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染残阳>第三十八章 北拉南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章 北拉南打

小说:血染残阳 作者:浪飞天 更新时间:2012/2/11 0:11:45

三营水生的特战班,是水生根据罗飞在五连时挑选连队中的精英进行训练的,他们在除了特战手语外,还对特战的技巧进行了训练,水生根据罗飞的经验,在将攻敌技巧进行了简化,战士们每天都在进行强化训练,却一共只精练了五招,其他的招式和方法也练,只是强度却绝对比不上这五招。

一班长田维亮带着一班和二班长马大中,他们仍是空着鬼子的服装,他们早看准了,八点五十五,正是鬼子换防的时候。

他们准时朝东门方向而去。东门的鬼子现在早也准备发换防了,他们已集合好队伍,准备双方进行交接后,就即行离开。

田维亮带着队伍,直接向鬼子靠了过去。

突然,他们一声黄莺鸣啼。

田维亮各他同行的一班战士,突地向身边的鬼子猛扑过增,鬼了还未带得及反应,他们的双手也扭住了对方的头,只听卡擦声响过后,鬼子就无声息地到在了地上。

二班战士却在马大中的带领怔,急速的向鬼子的另一个据点而去。

他们还未接近鬼子,却听见鬼子的大本营方向却响应起了清脆的一声枪响,紧接着,是机枪声,手雷爆炸的声音,迫击炮爆炸的声音,全响成了一片,而这时,却只有八点五十五分。

二班长一听,也知一营和二营也和鬼子干了起来,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向战士们一打个眼神,大家立即从背上取下枪来,立即拉开枪栓就朝鬼子射击。

鬼子在慌忙中还未反应过来,就成了他们枪下之鬼,有两三个鬼子一时未被告击中的,现在正负于顽抗,马大中却立即掏出了手雷,朝鬼子的隐蔽之所投去。

三营营长水生,听见枪炮声也起,立即命令营的三连带着部分从龙家大园所缴获的枪支,护着宣传队和后勤部门,立即朝东门奔去。

在龙家大院里刚参加八路军的原自卫队队员,现在却跟着一连一起向东门撤走。就在八路军撤走时,水生命令一连战士立即朝龙家大院的墙上,屋顶上开枪,并向屋顶上扔了一颗手雷。

“如果你们以后还干再做汉奸,我们八路遇见一次,再杀你们一次!这次就放过你们了。”水生当着龙家所有人的面大声地说道路,并且对着天空连放了三枪!

青阳的炮声惊动了平正县城里的鬼子,也惊动了魏中全攻城部队。

“不是先说的,北面先攻击么?怎么他们却先打起来啦?”李得全急切地道。

“打,立即打,伟我命令!一营张营长,立即向敌人开火!”魏中全命令道。

“可是时间未到呀!”猎人张说道。

“什么时间没有到?枪声就是时间,立即打,你们一打响,二营三营立即就会行动!”李得生接着说道。

青阳镇长驻守的鬼子联队长坂田少佐,现在手头上却只有不足两个中队的兵力,守备青阳根本就是捉襟见肘,况且现在八路军是连迫击炮也动用上了,来的肯定是主力。他一边指挥他的部队拼死抵抗,以特援军,一边拼命的向平正日军司令打电话。

“松本参谋长,我是坂田少佐,现在我青阳正遭受敌人的炮火的袭击,现在我军伤亡惨重,请求支援!”坂田少佐在电话里急切地道。

“坂田君!你要挺住,这只是敌人的小股部队,现在敌人的主力正在全力进攻我平正县城,我们现在东西南三个门均遭受敌人的炮火袭击,敌人的机枪也比较密集!我们现在也无法分兵给你!”松本在电话里回答道。

鬼子营地附近的工事,给东进纵队的迫击炮一个个的击毁了,战士们在机枪的开道之下,一步步地向坂田的指挥部挺进。

前面冲锋的八路军战士倒下了,后面的战士接着跟上。伤员和烈士们的遗体却在由杨村的担架队和救护队员在处理,青青现在也在青阳镇,她正在指挥大家将伤员和烈士遗体进行往关家山转移!王院长现在的野战救护医院就设在关家山,他现在正同医护人员正在紧张地给伤员进行处理!

罗飞带着他的二营现在却正在青阳城外执行警戒,以防鬼子的外围部队突然增援青阳镇。

水生带着三营和后勤人员,正全速地撤出青阳镇,他们只留下守关卡的士兵,然后向东一直攻了下去,这一路上,他们还必须要拔除鬼子的两座炮楼。

这里驻守着40多个鬼子!

“营长,这个任务交给我们一连来完成!”一连长于连长急切地说道。

“营长,你有任务不能老是交给一连,我们二连也能打的。”二连长毛连长急切地说道。

“大家都要给我住嘴,这不是真的时候,这个任务也不分谁的,大部队很快就会撤过来了,打是来不急了!还有多少炮弹?”水生边说边问道。

“报告营长,只有五发炮弹了!”迫击炮手陈永兵回答道。

“五发?是少了点!你有把握干掉两个炮楼吗?”水生问陈永兵道。

“试试,应当可以。”陈永兵回答道。

“不是应当,而是一定要给打烂,明白嘛,否则万一鬼子从平正县出来了我们咱办?”水生大道地命令道为。

“是,保证完成任务。”陈永兵坚定地说道。

炮楼里的鬼子,似乎对八路作战意图早有所觉,他们炮楼里的机枪响个不停,四挺机枪,在不停地朝三营所隐蔽的地方射来,有几个战士立即中弹倒下了。

陈永正刚瞄好,迫击炮手将炮弹刚放进去,敌人的机枪的一串串子弹却击中了陈永兵,他的胸膛立即被鬼子的机枪打成了筛子。

那飞去的炮弹,却一炮就将鬼子的炮弹给炸开了花。

迫击炮手又开始攻击下一个炮楼。八路军中现在迫击炮手本来就少,现在三营里唯一的一个炮手却牺牲了。

三营长水生抱着早也断气的陈永兵哭个不停。

他知道,现在他们整个三营,现在也无一个迫击炮手,而如果是再等从一营二营却调来的话,那肯定是来不及了。

水生的眼里冒着火花,双眼仇视地看着那正在冒火花的敌人的另一座炮楼。

“就是牺牲我们三营的全体战士,老子也要将你灭了!”水生下命令道,“一连二连,现在我们的迫击炮手牺牲了,这里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会**了,现在我们兵分两路,分别向敌人的炮楼接近,就是用手雷炸,也要将炮楼给我炸了,否则我们的一营二营即使过来了也无法冲过去。东进任务无法完成!”

“是!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一连长转身而去。

“是,我们保证完成会务!”二连长也急着转身而去。

“营长,让我试试吧,我虽然没有瞄准过,但是我也看过陈永兵瞄过很多次了。我相信我能!”水生想也未想,他就答应了。

“只见这个炮手挪着迫击炮,向前方挪动了一下。”他将迫击炮进行了调校,然后放下了炮弹。

轰的一声巨响,炮弹爆炸后,敌人的炮楼却依然在,又是一阵机枪扫来,三营牺牲了两名战士,四五名负伤。炮弹在三营与敌人炮楼之间爆炸了。

这名炮手并未恢心,他再一次的调校了一下。

又是轰的一声,这次炮楼却在敌人的炮楼的后面爆炸,水生用手狠狠锤着地。他再次调校了迫击落炮。然后,他起身,用手对准鬼子的炮台,进行了一下比划,然后他再一次的调校了迫击炮,他还是不放心,再一次起身,再次用手进行比划时,就在他刚露出笑容的一瞬间。鬼子的机枪再一次的响起了……

这名炮手倒在了血泊中,他的脸上却挂着微笑。只是那笑容却成了他脸上的永恒,在他还没有看到胜利的那一刹那,成了永恒。

水生想向呼喊陈永兵一样的呼喊,但是他却发现,到现在为止,他根本就不知这名炮手的名字。他的双眼冒着愤怒的火光,他走上前去,将一枚迫击炮随手而放在了发射筒里。

炮弹立即呼啸而出,射向了那个令它思念的地方。

鬼子的炮楼在好一刹那,应声而倒!

战士们立即对这两个炮楼及附近的残敌发起了冲锋!

许多年以后,当陈水生回忆起这件事,他均是老泪纵横,他觉得,他的这一生之中,却是十分的亏欠这两名炮手,而后来水生向全营进行问起,竟然没有一人能回答出这后来牺牲的这名炮手的籍贯来,就连名字,也仅知他叫张二娃,来自关家山村,而据关家山的村民们讲,他原来却并不是关家山村,而是在七七事变后从北方逃过来的人。

赵宝成的一营和于秋水的二营,现在全力向青阳鬼子的指部推进,鬼子的火力点在迫击炮手的帮助下,现在早也给清除掉了,现在只剩下的是零星的抵抗。

三十多挺歪把子机枪,分成了六个进攻小组,两营的全体指战员正在李司令和赵宝成的带领下,向鬼子的指挥部发动了向心攻击。

坂田少佐,听见外面抵抗的枪声也是越来越稀少,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转身对发报员说:“马上给山本将军和松本参谋长发电,说八路进攻青阳,装备有数门迫击炮,歪把子机枪几十挺,炮火十分猛烈,火力可与我一个联队相抗衡,坂田联队,经浴血奋战,敌众我寡,经死战,坂田联队驻守青阳的两个中队,现也全军覆灭!坂田剖腹以谢天皇!”

说完,坂田拿出了他的刀,用毛巾边擦边想着他在横滨的妻儿老小!

门外,八路军冲锋的呐喊声响彻去宵,坂田再仔细地看了屋内的一切,然后挥刀向他的腹部用力的剌去。

当八路军战士冲进来指挥部时,却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活口了,就连他们的发报员,已在发完报后就砸掉了电台,然后开枪自尽了。

看着这一切,李司令和赵宝成、于秋水默默默地深思着:

作为一个军人,他们痛恨这睦鬼子的侵略,让中国军人失去了应有的尊荣!因为你是一个弱者,别人自然会欺负你!而敌人打到家门口了,这说是中国军人的责任未尽到!这有失一个军人荣誉!

作为一个老百姓,大家痛恨鬼子的烧杀抢掠,伤尽天良的杀其父母奸人妻,枪挑刀劈其儿侮其女,即使就是将他们用世上最恶毒的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哪怕再加上挫骨扬灰以难平其百姓心中的愿恨!

但作为一个军人,在战场上不生刚死的无所畏惧的精神,却深深地让人们深以为敬佩!

李司令自从在河北千军台一战中跟谁陈铁将军的八十五师以来,他们一直是在鬼子的追击中度过的,尽管他们一直在作殊死的抵抗,但是却仍是一直在逃亡,是八路军,是他参加八路军后,在这里,让他找回了他作为一个军人,所应有的尊荣!

青阳镇的炮声早也结束。魏中全在北边,他一直在注意地听着,现在他开口说道:“看来青阳镇也取下,这下可能他们连战场也打扫完毕了。”

“那是肯定的,那里只有两个中队的鬼子不到,而东进纵队却有三个整营,况且他的炮火可一点也不比鬼子差呀,再加上这个突然怀,鬼子一定早也全军覆灭了。”猎人张笑着说。

“是呀,别看咱们这次北边闹得很,可实际上的主角却是在南边,但愿意他们在打扫战场后就立即东进,不要与鬼子回援的队伍百碰上才好呀!”李得全点头道。

“这一点是完全可以放心的,自开战以来才两个小时不到,鬼子如是也上太行,最快他也要三个小时以上才能撤回来。等到那时,恐怕李司令他们早也撤出青阳镇向东而去了。”李得生胸有成竹地道。

“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再给敌人加一把火,让他全速的从太行山下撤回来。各营再各找完一相炮弹后就收队了。”魏中全笑着道。

“那是不是太多了呀?我们现在可没有多少炮弹了?”李得全着急地道。

“我算过了,我我在至多还有二十箱炮弹,现在再打三箱,少了恐怕请不动鬼子下下太地的决心呀!”魏中全笑着说道。

“魏司令说得有道理,政委,这请神下山不容易呀!”李得生笑着说道。

“我知道,请神下太行山不容易,可是神一旦下了太行山,来到我们根据地内,我们再送神可就有点难了。”李得全无奈不地道,他明白,鬼子下太行后,肯定第一个就会拿晋中独立营开刀。

“你放心吧,政委,这里有我们的李参谋长呢,他早也制定好策略了,只要他鬼子敢来围剿咱们,那也让他狗热的尝尝我们的厉害!”魏中全笑着说道。

“小高,立即给军区聂司令和杨司令发电,就说我们的东进纵队也出发,现在我们正在请太行山上的鬼子下山。”魏中全知着说道,“政委和参谋长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

“我没有,得生呢?”李得全问道。

“我也没有!只是我们等东进纵队汇报战果后在报也不迟呀!”李得生笑着说道。

“这个却大可不必,聂司令和杨司令可是最近两天一天两封电报呀,搞得我头都大了,趁现在第二封还没有来,赶紧发吧!”魏中全笑着道。

就在小何刚发完电报不到十分钟,军区聂司令却也发电报来了。

魏中全念着电文如下:“鬼子2小时前,太行山北一路数千人也匆忙撤下太行山?何故?”

魏中全、李得全和李得生他们相视一看后,都笑了起来,魏中全大笑着说道:“小高,立即给聂司令发报,就说平正县城北拉南打,鬼子被迫回窝!反围剿在即!”

青阳镇的战场打扫得很快,这次东进纵队在这里可得了不少的宝贝,光是迫击落炮就有6门之多,只是其中有四门已给炸坏,歪把机机枪已有12挺,另外还有三八大盖可有三百多支,其中部分也被损毁,炮弹和子弹也是大大的。

李司令和赵宝成的心里乐开了花,这一下,他们可发财了,他们将那些已损毁的武器,全部让关家山的后勤工作人员给抬回关家山,送给军分区枪械修理所进行修理。

就是那已经被鬼子砸毁的电台,也让后勤人员给弄了回去。

这一战,东进纵队阵亡将士90多人,负伤150多人。

北进纵队却只是向城内鬼子的阵地进行炮击,以机枪向鬼子的城墙上进行扫射,造成八路将攻城的热闹现象而也,所以伤亡极小!

1

第三十八章 北拉南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