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汉朝特种兵>第四十五章中尉致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五章中尉致都

小说:汉朝特种兵 作者:大汉使臣 更新时间:2012/1/12 21:02:47

景帝走进长乐宫,平阳公主和南宫公主以及长公主刘嫖,王娡几人都在那里,看到景帝走了进来,刘嫖忙道:“陛下你干甚么去了怎么满身的雪啊,你不冷啊?”

景帝笑道:“不冷”说完对着太后到:“母后羽儿被大将军带走了”

太后忙道:“他不是还在宫里躺着吗?”

景帝忙道:“今天醒来了,那天儿皇把他带过来让和母后说说话,那个人太搞笑了,和羽儿就像是天生的父子”

太后忙道:“羽儿愿意吗?上次我给他说了,他跑跑了”

景帝忙道:“他自己要去的,嚷嚷这要拜大将军为师,后来认他做了义父”

太后忙道:“那他们人呢?”

景帝忙道:“已经走了,去看将军府了”

太后急道:“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让羽儿带些衣裳和吃的呢?”

景帝忙道:“不用带,那个将军是个奇人,他可以平地起飞抓住空中飞翔的鸟儿,医术杂家无所不通,最奇的是他竟然还会做饭,而且手艺比那些御厨至高不低刚才儿皇和他们两个在哪里吃了一碗面条,那可是人间极品,羽儿到哪里是饿不着了,大将军走的时候说羽儿交给他就是以后的丞相和将军”

太后忙道:“他可靠吗?别到时候把羽儿带上邪路”

景帝忙道:“不会的,过几天儿皇会去看他的”景帝说着擦了一下口水想起张翔说的那些好吃的他就来了精神。

刘嫖忙道:“陛下你身上的雪是怎么回事?弄得满身都是?”

景帝示意刘嫖闭嘴,刘嫖识趣的没有在言语,景帝害怕太后追问忙道:“母后儿皇要去处理金雕所部封赏的事宜就先下去了”

说着他就走了下去,留下南宫以泪洗面父皇到底送走了自己的儿子,这时送膳食的内侍走了进来,摆上了膳食,太后这时才记起刚才好像听刘嫖说过儿子满身是雪的事情就问一旁的内侍道:“刚才陛下身上的雪 是怎么回事?”

那内饰忙道:“陛下刚才和大将军和刘羽公子在玩雪来着,大将军和刘羽公子两个打一个,陛下不支所以就被弄了满身雪”

太后忙道:“羽儿是自己跟着大将军走的?”

那侍臣忙道:“是自己跟着走的,奴才还从来没有见到羽公子笑的那么开心”

太后忙道:“开心就好,开心就好,瓢儿你和平阳没事多去看看他,知道吗?”

两人连忙称是,金雕营帐往日的欢声笑语已经不服存在,整个军营笼罩在一片沉重的气氛之中,忽然一声喊声惊醒了众人:“圣旨到”

一伙人忙走出大帐,那侍臣打开圣旨宣道:“圣上有旨,李骁虽大将军南征北战,多有战功,现封为车骑将军,领关内侯。李孤狼随大将军南征北战多有战功封关内侯领卫尉。张龙随将军南征北战封为关内侯,为前将军。张鹏为右将军,刘虎为后将军,各领关内侯,张虎,刘猛为中郎将领关内侯”

虎子耸拉着脸道:“公公为什么我们两个是中郎将啊?”

那公公忙道:“皇上这都是按照大将军的意见来的,大将军说李骁善攻,孤狼善守,张龙张鹏和刘虎可为一郡太守,至于你们两个大将军说了,你们两个不适合做将军没有统兵独自作战的实力”

虎子忙道:“大将军,你是说大将军醒了?”

那公公忙道:“早醒了,刚才还和皇上在皇宫打雪仗呢”

虎子激动道:“那他现在在哪里啊?”

那公公想了一下道:“好像在将军府”

那公公刚一说完,一伙人就扔下他骑着马迅速奔赴将军府了,张翔,领着张羽进了将军府,两头猛虎迎面扑来,差一点把张羽扑到,白虎更是人力了起来就朝着张翔的脸上亲去,张翔直接一脚把他踢了出去怒骂道:“滚蛋”

院子里的一个好像是管家的人物正和一伙仆人说着甚么,看他那趾高气傲的样子,看到张翔走了进来他忙喊道:“你是谁啊,这里是将军府出去,长了一副狗眼啊”

张翔忙道:“我找人”

那管家忙道:“你们去把他打出去”几人应声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张翔看了这里一眼就喊道:“柱子”

没有人回应,那管家忙道:“喊柱子你喊甚么也不管用,那两只老虎也不知道是干什麽用的连个门也看不住”

管家话语刚落,白虎就走了过来对着它一声厉啸,直接震得他东摇西晃,差一点跌倒,那几个家丁看到白虎发怒都不敢靠前,一阵马蹄声想起,虎子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哥,哥,你在那里”

说着就冲进了院子,看到张翔虎子就兴奋道:“哥,你没事了”

那个管家是认识虎子的忙到:“原来是张将军的哥哥啊,刚才多有冒犯”说着脸上一片皱霉之色,张翔笑道:“虎子这些家丁都是谁招来的?”

虎子忙道:“不知道,我来时就有了,我也不知道,我住在军营的”张翔环顾一周就到:“不错,看看那片空地,留下一些花,其余的虎子任务交给你了,把那块地整出来,把咱们弄得葡萄赶紧种下去”

虎子埋怨道:“凭甚么让我挖,不是有这么多的家丁吗?”

张翔笑道:“你看你哥我是使用家丁的人吗?一会给他们把月钱结完全部让回家吧,对了柱子呢,我喊了半天不见他出来?”

虎子忙道:“他把大农令的公子打死了,让致都抓大牢了”

张翔忙道:“一会我们去把人领回来,对了羽儿叫二叔”

“二叔”

虎子看着张羽忙道:“哥,你从那里弄来这么可爱一个孩子?”

说着用手摸了摸张羽的脸,张羽忙把虎子的手打开道:“不许摸我”

虎子笑道:“我就摸”说着再次摸了张羽一下,张羽生气道:“再摸我可喊了,有人十岁还尿床呢?”

虎子一把捂住张羽的嘴道:“哥,你怎么连这个也告诉他?”

张翔笑道:“为了不让我儿子受欺负,所以我就教了他一个绝招”

虎子忙道:“你儿子,你连结婚都没有哪来的儿子?”

张翔笑道:“皇上赐的义子,以后就和咱们在一起了,我管他,他管你,你的任务就是我让你住在这里,你把那片地赶快挖出来”

虎子忙道:“那我不住了,堂堂中郎将,给你挖地”

张翔忙道:“张虎”

虎子忙道:“到”

张翔笑道:“本将军命令,你必须在大雪停下以后把那片地给我挖出了,要不然军法从事”

虎子无精打采道:“是”

门外李骁一伙人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张翔忽然道:“李骁进来,还有刘猛你们要不一起吧”听到张翔的话两人扭头就准备离去,张翔忙道:“你们两个和我去中尉府把柱子和那个叫什麽的兄弟捞出来”

几人的谈话被那边的一伙家丁听的清清楚楚这个就是自己的主人大将军,他们急忙跪倒在地喊道:“将军饶命”

张翔笑道:“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要你们的命,也不打算要你们这些家丁,虎子把他们的月钱结清让他们回家吧,快过年了,多发一点,让他们过个好年,来年去另找个地方吧”

“是”

张翔说完就对着张羽道:“羽儿,待在这里和你二叔在一起,别乱跑,一会父亲就回来了”张羽乖巧的点了点头。

张翔对着孤狼几人道:“你们几个在这里等一会人,一会咋们在一起喝酒”

说着他带着刘猛和李骁离开了。

致都正在处理政务忽然屋外士兵来报:“大人,大将军和车骑将军,中郎将三人到访”

致都忙道:“那个将军醒了?”

士兵忙道:“行了,刚得到的消息将军的手下已经被封侯了”

致都点头道:“这道也应该,他们得功劳封侯一点也不为过,把他们请进来吧”

张翔一走进门就道:“中尉大人好啊?”

致都绷着脸道:“将军此来有何贵干啊?”

张翔忙道:“本将前来领走我的两位兄弟”

致都忙道:“两人都有命案在身,你领不走”

张翔忙道:“难道那两个人不够死罪吗?何况大农令的儿子还是失手打死的,这一切都和我有着直接关系,那些马匹是我们不远**从西域带回来的,我曾经有令要向对待人一样对待他们,有感擅自虐杀者杀无赦,这是军令,中尉大人难道他杀了那个中郎将不行吗?军中无戏言,他是在执行本将军的命令”

致都怒道:“那那个柱子是怎么回事?虽然是误杀,也得判刑”

张翔笑道:“判啊,我就是等你判刑的,两个人依据法律判刑,判完了我好带走”

致都怒道:“你把这里当成甚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位列三公又如何,难道就可以藐视法律吗?”

张翔笑道:“哪能啊,临江王你都没放走还能让我的手下走,本将军绝对拥护像你这样的好官,你就是我大汉的李牧,要不是你的位置太过显赫,我就带着你去打匈奴了”

致都忙到:“夸也没用,他们必须判刑”

张翔笑道:“那你赶紧判,判完了你看用封地和侯位该削削,该改改”

致都忙道:“你甚么意思?”

张翔笑道:“意思很明显,就是用本将军的侯位和封邑去换取他们出来,你们不是有这项法律吗?既然用还不用让用啊,你放行我们好几个侯位呢,一个列侯不够就在加上几个侯位”

致都怒道:“来人把那两个人带来,让大将军带走”

张翔忙笑道:“不用了,我自己去”

说着三人就跟在那士兵的身后走近了大牢,大牢里柱子和那个士兵正在那里聊天,柱子笑道:“你说我们两个会一起死吗?”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当然不会了,听到这个声音两人急忙站了起来高兴的看着走过来的三人,柱子兴奋到:“将军你醒了?”

张翔笑道:“当然了”说完对着一旁的士兵到:“还不赶快开门”那士兵急忙打开了牢门,这时张翔忽然感觉到隔壁有动静,忙到:“柱子隔壁住的是谁啊?”

柱子笑道:“那可是个王爷,临江王”

“临江王,那不是原太子吗?”忽然他记起太子就是在牢里自杀的,匆忙窜到一旁,就看到了正悬在房梁上的临江王,急忙一拳打坏了牢门,冲了进去,拔剑一剑割断了房梁上的绳子,临江王咳嗽着掉了下来,看到张翔忙道:“你是甚么人让我死吧?”

张翔笑道:“你是临江王吧,小小年纪怎么就要寻死呢?”

临江王哭道:“我父王不要我了,本王当太子他把本王废了,现在又让中尉判刑,他是想让我死,父让子死,子不得不死”

张翔怒道:“你活的也太憋屈了吧,当皇帝有什么好的,你父王是心疼你,最是无情帝王家,为了皇位父子相争,兄弟相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还要每天为国计民生操心,做好了你是皇帝应该的,做不好,就是昏君,要受千古骂名呢,下一任君主毕竟要对匈奴作战,你父王知你性格软弱,见不得刀兵,所以让你做一个安乐王,你应该感谢他,为了这一点小事就自杀,你也太对不起关心你的祖母了,你死了她肯定会为你伤心流泪,你忍心让一个那么大年龄的老太太,眼睛都看不见了,还为你伤心流泪吗?”

致都听到临江王自杀,匆忙跑了进来,喊道:“怎么回事?”说着看了一眼依然活着的临江王,在看了一眼被砸开的牢门就道:“这牢门是谁砸的?”

张翔知道找事的来了,就道:“我砸的,怎么了?”

致都忙道:“砸牢门等于劫狱,救下哪两个人你用了封邑,列侯变关内侯,现在你只有大将军的位子了,干脆在范一个法,让我把你的将军之位也免了”

张翔笑道:“你口气到挺大,看看脑门上的冷汗,用我的侯位换你的命,你应该庆幸,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你就活到头了”

致都也知道一旦临江王死了自己也活到头了,不过他还是狡辩道:“即使死,我秉公执法有甚么错?”

张翔笑道:“秉公执法当然没错,但是你的法我不赞同,一个合格的执法者他会让犯人心甘情愿的认罪,你只会让他们害怕,恐惧,不敢面对自己的罪行,一个小小的案子,就会让他们害怕才,从而走向自杀以逃避法律,你不是秉公执法而是草菅人命,看看我的士兵,他们从来不怕我,他们甚至敢和我开玩笑,可是政令下达,没有一个不办的,治军和治民一个道理就是要让他们心服口服,而不是去用条例去把他们框死,大秦的法律有许多都是对的,可是执法者太过严厉,就让他们觉得是生活没有了希望,才有了陈胜吴广”

致都一向认为自己秉公执法从来没有错杀过人,他怒道:“照你这麽说,我还要对他们好言好语了?”

张翔笑道:“用恐吓的手段执法只能说明你的无能,而不是秉公执法,对你我享有最高的赞誉,你是大汉为数不多感不畏权贵的执法者,也不会趋炎附势,所以对你我很敬佩,不过你的有一些做法我不赞同,人就是在不断的改变和吸去别人的优点来改变的,我建议你学会改变,我们作为臣子的,就是要让皇帝纠正自己的错误,辅佐他们建立朗朗乾坤的,你觉得你坐到了吗?法律在乎的是公正廉明,只要公正别犯人一些并不算过分的要求满足,又如何,我听说你给人家刀笔的机会也没有,这是你的失败”

致都从来都是教育别人的,他敢和皇帝顶嘴,不过今天看来有一点哑火,他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到:“对,你说的对,看来我是错了,但是你的侯位我是不会放过的”

张翔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会去限制和让他们继承我的侯位,没了就没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着有什么用?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活着,我一直仰慕中尉你的公正,走远去将军府喝几杯去?”

致都忙到:“我不吃请,你说了也白说,你的侯位照样要被削”张翔笑道:“那就削,你先去报告完了,我在家里等你喝酒,原来只是听闻现在遇到活人了,还不得和你喝几杯”

致都忙道:“没空,我还要处理临江王的事呢?”

张翔笑道:“临江王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让皇上自己处置不久行了,关你何事啊,这是人家的家事你一个外人凑什麽热闹”

张翔说完没有理会脸色铁青的致都就对着临江王到:“我说你的人生活的也太哭了吧,既然没有那个拯救万民的能力,活着平平安安就是福,快快乐乐才是真,皇上作为你的亲生父亲,你是他的嫡长子,不就是个王位吗?削了不就完了,他还会把你饿着”

临江王忙道:“你是那个横扫匈奴的大将军?”

张翔点头道:“对啊,我们每天都要面对死亡,要是像你这样,遇到一点事就自杀,那完了,我的大军在一夜之间就全部自杀了,我就剩光杆了,当不成王,当个郡守,再不行你当个百姓也行啊,普通百姓可比那些王侯快乐多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要不是匈奴入侵,我根本就不会拿起刀兵,自己请罪降职为民不就完了吗?”

临江王忙道:“可是我甚么都不会啊?”

张翔笑道:“没关系,你让致都帮你递奏折,然后先去我家,那里有好几亩地,正好我弟弟一个人不愿意开垦,你帮着开,告诉你我要把你训练成一个真正的老百姓”

张翔那面对微笑的说话方式可以感染每一个人,临江王也笑道:“那好,我马上写奏折”说完看了一眼致都意思是他不让写。

张翔看着致都道:“他的权势还没我大,写,要是他有意见,我们三个人揍他一顿”

致都怒道:“你真把自己当人物了,他的奏折可以写,你打我一下试试”

张翔直接给了致都一脚,致都怒道:“殴打朝廷命官,我可以把你关进去”

张翔笑道:“你凭甚么?你自己让我打你一下试试,这里这么多的人都是证人,你难道还要执法不公吗?这是你自己同意的”

致都被张翔的无耻震撼,你了半天还是没有在说甚么,看着在那里措辞的临江王张翔就道:“你派人看着王爷,别让王爷再出甚么问题,将军府你找的见吗?一会去那里我请你吃饭”说完就对着柱子几人喊道:“走回家”

看着几人离去,致都笑了,这么多年还没有遇到这么好玩的人物,他从来没有朋友,出了百姓和皇上一无既往的支持,他甚么也没有,这个朋友自己一定要结交,起码他可以是自己的老师,随时提醒自己的过错。

2

第四十五章中尉致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