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影子杀手>103、那条黑影很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03、那条黑影很快

小说:影子杀手 作者:生活在记忆中 更新时间:2012/6/14 9:07:31

猪,之所以肥壮,那是因为牠从来不去思考问题,即使种猪受孕,都需要人类的帮助。

而狼却不同。

因为满脑子都是如何捕获猎物的思考,所以,他们永远保持着矫健的体格和魔鬼般的身材。

所以,一个女人若想在最短的时间里瘦下来,除了多用大脑,多想问题外,别无它途。

因为孙建章和报春鸟的突然失踪,百思不得其解的曾玲,突然间瘦了许多。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唐凯没有联系她,她又不便去找梅一平,而上官雄随时都可能来电话,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思想和环境几乎同时陷入绝境的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铃——”身边的电话突然响了,那铃声,显得从未有过的刺耳。

“喂,哪位?”

“上官雄。”

一个熟悉的,令她期待已经又害怕听到的声音和名字,在她耳边响起。原本就不知所措的她,现在就更乱了方寸。

“哦,哦,是你呀,有事吗?”

“你不是急着要见我吗?三分钟后,我从你二楼的卧室中进去,你把窗户留着,但不要开灯。”

说完,上官雄就挂了电话。

曾玲明白,上官雄就在附近,他打电话进来,是想确认一下自己在不在家。

放下电话后,曾玲呆坐片刻,就起身打开窗户。一条黑影,几乎就在她开窗的瞬间扑了进来,差点把她撞到。

“是你吗?”简单的一句问话,体现出曾玲是受过良好训练的特工。因为上官雄刚刚来过电话,而且又是应约而来,换成一般人都会脱口而出地问“是上官雄吗?”但来人万一不是的话,那么,自己的秘密就完全泄露出去了。

“是。”

他的声音,和电话里的一模一样,证明来人肯定是上官雄无疑了。只见他反身把窗户关好,然后轻车熟路地走到沙发上坐下:“我们还是坐下来谈谈吧。”

一个陌生的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而且又是黑灯瞎火,上官雄对卧室布置熟悉的程度,让曾玲感到有点吃惊。

“你对这里很熟悉?”

“是的。”

“是在我搬进来前,还是之后。”

“之后。”

“之……后,我怎么不知道?”

“每次来,你都睡了,所以,没有打搅。”

听他这么一说,曾玲显得有点不高兴。

“看来,我一直都是处于你的监视之中。这,是你们组织的意思,还是你个人别有用心?”

“都不是。”上官雄说道:“自从我发现你和徐铁频频来往之后,就觉得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所以,我是更担心你的安全。毕竟,曾经在江石州并肩作战过的人,在武汉,我见到的只有你。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你们居然让武汉国共两家的全部家当,都进了宪兵队的监狱。”

“这不关我和徐铁的事,是总部出卖了我们。”

“但你却漏网了。”

“还有孙建章。”

“他是因为松本伊代想证明我的身份而已,可你为什么没有被抓起来呢?”

曾玲沉默不语。

因为涉及到军统的秘密,她不能多言。

过了一会,她开口道:“不让我开灯,是担心我看清你的面孔吗?”

上官雄明白,她是渴望得到自己的信任。

“不,半夜开灯,我怕引起别人的怀疑。”

“难道一个女人晚上想上厕所,也不能开灯吗?”

上官雄没再说什么,他伸手拉亮了沙发旁边的台灯,确认曾玲看清楚自己的面孔之后,再把灯拉熄。

“果然是你!”

“怎么,你已经开始怀疑到我了?”

“不是,一位朋友告诉我,你就是上官雄,可我却不敢相信。”

“重庆来的朋友?”

曾玲又是一阵沉默。

之后,她调转了话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政党?”

“在军统工作这么多年,你应该对**有所了解。”

“我想听听你说。”

“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简单地说,就那日本鬼子的态度来分析,你就应该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政党了。”

“日本鬼子对国共两党,甚至对所有中国人的态度不都一样吗?”

“不一样。对南京伪政府,日本鬼子是扶植;对重庆国民政府,日本鬼子是诱降;但对延安和所有**领导的部队,日本鬼子的态度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杀’。”

“换句话来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抗日最坚决?”

“看看八路军、新四军的枪口都对准了谁,你就不难理解**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中国人所组成的。可国民政府却制造出无数次象岷山、云山游击大队一样的惨案,只要不是太愚蠢的人,都能够分辨出是非好坏来。”

“象我这样的军统特务,想必是**恨之入骨的吧?”

“**一切都会以抗日的大局出发,否则,也不会被你们在码头上出卖给日本人。”

“我的意思是个人问题,如果我有愿望,**是不是有可能接纳我?”

“是因为徐铁的缘故吗?”

“是因为我对总部和国民政府失望了。”

“在来这里之前,我与一个朋友说过一句话,现在,我想把这句话再送给你:只要你心里向往光明,光明就迟早会照耀进你的世界。”

“可据我了解,你现在似乎是游离在你的组织之外,为什么?该不会是和我一样,对自己曾经信仰过的主义和组织感到失望了吧?”

上官雄摇头道:“因为地下组织里出了**,为了安全起见,我才没有主动联系他们。现在,我已经听到了延安的召唤,所以,我将准备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你信任我吗?”

“你说呢?”

曾玲笑了笑,这才开始回答他刚才提的第一个问题:“日本陆军特务部的情报课长小林秀赖是我们的人,而且,现在就是我的上级。”

上官雄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他怎么就会是你们的人呢?看来,你们对日本人还是太缺乏了解了。”

在海军部三堂会审的时候,上官雄见过他,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不过,上官雄当时觉得他有点面熟,或者说长得很象另外一个人。

“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从重庆来的朋友印证了这一点,他确实是军统武汉站的站长,公开的身份是法租界小巴黎舞厅的老板,真实的名字叫梅一平。”

“你所说的那个从重庆来的朋友靠得住吗?”

“我不知道你说的‘靠得住’指的是哪一方面,现在,我是从梅一平那里接受总部指示的,重庆来人的底细如何,我也无从知晓。”

“你说他认识我?”

“是的,那天在黄鹤楼下,我和他就在距离你几米开外的地方,他一眼就认出你来。我还不相信,但他却说不用看你的脸就能够认出你,因为你们曾经是同学,过去经常玩蒙着脸捉迷藏的游戏。”

“他叫什么名字?”

“唐凯。”

上官雄眼前一亮,这个名字让他把梅一平和小林秀赖联系在了一起。

“唐凯见过梅一平吗?”

“见过。但奇怪的是,本来梅一平安排我与他接上头后,然后再由梅一平想办法让他进租界。可他与我接完头后,一边不让我告诉梅一平,另一边却又自己跑去见梅一平了。”

“一点都不奇怪。”

“为什么?”

“因为这个梅一平是假的,而且,你们总部也开始怀疑他了,所以,就派这个唐凯过来了。”

曾玲除了发懵以外,脑海里一片空白。

上官雄明白她的心境,但一时又跟她说不清楚,于是补充道:“我想,这件事很快就会弄清楚的,到时候,不是唐凯告诉你真相,就是我会把关于梅一平的事,完完全全地告诉你。”

“现在不行吗?”

“不行。目前我有的只是感觉和推测,事情的真相,就要看后面事态的发展了。”

“对了,孙建章离开武汉了吗?”

这是曾玲迟早要面对的问题,只是当上官雄此时提出来后,她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就象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喃喃道:“也许,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你没能通知到他?”

“通知到了,但他却没走,而是离开过去的住处,躲到租界里来了。在他一次失败的对我跟踪后,我对他进行了反跟踪,发现他的落脚点,就在这栋别墅对面不远的阁楼里。同时,我看到了一张新面孔,估计是你们上级组织派来的。奇怪的是,不知道是因为误会,还是他们真的发现彼此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我看到孙建章居然象那个人下手了。情急之下,我一棒敲晕孙建章,并且把他们弄到地下室来了。我想,等你见我时,再交给你处理。”

“哦,他们现在还在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昨天我从黄鹤楼回来后一看,两个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大活人却不翼而飞了。”

上官雄仔细看了一下曾玲充满愧疚和自责的表情:“怪不得你突然一下瘦了许多。不过,不用担心,石头就算上了天,也会有它落地的那一天。我心中急需要见到唐凯,你能安排一下吗?”

“不能,因为没有约好接头地点,我只好等他通知了。”曾玲想了一下:“对了,我可以问梅一平……”

“没用,他一定不知道唐凯这个人。”

“可我亲眼所见,他们俩从小巴黎歌舞厅笑嘻嘻地走出来。”

“唐凯一定是用另一个人的名字与梅一平见面的。另外,这是我公寓的电话,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你不要打电话给我。”

“好的。”

这时,上官雄感觉到别墅外面有动静,而且,就在自己刚刚进来的那扇窗户的下面。

曾玲刚想说什么,却被上官雄示意噤声。

窗外的异动,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察觉到的,因此,曾玲不知道上官雄为什么突然让自己噤声。

上官雄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他是在倾听着那种声音的走向,以便决定自己是否出击和出击的时间。

曾玲对外面的动静恍然未觉,但上官雄却听出来了,窗下的人已经开始攀壁而上了。

他飞身扑向了窗外。

因为,他认为这是最好的出击时机。而且,他刚才关窗户的时候,并没有把下面的铁栓插下去。所以,他起身后就直接扑向了窗外。

而曾玲在黑暗中,除了听到窗户“咣当咣当”几声响声之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她拉开灯一看,窗户是开着的,沙发上的上官雄已经没有人影了。

那条黑影很快。

速度,一直是他引以为骄傲的地方,但他没想到的是,上官雄比他更快。跑过几条街后,他发现自己不仅不能甩掉上官雄,反而随时有可能被他逮住。

索性,他一跃冲出租界的铁栅栏,就在一片即将看到的开阔地的前面,他猛地一回身。

枪,拿在他手里,却怎么也举不起来了。

本来,他以为自己的这个一气呵成的骤停,掏枪和回身的动作完成之后,自己的枪口,就顶在了上官雄的脑门上了。

但,就在他完成骤停,掏枪和回身的动作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后脑勺上,已经被一个硬邦邦的枪口顶住。

他无奈地笑道:“真没想到,当年的书呆子,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手。上官,这次来武汉前,我在总部调阅了你的资料,上面没提你会武功呀。”

“想必上面也没提我是民国十九年加入中国**的老党员吧?”

“还真没有。不过,你好像还是比我晚了一年,我好像是民国十八年加入中国**。”

“哦,当年夸夸其谈的唐家大少爷唐凯先生,也曾经加入过**?”

原来,这条黑影就是唐凯。

“什么叫‘也曾经加入过**’?上官,你可别忘了,当年还是我介绍你CY的呢!”唐凯极力分辨道。

“那是。我当然不会忘记,在我信仰无政府主义的时候,是你成天向我灌输三**义思想;当我刚刚准备接受三**义的时候,你却有拉着我加入CY;而当我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的时候,你却成了蓝衣社的特务!”

“呵,说的好,如果不是江石州一役说你死于非命,我还以为我们是军统的同志呢!”唐凯伸手拍了几个巴掌,暗示自己双手空空,然后叹道:“老同学,你大概不会让我就这么站着吧?”

“我从来没让你这么站着,刚才,不是你自己这么站着的吗?”

唐凯想想也是,刚才确实是自己停下来的。不过想想又不是,如果你上官雄不用枪顶着,自己也不至于站在这里半天都一动不动呀。

“我可以回过头去吗?”

“没人说不可以。”

唐凯慢慢地回过头来,此时,他看到上官雄双手自然垂下,若无其事地站在自己面前。

他的枪,已经在唐凯转身的瞬间收起。

一副完全放松的姿态,与其说是信任唐凯,倒不如说他是有着完全的自信,自信自己能够在一招之内置唐凯于死的。

唐凯已经感觉到了,从他身上每个汗毛孔中散发出的气息,那是一种杀手在动手前所聚集成的特有气息。

唐凯自己也是个杀手,所以,上官雄身上的这种气息,他很快地就感觉到了。

“你变了,上官。”

“除了张脸,我其他什么也没变。而你,刚好相反,除了这张脸外,你已经让我看不清了。”

“就算我是军统总部派来的,在现在的武汉,你也不应该把我当成敌人。”

“当武汉的**地下组织被你们出卖后,我就不得不视你们为敌了。”

“你承担的起制造国共摩擦的罪名吗?”

“刚才,顶着你脑袋的,是王八盒子。而我,现在公开的身份是特高课行动队的副队长宫本隆义。如果你死在我的枪下,绝不会引起国共摩擦的。”

“你有绝对的把握置我于死地吗?”

“你考虑好了之后,可以试试。”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去做试验的,除非,他是个傻子。唐凯当然不傻,所以,他并没有想过要尝试着去拨动上官雄紧绷的那根神经。

但,他却用另一种方式,让上官雄的神经绷得更紧。

3

103、那条黑影很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