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改变>第一百八十章 上报皇上 窑岗杂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八十章 上报皇上 窑岗杂事

小说:改变 作者:松一般坚韧 更新时间:2013/1/27 7:22:59

第一百八十章 上报皇上 窑岗杂事

听到李公公到了,张知木说:“请他进来吧!”

过了春节,李公公押运银子和武器走后,一直也没到窑岗来,最迟一直没来见张知木。也许他也知道窑岗人现在不待见他。

李公公进屋,张知木给他让座,又让杨青莲给上了茶。

李公公自嘲的说:“哎喂!我终于又混上茶喝了。”弄的杨青莲捂着嘴跑了出去。

张知木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哼!我们一直把你当朋友,可是你呢?”

“哎呦!我首先得效忠皇上不是。我也奴才,你们也别为难我了!”李公公说明白,首先是终于皇上,然后才能考虑别的。

说实话从心理张知木还是很佩服李公公这份儿忠心。

喝了点茶,李公公问道:“张东家,这次打电话让我来一定是有事儿吧?”

“这不是想你了吗!难道没事儿就不能请你了吗?”张知木说:“不说别的,一百多万两银子、钱币你运走了,我是不是该问问送到没有啊?”

“哎呦呦!真是该死。我从北京回来,一直忙着皇上交代的事儿,把这茬给忘了。”李公公说:“不过,张东家交给我的事儿,你还不放心吗?”

“有点不放心!”张知木没客气。

“哎呦!我把银子运回北京去,满朝文武都惊讶的不知道说啥好啊!他们都知道,皇上给张东家写了一封信。张东家立刻就筹集了银子还有火枪弹药,让我送到北京了。”李公公说的是吐沫星子横飞,“我觉得皇上的腰杆挺得都格外的直。皇上马上就安排人把一千只火枪还有不少手雷送到山海关去了。”

“不是两千只火枪吗?”张知木问。

“是啊!不能都给吴三桂啊,皇上还要给御林军留意下用的。”李公公说。

张知木心里叹了口气,暗说:“只要吴三桂守住三海关,你京城也用不着火枪啊。真是糊涂。”

“这次请你来,有点儿需要你给皇上带封信。还有就是把我们这次出关的战况和你说说,以免的你到处打听了。”张知木说的话是有所指的,因为皇上十分关心窑岗人出关打仗的事儿,一直让李公公收集情报。可是李公公那里去搞这样情报,没办法也就到处打听。李治早就知道这事儿。

“我是十分的关心你们出关打仗的事儿,不瞒您说,皇上更关心这事儿。” 张知木的话他让李公公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知木就把出关以后,陈玉峰他们打的几仗情况,简单的和李公公说了一下。

尽管张知木讲的轻描淡写,但是李公公听得却是惊心动魄。那是七万多虎狼之师,让他们这几个人出去就给灭掉了。而且满蒙军队这次出动的是十几万人。要是按照大明朝现在的情况,他们对付大明朝的话,不把大明朝灭了也差不多。

李公公心里明白,将来天下一定是窑岗人的。

张知木知道,现在必须把出关以后的战况上报给皇上,这样可以稳住皇上。有了皇上的首肯,那么现在的行动就名正言顺。这样的好消息也可以给皇上一点儿信心,只要他能顶住山海关那边的清军就行。山西这边还需要一点儿时间才能站稳脚跟儿。特别是窑岗人的管理办法,需要在山西验证能不能行之有效。其实窑岗人自己不汇报,皇上也会了解到关外的情况。不如窑岗人自己进行汇报了。让皇上还觉得窑岗人非常把他放在心上。

听完张知木的介绍,李公公说:“哎!要是我们的官军都能象窑岗人这样,我们大明朝何至于如此啊?”

“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说了。一会我会给皇上写一封信,让李治送给你。麻烦你呈给皇上。”张知木不想和李公公再说别的了。

李公公也听出来自己该走了,起身说:“好啊,张东家!我就等着你给皇上的信。”

李公公和李治刚出去,杨青莲就进来说:“张总,李云鹤让您给他去个电话。方才您有客人,他来电话我没接进来。”

“马上给他打回去!”张知木说。

杨青莲要通了李云鹤的电话,张知木接过电话,李云鹤的大嗓门儿就从电话里传过来了,“张总,想不想去看看热闹?”

“看你嚷嚷的,又有啥好消息?”

“他们弄的蒸汽机轧道机开始试验了。转两圈儿,我看没啥大问题,就准备让他们到段精忠他们的工地去试试。你还是来看看,不然他们就走了。”

“好吧!我去看看。”张知木放下电话,就出门儿和李云鹤一起来到机车厂。这轧路机是机车厂造的。

张知木还是很小的时候,见过开起来轰隆隆的蒸汽机轧道车。这种轧道车前面是一个可以转向园滚子作前轮,后面是两个园轮子做驱动轮。

李云鹤他们完全是按照张知木的说法造出来的轧道车。

张知木和李云鹤来到机车厂院里,看见工人正在给轧道车添煤加水。

见张知木和李云鹤到了,机车厂的年轻厂长赶紧跑了过来。现在窑岗各个分厂的厂长都很年轻,看见他们,张知木心里就高兴。

“张总,我们正给轧道车添煤加水,马上就可以把轧道车开到水泥厂那边的工地上。”厂长一过来就赶紧汇报。

“你们都在厂里面试好了吗?可别到坏到路上,到了工地在坏了也很麻烦。”张知木问道。

“张总,你看看我们厂子的院子里面怎们样?”厂长用手指着院子。

张知木一看,厂区的平地和路面都已经被压的非常平整,“看来你们没少在院子里面试验?”

“是的,张总。我们已经试了很长时间,我们觉得应该到到工地去试试了。”厂长很自信。

“好啊!祝你们试验顺利。如果试验顺利的话,你们抓紧时间多生产几台这样的轧道车。有了它们,筑路就方便多了。”张知木说。

“轧道车不但轧得快而且轧的平,效率可以大幅度的提高。”李云鹤说。

轧道车加完煤水就开始鼓风加火,一会泄气阀嗤的一声,泄气的。司机松开手闸,蒸汽轧道车呼隆隆的开始动作了,司机控制着轧道车出了机车厂的大门儿,就开到了门前的路上。轧道车这一路是一直被看热闹的人前后围着。好在轧道车速度不快,就让大家看了够。《窑岗周报》和《窑岗日报》的摄影记者,也来跟着照相。

张知木和李云鹤平时真的没时间来到街上好好看看。现在张知木发现,由于阎伯驹的交通警察的管理,窑岗的人和车已经基本上自觉的按照右侧通行行走了。张知木看到,街上很多地方都竖着标语牌子。牌子上写着“大路朝天,我们走右边”。

张知木对李云鹤说:“这样的标语牌子很有意思。”

“别说了,刚开始要求大家都右侧同行的时候,好多人闹笑话,他们问我们都走右边,那左边给谁走?呵呵!”李云鹤一边说一边乐。

张知木说:“人们的习惯想改变是最不容易的。”

“张总知道窑岗最供不应求的东西是啥吗?”李云鹤问。

“还真的不知道。”张知木说。

“第一个是收音机,第二个是自行车,第三个是三轮自行车。”李云鹤列三样东西。

前两样张知木能理解,可是三轮车有一些不解,“啥样的三轮车好卖?”

“所有的都好卖。拉货的有了它很方便,又不象牲口还需要喂养。拉人的更好卖,现在从窑岗到秀容,除了马车就数他们那些有三轮车的生意好。那些有点银子的不愿意挤马车的,就都坐三轮车了。现在三轮车养了不少人。”李云鹤说。

“这是好事儿啊!你应该加大自行车的产量。以后不但我们窑岗这里用三轮车,其他地方也会学着用。”张知木说。

“是啊!我倒是觉得收音机更应该加大产量。你看看,我们窑岗的稍好一点店铺和酒馆,那家不是都买来收音机。没有收音机的,生意就不好。现在吃饭的买东西的都希望听着广播吃饭,买东西。”李云鹤说。

张知木也知道,广播电台给窑岗整个都带来了生气,到处都能听见广播收音机传来的声音。大家起床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收听新闻广播,然后这一天谈话的内容,大部分与广播的新闻有关了。那些报纸新闻总是慢一会,广播的优点是快不说,不用识字会听就行。

看张知木心情不错,李云鹤说:“再给你说两件高兴的事儿吧!”

“说!”

“我们柴油发动机已经连续工作两天一直没停,还在进行实验呢!而且现在冒出来的黑烟已经不那么多了。”

“太好了!还要连续实验。如果用在船上,他们要连续在海上工作几个月不出问题才行。还要想办法测试一下他们的功率,以后可以参照着他们按照功率设计柴油机。”张知木一直盼着柴油机。

“还有他们那几个搞造纸的,用木材造出来的纸浆,已经可以手工才抄纸了。”李云鹤说:“我也征求了陆琪的意见,他给我推荐了两个他的人,由他们两个带头负责,设计连续造纸设备。这两个人跟陆琪搞过织布机,是两个好手,陆琪对他们两个很信任。”

“好消息!不过我们造纸厂是个污染大户,我们设计造纸厂,还要让清风子师傅派人参加,有他们解决污染的问题。卢炳义也要派人参加,看看他们设计的污水处理厂是不是能和他们一起配合使用。不过以后固体污染物,可以在水泥窑煅烧完了,和到水泥里面。钢厂那边的钢渣以后也都可以兑到水泥里面。”

张知木知道污染的事儿,必须早一点抓紧。不能等到不行了才进行亡羊补牢。

李云鹤问:“张总,你不是说柴油机研制成了,要把他们安装到车上吗?怎么方才又听你说要安装到船上了?”

“都可以用。”张知木知道该搞汽车了,不过现在最需要的是拖拉机,最好是履带式拖拉机,有了履带式拖拉机,修公路铁路还有开荒种地,那效率就不是一般的高了。

想到这,张知木又说:“云鹤,我们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有了一点儿基础了。现在需要你集中一批精兵强将,把搞柴油机的,方才搞轧道机的,还有搞马车的,还要有搞电的,都集中在一起,我们要一起搞汽车,搞拖拉机。方才你看到了蒸汽机可以把轧道机驱动走了,我们也可以用比蒸汽机更轻便功率更大的柴油机,驱动车子。记得我们搞自行车链条的时候,我就跟你讲过履带车的事儿吗?”

“记得,你说要是把自行车链条放宽,就成履带了。”

“对了!我们用两条履带代替轮子,用柴油机作动力。那样的话,我们驱动起来的车就会有非常大的动力。这样的车前面带上一个大铲子,就可以当推土机。后面带上十几个大犁,我们就可以在荒地上深翻,进行开荒,一台机器顶得上几十头牛。”张知木越说越激动。

李云鹤听着更兴奋,“我马上组织人成立一个班子,专门研究这件事儿。这样的车拉我们的130大炮是不是一台车就行了?”

“当然,连炮兵都一起拉走了。”张知木说:“云鹤你记住,汽车要是搞成了,它的意义不比火车搞成了小。”

“这火车简直是太好了,冶场那边的的煤再也不愁了,钢铁往外运也方便。”李云鹤说:“我们在牛头山和冶场之间,隔一天发一趟客车也给沿线的百姓们带来太大的方便,他们有点东西都可以带到窑岗来变成钱。就是这火车走一站停一站,太慢了根本跑不起来。”

“这也是没办法,你不在那一站停人家能愿意。别说百姓不愿意,我们派去的官员也不干。以后再发只停大站的快车。”张知木说。

“不行,我们是单线铁路,主要还是要保证冶场那边的煤炭供应。一天不运煤冶场那边就慌了,现在全靠夜间运煤呢。”李云鹤说:“以后,牛头山那边炼焦厂要是开工了,运力还要加大。这单线火车的调度就是个大问题了。”

“要是杀胡口、包头那边的铁路通了,我看冶场到牛头山这段就需要变成双线才行。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要在铁路的调度上挖潜力。我们可以在有些地方设置给快车让路的回避线路。”张知木说。

窑岗的工业生产发展的太快了,运输压力一直没有减轻。张知木不知道,要是没有铁路和窑岗到汾河的水路运输,窑岗生产需要的物质和产品怎么样才能运进运出。每天进出窑岗的马车、骆驼还有挑夫,不知道能有多少,总之那些小餐馆儿小客店一个个都挣了很多钱银子。

李云鹤看张知木难得有时间,也要下班儿没有啥事儿了,就跟着张知木一起来到办公室。

杨青莲见张知木回来了,说:“张总,你回来了。清风子师傅来电话,请您去一趟。”

张知木知道清风之子一定有啥事儿了,说:“你马上给他电话接通。”

电话一通,张知木说:“清风子师傅,您找我?”

“我想请你过来一下。”清风子没有太多废话。

“好吧!明天我带着李云鹤和卢炳义先生一起去您那里,我也有事儿要和您商量。”张知木正好想把造纸厂,处理污水的事儿和清风子商议一下。

“好,明天我等着你们。”清风子说。

张知木放下电话,对李云鹤说:“明天通知卢炳义先生,我们一起去清风子师傅那里。我们一起把造纸厂的事定一下。”

这时,杨青莲又进来说:“小红玉也来打电话,问你学院那边要搞什么比赛的事儿,你有没有时间。”

“你给小红玉去个电话,他们的事儿定下来后,把时间提前告诉我。”张知木说。

杨青莲答应一声出去了。

李云鹤嘿嘿一乐,说:“你怎么和小红玉参乎一起了。是不是玉琳不在了?”

“乱讲,这和杨玉琳有啥关系。窑岗学院的学生们搞一个校园歌曲诗歌比赛大会,请我去给他们当评委。我能不去吗?”

“这两天李迪他们西山泡子的水利发电站要并网发电了你去参加吗?”李云鹤问。

“他们不试一试就直接并网吗?”

“嗨呀!早就是试完了,你就不用担心了。李迪他们的那些人办事你就放心吧!”

“那就是又有两兆瓦了?”

“如果这个夏天雨季蓄的水多些最多可以发到三兆瓦。”李云鹤说。

“好,这事儿我一定去。”张知木说完,又问:“我让他们弄的镀锌板和镀锡板弄得怎么样了?”

“厂房和设备都弄了,但是现在不能干。”李云鹤说。

“为啥?”

“还是电力不够用。我们好多事儿都是电耽误的。”李云鹤回答。

“冶场那边汽轮机电厂啥时候能成啊?”张知木有些心焦。

“土建已经开始干了,想发电明年秋天就不错了。眼前时指望不上了。”李云鹤说:“我先让他们搞五台两兆瓦发电机,等我们大发电机发电了,他们拆下来还可以用到偏远地方。没有办法,我们现在造一台算一台,有了一台发电机的电力我们就能多干一件事儿。”

晚上回家以后,黄玉坤对张知木说:“有一件事儿,你要管一下吧。”

“哎呀!回家也不让我休息。说吧!”

“白天没时间和你说这些事儿。”黄玉坤说:“现在来登记要结婚的人太多了,我们建房子速度根本赶不上要求结婚的人数。我的想法是,我们先建一些小一点儿的,能有个一个厨房一个房间就行。着急结婚的可以先住小房子,慢慢的再换大房子。这样能尽快的安排下一些人。”

“好主意!”张知木其实想到了前世时的筒子楼,但是张知木坚决的不建那种房子。那种房子实在是太可怕了,现在土地不缺,就应该建好一点的房子。

“你明天就跟刘本胜他们说一下,让他尽快的选地方建这样的房子吧。”黄玉坤说。

“好!不过还要和卢炳义先生说一下,让他拿出来个规划。我们窑岗的地方可不能随便愿意建啥就建啥”

“其实啊!职工的住房不一定非要很好的地方,只要路好,远点都不怕,偏远点房子可以大点儿。窑岗一共多大,以后通电车了更方便了。”黄玉坤说。

黄玉坤的话还真的提醒了张知木。现在窑岗到秀容的有轨电车线路正在建设,电车线两边以后是商铺。商铺后面,哪怕稍远一点都可以建住房,只要到电车线路不远,乘车方便就行。

这时,杨玉琳挺着肚子过来说:“我看我们住房的事儿还要考虑一下,以后不能所有的人都给建房子吧。窑岗的职工给建房子,其他分公司的怎么办?每个职工都建房子,那需要多少房子啊?”

杨玉琳说的事儿,张知木不是没想过,可是现在不建房子,窑岗的职工就没法结婚,让他们自己建房子,根本不可能。没想出来好办法之前,只能先这样。

张知木过去扶着杨玉琳坐下,说:“现在窑岗的职工都是两手空空的到我们窑岗来的,为他们解决工作住房,是我们的责任。我也知道这不是长久的办法,在没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我们只能这样做。”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黄玉坤说。

“说说看!”张知木鼓励黄玉坤。

“其实有了住房的工人也知道,他们住的房子是公司的,和外面买的商品房不一样。他们没有产权。所以他们永远没有自己买的房子住起来安心。我们可以给工人们一个优惠的条件,把房子卖给工人。也可以从他们工资里面慢慢扣出。这样他们买完房子,就可以拿到产权,自己也可以买卖了。我们可以用这笔钱建更多的房子。那些不要公司房子的可以发一些住房补贴,让他们自己解决房子问题。”黄玉坤说。

“他们自己有啥办法解决房子问题?”张知木说。

“哎呀!秀容和窑岗周围的房子都不贵,他们有工资,公司补助一些他们就能自己解决了。不然住公司房子的高兴了,没有房子就觉得不公平。”黄玉坤说。

张知木觉得黄玉坤说的有道理。

-------------

宋军占领北海道,元寇登陆九州岛。开辟日本战场。--《南宋记忆》进展

23

第一百八十章 上报皇上 窑岗杂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