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东风航天城的孩子>第四章 下乡的日子(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下乡的日子(二)

小说:东风航天城的孩子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2/11/25 11:47:31

(二 十)

次日,我吊着胳膊去上工,队长看我一副伤兵的模样,让我休息。那时我的革命热情高涨:“轻伤不下火线,我这点伤算得了啥?请队长给我分配一个一只手能干的活儿。”

正巧大队卫生所的所长来生产队通知儿童打防疫针,所长对队长说:“让他到我那儿去帮忙吧,他有文化,用一只手给我们登个记啥的。我那儿这些天人手不够,正想和你说这事儿呢。”

我们的生产队就在大队的附近,所长带着我不大一会儿就到了大队卫生所。卫生所只有两间正房,一间做诊室,一间做药房,从药房中隔出了一小部份当作挂号、取药室。所长手下的兵只有一名医生爷爷,和一名女药剂师(兼护士)。其实他们在忙的时候也不讲究啥分工,这不,医生、药剂师、所长和我都加入了给孩子们打防疫针的队伍。我负责记录着前来打针的孩子和其父母的所在地及姓名,所长给数不清的小胖胳膊上抹药消毒,医生和药剂师给小胳膊上打针,一群婴幼儿在妈妈的怀里哭嚎着,各种声部的童声热闹非凡。

贺胜利因有事儿请假回了趟十号区的家,回来时给我捎来了一本卫生员手册。我如获至宝,下班回到“家”里就抱着书啃。

晚饭后,大家都去小河边洗衣服。自从我成了伤兵,我的脏衣服都是女同学帮忙洗。

夏日里天长,都晚上九点多钟了,夕阳还赖在天边不肯下岗。晚霞满天,微风习习,河水潺潺,蛙鸣声此起彼伏。我们在小河边,我吹口琴,同学们一边搓着脸盆里的衣裳一边跟着我的琴声歌唱。

“在我童年的时候,妈妈留给我一首歌,没有忧伤,没有哀愁,唱起它,心中充满欢乐,啦,啦,啦……”

村子里星罗棋布的茅草屋炊烟袅袅,随风飘来燃烧麦草的芳香。我不由想起了那天海涛对我说的话。我问:“海涛,那时你们在清水老乡的破房子里住了多久?冬天是咋过的?”

海涛说:“我们家搬到清水时已是深秋,我妈说,我们家就在老乡的仓棚里过的冬。爸爸垒了个土炉子,单位发给我家一点儿取暖用的煤,只是这点煤放在家门口,一眨眼的功夫就不翼而飞了。天气实在是太冷了,老乡们对这点能取暖的煤虎视眈眈。”

李晓然说:“是呀,我妈也说过,那年清水的冬天格外的冷,西北风呼呼地刮,冷的刺骨。我们家住的驴圈四处透风,虽然驴粪早就打扫出去了,可是那驴粪的味道却一直赖在我们家里不走。爸爸忙的总不在家,妈妈把哥哥和我放在几块木板搭成的床上,用被子捂着我们。土炉子虽然一直烧着,屋子里却仍然是冷风飕飕的。”

肖卓说:“我爸说,好多人家都是这样从寒冷中苦捱过来的。开春后,铁管处发动职工在业余时间互相帮助,自己动手修建简易的半地窑式的住房,我们家就修了一间半。渐渐的,这半地窑式的住房在铁路两旁连成了几大片儿,这一片片的自然小区竟成了清水镇最亮丽的风景。那时清水老乡又穷又落后,他们对这些会建地窑子、能开走大火车的人们另眼相看,眼神儿全是敬仰。”

毓米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问:“那个时候你们在哪儿买东西?有粮站吗?”

海涛说:“铁路管理处军人、职工的粮食、副食等都在一辆闷罐子车皮上,大家叫它供应车。因为这条铁路线上有许多小点号,所以供应车每半个月才能巡回一次。那时好多人家都在自家的门前开一小块地儿,种菜养鸡,过着亦工亦农的生活。我妈在营口时也是铁路局的职工,但是到了清水她就失去了工作,我妈带着我和弟弟妹妹也种地养鸡。爸爸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没时间管家,家中只是妈妈在操劳。爸爸的工作很累,家里有点好吃的全都装进了爸爸出车时带走的饭盒里,我那时小,一看到爸爸的饭盒就流口水。”

肖卓说:“自从铁路管理处的军人和职工到清水驻扎,清水老乡的农副产品也有了很大的销路,他们的生活也逐渐好了起来,他们开始学习我们的生活方式,光屁股的大孩子少多了。”

方小影停下满是肥皂泡的双手:“肖卓,你们在哪儿上学?清水有学校吗?”

肖卓说:“到了六二年,职工们的生活相对稳定了。基地看到这群职工的孩子们大都到了上学的年纪,就在清水筹建了一所小学校。当时没有校舍,学校就租用当地老乡的一所院子,这院子就在清水小街的那个大戏台子的后面。开始时只有四个年级四个班,老师全是军人。”

李晓然站起来接着说:“别小看我们这所‘东风第二小学’,麻雀虽小,却也是五脏俱全,少先队的队旗,队号、队鼓,入队时的仪式一样都不少。我还记得我们几个入队时的情景,那天少先队的队鼓咚咚锵锵地敲,队号哇哇啦啦地吹,站在房顶上的一位老乡冲我们喊:‘老师们,学生娃娃们,请你们别敲了,别吹了,我家的媳妇子正在生娃娃,请学生娃娃们和老师们安静,求你们了。’转瞬之间,偃旗息鼓,但仪式还在继续。当进行到入队宣誓的时候,我们几个入队的孩子拼命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压低了嗓门,把右手高高举上头顶,小声背诵:‘时刻准备着……’那场面,就跟小红军战士在敌后入党似的。”

“哈哈……”同学们都笑了。

王海涛把洗好的衣裳拧干放在脸盆里,躺倒在小河边儿的草地上,回忆道:“我记得有一天,我们正在上课,突然教室外面狂风大作,雷电交加,不一会儿,倾缸大雨从天而降……”

方小影说:“用错词了,应该是倾盆大雨。”

王海涛说:“没错!缸比盆大。不一会儿,我们的教室里也唏哩哗啦地下起了小雨,吓得我们收起了书本蹲在书桌下面大喊大叫,教室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老师叫来了高年级的同学,帮我们把课桌搬到了院子外面那个古老的戏台子上,我们在戏台上继续上课。我记得那天我们朗读的课文是:‘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我们稚嫩的童声被倾缸大雨的雨声淹没。我偷眼看着戏台外那水连天、天连水的世界,感觉那个时候的大戏台真得好像一条小小的船儿在一片**中孤独地漂着。就在这时,我听到老师在叫我:‘王海涛,注意力开小差了吧?’我看看老师,赶紧跟着同学们大声朗读:‘……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其实呀,只要有解放军老师跟我们在一起,再大的风、再大的雨我们都不怕。”

0

第四章 下乡的日子(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