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影子杀手>109、意外中的意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09、意外中的意外

小说:影子杀手 作者:生活在记忆中 更新时间:2012/6/20 8:20:58

上官雄以为松本伊代一定会对自己继续怀柔政策,却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翻脸。面对她冷峻的目光和漆黑的枪口,上官雄突然变得冷静起来。

如果她平静地躺在那里,那么,他所能做的,只能是不惜暴露自己结果了她。现在,她把枪口对着上官雄,反而给了他机会和借口。

当然,这也等于救了她自己一命。

因为上官雄已经没有必要结束她的生命。

他可以借机把她击晕,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吴起燕赶紧撤离。

“为什么?”上官雄瞪大眼睛,充满疑惑地看着她。

“如果你是宫本隆义,现在就会听我的,洗洗之后上床,与我共享快乐。如果你是上官雄,那么,你现在要做的,要么是给吴起燕打电话,要么是抢在赵尔凯之前赶到诊所去,而这一切,因为我的存在都将无法实施。所以,你必须除掉了我。”

“可我只是进来与你共享快乐的。”

“你连脸脚都不去洗,就证明你已经意识到时间来不及了。”

上官雄摇了摇头:“我已经洗过了。”

“那么,再去洗一次!”

上官雄只好无奈地耸了耸肩,转身准备出去。就在转身的瞬间,他抬手摁熄了电灯的开关。同时借助拍打开关时的力量,把自己弹向松本伊代。

眼前一黑的松本伊代一愣。

就在她这不到半秒的愣神中,已经来不及扣动扳机了。

“砰”地一声,她的胸口被上官雄狠狠地击中一掌,连哼都没哼一声,她就一头栽倒床上了。

上官雄从她手中取下手枪后,再打开电灯,看到她已经昏厥过去,于是来到客厅拨通了诊所的电话号码。

电话传来的一直是盲音。

他又拨了一次,还是没人接听。

他看了看时间,从松本伊代给赵尔凯打电话到现在,最多不过十分钟,赵尔凯即使一路畅通无阻,开着轿车直奔诊所,至少也需要十五分钟。

除非诊所周围本来就埋伏了特务,赵尔凯只需给他们一个电话,他们就可以立即动手。

上官雄顾不得许多,立即返回卧室,从松本伊代的身上摸出轿车钥匙,为了不让松本伊代中途清醒过来,上官雄准备给她注射一针镇静剂,这样的话,她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后才清醒过来,而上官雄驱车到诊所一个来回,最多只需要四十分钟。

就在这时,外面的电话响了。

这时,会有谁打电话来呢?况且,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人不多。

他拿起电话一问,竟然是赵尔凯打来的。

上官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赵尔凯已经完成了任务?

“赵队长,什么事?”

“哦,宫本太君,我有急事找松本课长,请问,她的车是不是还停在您公寓的门口?”

“是的。”

“那么,能不能麻烦您转告她一下,让她到法租界来一趟?”

“到底出了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刚才松本课长让我去抓一个人,可等我的人赶到后,要抓的人不见了。”

上官雄一怔:这怎么可能?自己离开诊所时已经很晚了,吴起燕不可能不在呀?

“好吧,你等着。不过,你等会别说给我这里打了电话,否则她追问起来,那么,你在我公寓的事就露馅了。”

“我明白,那就谢谢宫本太君了。”

好在赵尔凯的电话来得及时,这一针,上官雄没给松本伊代打下去。

放下电话后,他走到床边,用手拍着松本伊代的脸。

松本伊代眉头一皱,十分痛苦地睁开眼睛:“怎么,我还活着?”

“没人让你死。”

“承认了吧,上官雄。”

“我只是不习惯被人胁迫,尤其是被课长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胁迫。”上官雄在她的脸蛋上拧了一把:“在部里,你是我的课长,在这里,你是我的女人。如果在部里和这里,我都必须听你的,那么,我做男人的尊严和颜面都消失殆尽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本来呢,我想跟你好好快乐一下,但你的疑心让我感到索然无味,现在,我想跟你一块去见见那个女医生,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松本伊代侧头朝门口望了望:“你大概不是已经通风报信了吧?”

上官雄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认定我就是上官雄。”

松本伊代静了一会,突然起身坐了起来,一掌推开上官雄,光着脚就冲到外面拿起电话,直接摇通了诊所。

上官雄拿着她的皮靴跟了出来,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配合着上官雄把她把皮靴穿好。

接电话的是赵尔凯。

“赵队长?”

“是的,松本课长。”

“情况怎么样了?”

“人跑了。”

松本伊代望了上官雄一眼,只见他委屈地把头偏向了一边。

“你什么时候赶到的?”

“刚刚。不过,在接到您的电话后,我就先让租界行动小组的人赶到了,他们来时,人已经不见了。”

“好,我马上赶到。”

“课长,要不要我先送你回去换身衣服,然后再过去?”

松本伊代没有吭声,而是直接朝门外走去。

这就是默许。

上官雄立即拿起她透湿的衣服跟着她出了门。门外,大雨已经停了,但却飘起了雪花。

松本伊代和上官雄赶到诊所时,赵尔凯和宪佐队租界行动小组的人都在场,用六个人。松本伊代进门后,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接走到二楼。

一切,都象她上次来的时候一样,什么都没有变化,只是阁楼上的电台不见了。

“要不要我们派人在这里埋伏?看样子,也许她只是临时有时出门了,什么也没带走。”赵尔凯说道。

“正因为没有走的迹象,就证明她已经走了。”松本伊代环视了一下四周:“立即发布通缉令。她在这里行医一年多了,认识她的人多,找到她并不是件难事。”

“是。”

“这里原样别动,门外放个暗哨。”

“是。”

松本伊代望了上官雄一眼:“我们走吧。”

车子在松本伊代的公寓前停下,看到她准备开门下车,上官雄暧昧地问道:“松本课长,不请我进去吗?”

松本伊代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等你破了孙建章的案子再说。哦,你可以把车子开回去,明天早上送过来就可以了。”

说着,她拉开门下去了。

上官雄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手握着方向盘陷入了沉思:吴起燕能到哪里去呢?

难道是赵尔凯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故意放走了吴起燕,以还他在九江出手营救腊梅的情吗?

还是吴起燕得知他要让她离开武汉后,因为不愿意走,于是躲了起来?

又或者因为报春鸟从诊所出来被他挟持后,唐凯因为找不到挟持的人,又把她挟持住了?

上官雄看到松本伊代卧室的灯亮了之后,才将车子驶出了别墅的大门。松本伊代走到窗口,一直看着轿车消失在目光的尽头。

一切迹象都表面,吴起燕根本就不是他放走的,但这却不能让松本伊代相信他就是宫本隆义。在坚信他就是上官雄的同时,松本伊代觉得一定还有一个能力与他不相上下的人,正在暗处帮他。

这个人会是谁呢?

她觉得应该是赵尔凯。

她拿起电话:“喂,赵队长吗?”

“是的。”

“到我这里来一趟。”

“现在?”

“是的。”

“好,我马上来。”

松本伊代十分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可能再从上官雄身上打开缺口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赵尔凯,如果赵尔凯真的是上官雄的帮手的话,那么,她是有足够的信心让他开口的。

赵尔凯显然已经口干舌燥了。

却并不是因为武汉的天气干燥,这场大雪之前,刚刚还下了一场暴雨。

也不是因为禁闭的门窗和松本伊代卧室空间的狭小。

他坐在沙发上。

松本伊代不仅坐在他的身边,而且,一条修长而充满诱惑的腿,正架在他的肩膀上。她的脚趾虽然紧裹在美国产的尼龙袜里,但却不停地摩擦着他的耳根,让他不得不心猿意马起来。

她的另一条腿,正横放在他平行的双膝之上。

仰靠在沙发扶手背上的她,展开的双腿,就象是一把张开的钳子,牢牢地把他贪婪的目光钳住。

短裤,虽然遮住了她的隐**,却挡不住他已经失控的情绪。

“跟了我已经多久了?”

“两年。”赵尔凯咽了一口,却发现嘴里已经干得没有一滴口水了。

“是从来没有想过我呢,还是一直把我当成意淫的玩偶?”

赵尔凯一想,怎么回答都不对,都会让她感觉到自己对她的不尊敬。

“这——”

“知道吗,你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你看你的外面,挺象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的,但表现出的气质,却是无比地懦弱和让人不屑一顾。”

赵尔凯心里骂道:你不就是一个婊子吗?如果不是日本人,看你大爷我怎么收拾你!

“这天,是皇军的天;这地,也是皇军的地。作为一个中国人,除了俯首帖耳和惟命是从外,我想不出自己还有其他的什么选择。”

“这就是你与上官雄最大的不同的地方。所以,上官雄不仅可以得到我,还可以拥抱青木静子,并且,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让我们这些日本最优秀的女人趋之若鹜。而你呢?尽管也在青木静子的肚皮上得意了一回,恐怕更多的时候,她若是让你舔她的脚趾丫,你也不敢不舔吧?”

赵尔凯的脸色变了几变。

他无法揣摩出松本伊代的真实意图,判断不出今晚叫自己过来,是诱惑自己,还是要揭穿自己与青木静子的交易。

他想矢口否认与青木静子有染,但松本伊代犀利的目光,让他不敢撒谎。

“课……课长,说真的,我与她只有过一次。您知道,她也是太君,她奈何不了你,却有的是办法治我的罪。还不是因为我抓了她一次,如果我……”

“没关系,虽然我与她有过节,但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都是天皇陛下虔诚的子民。即使,她想通过你从我这里探知什么情报,也都是出于私人恩怨,不会损害大日本帝国的利益。但上官雄就不同了,如果你与他同流合污的话,那么,你做的每一件事,随时都可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赵尔凯一怔:“上官雄,他不是早死了吗,我怎么可能与他搅在一起?”

“是吗?”

“怎么,难道您有了他的消息?”

“你觉得宫本隆义这个人怎么样?”

“让人感到恐怖。”

“和上官雄相比呢?”

“在九江,幸亏上官雄的对手是酒井少佐,如果是宫本太君的话,那么被废的一定是上官雄了。”

“如果宫本隆义不是日本人的话,和他单打独斗,你有几成胜算?”

“我没有把握杀得了他。但,如果他想杀我,也很费劲。”

松本伊代盯着他看了半晌,看不出什么破绽。

——难道是自己判断失误?

松本伊代实在想不通,如果不是赵尔凯通风报信,吴起燕是绝对不可能逃脱的。但他的样子,又绝对可以看出他与上官雄绝无瓜葛。

那么,上官雄的帮手一定是另有其人了。

松本伊代把放在他肩膀上的那条腿,顺着他的胸口滑了下去,两条玉腿都横卧在他的怀里。

“不早了,抱我上床睡吧。”

松本伊代清楚,对于赵尔凯来说,自己给了他生存的空间和前途,而青木静子给了他女人的温存。在自己和青木静子之间,他现在处于一种难以取舍的状态,假如自己再给他以温柔之乡销魂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死心塌地地为自己卖命。

不管是对付上官雄还是他身边的那个帮手,或者是对付青木静子,有赵尔凯总比没有强。再加上她已经意识到,上官雄已经把她当成了真正的敌人,过去的情感也就无从谈起。而作为一个女人,她也需要和渴望来自男人的慰藉。

虽然,在对待日本人时,赵尔凯表现的十分猥琐和令人不屑,但作为男人,松本伊代觉得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赵尔凯眼巴巴地看着她,却不敢轻举妄动。

松本伊代笑道:“你是不愿呢,还是不敢?”

“不敢,不敢。”

松本伊代朝前挪了挪身子,一屁股坐在他的双腿之间,然后用手勾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热烈的亲吻。

赵尔凯终于明白,松本伊代确实是耐不住寂寞了。

于是,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她抱上了床……

3

109、意外中的意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