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南宋记忆>1.4 踌躇满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4 踌躇满志

小说:南宋记忆 作者:笨聪 更新时间:2012/1/19 10:13:42

收拾妥当之后,郭笨聪跟着听琴走出房间,又步入一条长廊。

听琴对这船舱甚是熟悉,左拐右绕之后,来到一间房前停下,道:"陆丞相已在屋内等候,公子请进吧。"

郭笨聪点了点头,心想:"这姑娘到底有何来头,竟然对船舱极为熟悉,像陆秀夫这种有地位的人,也会由她来传话?"如此想着,已伸出手去,正要敲门,却见听琴推开了屋门。

屋里置有一桌,桌前有一椅,椅上坐着一人,正是陆秀夫。

陆秀夫微微点头,示意郭笨聪坐下。

郭笨聪取椅坐定。陆秀夫道:"郭尚书年事已高,身体本就虚弱,今日他奋力保护陛下,这才被大火烧伤。贤侄忽逢变故,还请节哀。"郭笨聪点了点头,忽然又觉得不妥,忙又低下头,觉得自己应该哭出来才对,然他努力半天,却是无论如何也掉不下半滴眼泪。

陆秀夫并未察觉有异,只是问道:"贤侄会观天相,本相愚钝,竟然不知世间竟有此等学问,还望贤侄不吝告知。"

郭笨聪知他问的是今日阻止跳海一事,心中已有些发慌。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他早已想好了多种答案,然而此时真正面对陆秀夫,却又没了主意,只觉得自己编好的每一种谎言,均无法骗过眼前这人,当下结结巴巴道:"丞相,晚辈……晚辈只是懂些天文气象罢了,今日之事,全是碰巧预测成功。"说完此话,忙又补充道:"晚辈的预测,向来是不准的,只是今日的种种迹象太过明显,这才侥幸预测成功。"

郭笨聪这话,说得恰到好处。倘若他胡乱吹嘘,说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能预测天象,陆秀夫必会因此而完全取相于他,并且以后还会让他继续预测天气;倘若他说今日是自己胡言乱语碰巧成功,陆秀夫便认为他是个贪生怕死的鼠辈,只是为了多活片刻,便骗得全船人上当。

但郭笨聪刚才那话,并不否认自己懂天象知识,却又不敢保证每次都成功,只是在"迹象极为明显"时才会成功。此话说出,既不会让人怀疑,又不会让人误解。

陆秀夫"哦"了一声,失望之情顿现。其实他也清楚,所谓观天象的奇人,多是掌握了旁人不知道的气象知识。在一个时辰之前,他就因此事而问过郭笨聪,如今再次询问,可见他对于形势的绝望,竟然开始迫使自己去相信一些奇门幻术了。

陆秀夫坐在椅上,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叹道:"我的话已问完,公子请回吧。"

走出陆秀夫的房间,郭笨聪忽觉一阵失望。陆秀夫约他过去,竟然只是为了问了一句话,然后将他打发了。郭笨聪有些忿忿不平,心想我再怎么说也是个后世过来的人,若要论学问,也不见得比你们差多少,除了棋琴书画、诗词歌赋、乐律舞蹈、治国安邦……刚想到这里,忽又愣住,所有的这些,不就是后世人们眼中那些最重要的"学问"么?

"我堂堂郭笨聪,竟然不如一帮古代人么?唉……我又不是名人,怎么能算得是'堂堂'呢?这话应当是陆秀夫说才是:我堂堂陆秀夫,竟被一个黄毛小儿骗得自杀未遂。'"郭笨聪如此想着,猛一抬头,却发觉不知何时,他已走到了长廊的尽头。前面的房门大开着,屋内站了八、九人,围着一张大桌,争吵颇是激烈。屋外的墙上挂了一块牌子,上书"枢密院"三字。

郭笨聪吓了一跳,心想:"枢密院,是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闲杂人等万不可闯入,否则难免引祸上身。"正欲转身离开,忽见一少女从屋内走出,竟然是听琴。郭笨聪惊疑不定,也不知这丫头是何身份,可以随意进出枢密院?又或者说,大宋朝无人可用,竟然要宫女帮忙?

听琴看到郭笨聪,也是微微一惊,道:"公子定是走错路了。公子的房间在哪边,请随我来。"说着,已走到郭笨聪的前面。

郭笨聪观其举止,听言言谈,心中暗暗称奇:"这小姑娘也就十五岁,言行却如此老练,又能随意出入枢密院,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心中如此想着,脚下却不停留,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门口。

屋内空无一人,也未点灯,只有那些简陋的家具。

天色已黑。郭笨聪忽觉一阵倦意,打开窗户,随意躺到床上,看着窗外满天繁星,不由得一阵发呆。他从小到大,从未见过这么多星星。在他的印象中,天空中总是那么几颗星。

海面一片漆黑,只有一抹细细的弯月,那些在记忆中隐藏起来的星星,如今全部显现。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应该很晚了吧?按时间推算,我也该下火车回到家了吧?"郭笨聪暗自想着,再次叹了口气,过不多时,又跳下床来,从柜子里翻出双肩包,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取出,逐一摆在床上。

那只山寨手机,早已被海水浸透,按下电池开关没有丝毫反应,想是电池长时间泡在水里,早就没电了,又或者说,手机芯片也被烧毁了。

还有那几本教材,原是带着暑假复习用的,如今被海水泡过之后,全部粘连在一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郭笨聪心烦意乱之极,又将所有东西收了起来,重新躺在床上。

"或许睡一觉再醒来时,就会发现自己在火车上?"郭笨聪忽生此念,顿觉前途一片光明,当下闭了双眼,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窗外传来海浪拍打船舷的声音。郭笨聪睡意全无。

"难道是在倒时差?倘若真是如此,那可要倒七百年的时差。"郭笨聪索性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门,想去船上看个究竟。

门外的走廊站了十余人,均是太监宫女装扮,又有二十多名士兵站在过道两侧。郭笨聪也不知道船上是否有宵禁,索性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行得数步,顿时放下心来。那些士兵对他丝毫不睬。

郭笨聪长出一口气,顺着长廊走上楼梯,又经过船舱,抵达甲板。

一轮弯月挂在天边。

甲板上看不到一盏灯,想是为了躲避元军追兵,各船均将行踪隐藏。

在微弱月光下,只见数十名士兵忙碌着,将几条绳索从甲板上垂下。有士兵沿索攀下。经过今日一场恶战,大船早已是伤痕累累,这些士兵爬至船舷,定是去修复船体。

不时有士兵模样的人从身边走过,均对郭笨聪不理不睬,人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

郭笨聪随意走着,心里却想着后世的事情:"我爸妈应该急坏了。他们知道我今天回家,肯定去车站接我了。如果接不到我,就会给舍友打电话询问。哎呀,糟糕!同学们都知道我今天去海边游泳,他们该不会以为我被淹死了吧……"

正正胡思乱想着,忽听有人说道:"甲板上风大,还请公主回到船舱。"

郭笨聪循声望去,只见一名将军打扮的人正在说话。前方又两位白衣女子,其中一人正是平南公主。此时看她斜依在船栏上,望着北方,神情间没落之极。旁边站着的,正是那唯一幸存的宫女。

那宫女道:"公主只是站一会儿,即刻便会回舱。"那侍卫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平南公主看着远方,长时间未曾移动一下。郭笨聪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海面上黑乎乎的,甚么也看不清,偶尔有波光闪过,却是海水印出的月光倒影;远处也是一片漆黑,海天交际若隐若现,又似乎永远也望不到边。

郭笨聪暗叹一声,心想:"公主定是在思念北方的故土。就在几天前,她还在自己国家的皇宫里,然而仅仅过了数日,却是人事俱非,国家被别邦占领,百姓跟着投海自尽。"一阵失意萧索,再举目环顾,却是又生感慨:"曾经受到无数外邦景仰的大宋朝,如今只剩下十几条船,在这无边无尽的深海中游荡着。"发一阵呆,又想起自己的身世,竟然与公主惊人地相似。

就在十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在学校上网,疯狂下载各种资料,谁知不到半日工夫,他竟然见证了数万人的死亡。虽然他阴差阳错地挽救了大宋朝庭,但接下来又会如何呢?

郭笨聪不由自主地也望向远处海面,忽然觉得这辈子再也没有希望,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朋友、同学。心中的希望已不复存在,便如这黑暗中的大海一般,看不到一点光亮。

想到此处,郭笨聪不由得发出一声长叹。

平南公主听得有人叹息,转过身来,已识出郭笨聪身份,当下微微点头示意。

郭笨聪见状,忙道:"公主不必客气,我只是碰巧会游泳。"话音方落,却是大窘不已。他看到公主向自己点头,以为公主要说些"今日多亏公子相救,小女子在此谢过"之类的感谢词,又或者说,在他脑海里早已模拟了这一场景,以为这公主真的已经说出此话,便要急着回答,却反而弄巧成拙。

一阵慌乱之后,郭笨聪忽生一计,忙大声咳嗽,然后瞪大眼睛向前看去,又抬手虚晃一下,试图化解眼前的窘境。

其实,这是郭笨聪一贯的伎俩。在以往,每当他遇到难堪的事情,总会说些出人意料的话,又或是用手指着某处,尽力做出惊讶的表情。别人听到他的言语,又或是顺着他手势望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却暂时忘了当前的情势,注意力也被成功地转移,从而化解了一场尴尬。

如今,平南公主与那宫女顺着他的手势看去,却见所指之处一片漆黑。二女对望一眼,心中惊讶不已。

正在这时,前方忽然现了几点光亮,这光亮有节奏地若隐若现。郭笨聪微微一惊,万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指,竟有如此效果。

正惊讶间,忽听空中传来人声:"李将军,徐将军传来消息了。"原来,这龙舟的瞭望塔上仍有士兵值守。

又有一人说道:"知道了。徐将军乘坐的小船抵达时,记得亮起几盏灯,免得与龙舟撞在一起。"听其声音,正是李三原。

郭笨聪顺着声音瞧去,只见不远处站了一位将军,正是李三原。他忙走了过去,悄声打着招呼:"李大哥,兄弟是郭笨聪,郭本存。"李三原奇道:"兄弟,这么晚了还未就寝?哥哥今日有要事在身,无法与兄弟说话了。"说罢,急步行至船边,对另一士兵指手划脚,想是在交待任务。

又有几名士兵跑过,忙着去张罗灯火。

郭笨聪眼看众人各忙其事,唯他无所作为,顿时一阵失落。李三原是他在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人,也是到目前为止他最为熟悉的人,此时竟然也不理他。

郭笨聪失落之余,更多的却是寂寞,无边的寂寞,浑浑噩噩地走回房间,只觉得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一无是处。

"打仗,我不如你们;打牌,我也不如你们,除非斗地主;然而你们都是封建地主,我还是斗不过你们。"郭笨聪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地说道。

桌上的蜡烛还是亮着。郭笨聪毫无睡意,索性又跳下床,从床底下摸出双肩包再次打开,取出里面的物品,整整齐齐地排在床上,将物品仔细清点。

一款被海水浸泡得已经点不亮的山寨手机。

两本《材料力学》教材,一本《机械原理》教材,这是他复习补考用的。

一套运动衣,一双跑步鞋,一件T恤,一条内裤,这是他来到宋朝时穿在身上的。

一个钱包,里面装有身份证、驾照、银行卡、就餐卡,四张一百元、两张五十元的钞票。

一个塑料袋,内有一个耳机、两支自动铅笔、两盒笔芯、十二枚一元硬币、二十九枚一角硬币。

一个密封塑料饭盒,内有一块备用山寨电池、一个电动剃须刀、一把电动牙刷、半管牙膏。

这是郭笨聪拥有的一切物品。那塑料饭盒密封甚严,里面的物品并未见水;拿起电动剃须刀与电动牙刷试了试,竟然还能工作,里面的电池能坚持多长时间,却是不知。

郭笨聪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将那三本教材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翻开一本《机械原理》。这书本虽然经过海水浸泡,书页也早已湿透,但内容却是完好无损。郭笨聪惊喜之余,手上稍一用力,却不小心将那页撕掉一片,忙又将书本合上,心想还是等干透之后,再行翻阅。

"既然闲来无事,不如等书本干透之后,来一个彻底的复习,免得补考不过。"郭笨聪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忽又颓然跌坐椅上,暗自叹道:"复习了又能如何?考个满分又如何?倘若回不到学校,我岂非要在大宋参加考试么?"思及此处,心中又是一动:"这些知识对于宋朝来讲,无疑是常人无法想象的高科技。倘若我这些知识在宋朝做一些事,定可成就一番事业,哪怕是挽救岌岌可危的大宋,亦有可能。"

郭笨聪忽觉坚强起来,自己并未被今日的种种所击倒,反而激发出他强烈的抗争意识。现在,他已按着最坏的情况来做打算了。他在大学专业读的化工机械专业,专业课程有"风机原理"、"泵设计"、"换热器设计"、"压力容器"等等。这些专业课程他只上了一半,另一半要在下学期才开始。基础课程中的"材料力学"与"机械原理",他却是挂科了。尽管如此,这些知识在宋朝还仍用武之地,况且他还带了三本教材。

郭笨聪坐在桌前,将自己学过的知识迅速整理一遍,越想越兴奋,甚至有些得意。

"倘若我真的留在宋朝,能干些什么呢?"

"半导体、计算机这些电子设备,看来是不可能了,除非掌握了硅片的渗制方法。电子管呢?如果玻璃做不出来,也可以找到代替品,但抽真空的技术呢,以目前的技术,显然是不行的。"

"至于石油,听说很早有有了,以前叫做火油。'油气井工程'这门课的专业课老师曾讲过,宋朝可打近千米的深井,只是当时并无炼塔,石油的使用十分有限。"

"汽车是很难造出来的,发动机就是最大的难题,而且橡树现在还没在亚洲生长;至于火车嘛,如果有了蒸气机,倒有可能,但先要解决炼铁的问题;自行车可以考虑,但轮胎与链条是个麻烦;发电机也凑合,可轴承强度却无法保证;电动机原理简单,电池原理也简单,造个电风扇显然不难......"

"可惜啊可惜,宋朝即就要灭亡了,我能否活着下次下龙舟,亦未可知,又哪来的时间去造这些东西呢?"想到这里,郭笨聪顿时如跌冰窖,呆坐桌前。

发了一会惭,郭笨聪又随手翻开《材料力学》的最后一页,却见该页是一张附表,表中列出了各种金属的抗拉、抗压、抗扭的强度值;再往前翻一页,却是各种型材的有效截面,以及挠度计算表。

看到此处,郭笨聪又觉豁然开朗,前途一片光明。

也难怪他如此想法。在通常情况下,人类的发展史,也可归结为科技发展史。而科技的发展又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需要经年的技术积累之后的发明,例如半导体收音机。倘若没有三极管、没有电阻、电容、中周、磁棒、可调电容这些零件,万无可能制出半导体收音机。然而无论是三极管、电容、电阻这些电子元件,倘若没有没有半导体制造技术,也是造不出来的;而半导体本身的制造,又需要其它工具,而且要在无尘的环境中进行。要造出无尘的环境,又不知道要需要其它什么设备。这所有的技术环环相扣,缺一不可,没有多年的发展,万无可能实现。

至于第二种,却不需要任何技术储备,只需要一个想法,甚至是一个念头。例如玻璃的制造技术,倘若汉朝有人知道这种技术,在当时就能造出玻璃。再如火药的配方,元朝在四十年前就开始研究新火药配方,至今未找到方法。在原历史中,宋亡后的第二年,元军就有了新火药的详细配方,威力较以前大了三倍多。但是话说回来,倘若有人将这配方传送到四十年前,新火药就会提前面世,因为这并没技术积累,仅仅是一个配方。对郭笨聪来说,第二种显然更适合他。

就这样,郭笨聪胡乱想着,终于精力不支,伏在桌上未久,竟尔沉沉睡去。

6

1.4 踌躇满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