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改变>第三十七章 回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 回家

小说:改变 作者:松一般坚韧 更新时间:2012/2/7 0:00:13

第三十七章 南下准备二十四___回家

李威说,马驮架已经备好,买了一些,定做了一些。人员也雇好了,一共二十名都是专业赶马人,每人都有自己的马,送一次,每人要五两银子。这应该是不小的数,但张知木没犹豫,只要货安全送到,比啥都强。采购的货物,一批一批的都运到到马场,按五十斤分量,分别捆好。马草都用铡刀铡好和马梁拌好装在麻袋里。马桩子也用绳子捆好。

最后开始卖车,把赶来的木轮马车都卖了,马匹留下。卖了三辆钢簧马车,脱里王子一辆、杨蒋两家各一辆,每辆车五百两银子。三家对价格都没二话,就把车欢天喜地赶出去,城里城外的转去了。钢簧马车留下一辆,是陈玉锋的主意,他说现在不缺马,套上四匹马,跑的不比驮货的马慢。

看所有事情都准备好。张知木给每个人都分了几两银子,告诉大家,明天分上下午,各放半天假,可以逛一逛,买些自己的东西。其实,大家早就分别出去逛的差不多了,只是看着那些中意东西,手里没银子,光着急。这次,张知木给了几两银子,一个个高兴地嘴都合不上了。都觉得自己很有福气,跟了这么好的东家,好吃好喝的不说,还有银子,这是他们许多人做梦都不敢想的。其实,这次杀胡口之行,真的为他以后的发展,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不论是自己的最忠诚的一个核心队伍,还打通的商路,都意义非凡。多年以后,他这些伙计,向自己部下吹嘘时,最多的也是最牛的就是:“当家的第一次北上,老子就跟着。”不管以后张知木的实力发展到什么程度,这些人都没改口,一直叫张知木为当家的,这也是这些人最自豪的。

第二天,张知木刚想向守备王世昌去辞行,秦鹏夫人来了,问:“那还有一些配军家属没有去处,可不可以一起住进那个院子里。”张知木说:“没问题啊,这里的事就交给你啦,以后一切你就都做主吧。”

此时的张知木还不知道,这一善举,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回报。

见到守备,两人一说明天就要分别了,都有些动容。王世昌让张知木一定记住他家里在京城住址,张知木说,争取秋天再来一趟,也为他回京打点做些准备。王世昌当然明白张知木的意思了。连说可别太破费了。王世昌说明天不方便去送行了,就祝贤弟一路顺风吧。临别时,张知木把一个巴掌大的紫檀木小小匣子,递给王世昌,说:“这次没准备,就把这个送给嫂夫人,就请代嫂夫人笑纳吧。”王世昌收下时:“连说几个客气。”他当然知道张知木送礼的手笔。尽管这样,张知木走后,王世昌打开匣子一看还是惊呆了。里面是一个晶莹透明翡翠玉佩,不论是材质还是做工都堪称极品。王世昌知道,这宝贝价值连城啊,感慨道,贤弟真是大手笔啊。就凭这个,进京觐见丞相也得给个笑脸啊。

当天晚上,大家就把客店辞了,都住到了马场。临出城时,张知木又去买很多牛肉干、奶酪等吃的东西,还有做工不错的皮帽子,皮手套、皮靴等。陈玉锋知道张知木这是给孩子们买的。

早晨,大家起得都很早,把马都喂好、饮(读四声印)好。把捆好货物的马驮子,都一一放在每匹马的旁边。前天晚上就过来的赶马汉子们,也都跟着忙的一头汗。张知木看着心里很高兴。最后,大家把马粪都扫干净了。这样大家才吃饭,看时间还早,张知木和陈玉锋又都转了一圈儿,实在没啥落下的了。就让大家上马驮子,上完马驮子,又都把马缰绳一个一个拴好。把马场交给来接管官军们。

刘云带着两人在前面开路,李威领两人在后面断后。在晨光中,浩浩荡荡的马队出发了,走到关卡,关卡的官兵刚上岗,见这么大的马队,没敢怠慢,马上把路障拒马推开,直接放行。

开始,张知木一直骑着马跟着,不久腿就受不了了。最后有些坚持不了了,没办法,只好去坐车了。这才明白,为啥陈玉锋非要留下一辆车,不由得心中称赞,陈玉锋是个有心人。

由于马匹都是轻载,天没黑就到了范家营。由于马匹太多了,没法进镇子,就在镇外找了一片树林,把马分别拴在树上。四周搭几顶帐篷,住人看着。李云鹤等人,早就等得心急火燎的,这看管的东西太重要了,那也不敢去,陈玉锋一再要求,不准喝酒。所以干等着,更是难受,只能没事练练拳脚功夫打发日子。把张知木等人盼到自然非常高兴。张知木告诉店家多准备些吃喝,送给那些看马的人。到了范家营,张知木才想起,这还有二十几位女人呢,让他们骑马,恐怕不行。跟陈玉锋说这事,陈玉锋说,唉,人那没那么娇贵,骑马还是比走路强,给他们的马鞍子垫软一点就行,实在不行,就换着下来坐车。张知木又问阎伯驹,还有五头牛呢,那牛走得慢,怕跟不上马队。阎伯驹说,没问题,这牛空载不驮东西和毛驴在马队前面,一样能行,只是喂点好料就行。李云鹤也说,没问题,这几天看还剩不少粮食,这几头牛和驴没少喂粮食。

就这样,一路向回赶,除了那些女人们累的叫苦连天外,还算顺利。遇到几次绿林中人,有的一看镖旗就放行,有的一看牛头山的铜牌就放行,还真没有不开面的。陈玉锋说:“我们这么大的商队,没人劫,都给面子,连过路钱都不收,是件怪事。”张知木说:“这也有我们打出来的威风,我们扫了野猪岭的事,绿林中恐怕早就传开了。没了解情况前没人愿意和我们动手。这可能对我们南下也有好处。”陈玉锋说:“很可能是这样。”

就这样是晓行夜宿,大家齐心用力,一路顺利。一起来帮着赶马的都觉得奇怪,这一路都知道有几道鬼门关,一般很难通过的,就是有交情最少也得留下银子才行啊。他们回去,把这一行的经过一说,在杀胡口,张知木他们简直就神了。一直赶到还有两天的路程,张知木跟大家商量,家里不知道我们一下子运回来这么多的货,没有准备不行。得有人回去报个信,让家里有所准备。张知木觉得,刘云办事稳重,就让他带两人每人双骑,提前往回赶。一是准备好木杆,现在河道里没水,就在河道上搭好围栏,再准备好一些马料,苫货物的席子等。

刘云看出了张知木对自己很器重,也就格外的用心。早饭后,就选了两人,都背上火枪带好手雷,每人双骑绝尘而去。

这样,张知木和陈玉锋就在前面开路了。可是就在他们开路这天下午,出事了。几人正骑着马,踏着碎步,向前赶路,前面传来呼救声。张知木几人把火枪上好子弹,点燃火绳,策马向前,一看,由十几个蒙面人,拿着刀正在抢劫,其中两个人正在地上撕扯一年轻女子的衣服,女子拼命挣扎大叫,旁边一四十多岁女人,苦苦跪地哀求,被一脚踹翻。

张知木实在看不下去了,冲天通的放了一枪,镇住了众人大喊:“住手。”

这些歹人,见张知木他们来的人少,也知道火铳,放一枪就完了。哈哈大笑,陈玉锋上去和他们盘道,也不上道。十几人挥刀就冲过来。张知木对陈玉锋说,在这动手就不能留活口。陈玉锋赞赏的点点头,他最担心的就是张知木心太软。今天见他也知道该心硬就心硬,很高兴。张知木冲着冲在最前面的匪徒头上就是一枪。铅弹直接把他头打掉一半,是红的白的流了出来,跟在后面的哪见过这事儿啊,吓得都一收马,可是一下子哪能收的住。没等他们收住马,陈玉锋带人冲了过去,一会功夫,剩下的几人,就都头和身子分家了。

扶起惊魂未定几人,张知木让拿些水给他们喝了点水。这些人才算稳定下来。原来被劫的是两伙人,是路上搭伙一起走的。其中四十多岁的男子和那三个二十左右岁的是一伙,两个是他侄子,一个是他儿子。另两个女人是一对母女,女儿十七八九,还有一位是这母女的家人。他们都是从张家口过来的,路上遇到了,就结伴而行,没想到在这遇到土匪了,以为今天一定性命不保。恰好被张知木他们救了。几人回过神来,就趴在地上给张知木等人磕头,张知木赶紧扶起。张知木明白了,这个时代的人,生活太艰难,命也太不值钱,所以人受一点帮助就磕头致谢。那母女骑着两头毛驴,由家人赶着。那四人是三头骡子驮着一点货物和行李。见他们惊吓的不轻,就让他们先坐车,在车后牵着牲口。

路上,一说才知道,这爷四个都行陆,分别是陆成祥,带着儿子陆俊和侄子陆琪、陆云。这陆成祥是张家口一家大商行的掌柜的,买卖做得很大,京城都有分号。可是老东家,死后,他那儿子不争气,买卖越做越差。结果这新东家偷偷的把买卖都兑出去了,才告诉他这个大掌柜的。张知木一听就明白了八九分。接过话头说:“主弱臣强,好日子不长。”这陆掌柜的一听眼睛一转,心想遇到高人了。一拱手:“哎呀,恩公一句话,是醍醐灌顶啊。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啊!”

张知木判断的不错,好多买卖家,是靠请的掌柜的支撑生意的,这掌柜的东家一般是不敢得罪的。慢慢的掌柜的说话办事就常常忘了自己的身份。张知木想这老东家在世时,掌柜的得给老东家面子。这少东家家接管生意,掌柜的就更强势一些了。少东家一想,我现在也不愁钱吃喝,就不受你这份气了,我把买卖卖了有了银子,买地雇人种多省心,就悄悄地把生意都兑出去了。否则哪有兑完生意才通知掌柜的道理。这陆掌柜的只好带着家里人,拿着行李走人了。好在家里还有几亩薄田。只是在外闯荡这么多年,这么回去不甘心,也没面子。张知木心想,这是人才难得啊。但现在还不能做声,他那点小棱角先挫一挫再说。那母女俩,是奔张家口奔丧的,那女人的男人在张家口一商铺当账房,病故了,家里没人,只好母女俩带着家人,千里奔丧。可是东家心黑,没给任何抚恤,娘两只好卖了一头毛驴做盘缠,往家赶。

接着赶路又歇了一夜,次日起来大家格外的精神,都知道,顺利的话今天就到家了。

当马队走到下午时,见前面有两匹马迎面奔来。远远一看,前面的是刘云。

34

第三十七章 回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