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染残阳>第二章 斩尾行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斩尾行动

小说:血染残阳 作者:浪飞天 更新时间:2012/1/11 1:27:47

魏中全现在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他们也是身处敌后,因为连长没有告诉他,因为就连罗连长也不知道,当他们高营长想通知他时,却找不到罗连长了。

这就犹如家民在春天里撒豆种一样,豆种是撒出去了,在当时却是无法再找回来,至于结果如何,那只有等到秋天时才知道。

当高营长得到团部通知的消息时,他是大吃了一惊,但是他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他也将他的一营的豆种全都撒了出去,而他撒的豆种的范围却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二连的行动范围,早也超出了他的想象,因为二连在公路上一直行走,他们没有看到有任何敌人的行动的迹象,于是他们一直沿着大路前进,直到他们在十字路口的李家峪分兵。然后三个排分别沿着十字路口的三条公路继续前进,直到找到合适建立根据地的有利的地区为止。

而一排走出不到二十里地,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地方韩村,于是他们就安顿了下来了,白连长随一排行动,他也是一个江西老红军,与一排长蒋贵生也是老乡。立即就着手进行发动群众的宣传工作,还招募了部份青年进行参军,扩大自己的部队,没有真枪,他们就用木头做了假枪进行训练,他们还制作了红婴枪,在此地,一排扩充了部队十余人。

二排在排长刘道生的带领下,也是走了不到三十里,就在张庄给住下了,他也不愧是一个老红军,一驻下就立即对当地群众进行宣传抗日救亡图存、保家卫国的道理,当地群众的热情高涨,积极地支持二排的工作,青年们积极参军,二排长刘道生一看这情景,他真恨他是枪太少呀。他在向天后就成立了张庄农民自卫队,当地农民甚至连杀猪刀也拿出来武装自己了。

三排长魏中全所走的地方,现在却是进入了山区,他们至分手后走了二十多里地,竟然没有看到一户人家,就连山里的猎户人家也没有看到一户,公路在群山峻岭中穿峻,公路两旁是茂密的树林,这情景,魏中全不由量想起来他的家乡团溪至瓮安的情节来。

这是一条东西贯通的公路,现在却连个鬼都没有,更何况是人,魏中全现在心里也是想不通,再往这条路走下去会是哪里?

他是他们现在也走了二十多里路,现在根本不可能往回头走。

“排长,你看这个鸟地方,连个人影都没球得,你说这根据地咱建嘛?”三排战士白贵生着急地道。

“我说白贵生呀白贵生,你他奶奶的,你好歹也是个老红军是,这没有人影的地方,肯定是不适合建立根据地是,老子我们是八路军,当然得发动群众参加八路军是,这时就连鬼都没有一个,这里肯定就不适合是,不适合就得往前走是,老子我们二万五千里的长征都走过了,还怕走路么?况且这还是一条大马路是,象这么好的大马路,你在家里可走过?魏中全道,其实现在他心里也没有底,也不知道现在他们走的这了渺无人烟的山区究竟还要走多远才能走出去,要知他们身上带的干粮可顶多只够两天啦!

“走,我就不信,如是前边没有人的话,他阎老西会舍得修这么一条好马路?如前方果真再走40里仍没有人烟的话,老子就是死在这路上我也心甘了,你们的哈,这里的风景多好?风景多美,比起咱们在陕北时的那景象,可是好上了百倍。”魏排长笑着道,他们现在正沿着公路走在高高的山顶上。

“班长,你看,下面马路上好象有人?”三班战士张士诚向三班长李得全报告道。

李得全是一位能征善战的战场老兵了,他作战经验相当丰富,为人直分谨慎。

“你龟儿子看清楚没得?这个地方连个鬼都没有,还会有人?”李班长大声向张士诚问道。

“我也没有看得十分清楚,只是看见似乎有几个人影在山上的公路上一晃,就不见了。”张士诚回答道。

魏中全一听说发现山下有人了,他立即向大家命令道:“有情况,大家注意警戒,占领至高点。”然后他立即来到了路边,向山下望去,只见这条公路在这山坡上呈S型婉转而下,就象是一条爬行中的蛇,这里山势陡峭,虽说是荒无人烟之境,却也是打仗的好地方。

“大家不要慌,密切注视公路上的情况!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要乱开枪!”魏中全命令道。

就在这时,一伙人影终于映入了大家的眼帘,原来是一伙七八人的国民党溃兵,其中还有一个至少是营级班干部的官员。他们正急速地向这面前进。

“这些家伙还往这面跑什么?”李得全不解地问道。

“注意了,等一下听我口令行事!大家现在不用埋伏了,全体枪上枪,明白么?出发?”魏中全命令道。于是,他带领着他的三排却向着这伙逃兵开去。

魏中全的出现,令这伙国民党溃兵相当的震惊,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条路上竟然还有他们的军队,而且还是开往县城的军队,现在往河北方向的国民早也撤得光光的啦,而他们却还在往这面开,他们不是傻么?

“李得全,你去问问他们是哪些部分的?另外告诉他们我们是115师独立团晋西独立营的,我是魏营长,快去!”魏中全眼看这伙人也离自己只有100来米了,就对李得全道。

“长官,您好,我是115师独立团晋西独立营的,我们奉命向河北开进,奉我们魏营长的命令,请问贵部是哪部份的?”李得全跑步到这伙溃兵前,对着那位营长道。

“我是国军86军84师327团3营的刘营长,我们三天前正在平正县城与敌坂垣师团激战,我们师被敌人打散了,现平正县城也陷落,我们从平正县城一路撤一路与敌激战,现我3 营几百号人,现在仅剩下我们区区8个人了。现请贵部魏营长一叙,快请魏营长,我有紧急军情!”刘营长急切地道。

李得全跑步回来向魏中全报告了。

魏中全听后立即带着全排的兄弟们走了过来了,他眼里看见这伙溃兵的武器,他心里就象是吃了蜜似的,那可是七挺轻机枪呀,只见他说道:“我们是115师独立团晋西独立营的侦察部队,刘营长你辛苦了,你是抗战的功臣呀!”

“我要见你们魏营长,我有紧急军情汇报!”刘营长一见眼前这位穿着普通士兵衣服的年轻人急切地道。

“我就是魏营长,魏营长就是我!有什么军情就不快说吧?”魏中全道。

“你是115师的?你是营长?”刘营长怀疑地问道。

“是,有什么不对么?“魏中全笑着道。

“名震天下的115师,委员长都那么器重的部队,一个营长,何以连一身官服都不穿呢?”刘营长道。

“八路军,是原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改变而成的,经军一向讲究的官兵平等,官兵吃穿平等,既然我们的委员长不是给上士兵都要官,那我们只有和士兵一样穿士兵的衣服了。况且,现在大战在即,还讲究这些干什么?我想只要能消灭鬼子,我们的委员长想来也是不会管的,你说是吧?刘营长。”魏中全好一双利嘴。

“你们现在一共侦察队有多少?据我们一路得来的情报,在此前方二十里,那里现在却是停了鬼子整整19车的物资,另有护送的士兵不下300人,我们营就是被这伙人给追着打的,我那300多名兄弟,就倒在了他们的枪口下。”

“是真的吗?那你们是沿着公路跑来的么?那你们的两条腿那可真是比鬼子的四个轮子的洋玩意跑得快呀?”尽管他们身上均是伤在身,但是一听他们这样说,魏中全却不相信了。

“魏长官,是真的,只因鬼子的车队现在在近40里外河边给赌住了,那里原本有一座桥,前晚给大水冲毁了,鬼子的车队暂是无法过河,但是鬼子一定会重新架桥的,估计现在也快差不多了。”刘营长手下的一兵士兵道。

“鬼子真有你们说的近300人,另外还有19辆货车?”魏中全再次问道。

“是真的,据以前我们在城里得到的消息,这些物资全是军用物资金,说是要拉到太原前线去的,日军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要用这条运输线的,只因现在他们的西线和中线经常遇到八路的袭击,为了确保安全,他们才想到打通这条运输线,并于2天前对平正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敌人集中整整一个师团的兵力,对我84师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战斗激烈程度你可想而知了。“刘营长悲叹地道。

“刘营长,兄弟虽然不才,可好歹兄弟却是115师独立团,我生是115师的人,死是115师的鬼,现在就连委员长都要认可,我们115师是鬼子的天敌,所以,兄弟今天也要教训一下这伙鬼子,不知刘营长可愿意助兄弟我一臂之力?况且这也是给你们全营牺牲的兄弟报仇之战,刘营长意下如何?”魏中全笑着道。

“魏营长,你开什么玩笑?就凭我们现在这区区只十号人马,却想和小鬼子的19辆汔车,300来人的护送队进行动手?你不是在异想天看么?”听了这个想法,不但是刘营长大吃一惊,就是三排的兄弟们也是大吃一惊。

“这不是异常天开,我们虽然不能全部消灭他们,但是我们如是想教训他们,在这里的地形条件下,有何不可?如是他们要通过这里,我们现在就是处于高处,我们现在往下投手榴弹我想来总比他往上投手榴弹要容易吧。”魏中全道,“然后的,我们再放鬼子上山,我们再在他们下坡时,我们再打他的屁股一下,将他的前头大部队吓走,他我们岂不是既教训了鬼子,又得了些实惠?”

“说得也是。”刘营长道,一想到能报仇,他胸口也一热,他奶奶的,他当兵了十多年,何时受过这中被人追着打的滋味。

“只是这样一来,却得和刘营长你商量一件事了?”魏中全笑着说道。

“说吧,大家都是自己人,说话别吞吞吐吐的。”刘营长道。

“那好,刘营长既然快人快语,小弟就直说了。我的兄弟们每人现在是人手一杆枪,子弹50发,手榴弹是10个,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一共有320颗手榴弹,你们现在是有机枪八挺,只要我们将武器弹药资源调整一下,那我们教训鬼子可就更加方便了。”魏中全道。

“现在是你的人马多,这全局可由你来主导,人枪你尽管调配,只是我们的子弹可能也不多了呀?”刘营长说道。

“我不需要有多少?只要有机关枪的声音就行了,到那时鬼子一听见有这么多机枪声和手榴弹的声音,他们还能不被吓跑么?另外,你们一路来时,可见这附近可有人家?如是有些老百姓帮忙的话,那就更好了?”魏中全道。

“没有,这里的人家得过了河才有,大约还有20里地呢?”刘营长道。

“那看来是来不急了,这一仗看来只能是智取了!大家辛苦一点,现在就去选好伏击地点,一班长赵宝成,带着你们班的十个人,第一道S线的底部边上埋伏,你们与敌人的距离,以投掷手榴弹刚好到达公路上为易,每人向鬼子的步兵队形中投掷手榴弹,每人投掷5颗就快速向第二道S形上撤离,只炸步兵,不要炸汔车!另外要保人员百分之百的安全,先将每人的撤离线路选择好,完成任务后立即到这里向我报到,明白吗?”魏中全命令道。

“明白!只是我们为什么为炸汽车?将汽车一炸,鬼子不就不能前进了么?”赵宝成疑忽地道。

“那300多的鬼子,就凭我们这点装备和人手,能将别人全部吃掉么?你先将汽车在山坡底打烂了,那鬼子不是走不了么?鬼子走不了那我们不是也走不了?不过鬼子的汽车是要炸的,你们不是还留有5颗手榴弹么?在鬼子下坡时再炸吧,到那时如是你炸不了的话,到那时我可饶不了你?”魏中全道。

“二班长颜冬生,你带领你们班的人到第二道S形的位置上,与三班的部署方式一致,明白吗?”

“三班长李得全,你带领你的人马,却得分成两部份,一部分向我们来时的山坡下的S谷底潜下去,那个地方留下5人,每人10颗手榴弹,另带两挺机枪去,如是当鬼子在下坡后,如是上面攻击行动开始后,鬼子的车队未停下,一直向前走的话,那么,你们放过前面部分,集中火力打最后的3辆,如是他们回头的话,一回头就给我狠狠地打。另一部分也是一样,埋伏在第二个S形上,打法与第一部份相同,也是带两挺机关枪而去。刘营长,请你划拔你四挺机枪四个人给三班长!”魏中全下命令道。

“张四奎,魏得生,李家华、张四海,你们四位跟从李班长,一切行动听李班长指挥,明白吗?”刘营长转身命令道。

“是,明白!”说完,他们四人跟在李得全的身后出发了。

“那魏营长,那么我们五人呢?”刘营长笑着问道。

“你们和我在一起,我们的任务是等下面的兄弟一撤离上来,然后我们就转到山背面去,那个地方的地形和这里差不多,也是一个S形,在哪里我们的任务将是消灭敌人的后面5辆汽车,夺取物资,然后放掉前面的十四辆。”魏中全道。

“魏营长决策高明,这一仗实在是太经典了,你对敌人可是既拉又引,既放又拉,敌人尽管吃了亏,可是他却还会高兴他他们未全军覆灭哟。八路军中有魏营长你这样的人物,难怪日军在平型关中要吃亏了。”刘营长抚掌笑着道。

“不是我不想让他全军覆灭呀,只是我怕撑坏了我自己,如不是刘营长你及时而来,兄弟也是不敢动他呀,火力不如人呀!”魏中全也笑着道。

“也许这一仗就是国共合作吧,我想委员长听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刘营长道。

“这不仅是国共合作,而且是很经典的一场国共合作!委员长实在应当多发些机关枪给我们,不过现在呢很快就无所谓了,这一仗一打玩,我们可能有搬不完的机关枪呢?只可惜我们人手实是太少,否则老子将这19车物资一起劫下,恐怕够老子装备一个师,那可真是发了,到时那时我们晋西独立营可能得扩编为晋西独立师啦!”魏中全抚掌而笑道,他现在想得很深远。

“扩编这可是一件大事,这需要经过军政部批准才行的,即使是独团,也得经过军政部批,没有经过军政部批准的武装,那都是非法的。”刘营长吃惊地道。

“刘营长,你说的都没有错。那你说说,我们现在要打的这一仗是不是一个大仗?”魏中全看着刘营长,笑着问道。

“是!”刘营长回答道。

“那我们按道理是不是应报南京作战部?”魏中全接着问道。

“那这样级别的南京作战部可不关,报战区作战部就可以了。”刘营长道。

“那好,现在就麻烦你老人向二战区阎长官的作战部吧?我可不想别人以后说我擅自作战,这个罪名可好大的哟?”魏中全接着说道。

“可是眼下我营的电台也在战场上弄丢了,发报员也阵亡,我现在也无法向团部汇报。魏营长,你们作为先锋侦察营,你们一定有电台,你们可以向你们的团部汇报呀?”刘营长欠意地说道。

“说实在的,老子是老早就想有部电台,可是谁给我呀,我们团长不给,他说连他也只有一台,他还说,别在要东西了,别老是给老子独立团丢人现脸的,要东西找阎老西去。我回他说,如是阎老西不给呢?我们团长就说,他奶奶的熊,阎老西式不给就找鬼子要去,那鬼子肯定比阎老西大方些。”魏中全道。

“那你向鬼子要着了么?”刘营长好奇地道。

“鬼子是送来了,可是东西却太多,老子现在还不知能不能搬得动。”魏中全用手指了指山谷的前方,他已然听见了汽车的声音。

在山坡的转弯处,鬼子的车队果然开始出现了。

一,二,三,四,魏中全在一辆一辆地数着,一共整整19辆,在每辆车后,都跟随着10多个鬼子。这19 辆汽车,在公路上行进的总距离码也有三四百米。

“这些小鬼子可真是长记性,才在平型关吃了一点亏,狗热的就不象以前那样猖狂了。竟然晓得将车与车的距离拉开,以防止我们的炮兵袭击,从而造成较大的损失。这一招高呀!可是他的运气却欠佳,却遇上了我。”魏中全笑着道。

1

第二章 斩尾行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