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南宋记忆>1.2 完美风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2 完美风暴

小说:南宋记忆 作者:笨聪 更新时间:2012/1/19 10:09:32

郭笨聪跳入海中,顿时喝了几口海水,挣扎好一阵,终于浮出了水面。

他水性虽然极佳,又曾担任过游泳池的义务救生员,却从未试过从十多米高的地方跳入水中。这一次跳得太急,以至于整个身体斜入海中,摔得晕头转向,在水了挣扎好一会儿,终于认清了方向。

浮出水面之后,郭笨聪已有些焦急,心想我的水性已经够好了,却仍被摔得昏昏沉沉,那几名投海的女子恐怕就更惨了。他将头探出水面四下望去,未见到有人挣扎,忙又潜入水中,睁大眼睛四下搜寻,只见不远处有白色衣带漂过,赶紧游了过去,伸手将那人带出水面。

那人出水之后,发出"嘤"的一声,像是女子的声音。郭笨聪知道这人还活着,顿时放下心来,又担心周围还有人等待救援,忙又将头伸入水中四下望去,却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郭笨聪惊慌之余,却又有些惊讶,明明有那么多人跳入海里,为何忽然间没了踪影呢?其实这道理简单之极,只是他在心急之下没想明白。

在郭笨聪的潜意识中,始终认为女子较为柔弱,因此他经常想着如何保护那些弱女子,而这种想法也不知不觉地影响着他对一些事情的决定。就在刚才跳入水中的时候,他已下意识地选择了方位,刚好与那美貌少女在同一地方落水。正因如此,他在周围水域就找不到其它人了。

郭笨聪将那白衣女子带出水面,抬头向船上望去,却见仍有人跳下,心中大急,高声吼道:"别跳了!我都说过了,我有办法!"众人落水声不绝,早将他的声音压了下去。

郭笨聪带着一人游得不快,又要躲避跳入海中的人,生怕砸在自己身上,心中已有些慌张,好在那少女晕了过去,并不挣扎。

前面不远处,有绳索从船上垂下。郭笨聪手脚并用划了过去,伸手拉过绳索,系在那少女腰间,用力挥动胳膊,示意将这少女拉上去。

船上已有人看到手势。那绳索被缓缓拉起。

眼看这少女离水面越来越远,郭笨聪终于松了一口气,又四下看了几眼,附近水面上已无其它人求救,当下取过另一条绳索,正待奋力攀上去,忽觉身子一重,却是有人在船上将绳子拉起。

郭笨聪被拉上船之后,再转头向海里望去,这才看得清楚,原来那些跳入水中的人并非自尽,而是在忙着救人。

既然还想着救人,寻死的念头就少了一些。郭笨聪刚刚救上来的那姑娘,已被人扶得躺在地上,口中吐出海水,眼睛微微睁开,想是没有大碍了。

不一会儿,落水的二十余人均被捞起,活下来的却只有八人。那最先投海的几名宫女,只有一人获救,正是那位绿装宫女。此时,她蹲在地上放声大哭,想是经历生死之后,一阵后怕,早没了当初投海的勇气,又或是在后悔自己为何会投海?

船上众人虽停止了投海,但郭笨聪却更加心慌,刚才说了大话,也不知如何自圆其说。

此时船上的情况,比投海之前更乱,哭声喊声混成一片,又不时有人提着药箱穿梭。随船御医做着最后的努力,试图着抢救那些早已没了气息的落水者。

看着眼前的景象,郭笨聪脑子里乱成一片,想静下心来理一理思路,却发现自己也和众人一样六神无主。他四下看了几眼,心中又是迷茫,又是害怕,再转头去寻找陆秀夫,却见陆秀夫也正好看着自己,口中问道:"公子方才说备了后路,不知有何良策?"

众人湿漉漉地站在船上,均是惊魂未定,虽然周围环境极为吵杂,但陆秀夫这一番话还是被许多人听到了。众人渐渐安静下来,齐齐望向郭笨聪。

其实这也难怪,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慷慨赴死的决心往往是最为坚定的,然而真正等到垂死的时候,又有一种本能的反抗与恐惧。如果寻死未成反被救,那便从此失去了求死的欲望,取而代之的,是继续活下来的信念,而且这信念越来越强烈。

如今,众人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早已断了求死的念头,此时看向郭笨聪的目光充满期盼,只愿这少年真能想出什么好的计策,哪怕能熬过今日也行。

郭笨聪脑子里一片混乱。其实,刚才众人忙着救人的时候,他完全有时间去想一些办法,然而他就是无法静下心来,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眼睁睁地看着船上发生的一切,然后将这一切被动地存入自己的记忆中。他的思想,已被眼前的现实牵着走了。

陆秀夫忽然问起此事,郭笨聪顿时不知所措,匆忙整理一下思路,又回忆了以前学过的文言文,惴惴不安道:"陆大人…咳…陆丞相,可容我再想想?"

陆秀夫听得一愣,脸上已微现怒容,道:"公子请便,只是别误了时辰。"郭笨聪连连点头,心中却觉得纳闷之极:"他为何说起时辰呢,难道还要自杀?不仅要自杀,而且还要选择时辰?"

其实郭笨聪有所不知。古人做大事时,都要选良辰吉日的。即使是帝王在赐死嫔妃时,也要选择黄道吉日,而且要指定某一天的某个时辰。

晚期的南宋朝庭虽然只有百十人,但司天监还是有人担任的。选择各种仪式的时辰,也是司天监的职责。当然,陆秀夫方才所说的时辰,并非此意,只是催促郭笨聪尽快想办法。

郭笨聪心中毫无头绪,他甚至还在怀疑有人恶作剧,然而四下望去,却见船上又多了些太监与宫女的打扮的人。这些人虽然忙个不停,却均现出惊慌之色,又不时向东边张望,似乎还在担心元军的追兵。

正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巨响。郭笨聪吓了一大跳,蹭地站起身来,顺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有几艘战船燃起大火,空中陆续有飞石落下,有些石头本就已着火,想是用火油等物浸泡过。

更远处,又有十数艘挂着不同旗帜的战船,飞石正是从这些战船上抛出。海面上浓烟四起,无法看清究竟是何种兵器,竟能抛出如此巨大的石头。

陆秀夫厉声道:"公子方才所言可是当真?究竟有何退敌良策?"

郭笨聪心下大急,吱吱唔唔道:"丞相莫急……莫急,良策即刻就来,就来。"话虽如此,但他心中毫无头绪,忽又想道:"我原本要坐火车回家,谁知那一道闪电,竟将我送回到七百年前的宋朝,而且是即将灭亡的宋朝。郭本存啊,郭本存,难道是那场风暴让你死不瞑目,又看我与你名字相似,便拉我前来垫背么?可惜我郭笨聪水性极佳,自然不怕暴风雨,只是眼前这炮林箭雨,却是躲不过去了。"

暴风雨?对,就是暴风雨!

郭笨聪灵光一现,似乎想出了一个办法,至少可以应付眼前的危机,当下大声道:"丞相莫急,我有观天之术。片刻之后,将有暴风雨来袭。元军不适海战,我军定可全身而退。"

元军不善海战这一点,郭笨聪倒还真没说错。蒙古与大宋开战之初,宋军就是利用水军在长江沿线布防,蒙古兵多年无法南下。后来,蒙古启用了金、宋的降将,这才有了正规的水军。经过多年的战争,元朝水军规模虽然超过南宋,但其水师的作战效率,却仍不及长年漂泊于大海的宋军。

陆秀夫听他如此辩解,忙转头四下看去,却是晴空万里,又哪来的暴风雨?当下怒道:"无耻之徒!本相念你是郭尚书的后人,这才取信于你,未想到你竟是个贪生怕死的鼠辈!"言毕,又看了看担架上郭尚书的尸首,稍一犹豫,命人将郭笨聪拿下。

郭笨聪眼看几名士兵向自己走来,急道:"丞相别急,暴风雨即刻就至,不出一个时辰……"一边说着,一边偷眼向陆秀夫瞧去,却见陆秀夫的神色为之一滞,显是信了几分。郭笨聪观颜察色,知道事情有了转机,忙又道:"据晚辈观天相,这暴风雨应当在前方不远处。丞相可下令船队全速行进,自可摆脱元军追兵。"

郭笨聪口中说着元军,心里却想:"如今的蒙古兵是否叫做元军呢?难道南宋还未灭亡,元朝便成立了?我记得刚才有人说过元军,想必就是蒙古兵了吧。"

郭笨聪猜得没错,元朝确实是在南宋还未灭亡时便已建立。如今的蒙古兵,在宋军阵营中也被称为"元军"。

陆秀夫将信将疑,心下盘算道:"听郭尚书曾说起过,他的孙儿幼年去过东瀛,难道这小子当真在日本学了什么观天之术?不对,日本小国,对我大宋向来只有景仰的份,又哪来的观天象之术?"忽又转念一想:"倘若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当真是苍天佑我大宋不该亡于今日。"如此想着,已做了手势,下令船队全速行进。

众人只觉得脚下一动,战船已起锚行驶。

宋军战船虽然庞大,但风帆扬起之后,行驶得却是极快,与后面的追兵又逐渐拉开了距离。有士兵站在塔台上,摇旗示意。其余十数艘宋船看到消息,均跟着行进。

陆秀夫站在甲板上,回头望去,只见海面上浓烟滚滚,火矢乱飞,已有十数艘战舰突围而出。

旁边一人放声大哭道:"丞相啊,想想几年前,我大宋与蒙古初次决战时,还有数千战船,如今只有十艘不到…"说到伤心处,竟然泣不成声。

陆秀夫一言不发,眉头紧锁,心中却在想着:"眼下看似暂无危险,但接下来呢?据可靠军情,元军在西部海域布有战船三百艘。又有传闻说,凡生擒大宋皇帝的,赏金十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也有懦夫。前几日的内宫之变,就是几个太监密谋,准备将陛下绑了献给元军,幸亏此事被平南帝姬识破,这才使陛下免遭毒手。"

想到此处,陆秀夫心中又是一惊:"莫非这小子也是为了那十万赏金来的?"转头瞧去,却见那小子眉头紧锁,双目望天,口中念念有词,像极了求雨的道士。

郭笨聪虽然念念有词,却是胡说一通,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在说些什么,但心里却是不闲,将眼前的形势做了一个快速判断:"既然陆秀夫是丞相,又准备投海自尽,那八、九岁的小孩自然是皇帝赵昺。至于那位被称作'帝姬'的美貌少女,想必就是皇帝的姐姐,又或是皇帝的姑姑?"正如此想着,又听到陆秀夫的声音:"有臣在此照顾陛下,平南公主请回船舱吧。"回头一看,只见那美貌少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郭笨聪听陆秀夫称这少女,一会儿为'帝姬',一会又是'公主',心下甚是不解。

其实郭笨聪有所不知。在宋朝时,皇帝的女儿确实被称做"帝姬",只是到了后来,又慢慢变成了"公主"的称呼。然而在正式场合例如祭祀、嫁取、出生、死亡时,朝中的官员仍以帝姬相称。

大船渐行渐速,与元军追兵慢慢拉开了距离。然而众人的心仍在悬着,因为他们均知道,就在不远处的西面海域,仍有几百艘元军战船在等着拦截。

过了半个时辰,后方的追兵已被拉开一里。众人心神方定,忽听瞭望塔上传来惊呼声:"丞相,前方十余里之外,有两百余艘敌船!"这士兵说话时,声音颤抖,显然他看到的情景,令人绝望之极。

陆秀夫丝毫不觉意外,仰天长叹一声,忽又转过头来,冷冷地看着郭笨聪,目光似炬,厉声道:"左右听令,将这小子即刻拿下!"说着,径直跑向船舱,将正准备回舱的小皇帝赵昺拦住。

小皇帝早已猜到接下来的事情,咬住嘴唇强忍泪水,跟着陆秀夫行出数几步,已伸出双手,示意将自己绑了。此种情形,在以前不知发生过多少次,众人看在眼里,均是伤心欲绝,已有几人失声痛哭。

郭笨聪看到此景,心中压抑之极。大宋朝最后的政权机构,竟然到了这种局面。后世的人们在饮酒作乐时,又如何能想象自己的祖先所经历的一切呢?

郭笨聪正感叹着,却见有几名士兵走了过来,将他瞬间撂翻在地,来了个五花大绑,心中暗叫不妙,难道真要命丧七百年前?

正在这时,瞭望塔上那士兵又大声道:"丞相,大事不好!南方海面有风暴袭来,似乎还有海啸!"

陆秀夫闻言,身形猛地一震,大喝道:"如何大事不好!?本相认为是天下的好事!"又对另一士兵下令道:"再看仔细些。"那士兵又探头看了一会,道:"丞相,千真万确,南边有暴风袭来。"

郭笨聪只觉得恍如做梦一般,庆幸死里逃生之余,更庆幸自己竟然蒙对了,果然有一场风暴来袭。

其实在原历史上,这场地风暴也和郭笨聪所说的一样,如期而至。只不过在那个时候,陆秀夫与赵昺早已自尽,随行的几万将士尽皆投海效忠,更有十数万百姓自愿投海陪葬。这场风暴,在当时被称之为"殇之风暴",乃是民间流传的说法,意思是说连老天也看不过大宋被灭亡,因此降下了这场风暴,以鸣不平。然而元朝的统治开始不久,最忌讳的就是这种追祭前朝说法,因此元朝下令严查此事,并以"谣言惑众"的罪名处死了一大批人。再后来,元朝在修订《宋史》时也避过了这一情节,世人自然也无从知晓此事。历史学家们费尽心机,无论在史书中,还是民间野史,均无法获知此事的真实记载,只道是大宋朝庭已无退路,因此十万军民投海自尽。倘若有人知道了此节,又不知有多少嘘唏之言,仰天长叹造化弄人了。

郭笨聪紧随陆秀夫身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丞相,可否将我松绑了,风暴来临时我好抓往个东西,免得被海水冲走了。"陆秀夫回头望去,这才注意到郭笨聪仍然被五花大绑着,心下微有歉意,遂命人将其松绑。

这场风暴来得迅猛之极,转眼间,海上狂风大作。所有船只不得不降下风帆,任由大浪摇摆着船身。

郭笨聪早已跟随众人躲进船舱,只可惜船舱没有玻璃,只能透过窗格向外望去。

舱外大雨瓢泼,十米之外不可见物,甲板上所有的物品,被涌上来的海水冲卷一空。

船身剧烈摇晃,众人无法站立,年纪稍大些的只能平躺在地板上。尽管如此,船外的士兵与船工却未闲着,有士兵将自己捆在桅杆上,用旗语与其它战船联系。这些士兵显然训练有素,不一会儿,又有几十人光着膀子,将风帆升了起来。

郭笨聪看得大急,心想如此猛烈的风暴,战船倘若扬起风帆,不被吹翻才怪。然而他的担心终究有些多余,因为风帆并未全部升起,只是升起大约四五米,刚刚能借助风力行驶,又不至于被大风将船吹翻。其余十数艘战船依法炮制,均升起半帆。

此举凶险之极。通常情况下,倘若帆船在海中遇到了风暴,唯一的办法就是降帆、抛锚。然而陆秀夫与众官员都知道,此时正是天赐良机,倘若不乘现在逃脱,等风平浪静之后,面对的将是更加危险的局面。

大船剧烈摇晃,郭笨聪早已站立不稳,同时心里又十分清楚,自己现在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将命运交给外面那几十名水手了。既是如此,他干脆坐在地上,开始盘算下一步的计划。然而半帆升起之后,船身摇晃更为剧烈,就连坐着都显得不稳。

郭笨聪索性向后一倒,便要躺下,却觉得脑后一片柔软,原来是躺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这人发出"嗯"的一声轻呼,却是个女子,回头一看,正是那位平南公主。

郭笨聪忙翻了个身,让自己爬在地板上,又抬起头来看着公主,满脸的不好意思。平南公主微微点头,紧接着又轻轻摇了摇头。郭笨聪看得一愣,马上明白过来:她点头,是接受了自己的歉意,至于摇头,是表示"此事纯属意外,不必在意"。

船舱的烛火早已熄灭,窗外风雨交加,光线极为昏暗。尽管如此,郭笨聪仍然看得清楚,眼前这姑娘生得极美,与他见过的任何一位美女都不同,电影电视中有不少公主,却没有一个能有如此的气质。

"这就是公主!那些影视明星们,纵是使尽了浑身解数,也只能是模仿而已,若想要超越,却是万无可能了。"郭笨聪心里如此想着,目光却盯着那公主不放,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过了许久,天空一声惊雷,郭笨聪终于又清醒过来,这才发现平南公主也一直在盯着自己,脸上的神情却已有些异样。

郭笨聪心下大急,想解释几句,却因风雨交加无法辩音,只得连连做着手势。

平南公主看他用手指着自己眼睛,绕着脑袋转了一圈,然后指向天,又用手指了指自己,并连连摆手,心下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想告诉我,有他在这里看着我,又向上天祈求了这场风暴,我自然就不会有事了。"忽又想起这人跳入水中救了自己一命,心下更是感激。然而她终究还是会错了意。郭笨聪做的那一串手势,意思是说"我的眼睛虽然直勾勾地盯着你,脑子里却在想着解围的事,并不是在因为你的美貌让我忘乎所以。"

也不知过了多久,船身逐渐停止晃动,众人陆续站起身来。郭笨聪也跟着站起,忽又想到旁边的平南公主,忙转头一看,却见公主已被那绿衣宫女扶起,这也是公主身边唯一的宫女了。

甲板上传来士兵的声音:"丞相,风暴已停,元军亦被甩开百余里。"

13

1.2 完美风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