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记忆>第十章 医者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医者殇

小说:抗日记忆 作者:果隶成 更新时间:2011/11/17 2:07:40

一队队的日军,伪军向源城的各个大街小巷扑去。不管是源城唯一的公共医院——安信医院的医生,还是独自行医开诊所的大夫,统统都在抓捕之列。一些正在给病人做手术的医生被不由分说的带走,敢反抗的直接就是一枪托打昏,扔到押送的卡车上。一些长的稍有姿色的护士也被当作医生强行带走。甚至一些走街串巷替人骟狗挑猪的骟匠都被当做医生抓起来,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时间,整个源城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黄达牧今天没有开门营业,早上他把昨日晾好的草药分类放入药匣,收拾停当打算开门营业的时候,忽然听到后街响起一整凌乱的枪声,有几声枪响似乎就在自家后墙外,这让他一阵惊恐,刚刚拉开的门闩赶紧再次插上,趴在门里面听了半天,等枪声停了老半天才想起女儿还在后院侍弄药圃。于是匆忙小跑进屋,正好看见女儿黄如逸从后院进来,急忙上前询问,“如逸,后街刚才响枪了,你没事吧?”女孩子轻轻的应了一声,说道,“后面好像有人在打鬼子,我刚刚看到有几个人躲在咱家药圃里,他们一走我过去把药圃收拾了一下,免得留下痕迹牵累咱们。爹,我估计鬼子过一会可能会来咱家搜查,那些违禁药品得赶紧收拾一下,可别出什么事情。”黄达牧听了,心头一惊想起了这件要命的事情。

黄达牧本身是中医,不过已经多年不诊病了,主要靠自己开的药房赚钱度日,日子倒也过的不错。不过自从日本人占领了源城,他的药房就不太盈利了,因为日本人经常不由分说的就把自己千辛万苦种植,烘焙好的药材拿走充公了。甚至一些日本随军民夫也是到这里抓药不给钱,黄达牧是敢怒不敢言。可是父女两人还得生活啊,于是他就偷偷的从见不得光的渠道搞了一些日本人严令管控的药品,其实也就是盘尼西林等等消炎药,和一些麻醉药品。对外宣称自己这里有新配置的特效消炎药膏,其实就是把唧唧草晒干后研成粉末,在熬成糊状晾干。如果来拿药的是日本人或者二鬼子,就给他们那些唧唧草膏。其他人来则往里面配上特定的消炎药粉末,混合在一起卖给对方。虽然价格不菲,但是在管制药品紧缺的环境下,这样一种见效快,疗效显著的“中药”还是非常受大家欢迎的。时间一长,黄达牧就名扬源城了,一些特殊的客人也就多了,而他的胆子也慢慢大了,经常也不加伪装的把研成粉末的管制药品卖给熟客。

这时听到女儿提醒,这才意识到确实很危险,事情发生地离自己家太近了,换成自己是鬼子也会过来大肆搜查一番。而且现在鬼子身边有了二鬼子,那就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啦,即使没有在这里找到任何线索,但是敲竹杠是不需要理由的。一旦让别人发现了那些违禁管制药品,那自己估计就得在宪兵队的刑房里把这条命给交代了。

黄达牧忙冲女儿摆摆手说,“你赶紧进配药间把配药台底下暗格内的那部分药品挪进地窖里去。”女儿黄如逸没等他说完就已经转身进了里屋。黄达牧在自己配药间的配药台下边做了个暗格,把经常要用的管制药品研磨好放在哪里备用,一般人不知道那些药粉是什么东西,他配药的时候也不会让买药的人看见,不过一旦被日本人搜去,让懂药的人一鉴定就会露馅,所以这些东西还是不见光的好。黄如逸进到配药间,拿出一瓶瓶药粉用布包起来,走到配药间最后面的那张桌子边。她拉开抽屉,伸手进去拧了一下。然后把桌子向右侧轻轻拉动,桌子底下那块石板跟着整张桌子一起移动露出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入口。黄如逸不敢耽搁,忙走了下去。这个地窖并不大,原是黄达牧给自己一家人准备的避难藏身之所,毕竟兵荒马乱的,得有自保之法才行啊,后来干起了倒卖管制药品的事,这个地窖就成了他理想的藏药点。黄如逸伸手又把入口关上,让眼睛适应了一会黑暗,然后摸着一根绳子往前走了三米然后左拐就到了方形的窖窝,里面靠两边放了两个架子,上面放满了木箱子。黄如逸打开其中一个,将吸水粉包扒拉到一边,将包裹放进去后再用吸水粉包埋起来。收拾好后,她也不敢耽搁,沿着绳索慢慢走出来,正准备打开入口的盖子,突然听到外面一片纷乱嘈杂,黄如逸犹豫了一下,把手缩了后来,倾耳细听。

黄达牧绝对没想到鬼子会这么快到来,女儿前脚刚下到地窖里,鬼子就已经撞门而入,没等他张嘴说话,一记大枪托就砸在脑袋上,登时让他晕死过去。鬼子们一阵翻箱倒柜的搜查,打翻了药柜,挑破了药簸,就是没有看到一把手术刀。一个伪军陪着笑脸对带队的鬼子军曹说,“太君,这家是个中医药铺,不可能有手术刀的,中医治病不开刀!”啪!一记耳光直接贴在伪军的脸上,鬼子军曹打完觉得不解恨张嘴又骂了一句‘八嘎’。抬手一挥,”带走!”过来两个鬼子架起黄达牧跟着其它鬼子匆匆离开。

黄如逸听到上面乱哄哄的,猜到可能是鬼子来了,虽然担心父亲的安危,却也知道此时自己不宜露面,否则会被鬼子发现这个地窖的秘密,而且一旦鬼子起了色心自己清白就会不保,故而虽然心里焦急,黄如逸还是耐下性子躲在地窖里。等上面安静了才蹑手蹑脚的上来。入目一片狼藉,四处寻看,却没发现父亲的影子,登时就急了,知道父亲肯定是被鬼子给带走了,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难免鬼子不会在后院的苗圃里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进而怀疑到父亲,虽然自己已经很细心的清除了那几个人留下的痕迹,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当下决定追到街上去看看,搞清原因,看有没有帮父亲解困的余地。

当下换上一套男装,将头发在脑后盘做一团,带上一顶鸭舌帽匆匆上街去了。大街上一会过去一队鬼子,一会又过来一队伪军。间或看到有医生装扮的人被押着过去,居然还有大卡车拉着一车横七竖八扔在车厢里的人急驰而过,有些人已经被颠醒,但在急驰的车上半天没法站起来,只能坐在那里东倒西歪。黄如逸向过路的一个老婆婆打听出了什么事情,老阿婆见左右没有鬼子,小声说,鬼子像疯子一样在全城抓医生,唉,小伙子,没事赶紧回家去,呆在街上不安全哪,小鬼子可不是讲理的主啊。听到这话,黄如逸的心反倒放了下来,这么说父亲只是因为是大夫而被抓起来了,鬼子并没有特别针对他,那可能过几天查清了就没事了。转身想回去,却又站住,想了片刻转头向自家后街而去。

被抓起来的医生全部被关到了伪警局的监狱里。章况跟在井上清泉的后面,在监狱里巡视着一间间塞满人的牢房,心里嘀咕不停,抓这么多医生难道都杀掉?还是说井上自信可以从这几十名医生里查出哪个是杀死桥本黑郎的凶手?我的太君哟,可惜啊,凶手并不在这些被抓的医生之中,你怎么个查法呀?!“章君,你觉得凶手会不会在这些被抓的医生里面”井上清泉突然开口问章况。狂人章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加上正在神游太虚,一愣神下意识的说道,“不在!”“噢?”井上猛地转过身来,饶有意味的看着章况问道,“理由呢?”同时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狂人章。章况顿时感到浑身冒汗,肩膀上似乎无形中压上了千钧重担。“这个嘛,嗯,噢,我是这样想的,如果凶手真是医生,那他用手术刀做凶器岂不是暴露自己的身份嘛,所以我觉得这是凶手在误导我们。”狂人章情急之下脱口给出了这么个理由。井上听完倒也不怀疑什么,点头道,“章君所说有这种可能,不过我更倾向于凶手就是一个医生,最少和这一行有关联。假如他仅仅是为了转移视线为何偏要选择医生这个行业,要知道除了医生还有很多行业也会用到刀的,而且从桥本大佐的伤口可以看出,凶手对手术刀非常熟悉,否则一个从没使用过手术刀的人是不可能抛刀杀人而且切口光滑,入刀位置不偏不倚,做到这一点需要对凶器的形状,重心,刃口分布非常了解才可以做到。不过我倒是同意章君的判断,这个凶手并不在这些被抓的医生里面。”看狂人章有些疑惑,井上耐心解释道,“我故意这么做就是要给凶手压力,你们中国人总是爱以道德模范自居,我就是要让凶手自己跳出来提醒我这些人是无辜的,如果他躲着不出来那他就会在心里对这些无辜的人心怀愧疚,就会怀疑自己的品质,进而怀疑到自己的反抗行为的正义性,我就是要从精神上瓦解你们中国人的抵抗意志。”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狂人章,井上冷笑道,“从明天开始,我将一批批的吊死这些医生。让躲在黑暗中的反抗分子胆寒心惊,愧疚难当。我要看看他们能撑多久,哈哈哈。”

7

第十章 医者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