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染残阳>第三章 血战七宝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血战七宝镇

小说:血染残阳 作者:浪飞天 更新时间:2012/1/31 11:54:20

10月,日军援军陆续到达上海,而南京国民政府也正在积极调兵遣将,淞沪会战的规模也远远超出了中国和日本双方的预料,在这场战双访共同投入兵力前后达105万的大会战中,整个大上海早也变成了一遍火海,烽烟四起。日军凭着较强和陆军火力和空军、海军优势,不断地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但是中国军队抱着“一片山河一寸血”的决心,坚守阵地,早用有利地形和血肉之躯,也给日军造成了重大伤亡。

上海各界的爱国人士和广大热血青年,也纷纷加入到这场中国至1840年以来,中国最大的一场抗击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中来。他们各尽其才,学医的在战场上抢救伤员;会开车的在战场上运送弹药;学者、报社的记者,纷纷前往战斗的最前沿,用他的笔,将这战争的真实而残酷的境象展现在了人们的眼前;词曲创作家们,在那轰隆隆的炮声,在那密集的枪声中,正在激情地创作着,地炮声音,那枪声,就犹如音乐里的音符,在谱写着新的篇章;即使么也不会做的担架队里也是他们可以选择的尽力的好地方。

敌飞机飞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的战士用枪用炮用飞机,将它打下来了!

敌军舰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的战士用枪用炮用飞机,将它打击了!

敌坦克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的战士用枪用炮用飞机用集束手榴弹用手雷用炸药包将他炸停了!

敌军队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的战士用枪用炮用飞机正在将他们打出上海赶进东海!

在各战场上淞沪会战进入10月底和11月初,中国军队虽处于被动地位,一再后撤,但仍控制上海,这无疑是与日本当初的判断和盘算背道而驰的。日本是个岛国,资源有限,同中国这个庞然大国比拼耐力和韧劲,,是万万消耗不起的,因此惟一途

径即是速战速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驻守在上海虹桥机场和七宝镇一线胡宗南第十七军团就进入了一个相当危急的境地。

战事首先在苏州河北第十七军团第八军的阵地上爆发,这里只有驻守的102师的两个团,而此时第八军的主力税警总团和166师和95师也开始陆续与日军血战在虹桥至七宝镇接上了火,而胡宗南手下的第一军现在却正在温藻浜与敌进行着大规模决战。

虹桥、七宝镇、温藻浜一带顿时炮火连天,狼烟四起。

第607团,团长陈蕴瑜此时正在一营的阵地上亲自侦察敌情,在一营长陈大治阵亡于苏州河后,他已经临时任命令副营长李天正为一营营长。

日军已经对一营的阵地连续发动了三次进攻,均被告战士们给狠狠地打退回去了。

612团现在团长陈伟光的指挥下,也打退了敌人的数次冲锋。

杜参谋长现在却正在向第八军黄杰军长发报,要求增加枪支弹药的补充,现在战场上捐损耗很大,鬼子的进攻是一次比一次猛烈。

柏师长现在支正在102师的指挥部,现在他们正在坚守着整个17军团的右冀,他们的前方,正是由胡宗南将军本人亲自指挥的第一军第二师的一个旅长在守卫,该旅长虽说不是天下第旅,但总是天下第一军的旅,其装备十分精良,柏师长对有这样一支部队坚守在前方,他心里总是比较放心。

尽管现在607和612两团正在苏州河北阵地上与敌人进行大战,但因虹桥一带阵地并不适合大部队在那时展开,所以,他的609团和补充轩却还在苏州河南的七宝镇境内。

“胡师长,上次杜参谋长弄了一把少佐的指挥刀,听说他送给了黄军长,可有这回事?”柏师长笑着说道。

“这个老胡,他真是糊涂,一把少慰指挥刀也是他一个师参谋长能送出手的么?如要送,也至少要送把大佐级别的,才能与之相配。”胡副师长摇头说道。

“其实这也不要怪他,我们初战告捷,尽管只是打了一个小胜仗,但总归是胜仗。在黄军长和胡军团长的眼里,他们是把我们看成是能打胜仗的么,在他们的眼里,是对我们充满了不屑。所以,胡参谋长这样做,也无非是想向黄军长表明,尽管你们对我们不屑一顾,但是我们却用胜仗来因报你的冷眼相看。”柏师长沉着地道。

“是呀,这样什么办法?我们的装备的确不如人呀?他们过河是打快艇的机枪可是集中了全团的,才有那么12挺,这可比不上鬼子的一个中队呀。与天下第一军和第八军相比,那也是相差甚远呀,况且我们一个团才只有一门迫击炮,且只有10发炮弹。,有时我们想,我们这些地方杂牌军难道就是后娘养的么?”胡师长愤愤不平地道。

“胡参谋长这一招一也还使得且到好处,后来黄军长发报来说,也给我们补发了机关枪40多挺,迫击炮各团增配两门。这尽管还是少了点,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呀,况且607团在在打扫战场时,发现鬼子的那几挺歪把子机枪,经修理下也还能用着。那些三八大盖也相当不错,现在战士们也将三八大盖给换上了呢?”柏师长笑着说道。

“我们一定要在这大上海上打出我们黔军的威风来!”胡副师长胸有成竹地说道。

“现在我们的67和612团在这一带也利用作战空闲,如固了工事,现在鬼子的迫击炮已经对他们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如果现在鬼子的势还是象这种级别的进攻,他们在河北岸就是再坚守一个月也不成问题!”柏师长坚定地说道。

而这时,温藻方向的枪战声却是越来越近了。

柏师长和胡副师长越听越心惊,天下第一军在前面竟然没有能挡住鬼子的进攻!

“立即命令609团进入进入阵地!”柏师长说完,就和胡副师长一同前往609团的阵地。

钟立纲团长现在正在阵的作战指挥室里,他正在和副团长邱有名、参谋长郭士兴一起研究敌人的进攻路线。

“立即投入战斗!鬼子很可能尾追第一军的战士而来,大家不要慌张,先放过自己的军队,然后再向小鬼子开枪,都给我瞄准了,然后再开枪!”柏师长立即在609团指挥部里向钟团长下达了命令。

令钟团长没有想到的是,眼间的第一军第二师的一个旅竟然还有近一个团的残兵败将,他们有的手抱冲锋枪;有的肩扛机枪;有的背背中正式式步枪;有的扛着迫击炮;竟然在路过609团的防区时目视无赌!而更可笑的是,他们的身后竟然不没有鬼子,而他们却比兔子还跑得快。

中央军的装备,让这伙如乞丐般的黔军眼嘴呀,那全是好家伙呀!

过后二十多分钟,鬼子才对609团的阵地发动了进攻。

这些鬼子是骄狂的,他们就象当初信口雌黄般地说计划三个月灭亡中国一样,他们端着雪亮的剌刀,迈着整齐的步伐,竟然目中无人般地向609团的阵地上发起了进攻。

在609团的正面上,是日军一个联队的兵力,他们正在他们的铃木联队长的指挥下,才在温藻浜杀得第一军第二师一旅丢盔弃甲,正踌躇满志地向609团的阵地杀来。

609团的战士们将敌人放得很近,然后用他们那老掉牙的老套筒,连同黄军长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的机枪,迫击炮,在钟团长的一声号令下,一齐向鬼子的队形里开火了。

子弹,尽管枪的准确性差,但也有不少鬼子中弹身亡;机枪,尽管少些,但是射出的却是仇恨的子弹,它们钻进鬼子的胸膛里,一样让他们停止呼吸;迫击炮,尽管少,但是却总是落在敌群中,那呈散扇形的杀伤力却也还是不小,中弹的鬼子不是受伤就是去见了阎王。

猖狂的鬼子,再一次遇着了强硬的对手,尽管他们在淞沪战场上遇见的象这样的对手数不数,但是他们却一次又一次的将对手踩在了脚下。铃木在望远镜里向609的阵地上仔细地观察着,而这时,在609的阵地上,柏辉章师在也在仔细地观察着鬼子的动静。

“鬼子吃亏后,肯定会再次进行更大更凶猛的进攻,刚才过来的,只是他们的一个中队而也,相当于我们的一个连队。”柏师长话还未讲完,鬼子便对609团的阵地进地了炮击,那炮弹犹如满天的蝗虫般落到了609团的阵地上,战土们欠缺对鬼子的作战经验,他们不明鬼子的火力究竟有多猛?计多战士还未来得及跑进掩体里,就在敌人的炮弹爆炸中被告气浪高高地掀起,然后重重地击落在地上,顿时魂飞掀散。鬼子的炮弹,多得象是要将眼前的这一切地面全部耕耘一片似的。

柏师长和胡副师长、钟团长也从未遇见过这以猛的火力,他们从前所遇的,最强硬的对手就是路过遵义的红军,尽管他们败了,但是也没有败得特惨。

敌人炮火攻击之后,又立即组织起了大队级别的冲锋,在他们看来,经过这一阵猛烈的炮击之后,现在他们上来的任务,仅是用剌刀剌死那些受了伤但还未死去的人。他们兴奋地再次端着雪亮的剌刀,朝609团的阵地上冲去。

一营长吴忠信,他身边的机枪手早也倒下了,他只看见这名机枪手的背上满是弹片,而他的身躯下的机枪却是完了无损。

他们双眼紧盯着正在往前冲的鬼子,200米,100米,50米,他突然用的指扣动了板机,机枪响了,而响机的机枪却不止一挺,同时,他也听见,在他的防区里,还有一些稀稀拉拉的枪声,每一声枪响过后,前面都差不多有一名鬼子倒下。

柏师长在望远镜里突然看到,一名战士手拿着两数枚也拉开了弦的手榴弹,正在用力的朝鬼子群里扔去,就在手榴弹飞出的那一刹那,鬼子的罪恶子弹却也击中了这名战士的脑袋,他仰面而倒,而在他的前方,却传来了手榴弹的爆炸声,数名鬼子也应声而倒!

鬼子再一次的被打退了。

铃本联队长恼羞成怒,这是他自踏上上海战场上以来,象这样惨烈的战斗,他所遇见的还不多!现在他手下的伤亡是也差不多两个中队,近400来人啦。而对面的国军却仍在抵抗。

经清点,现在609团也是伤亡过半,武器捐毁也是比较严重!

“立即命令补充团投入战斗,从左冀向鬼子的侧后方运动,威胁鬼子的侧冀,立即地动!”柏师长眼看609团阵地十分危及,如是鬼子再发动一次进攻,那么恐怕这阵地也将不保呀。

补充团,团长李念孙,接到命令后,立即带着补充团的全体将士,向着指定的方位动动下去。

鬼子再一次对609团的阵地进行了炮击!轰轰轰的炮声,正在609团的阵地上爆炸着,609团的战士们尽管是早也躲进了掩体,但是掩体却在鬼子接二连三的炮弹的轰击中,不停地颤动,有不少战士又在炮弹的爆炸声中踏上了返乡的路。

鬼子又一次的开始了冲锋,而就在这时,阵地上枪声再一次的响起;鬼子的侧后方的补充团,也立即投入了战斗,他们机枪、步枪、迫击炮,一齐在鬼子的侧方开火,鬼子的侧方空虚,一时抵敌不住,前进的敌人马上又在铃木的召唤下纷纷回撤。

就在这时,驻在七宝镇里的一位年轻的音乐人,在这炮声和枪声,军人的喊杀声中,他的成名曲《坚信未来》也落下最后的一个音符。他欣喜若狂,他高声引歌,他的歌声随着战场的枪炮声,响彻祖国的大江南北,只听见歌声音不断地从远处传来:

是忠是孝也不必说了,是生是死也不需知晓,何事更重要?与爱孝相比较,保家卫国怎么可不要?是荣是辱也好比有若浮云,是胜是败也不须发表,曾为保家国,我性命都不要,奋勇杀敌心知不可少?这敌人越是凶狠越弱小,失败终究注定了!

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永别一刻请不必诸多眷念。人世间情难舍,你我要坚信,我们的未来定会在一起!尽管我们穿草鞋,别人冷冷给白眼,我们依然冲锋在最前面!

敌飞机飞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打下来!敌军舰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炸沉海!敌坦克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炸下来!敌军队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赶下海!

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永别一刻请不必诸多眷念。人世间情难舍,你我要坚信,我们的未来定会在一起!尽管我们穿草鞋,别人冷冷给白眼,我们依然冲锋在最前面!

敌飞机飞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打下来!敌军舰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炸沉海!敌坦克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炸下来!敌军队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赶下海!

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永别一刻请不必诸多眷念。人世间情难舍,你我要坚信,我们的未来定会在一起!尽管我们穿草鞋,别人冷冷给白眼,我们依然冲锋在最前面!

609团和补充团的兄弟们,在这歌声的感召下,端着他们手中的枪,抛着他们手中的手榴弹,发射着他们手中的迫击炮,向铃本联队发动了进攻!

柏师长和胡副师长,钟团长,带着这一群身穿鞋,衣衫褛难的黔军,冲向了铃本联队。

敌飞机飞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打下来!敌军舰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炸沉海!敌坦克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炸下来!敌军队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赶下海!

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永别一刻请不必诸多眷念。人世间情难舍,你我要坚信,我们的未来定会在一起!尽管我们穿草鞋,别人冷冷给白眼,我们依然冲锋在最前面!

这天下第一军的一个旅的主力部队退后,这里现在只有黔军的一个团和一个补充团在防守,这里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如此地一失,整个十七军团的右冀将会洞开,就会陷于鬼子的包围之中,他胡宗南这个校长所宠爱的学生,就将全完了。

他立即带着他身连的警卫团,速同那败退回去的一个旅长所剩下的一个团,又在歌声中向609团的阵地上杀来。

胡宗南看见,102师上至师长下至战士,正在与鬼子浴血奋战,进行短兵相牛头马面的肉博。他看见黔军的战士们,用那穿着的草鞋在一脚一脚地踢向鬼子,他们正在用手中的老套筒与鬼子拼搏着;他也看见有一个战士,正被鬼子压在地上,脖子被鬼子死死的被掐住,眼开就不行了,而这时,却见哪里传来了一声爆炸,那名战士拉响了手榴弹,与鬼子同归于尽。胡宗南将军尽管一身打的败仗多,他却绝少在战场上哭过,即使是在他的天下第一师后来被彭总所消灭时,他也没有哭,而这时,他却哭了!他听着歌声中的“尽管我们穿草鞋,别人冷冷给白眼,我们依然冲锋在最前面!”,他哭了。而他所带来的部下也如脱缰的野马,再一次的冲向了鬼子,那那个撤退时走在最前边的旅长,现在却是冲锋在最前面!

敌飞机飞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打下来!敌军舰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炸沉海!敌坦克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炸下来!敌军队开来了,哪会没有邪念?我们决心将它赶下海!

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永别一刻请不必诸多眷念。人世间情难舍,你我要坚信,我们的未来定会在一起!尽管我们穿草鞋,别人冷冷给白眼,我们依然冲锋在最前面!

歌声依旧在飘来!

鬼子铃本联队长见着中国军队事大,赶紧带着他身边的残部落荒而逃了。

这一役,在最危急关头,却是胡宗南救了102师,如不是他及时率援军赶到,可能这个世界上再也无102师与柏辉章这个人了。而令胡宗南特别感动的事,柏辉章同他的黔军,竟然能以两个团结兵力,更是顶住了日军一个联队整整四个多小时的进攻,而阵地依然丝毫不动摇,还在师长的率领下与鬼子进行肉博!

胡宗南将军亲自下令,由十七军团立即给102师发放装备,军衣军鞋全从军团军需处直接领用。另外外调的609与612两团立即调回归102师师部直接指挥。

1

第三章 血战七宝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