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改变>第二百一十九章 地球是圆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百一十九章 地球是圆的

小说:改变 作者:松一般坚韧 更新时间:2012/7/18 0:11:59

第二百一十九章 地球是圆的

出了入海口后,海上没有风,船也相对稳一些,一艘蒸汽船拖着一串船在海上航行。可是渐渐起风后,蒸汽船拖着几艘船就拖不动了,由于被拖着的其它的帆船也不方便操帆借风,蒸汽船只好解开拖拽的缆绳,让各船各自航行。蒸汽船借着自身的机动性,来回的组织各船整队前进,不让船队分散。好在各船上都配望远镜,大家都在视野范围内。那些船长基本上都是由在海上多年的原大明朝水师的人担任,有的人甚至以前就是船上的捕盗。

一切稳定后,张知木来到驾驶室和石涛他们聊起航海的事儿。这些人知道张知木对航海一点儿不懂,就给张知木介绍起与航海有关的牵星术和针路、海图等事情,以及牵星过洋的办法。张知木对中国先人们的智慧感到由衷地佩服,在那还没有任何观测手段的时候,先人们竟然就发明了如此高超航海导航技术。

牵星术,就是利用天上星宿的位置及其与海平面的角高度来确定航海中船舶所走位置及航行方向的方法,因此又称为天文航海术。早在秦汉时代,人们已经知道在海上乘船看北斗星就可以辨识方向。直到北宋发明指南针之后,人们仍以观看星**置及其高度,作为导航的辅助手段。大约到了元明时期,我国天文航海技术有了很大的发展,已能观测星的高度来定地理纬度。

石涛专门拿出来一套牵星板给张知木看。牵星术是通过专门的牵星板来进行的,牵星板最大一块为十二指板,最小为一指板。使用时,左手拿牵星板一端中心,手臂伸直眼看星空,使牵星板板面与海 平面垂直,观测星体离海平面的高度。

看到张知木对航海问题十分的感兴趣,为了更详细作介绍,石涛又拿出来一本有关导航的书《顺风相送》和几张海图让张知木看。接着石涛又给张知木介绍了针路。

航海中主要是用指南针引路,所以叫做"针路"。记载航海有专书,这是航海中日积月累而成。这些专书后来有叫"针经",有叫"针谱",也有叫 "针策"的。

张知木看到的这些书和针路、海图,在那个时代绝对是前人根据经验总结出来的,对于石涛他们这些有航海经验的人,这些也是离不开的。但是张知木觉得这些还是照前世的地图差距很大。有些地理位置张知木虽然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还是有印象。

张知木觉得应该将六分仪的原理告诉他们,不过最应该让他们知道的还是地球是圆的,地球上的坐标系统,应该用经纬度来标识。

张知木问了大家一个问:“你们都是搞航海的,对天文知识了解的也不少。那你们知道我们为啥有初夏秋冬四季分明吗?”

张知木的问题,让大家一愣,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张知木让人拿过纸笔来,画了一个图。这个图中心是太阳,又以太阳为中心画一个圆,在这圆上又画一个小圆说这是地球,又以这个小圆为中心画一个圆,有这个新圆上画了一个小圆,说这是月亮。

张知木告大家,我们脚下的大地不是平的,是一个大大的圆球,这个圆球的直径大概有一万两千多公里。这一点张知木看出来,他们接受不,但是碍于面子,没敢乐出来。

张知木没管他们,继续说:“我们脚下的地球,始终由西向东进行着自传的同时,又沿着这个椭圆轨道围绕着太阳运转进行公转。地球自转一圈儿是一天,公转一圈儿是一年。由于我们的地球南北极和轨道之间始终保持着一个六十六度三十四分的夹角。当每年夏至的时候,地球就正处于远日点,太阳会直射北回归线。与此同时北半球得到的热量最高,白昼最长,而且气候也炎热,属于北半球的夏季,但南半球正处于寒冷的冬季。

此后因为继续在公转轨道上不停运行,太阳的直射点便会南移。到秋分,太阳就会直射赤道,这一天就是北半球的秋分日。现在南半球以及北半球得到的太阳热量都相等,昼夜平分,北半球是秋季,南半球是春季。

地球继续不断运转,到北半球的冬至日,地球开始位于近日点,太阳便直射南回归线。而此时北半球得到的热量为最少,且白昼时间最短,气候也相当寒冷,是北半球的冬季。南半球刚好是夏季。

太阳直射点北返以后,在北半球的春分日,太阳再次直接射向赤道。这个时候,是北半球的春季,而南半球却是秋季。地球像这样以一年为周期绕太阳不停运转,从而产生了四季的更替。”

张知木知道他们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问题,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地球是圆的这问题。但是张知木画完的这张图之后,石涛他们一直都围着看。张知木相信石涛他们早晚会接受这一点,因为也只有他们才对天文知识有实际切身体验。他们慢慢地就会通过张知木介绍的知识,将以前解释不了的许多问题想明白。

讲完这些,张知木留下一头雾水石涛他们对着他画的草图发愣,径直回舱里歇息去了。

见张知木走了,这些人才开始议论起来了。有人说:“大地怎么可能是圆的呢。明明是没有边的吗?”

另一个人说:“如果大地是圆的话,那我们向前走不就会从后面走回来了吗?”

大家听他一说,都哈哈大笑起来,觉得绝对是不可能的。

石涛也觉得不可能,说:“张总说的大地是直径一万两千多公里的大球,我不知道这个公里时多少?”

范成坤一直没讲话,这是他说:“你们听着,张总说过的话,有很多我们当时都觉得很可笑,可是后来都证明,他说的是对的。我劝你们好好地琢磨一下张总讲东西。我也告诉你们,张总绝对不是一般的人。他不会无缘无故的给我们讲这么些东西。至于石涛要说的那个公里,是我们窑岗正在使用的一个长度单位。一公里相当于一点四我们的里差不多。你们说地球的直径能有多少大,那么地面的圆周有多长?”

有人算了一下,说:“地球的一圈儿是三点八万公里,相当于我们的五点三万里。我的天啊,那有多大啊。”

又有人说:“我们要是都站在这个球上,那还不掉下去了?”

有人问:“能往里掉啊?”

又有人问:“这么大个球是漂在水上吗?”

大家都笑,有人说:“这么重的球在水上也飘不起来啊?”

这些人一直议论很久也没议论出个所以然来。石涛说:“不过按照张总的说法,四季的变化倒也解释的清楚。没准我们真的是站在一个球上。”

说到站在一个球上,大家又都开始否定了。这时范成坤说:“我们要是能冲着前方一直走下去试一试不就行了。要是能从后面回来,那不就是对了吗?”

陪同张知木回到舱里的杨玉琳问张知木:“你说大地真的是圆的吗?”

张知木看着杨玉琳,反问道:“你觉得我说过假话吗?”

杨玉琳不示弱的问:“那你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一下子张知木又没法回答了,跟她说穿越的事儿,显然不能,她更接受不了。

见张知木不说话了,杨玉琳过来搂着张知木的脖子问:“哎!我听别人说,你好像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来的,到底是不是?”

张知木忍不住的大笑起来,这一下子把杨玉琳笑糊涂了,杨玉琳使劲的掐了张知木一下,问:“你傻笑啥?我是说真的呢。”

张知木说:“你个傻丫头,如果我是啥神仙,那我就变出个金山来,何必要费这劲儿出来做买卖呢,你说是不是。”

“那也是,” 杨玉琳真的有些糊涂了,问:“那说说你到底是怎知道的这么些东西?”

没办法,张知木说:“这事儿要等你嫁给我以后再告诉你。”

“不行。”杨玉琳说:“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必须告诉我。”

张知木故意问:“你怎么是我的人了,我也没娶你。”

杨玉琳知道张知木说故意气她,她说:“你简直是个无赖,大无赖。”

关于航海的事儿,张知木没再去管他们,他知道石涛他们那些人,这段时间会花很多精力研究他画的那张图,对他讲过的东西进行研究。

等晕船不厉害的时候,他就到陈玉锋和欧阳鹤的船舱里,和他们研究将来管理山西的事情,主要是要制定的新法律的问题。

张知木说:“我们打下山西后,起码一年之内,免除所有的税费,让人民修养生机。”

陈玉锋说:“如果按我们说的办法,从李自成手里夺回山西,那山西会受到很大的破坏,没有两三年,山西恢复不了元气。”

欧阳鹤说:“如果不这样,那我们硬夺山西,就会和朝廷闹翻,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三年就三年,”张知木说:“三年时间我们自己花银子养活军队和官员还没问题,再说了这三年我们还会挣银子的。我想三年内完成土地改革,那些有地契的土地,超出每户每人应该有的之外,全部归公,我们可以采用赎买的办法,给地主分期付银子,不再允许土地买卖。鼓励手里有银子的发展工商业。那些没地种的农民可以从政府手里租种土地。”

欧阳鹤对张知木的想法有些异议,说:“我们政权未稳,就会和那些大地主开战,是不是欠考虑啊?那些有地的地主会拼命地反对我们。”

张知木说:“我们会得到广大农民的支持。对这样的政策的落实,也必须采取铁血的手段,有不服气的坚决镇压。”

陈玉锋说:“知木,这些事你应该起草一些完整的东西了,到了那时候,想到哪里做到哪里不行。哪些法律还用大明朝的法律,哪些要改用我们自己的,这要写清楚啊。下面才能照着执行。”

张知木说:“这事儿我考虑过,我们回去后要起草一份儿基本法,在基本法的基础上,起草刑法、民法、行政法。从冶厂过来的那些人里有几位在刑部和大理寺任过职,组织他们参考大明律先搞一部简单的律法,然后再讨论修改完善。基本法里面要把人人平等的理念突出来,人人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要强调出来。”

欧阳鹤说:“张总,法律可以先整出来,但是如何实施,你要和我们先打一声招呼在行事好吗?因为处理这样的事儿,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大不一样。”

张知木知道,论知识,自己有前世几百年的优势;可是论政治智慧,照欧阳鹤他们有一定的差距,他们是没事的时候专门研究这些,自己不能和他们比,也没时间去比这些。

航行到舟山群岛的一天晚上,张知木突然听到“通”的一声炮响,赶紧穿好衣服来到驾驶室。驾驶室里有些气氛紧张,范成坤、石涛他们都在这里,张知木问:“出了啥事儿?”

石涛指了指玻璃窗外,张知木顺着手指一看,外面啥也看不见,只见到探照灯照在浓雾上反射回来的耀眼的光芒。整个船就想行驶在浓汤里。

石涛说:“这是航海时最怕遇到的魔鬼天气,我们为了通知后面的船别掉队,只好鸣炮,为他们指方向,我们的探照灯也照不出去多远,还怕船靠的太近了发生碰撞。”

张知木说:“其它船上也都有指南针,他们的大方向不会出问题,明天太阳出来了,雾就会小多了。到时候即使有拉得远一些的,我们蒸汽船也可一去找回来。不用太担心。”

石涛问张知木:“张总,我们可不可以把宝船上也安上大型的蒸汽机,那些大型的船据说最大的可以装三千士兵。那样的船要是能装上蒸汽机,我们就组织一个蒸气船舰队的舰队,那时候我们到啥地方都不怕了。”

张知木说:“我没见过你说的大宝船啥样,但是我觉得越大反倒越好改造。你看我们的福船不是改造好了吗?家里还有一艘福船和一艘平底船在改造,以后我们把所有的福船都改造成蒸汽船。是不是也行啊?”

石涛说:“我们的尖底船比西洋的u型船稳定但是由于他们的底部宽敞,可以将他们的重炮放到底舱,这样船就稳定多了,也可以多装几门重炮。而我们的尖底船只能将炮放到上层,由于我们采用密封隔舱结构防护能力提高了,但是我们的船承受火炮的冲击能力很差,只有在更大船上才能装更多的重炮。”

张知木说:“以后我们可以造出来钢壳船,到那时候啥重炮也都能装上。有了钢壳船掩护我们的其它蒸汽船就可以直接开到阿拉伯去,也可以环游世界。我们的贸易要做多大就做多大。”

这一晚上,蒸汽船上隔一会儿就会“通”的一声放上一炮。

一直等到天亮之后,浓雾才慢慢地散去,石涛他们命令船上的瞭望台,用望远镜查看,好在所有的船都离得不远,这样范成坤他们才放下心来。他们都是一宿没睡,石涛说:“大家都睡去吧,我再坚持到中午,到时候你们换我。”

张知木就和大家一起都回到仓里睡觉去了。由于越往南走舱里越热,好在蒸汽船上有发电机,在舱口有风扇向里面吹风,这样还好一些。不知道那几艘没有风扇的船上的舱里会热得啥样。

张知木他们睡的还没到中午,就听见船上又“通”的一声响了一炮,这次张知木觉得不是雾的事了。

果然,张知木来到驾驶室的时候,范成坤他们已经到了。正在比划着什么。

见到张知木来了,石涛介绍说:“张总你看有两艘海盗船,船型和我们的差不多,也都是福船,他们看见了我们一艘福船以为是单船,没看见我们后面的船,就上来围堵。方才我们用望远镜看得清楚,就先开一炮,警告他们,也提醒我们自己的船不用害怕。

石涛正介绍情况,船上的瞭望兵报告,那两艘海盗船要跑。

张知木心里一乐,说:“多好的练兵机会啊,这次试试我们蒸汽船到底有啥样的神威。”说完张知木又回仓睡觉去了。

驾驶室里的范成坤对石涛说:“不用说了,追上去,我们的船加固过,撞也能撞沉他们。”

李威过来凑热闹说:“别撞了,一会近点儿,我们的迫击炮一个覆盖过去有一发火油弹命中就差不多了。”

范成坤笑着说:“别啊,没准我们还能弄一条海船回去呢。让那些练过跳帮的准备好,一会在海上好好练一练。”

范成坤他们有一个训练科目就是跳帮,练的就是两船靠近的时候,跳到对方船上去的功夫。

这两艘海盗船是假倭海盗。就是倭寇被基本剿灭以后,那些朝鲜台湾以及中国的一些不法之徒,穿着倭寇的衣服打着倭寇的八幡大菩萨旗,冒充倭寇的海盗。这两艘海盗船昨天也是在浓雾里折腾的一晚上,天亮不久,他们就发现一艘福船在他们不远的地方,由于雾还没散尽,他们只看到了这样艘船,他们以为今天捡到便宜了,就围了上去。

远处用望远镜瞭望的蒸汽船发现了这个情况,正好石涛值班儿,他连忙叫醒范成坤,范成坤说:“不能让他们靠近我们那艘船,否则的话,我们既不敢开炮又不敢冲撞。”

石涛立刻就命令开一炮警告一下。

海盗船听到后面的炮声,看到有一艘冒着浓烟的船开过来,显然是这艘船他们作为猎物的船的同伴儿,他们觉得还是放弃走为上。所以他们就杨帆躲开了。一般的船,看自己没危险了就不会追过去和他们太过不去。

他们哪里知道,他们的对手要拿他们练练手呢。

------------------

微积分公式,化学元素表;东征日本,南击麻逸;青霉素,注射器。--《南宋记忆》进展。

28

第二百一十九章 地球是圆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