干的吧!?”吴宪通眼睛一亮连声道,“对,对,对。一定是他们干的,那两个鬼子,哦,是皇军,我可没见桥本让他们去师团部,倒是太君临走时发现他俩不见了,以为他们又跑到最香楼去了,很不高兴。说回去要好好惩治他们,居然屡教不改,整天想着花姑娘!”

我惊讶的看着两个人,一个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李代桃僵。另一个就坡下驴,因势利导,明哲保身。人才啊!我心说。这个章况本来还想着推他一把,逼着他反正呢,现在看来多此一举了。有这两个漏网的鬼子,我故意遗留在现场的章况手枪的子弹壳就成了画蛇添足了,不过现在木已成舟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至于这个吴会长,看来是很识时务的,如果利用的好对我们的营救行动也是有益处的。不过两个人是不同的情况,章况可以拉到我们这边来,这个吴会长就只能耍手段来利用了。

哪一边章况和吴会长你唱我和的演着戏,直到他们自己都开始相信自己就是在说事实嘛,这才作罢。狂人章见吴会长已经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又被自己几句开脱的说词搞得心情愉悦,便装作随意的说道,“伯父,我先带这几个人去给亚文看看,您再顺顺词,估计一会皇军就可能来这里调查。”吴宪通这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傲慢,忙说,“你去你去,亚文估计也在等你。哎呀,回头还得贤侄在井上太君面前多美言几句才行啊,啊?”狂人章带着我们往后院走去,头也不回的举手给吴宪通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来到后院,见一个妙龄女子正在一边举着一把手枪在对着墙上的葫芦瞄准,我们来到跟前似乎也没注意到。章况看到她就按耐不住的小跑过去,嘴里还亲热的喊着,“文文,你要的人我给找来了,你看看怎么样。”女子正是吴亚文,在章况跑到她一步的距离的时候,吴亚文突然一转身,伸出去瞄准的手臂随着身子转了一个半圆,停下来的时候正顶在章况的脑门上。章况一愣,还没等他说话,吴亚文开口问道,“你刚才杀了桥本黑郎?”章况呆呆着看着吴亚文半天才说,“亚文,我哪敢违背你的意愿,你说要亲自了结这个骚扰你的日本狗,我自然要遵从你的意思啦。”吴亚文冷冷的盯着狂人章,现场死一般的压抑。吴亚文目光转到我的脸上,目露询问。我猜她肯定是听到了狂人章和吴会长的对话,于是开口说道,“章长官说的是实情,我们确实只是从远处露过,没敢介入。而且章翻译官担心你的安全,所以带着我们就匆忙赶到这儿了。”

吴亚文突然噗哧笑了,在章况胸前用拳头捶了一下说,“哎呀,和你开个玩笑,看把你吓得,再说了,如果你真的干掉了桥本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拿枪指着你呢!”章况尴尬的笑了笑,放松了下来,正打算实话实说,抬头看见我瞪了他一眼,脑子激灵一下,说出来的话变成了,“可是我和你都没机会了啊,桥本被不知身份的人给打死了,袭击者里面还有两个皇军。”“哦,可是穿着鬼子的衣服不一定就是鬼子啊,有可能是共产党的地下特工,也有可能是军统源城站的人干的,要知道前一段时间,桥本黑郎可是把国共两党在源城的地下网络给破化的支离破碎,最近正在清剿残余分子呢。他们完全有可能报复杀人啊。”“不过他们讲日语呀,难道中国人能舍得把他们为数不多的日语人才投放到这么危险的刺杀任务里,嗯,不太可能!我觉的日本人内部的情报组织之间火并的可能性更大。”吴亚文沉默了,过了一会,她抬头扫了一眼章况说,“这几个人看起来不错,就留下吧!况况,你先赶紧回去,估计等会井上清泉该全城搜捕凶手了,他可能会让你随行,快去吧,别惹恼了日本人,到时就有你的麻烦了。”

章况倒也没有反驳,说自己在日本人面前怎么吃香之类,只是答应一声,就要离开。我开口叫住章况,“如果太君让我们去司令部配合调查,我们一定会认真配合的。”我随意的对他说。狂人章手微微颤了一下,他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他出卖了我们,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推出来的。也就是警告他大家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让他不要耍小聪明,免得误人自误。“那就好,那就好!”狂人章便走边僵硬的笑着说。话说完,人已出了后院。

12

第八章 父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