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改变>第四十四章 鄂尔多斯决战 活捉万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 鄂尔多斯决战 活捉万户

小说:改变 作者:松一般坚韧 更新时间:2013/3/25 0:18:36

第四十四章 鄂尔多斯决战 活捉万户

李岩他们看着蒙古骑兵们直接冲过来正有些奇怪,因为按照蒙古人套路,前面的骑兵应该向两边分开,攻击侧翼。可是这些进攻的蒙古兵没有,李岩只好命令机枪开始射击。重机枪进行“嘟嘟嘟”的连续射击,轻机枪,进行“哒哒哒”的点射。只有冲进二百米范围内,窑岗士兵的自动步枪才开始射击。这样的火力啥样的骑兵也冲不进一百米范围内。

突然李岩和魏祥看明白了,为啥蒙古兵没有采用老套路,有大批的蒙古骑兵从窑岗的两翼开始进攻了。因为这次蒙古兵人数非常多,几万人从一个方向进攻,发挥不出来人多的优势,因为进攻的宽度有限。所以他们安排骑兵在前面正面进攻的同时,从两翼也同时进攻。窑岗人早就准备好了对付他们两翼的攻击。不过是这两翼的攻击不是从前面的攻击队伍里面分出来了的。

按照预案,窑岗人的炮兵,分开向三面进行阻拦射击,这样的话,炮火的密度就要低多了。因此窑岗人的重机枪和轻机枪,干的活就要多,步兵们自动步枪射击的机会也就多了。

都说重机枪是对付骑兵最好的武器,看来一点不假。骑兵的威力在于它的快速冲击,可是骑兵再快也快不过子弹,不管啥样的战马,命中一发重机枪子弹,冲击几步就会摔倒在地。

潮水一样冲过来的骑兵,迎接他们的是金属弹雨组成狂风。一阵阵的潮水和狂风相撞,溅起一阵阵血雾,血雾下面很快的就堆起了一堆肉山。

这阵狂风对潮水的对冲中,窑岗的重机枪已经交替掩护,换了几次枪管儿。紧急的时候,窑岗的步兵们的自动步枪都开始射击了。即使这样,蒙古骑兵也没有能冲进窑岗阵前五十米以内的,那些放置的拒马根本没用的上。消耗了一整蒙古骑兵之后,李岩和魏祥对了一下眼神。李岩说:“该我们的周总兵大人上场了!”

魏祥过去通知电报员立刻给周遇吉发报。蒙古人打仗很讲战术,可是他们忘了,汉人才是研究战术的老祖宗。他们采取战术对窑岗人的阵地进行围攻的时候,周遇吉已经带着队伍,从更大外围绕过去,从他们的后面包围上来。

就在蒙古人的骑兵一阵阵一波波的冲击窑岗人的阵地没有效果的时候,万户的管家看出来形势不妙,前面最冲上去两三万人马,根本冲不过窑岗人编织火网,都到在前面两军阵前。他过来对万户说:“王爷,我看你还是先走吧!”

万户此时,已经下了决死一战准备,眼睛一瞪,“大胆!此时乱我军心,你活腻了?”因为万户知道,现在就是走也没处去了。没有了领地和百姓奴隶的他,到哪里也都是丧家犬一样,今天必须死战到底。

就在万户想再次催促下面的骑兵进攻的时候,后面来人惶惶张张的报告说,在他们后面发现大队骑兵围了上来。这一下万户可是吃惊不小,就在他稳稳神准备安排人应对后面骑兵的时候,后面暴风雨一样的马蹄声已经响起来,很快的是激烈枪声大作。原来窑岗人的骑兵已经杀到了,他后面和周围的一点亲兵很快的就被杀净了。

窑岗人留下几十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其他人向他的骑兵们后面杀了过去。

万户知道今天是走到绝路了,拔出腰刀就要抹脖子。可是他身边的管家一下子就抱住他持刀的胳膊,不让他自杀。其实有几个人是要真死的,王爷借势抛下了刀。

窑岗骑兵下马过去将他们捆了起来。这时,周遇吉过来对万户说:“王爷,我看你还是下令让你们的士兵停止过战斗吧!他们再打下去,也就是多死一些人。”

翻译对他们说完后,万户点点头,让管家传令,让蒙古兵都下马受降。

那些蒙古骑兵本来也都打不下去了,向前冲的就是死,他们也都看明白了,可是不冲马上也得死。特别是那些正准备冲锋的蒙古兵听到不用冲了的命令,都在感谢长生天,他们都认为是长生天帮了他们。

蒙古兵都投降了,魏祥指挥窑岗的骑兵到处收拢跑散的战马,一部分人把俘虏们赶到一起清点人数。

李岩见到周遇吉时说:“总兵大人,我看我们要折阳寿啊!这才半天不到,就杀得尸山血海。”

“嗨!哪里话,我们今天是给被他们杀死的汉人报仇,他们杀死的汉人比这多多了。”周遇吉没有心软。

李岩说:“赶紧派一队人直奔王府,别让他们那里的人得信后跑了。”

“呵呵!我早就派一个骑兵团过去了,不用着急。”周遇吉说,“我绕过去以后就想,这里用不了这么多人。所以就安排他们直接过去了。”

“我看我们今天这一仗打得太好了,好的我都没想到会这么好。打死了他们大部分有生力量,还活捉了他们万户。剩下的就由他发号司令就行了,我们也来个‘挟天子以令诸侯’。”李岩说。

“哈哈!”二人相对而笑。

周遇吉说:“不过,今天这仗打的我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和赶羊好像没啥区别。我做梦都想和他们蒙古人好好的打一仗,可是今天这算啥?你看看他们一个个样,哪像横行天下的蒙古铁骑?”

“得啦!他们是遇到我们了。当初闯王打他们的时候,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把他们打跑了,还不算是降服了。”李岩说,“他们手里的兵器,和我们的比连烧火棍都算不上。”

周遇吉说:“我看我们大致的清点一下,到底死了多少蒙古兵,然后牵上马,把那些死马肉都带上。今天赶到王府那边宿营吧!”

“好啊!步兵就先开拔吧。留下骑兵清点人数。”李岩说。

周遇吉笑着说:“这几天草原上的狼可是要高兴了。用不了几天,狼群就会将蒙古人的死体清理干净。”

“这也是他们作恶太多的报应,每次他们越过长城不是烧杀抢掠啥事儿都干。”李岩说。

这时,过来几个士兵报告说:“我们还捉到了一些汉人奴隶。”

李岩和周遇吉对了一下眼神。李岩说:“快带我们过去看看!”

早就听说,蒙古人越过长城,不但抢东西还抢人回去做奴隶。没想到今天还能真的看见。

可是他们看见这些奴隶的时候,心里就有些发颤了。这些奴隶哪还像个人啊,一个个瘦的皮包骨,都是佝偻着背,低着头不敢抬眼,身上披着不知道是啥东西,勉强能遮挡一下。这些奴隶一共有一百多,不过还有几个穿着衣服的汉人。

李岩一问才知道,这些汉人是帮着蒙古人看管奴隶的。他们原来也是蒙古人捉来的奴隶,由于听话,主人就安排他们负责看管奴隶。这次奴隶是过来帮着运送粮草的。

李岩突然问这几个穿着衣服的汉人:“我听说你们都杀过奴隶?”

“不不,我们杀的都是不听话的奴隶!”他们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以为还是回答他们的蒙古主人的话。可是他们说完了,也知道说错了,一下子都跪倒,说他们也是为了活命,不得不听主人的话。杀奴隶也是为了向主人表示忠诚。

李岩没再理他们,周遇吉挥挥手,有人将他们拖了出去。

来到奴隶面前,奴隶们也没反应过来,没有意识到他们面前的是和他们一样的汉人。奴隶们一个个木孜孜的,已经没有了痛苦,跟不用说欢乐。一个个就跟行尸一样,好像已经没有了思想。

李岩知道,他们是长时间被当作牲畜一样,他们自己也就把自己当作牲畜了。

周遇吉说:“能活到现在的都是身体特别强壮的,再就是自己啥也不想的,不然活不到现在。”

那些随军的记者赶紧拍下了这些特殊的人。

窑岗士兵含着眼泪给他们换上了新衣服,又给他们拿出来好吃的让他们吃。等他们狼吞虎咽的吃完动东西的时候,有的人开始流眼泪了。李岩知道慢慢的他们作为人的那一面就会苏醒了。不过要慢慢的来。一下子给他们吃太多了,他们会撑死。一下子让他们回到正常生活,他们也承受不了。

有一位记者问李岩:“李总指挥,我可以将眼前的报道发回去吗?”

“可以,你们可以将今天的战斗和有关这些人的报道一起发回指挥中心,指挥中心审核完了,会转给你们报社和电台。”李岩说,“今你今天发的报道会轰动整个大明朝的。我开始羡慕你的职业了。”

上马前,周遇吉问李岩:“那几个汉人杂碎杀了吧?”

“留着他们吧,他们能知道很多奴隶们不知道的事情。他们的活动范围能大一些。”李岩说。

“对啊!还是李公子想的周到。我是被他们气糊涂了。”周遇吉说。

“其实他们早就当自己已经死了,有些可恨,但是更可怜。他们回去也会生不如死。”李岩说,“他们的一切都是不正常的。要狠还是恨蒙古人吧!在这里他们的价值不如一匹马,地位不如主人家的狗。”

“呵呵!这回你不会觉得杀这么多蒙古人会折阳寿了吧?”周遇吉问。

“折了八辈子阳寿我也要杀了他们!”李岩忿忿的说,“张总在这里也会同意杀掉他们。”

“呵呵!张总之所以让你李公子干这活,就是怕别人过来控制不住情绪,大开杀戒。”周遇吉一边骑马和李岩并肩走着,一边笑着说,“不过,你也看到了,这些蒙古人的确是不怕死。他们明明看到冲过来必死,却一点儿不犹豫。他们对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儿,你还想让他们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儿?我看杀了算了,以免留下后患。这还有将近两万俘虏,跑掉的估计也有一万多。”

“我们这一阵儿打死的也有两三万人,我看是不是鄂尔多斯人都来了?”李岩说。

“差不多,你没看俘虏里面既有老人也有十几岁的孩子?”周遇吉说,“宁德将军在包头和东胜州那边收了一大队蒙古人骑兵,张总发现那里边有不少十几岁的孩子,就都给要去了,一部分编进了少年军校,一部分安排进了学校读书。看来张总的心思远大的很啊!”

“我李岩也算是走南闯北的见过很多市面的,可是从没见过张总这样的人。”李岩由衷的说,“说来也怪,张总对我李岩不薄,见到我也非常客气,可是我每次见到张总,心里还是有点紧张。这种敬畏是打心底出来的。”

“哈哈!”周遇吉大笑着说,“原来李公子你也是这样啊?我以为就是我老周自己这样呢?”

“不冲别的,就冲张总,这天下非窑岗人莫属?”李岩说,“窑岗也真的是人才济济。可惜了闯王身边都弄了有些阿谀奉承之辈。哼哼!就这样还想夺天下?从我到了窑岗参加第一次干部会,我就知道,闯王没戏了。”

周遇吉突然对李岩说:“我看,俘虏里面那些衣着鲜亮的,都是他们的各种头人,就别往王府那边带了。我们应该把他们分一分,那些看起来有点文化的、家里富有的,都在这里处理完了。将来能带头闹事儿往往都是他们这些人。”

李岩竖起大母子,说:“总兵大人高见,我说你是不是一直等着这件事儿呢?”

“说实话,做梦都想!”周遇吉眼睛闪着蓝光说。

李岩回头对跟在后面的魏祥说:“我们总兵大人都发话了,你们还等啥?”

魏祥一笑说:“就等你这句话呢,士兵们都说,留着这么多人还要吃饭,不如都杀了。”

“不能都杀了,”李岩说,“还要留一部分干活呢。这鄂尔多斯地方太大了,没有人怎么能行?”

“好,我知道了!”魏祥拨马向回走去。

其实这个鄂尔多斯王府所在地,看起来也就是似城不是城的一个地方。几处房子建的距离也都很远,只有王府建的还算像样。

李岩和周遇吉带人来到这里的时候,窑岗骑兵已经将这里的解决完了。到处都是还没收拾的死尸,看来这里的蒙古人也进行了激烈的抵抗。

李岩他们进到王府院子里面,看到院子里面的尸体更多,不过尸体都是衣着鲜亮的,看来一定是王府卫队的士兵。

见到李岩和周遇吉来了,那个骑兵团长从王府大帐里面跑了出来。

周遇吉笑着说:“呵呵!你小子现在当王爷了?”

“不不,我就是进里面看看,”团长说,“王府我没让士兵们再进来,打完仗,就让他们都到外面了。”

“有啥收获吗?”周遇吉问。

“好东西都被他们转移走了。”团长说,“我们到了的时候,这里只剩下卫队,其他人早就跑了,我派两个营分头追去了。”

李岩说:“赶紧再派骑兵,以营为单位追出去。有事他们好能互相支援,记住带上电台。”

“还有,我们在这里也找到二百多个汉人奴隶,都是从他们蒙古人家里搜出来的。他们好像家家养奴隶,就象养牲口一样。”团长说。

李岩听罢,心里面一紧,狠狠的闭一下眼睛,说:“那都是被他们劫掠到这里的,我们的汉人兄弟,要好好的善待他们,他们能活到现在不容易。”

“是,我已经找了一些衣服给他们穿上,给他们弄些东西吃。他们可能都已经疯了,人事儿都不懂。唉!”

“他们要是不疯不傻能活到现在吗?”李岩瞪了这位团长一眼。

进了王府的大帐,李岩亲自起草了一份电文发给了窑岗的指挥中心。那位记者也将自己的报道发了回去。

窑岗指挥中心这几天气氛都是好极了,窑岗在家的几个领导,没事就都聚在这里,他们也都想第一时间听到前线的消息。

这刚刚听到宁德他们轻取宁夏府的消息,李岩他们又传来更大的好消息,一下子打死蒙古兵两三万人,俘虏近两万多人,还将鄂尔多斯的王爷给捉住了。指挥中心的几位领导简直高兴的不知道怎么好。

阎伯驹看完电报,说:“知木啊!今天晚上可要开开戒,我们是不是也喝顿酒庆贺庆贺?”

自从开战以来,阎伯驹带头戒酒,因为害怕前线有啥事儿,喝酒误事。

张知木吩咐将电报转给陈玉峰他们前线指挥中心后,说:“好!我们今天晚上就好好的喝一顿,庆贺庆贺。”

陆成祥说:“我怎么就觉得像做梦一样,难道那些祸害我们几辈子的蒙古贵族就这么完了,也太容易了吧?我们朝廷派兵多少次,又是征粮又是征夫的去围剿,每次都是大败而归。这次李岩他们就这么容易的把他们都灭了?”

阎兴说:“鄂尔多斯可是最好的牧马场啊!我们要组织移民进去。”

“黄河的南岸,还能有几百万亩可开垦的耕地,哪里土质好易于浇灌。沙漠里面还有大量的天然碱、芒硝矿,那都是宝贝,更不用说地下的大量的煤矿了。”张知木说,“我一在告戒李岩他们,尽量少开杀戒,留下人力,我们好好的组织一下,将那里建设好。争取花上几十年时间,把那里的沙漠上面都种上树和草。”

张知木正说着,又一份电报被参谋送个上来,张知木接过电报一看,手有些发抖。大家都感觉到了张知木的表情有些不对,看完电报,张知木一句话没说,将电报递给了阎伯驹,阎伯驹看完也没说话,又传给大家。大家看了一圈儿之后都有些沉重。这是前线的记者发回来的报道。主要报道了那些奴隶的惨状。

阎兴忍不住说:“该杀的就杀,不用手软。那里没人,我组织移民进去。”

张知木说:“赶紧将捷报和这篇报道,让范总编他们通过电台广播一下,明天的报纸都要登出来。”

-------------

富士山喷发,日本大地震。--《南宋记忆》进展

27

第四十四章 鄂尔多斯决战 活捉万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