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少爷抗日记>198 鲁南战役14·连环袭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98 鲁南战役14·连环袭击

小说:少爷抗日记 作者:胡银鑫 更新时间:2012/8/10 7:26:41

198 鲁南战役14·连环袭击

日军占领济南以后,首先责令宪兵司令小泽一郎中佐立刻查清济南日本总商会和东亚大酒店两起爆炸案,给特务机关华北总部和外交省一个交待。小泽一郎大肆抓捕前警察人员,经过严刑拷打,一个警察交待说当时曾经抓到一个疑犯,具体怎么处理了不得而知。宪兵队又抓了一批人,再一次对他们进行百般折磨,得到消息说韩复渠的情报处将那名疑犯枪毙了,线索就此中断了。

小泽几乎调动了一切手段,最后得知疑犯有高级窃听器,第3集团军情报处依此判断疑犯系复兴社特务处(当时正在筹划成立军统)所派。这一下,小泽算是找到冤家对头了。为了泄愤,也为了向上级有所交待,小泽将所抓的一百多人全部拉到郊外枪毙。制造了又一个济南冤案。

冤有头、债有主,小泽集中全部力量对特务处济南站进行了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其中抓捕站长以下12人,击毙15人。特务处济南站几乎全站覆灭。

已经迁到武汉的特务处经过内外线了解到日军报复济南站的前因后果,感觉比窦娥还冤。考虑到自己在济南的势力已经被铲除。大汉帮既然能在济南做这么大的案子,肯定有办法解救被捕人员。于是,转弯抹角找到二叔,将解救济南站长的请求传递了过来,并且强调,如果解救失败,想法击毙站长,因为该站长掌握了大量的内部机密。

胡银山得到消息以后,跟王晋三一起来找我。我正跟玉莲俩亲热完,准备出去在雪地里走走。听到银山在门外喊:“大哥!有急事。”

胡银山将来龙去脉说完后,我说:“既然我们给特务处安了个马桩,让他们代我们受了过,能帮忙的还是帮一帮吧。反正都是为了抗日,说不定以后还要合作。”

王元根第二天等到了情报部发给他的任命书,担任济南站行动队队长。站里通知他在家等候行动命令,平时尽量不要去站里。这样,王元根就掉进了温柔乡里,每天陪着老婆、孩子。老婆啥事也不让他做,他在家光陪着孩子讲故事。几年来,他一直是在刀口上过日子,难得有这样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光,让他感慨万分。

这天傍晚,董和堂神秘地来到他的家里。王元根知道他不会是来串门的,肯定有什么重大任务,就招呼老婆孩子回避一下。董和堂刚坐定,王元根就问:“站长,有什么重大任务吗?”

董和堂没客套,就将部里的电报内容说给他听,最后说:“小泽这次杀害了我们100多国人,部里的意思是除了营救特务处的人,还一定要干掉这个小泽,为被害同胞报仇!”

“特务处的人现在都关押在哪里?”王元根问。

“已经查明,都关押在鬼子宪兵队。”董和堂回答。

王元根沉思了一会,说:“站里能搞到鬼子宪兵队房子的平面图吗?”

“我们可以画给你,不一定有那么准,但大概差不多。”

“我要的家伙给我备好了吗?”王元根又问。

“都已经备好了,在站里。”

王元根站起来在客厅里踱步,几个来回以后,他站住了,说:“我考虑一下,方案成熟以后我向你报告。”

“好!但你要尽快。”董和堂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王元根首先想到的是营救,他很快穿衣出门,来到宪兵队附近侦察。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就是以前关押过他的警卫二营的营区。他绕着营区大范围地走了一圈后,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在翻了几座院子、转了几圈以后,他来到了济南站的据点。他把自己的方案详细地向董和堂作了汇报。董听完后,沉思了一会,说:“这个计划可以试一试。”算是批准了他的方案。

王元根说:“方案不尽完美,但时间等不及了。我有两个问题,一是营救成功以后人员安顿、转移。”

“这个站里已经安排好了。考虑到他们毕竟是特务处的人,还是不能将他们安顿在核心点。有个在济南第一批发展的战友,代号叫蛤蟆,非常可靠,他家里有地窖,待十个、八个人没问题。如果万一出问题,他那安装有终极装置,能确保不会牵连到站里。将特务处的人营救出来以后先安顿在他那里,再找机会出城。”董和堂回答。

“我还有个疑问,宪兵队那里我是非常熟悉的,以前我从那里走,经常能听到惨叫声,但今天我在那里前后待了两个小时,没有听到任何惨叫。按道理这很不正常,鬼子将特务处的人才抓进去。会不会都已经被枪毙了?”王元根的表情显得很不解。

“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处决他们,鬼子好不容易逮着几个人,不好好挖掘一下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这么快处决他们。”董和堂说得很肯定。

王元根是个武将,打打杀杀是行家,没有受过秘密战线上的系统培训。看到董和堂这么有信心,就放下心来。说:“那我明天就开始行动。”

“就这么定了!接应人员由我来安排。”

王元根的方案是先“调虎离山”,然后想办法强攻!鬼子宪兵队共有约60人,如果能将鬼子调走一半,他带几个人就有可能将特务处的人营救出来。并且,在调虎离山的过程中还有后手,就是要干掉小泽,一箭双雕。

次日晚十一点半,“轰”地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济南城,鬼子在南门兵营的围墙边发生爆炸,爆炸的威力太大,不仅炸平了围墙,还将兵营挨着围墙的一所营房完全摧毁,里面十几个正在睡觉的鬼子在梦中回到了东京的“进鬼神社”。整个兵营乱成一团。

爆炸声也惊动了小泽,他爬起来急忙打电话询问。兵营发生大爆炸!这还了得!随即安排四十多人离开了宪兵队。

在附近潜伏的王元根看到小泽的轿车驶离宪兵队,心道:你这狗日的!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鬼子宪兵队的车队急速行驶到南门时,看到街道上有一块大石头,车子连忙转向绕过这个大石头,几辆摩托车过去了。小泽的轿车刚走到石头边。突然,“轰”地一声巨响,街道边一棵小树下的花坛发生剧烈爆炸,爆炸的冲击波将轿车像飓风扫落叶一样飘向街道的另一边,重重地撞在墙上,随即起火爆炸。前面两辆摩托车也被爆炸的气浪掀起,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摔了下来,车上的鬼子摔成了肉饼。后面一辆大卡车也被爆炸产生的碎沙、石片笼罩,整个车子变成了麻子脸,驾驶室和在车头上站着的鬼子通通被击毙。

王元根还在鬼子宪兵队附近潜伏着,听到第二声爆炸,他知道小泽肯定上了西天。这时,宪兵队里再一次骚动。果然,如他的计划所料,又有几辆摩托车驶出,十来个鬼子飞赴爆炸现场。

宪兵队的大门在侧面,有两个鬼子在路灯下站岗,王元根带着几名队员来到对面的窗户边,他挥挥手,上来一个队员,拿出两把弩箭,递了一把给王元根,两个人开始瞄准。嗖!嗖!从黑暗中飞出两只弩箭,正中两个鬼子的咽喉,一个当时就倒下去了,另一个鬼子靠在门边,被射穿的弩箭钉在门框上,扑腾了几下,头搭拉了下来。

王元根同七名队员都穿着鬼子的军装,一起冲上去,两名队员捡起鬼子丢下的枪,笔直地站在原地。王元根轻推小门,钻了进去,他肩扛着步枪大咧咧地站在那里转身看了一圈,没看到危险,就朝后面摆摆手,几名队员将死鬼子抬进门卫室。六个人排着队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宪兵队里除了司令部里还有亮光,有几个人值班以外,整个院子基本上是空的。王元根带着大家来到囚禁区,看到有两个鬼子值班。又是两只弩箭,鬼子挣扎着倒地。

两名队员在外面警戒,王元根在鬼子身上摸到一串钥匙,试了几把,打开了囚禁区的大门。跑进里面,又一一打开囚禁室,找到十几名特务处的人,还有三名抗日志士,王元根挑出四个受伤较轻的人换上鬼子的军装。不一会,十个鬼子端着枪押着十一名反抗分子出了门。在外围接应的人员很快三转两转将这十五人转移到了蛤蟆的地窖。

王元根撤离后,回到了家里。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因为今天杀小泽、救人太顺利了!他翻身时将老婆弄醒了,妇人说:“回来啦?”没等王元根回答,她就钻进他的怀里,他还在想:也许是这个计划真的很有针对性呢?她的手伸进了他的衣服内,他无暇多想,搂着她较量了一番,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早,王元根就被“咚咚咚”的敲门声吵醒,他穿衣出去,刚一开门,四名鬼子冲进来,一把将他推开,一个鬼子看着他,其他三个冲进屋内,客厅、厨房传出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坛坛罐罐接二连三地被打碎,一会,房间里传出来孩子的惊叫声。王元根要往里奔,被鬼子用枪拦着,不过,他听到老婆安慰孩子的声音,就乖乖地站在院子里。

不一会,三个鬼子出来了,一个操作生硬的汉语说:“你的,昨晚到哪里去了的?”

“俺的,昨晚没出门。”

“你的,昨晚看到谁出门了的?”鬼子又问。

“俺的,没出门,看不见谁出门。”王元根又回答。

“你的,有没有人来你的家里?”

“没有的,家里就俺三口人。”

那鬼子看着也问不出来什么,就气急败坏地对另外三个人说:“开路一马斯!”

鬼子出动了几乎全部兵力,在济南城挨家挨户地搜查,枪声、爆炸声不断。在搜捕过程中,打死了几十个无辜的人,抓捕了200多嫌疑人员,鬼子宪兵队成了人间地狱。惨叫声整天整夜地从里面传出来。

王元根一家人哪里也不敢去,好在家里还有些存粮,三天后,街上开始平静,王元根总算舒了口气。他还在担心被救出来的十五位同胞,不知道是否安全。准备明天一早去站里看看情况。

晚上又是早早地就上床了,不过,今晚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给孩子讲故事,他心里一直不安,有一种感觉很强烈,预感到要出事。他躺在床上,坐起来;又躺下,再坐起来。少妇看着他那样子,也不敢说话,只是紧紧搂着孩子,生怕他的举动吓着了孩子。

八点多,城东“轰”地一声爆炸,王元根像弹簧一样从炕上坐了起来,他心惊肉跳。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他在想,这是什么爆炸了呢?城东方向,那不就是被营救出来的十五个人躲藏的方向吗?不过,城东的区域很大,指不定是哪一家呢?他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躺下,他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

深夜,躺在床上克制着没有再翻转的他,一直在思考那被救的十五个人有没有被抓?是不是出城了?突然,他听到院子里一双脚轻轻地落地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以前,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训练这个,这是偷袭必备的训练。听脚落地的声音,他判断这个人是个行家,他不敢轻视。轻轻地起身披衣,顺手摸了一把飞刀,轻声走到客厅门口,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5

198 鲁南战役14·连环袭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