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第一章 飞歼十,迟到的定位系统(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飞歼十,迟到的定位系统(二)

小说: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作者:晓龙君 更新时间:2005/4/2 22:08:00

  又是一个明媚早晨,试飞院里一片忙碌景象,今天是“定位及弹射”的第八次实验。

弹射,与飞行员生命紧密相连,是飞行员的最后屏障。当飞机发生故障或作战遇险,飞行员的生路只有一条--跳伞。而跳伞后对飞行员的搜寻工作,就只能够靠定位系统。“北斗一号”双星定位系统,即CASP。是我国不依赖他人,完全自主设计、研制的导航定位卫星系统,其远距离精确定位达到1至3米。虽然它的定位区域只限在亚太地区,但对中国而言已经足够了,因为解放军保卫的是中国领土和领海,没兴趣充当世界警察。

塔台里,李健将卫星接收器与自已的笔记本电脑相连,脸上看不到笑容,只有紧锁在眉宇间沉甸甸的责任。刚才进入实验场时,栓在院门口的大狼狗,个头足有小马一样高,虎视眈眈地冲着自已只吐舌头,旁边还有条小狗也冲他汪汪直叫!紧张让某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在脑海里格外清晰……心中一个声音在说:一定要成功!同时另一个声音在说:不会遗漏了什么吧?前七次失败的阴影就像没打开的降落伞,紧紧缠绕又挥之不去,今天的实验有关生死!

收到卫星信号!李健神情严肃的脸转向了团长,认真地一点头。团长转过身,手里的话机贴近嘴边:“我是塔台,各小组汇报情况!”

“第一小组,到达一号站,调试完毕。”

“第二小组,到达二号站,调试完毕。”

“第三小组,到达三号站,调试完毕。”

“01到达指定空域。”高鹏报告。

“02到达指定空域。”陈成报告。

蓝天之上,两架红色飞机格外显眼,就像两只红色蜻蜓,轻盈地从远处飞来,晨光印照在翅膀上,闪烁着清新的光芒。和蔼的气流环绕于身,像一支无形的大手,把他们高高托起;又像一名勤快的剪刀手,展现出大自然的无穷想象力,把团团云雾剪出各式奇异造形,变化无常,美轮美奂。在他们下面,稻田阡陌纵横,透出原野的宁静和芳香。天地间的一动一静,不由联想起《童年》中的一句歌词: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

“一号站捕获目标。”

“二号站捕获目标。”

“三号站捕获目标。”

团长亢奋的心镇静了一下,发出命令:“定位及弹射实验开始!”

“明白!”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高鹏压下操纵杆,弹射试验飞机一下子从3600多米高度俯冲到2400多米,紧跟着按下弹射按钮,只听“嗵”地一声,身后弹射舱冒出一股白烟,座舱罩飞了出去,接着弹射座椅载着假人如火箭一般冲上了去……作为摄像飞机的陈成,将整个过程拍摄下来。高鹏重新拉起飞机,冲向蓝天,向塔台报告:“01弹射完毕。”

塔台,笔记本电脑荧屏上“接收窗口”白茫茫一片,还伴着“沙沙”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所有人都在焦急等待,几分钟过去了,仍没有数据。塔台里一片安静,静得让人窒息。又一个几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数据。李健觉得大家都在看他,脸上像抹了辣椒面,火辣辣地。对卫星接收器、数据线、插口、笔记本电脑挨个检查,又不停地看表,嘴里还嘟囔着:“没有问题,五分钟了,应该收到了。”回想从北京实验室带来的芯片,回想安装芯片的每一个步骤……越想越乱,一下子像开水似的沸腾起来,难道这次又要功败垂成?

“没关系,再等等……”汪院长过来好心安慰,可话音未落,就听电脑“嘀嘀嘀”一声响,“窗口”里闪一了下,紧跟着便出现了假人所在位置的经纬数、地图和周边的三维图象。那飘荡的白色伞花,就像着绽开在心中的百合,圣洁无暇,璀璨无比。终于,一个激动人心的声音响彻塔台:“定位成功!第八次定位及弹射实验成功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鼓掌欢呼起来,相互拥抱,多少苦楚和喜悦全涌上了心头,眼眶湿了,热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虽然这只是阶段性的胜利,可毕竟来之不易。

“好啊,恭喜你呀!全军第一套CASP定位系统被你们搞出来了!这对我军现代化进程来说又是一个质的飞跃呀!恭喜你呀!”汪院长、团长、试飞员及科研人员都走过来,向李健表示祝贺!李健如释重负,立刻将实验结果汇报给北京,让北京的同事也高兴高兴。电话打过去了,却又接到一个新的命令,他需要立刻赶回北京,《激光演习系统》有难点问题急等他解决。

“哈哈,老兄,干得漂亮!”李健背后一声乍响,高鹏还没进门呢,就大喊大叫地前来祝贺。看他那股高兴劲儿,好像全身每一根汗毛都活跃得跳了起来,与几日前的不友好成了鲜明的反差。

陈成要比高鹏沉稳的多,握住李健的手很真诚地一笑:“恭喜你!你不用被弹射了。”

“哈……谢谢!”

李健被逗笑了,笑得很灿烂,也是他来试飞院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实验成功,李健的诺言实现了,高鹏也要实现诺言,他要交李健这个朋友。

夕阳西下,霞光万丈。李健被请进高鹏和陈成的宿舍,一张小桌上几个简简单单的菜,爽朗的笑声便从这传出。高鹏给李健倒满啤酒,“哎呀,怎么明天就走?还想和你好好聊聊呢!”

“哈……还想挖苦我啊?我留个电话,以后咱常联系。”李健掏出纸和笔,写上自已的电话和EMAIL。

陈成举杯建议:“来,咱们给李健送行,干!”

“好,干!”不退不让碰杯碰,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了下去。

“啊,爽!”高鹏一摸嘴放下酒杯,给李健挟了块菜,又不怀好意笑笑:“听说你在M国念的博士,当初有没有想过不回来?”

李健很坦然:“有!当时我所在的实验室,是全M国,不,应该说是全世界最好的。在那里稿科研项目,可以说是一种享受。”

陈成好奇地问:“那后来呢?”

李健接着说:“M国人那种渗到骨子里的歧视,让我彻底放弃了留在M国的念头。在他们眼里,不管你加入什么国籍,不管你有多大成就,不管你是否拿到了绿卡,你都是来自大洋彼岸的华人。尽管,他们有时也会为你鼓掌,给你赞赏,但骨子里依然是看不起你,因为你的国家就被人看不起!在M国,华人的地位,还没有黑人高!”

聊起出国留学,李健打开了话匣子,侃侃而谈:“其实,穷不怕,但是不能没有骨气,有钱、有本事就出去,没钱、没本事还非要混出去,去做那些M国人都不愿做的、被人瞧不起的、最低层的工作,还要让人家看得起你,根本就不可能!你看韩国人,在M国、J国就不多,但是在中国就很多。为什么,因为中国的经济不如韩国,他们在中国依然可以享有很高的待遇,你什么时候看到韩国留学生在中国餐馆里刷盘子?”

高鹏给李健斟满酒,继续听他讲:“现在,中国留学生和我们那时很不一样,我们那时出去的,都是清一色的理科,为的是回来报效祖国。现在出去留学的,学什么的都有,有用没用都学,目的只有一个,打工挣钱,混个洋文凭,回来好找工作!不过,现在出去确实很容易,比如去德国留学,只要过了语言关,就一切OK,连学费都不用交。”

“那去德国学什么?”高鹏听得入神傻傻地问了一句。

“学中文!”陈说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令三人爆笑!高鹏忍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边咳嗽边说:“李健,你不知道,陈成三句话不出,就能把人逗乐!”

“哈……领教了,领教了!”李健笑得直捂肚子。

气氛越来越融洽,三个人说天说地,推心置腹,无所不谈。谈话其间,酒也没少喝,经常听到“叮叮”碰杯声,而李健也没了醉意,实验成功,还认识了两位话语投机的朋友,心情愉快得很!

忽然李健想起了个问题,冲他俩问道:“对了,哪天就想问你们,你们为什么参加海军航空兵,而不是空军?”

高鹏和陈成对视露出神秘一笑,放下酒杯,转身从抽屉里取出一幅十寸照片,给李健看。这是一架“水轰五”从海面上起飞的照片,“水轰五”抬起了高昂的头额,四个强大的螺旋桨发动机,向后掀起阵阵水雾,整个场景颇为壮观。

“不错,挺有气势的,你拍的?”

“不,是汪伟拍的。你知道这张照片叫什么名字?”

李健琢磨了一下,心中有几个答案,但不敢说,老实地摇了摇头:“猜不到。”寻求答案的目光又投向高鹏,看到他目光里充满了刚毅、警惕、自信而自豪的神情,接着便听高鹏发出一个高昂的声音:“《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李健将照片拿在手中,又仔细地端详,体味着那深刻的含意。

陈成颇为自豪地说:“中华民族的百年屈辱就是从这宽广的大洋来的,但是那个‘昏庸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中国有句俗话:从哪跌倒的,从哪站起来!50年前,中华民族站起来了!今天,我们有了强大的海军,就更要从这个民族‘最深痛的地方’站起来!今天,站起来,明天,我们还要从‘这里’走出去!要挺进大洋!”

李健平静地一笑:“我听新闻说,咱们有两艘军舰出访英伦三岛,已经可以算是挺进大洋了吧,何需明天?”

高鹏振振有辞地说:“一艘驱逐舰、一艘补给舰,这算什么挺进大洋?在战时,没有我们航空兵护航,这些军舰就是代宰的羔羊,就是刀俎上的鱼肉,任何一艘舰艇都走不远(除了核潜艇)。没有航空母舰,就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没有制海权,就不是强大的海军,你就不能挺进大洋!不能挺进大洋,你就成不了海洋强国,中华民族就难以复兴!”

陈成也说:“你不是海军,你不知道中国海军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现在,在中国东、南沿海有着延伸3600海里的一连串岛屿,你可以看看地图,看看这像什么?我告诉你,这像一道无情的锁链,把中国封锁得严严实实。这条岛链,在海军官兵心中,就是一条拦路虎,既凶猛,又逼着人必须面对。我国的钓鱼岛、黄岩岛,被J国和F国窥视已久,南沙群岛的多一半岛礁上面是别国的驻军,中国的海洋权益正受到严重威胁啊!”

高鹏提高嗓门,加重语气,仿佛要说出每个海军官兵的心声:“所以,只有收复宝岛,冲破岛链,中国海军才能真正的进入海洋!另外,国家统一,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标志!”

两人的话,令李健肃然起敬,再次审视照片,飞机从海面上起飞;回想那个意境深远的名字:《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再感受从高鹏和陈成身上散发出的年轻人独有的锐气,以及中国海军官兵充满忧患的意识,不禁让他感叹道:“起来,不愿坐奴隶的人们!好啊!对海洋而言,中华民族又一次绝醒了!”

陈成脸上洋溢着笑容,“怎么样,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参加海军了吧!”

“知道啦!”李健放下“白领军人”所谓的儒雅,魄力十足地一声吼:“干!为海军、为‘起来,不愿坐奴隶的人们’,干!”

三人举杯,一饮而尽。

这酒喝得痛快!

第二天,李健早早起来,将实验成功带来的喜悦之心收了回来,和试飞院的同志作了简单道别,便急忙乘车去西安,准备坐上午的飞机返回北京。

坐在车上,李健回想着此次“试飞院”之行,除了“定位系统”实验成功带来的喜悦之外,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高鹏和陈成。两个人年纪轻轻,却有一种“居安思危”的忧患精神,以及那种对中华民族复兴的深深期盼。这让李健对他俩,甚至是对中国海军都肃然起敬。当然,印象深刻的还有那张《起来,不愿坐奴隶的人们》照片,以及那句“挺进大洋”的豪言。

“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啦!”心中的话不禁脱口而出,又想起问他俩的问题:我们到底为什么会飞呐?高鹏和陈成的回答:当你在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驶时,摇下车窗,伸出手臂,然后转动,气流会因此扰动,强迫你的手往上推。这是因为,手上方的气流流动速度,比手下方的快,下方较大的空气压力会将手向上推而产生升力。如果,你的手臂是一对翅膀,那你已经飞起来了!

李健按他说的,真的把手臂平着伸出了车窗,转动了一下,果然,手不自觉地升高了,气流从手下穿过托起手掌昂然向上的感觉棒极了!

忽然,飞翔之感全无,车子在路口停下。李健随口说了一句:“怎么又是红灯?”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李博士,放心,误不了飞机。”说着,在绿灯重新亮起之前的一刹那,猛踩油门,只见这辆车“呼”地冲出了白线,飞奔。这时,李健突然想起几年前听过的一句“顺口溜”:“蓝牌软,黑牌硬,白牌开起来不要命!”

李健走后,试飞团召开飞行员会议,决定年前只飞“失速机动”一个科目。

“失速机动”,就是飞机迎角远远超过失速迎角,在速度非常小的状态下,迅速改变飞机速度矢量和机头指向的一种机动形式。由于这种机动的旋转角速度比常规机动瞬时角速度大一倍左右。机头能迅速指向所需方向,就有利于快速发射具有离轴能力和全向攻击的先进格斗导弹。(摘自天使网:《飞机的非常规机动性》)

著名的“眼镜蛇机动”便是“失速机动”的最好表现之一,但能完成这个动作的飞行员在世界上却是寥寥无几。歼十的失速性能从设计理论上完全可以做到“眼镜蛇机动”的要求,但要真飞出来,就要靠试飞行员们的努力了。

冬日的阳光,不够温暖,大地被冻的像一块儿钢板,冷冰冰的。然而,高鹏、陈成试飞歼十的热情却颇高。今天,他俩随试飞团不远万里来到四川绵阳有“洞天风雷”之称的中国风洞试验基地,进行现场观摩。

歼十的风洞实验,为了效率更高,为了数据更准确,不再做模拟实验,而把整架飞机安装在风洞内。随着实验人员按下电钮,平静的空洞顿时“风云突变”,就像开动了一个巨大的吹风机,令气流源源不断地穿越静止的机身。高鹏和陈成仔细观留意着每一个气流变化。尤其是在模拟“眼镜蛇机动”时,高鹏更是把那双小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发现了奇珍异宝,眼中带光。每一瞬间的气流变化,都像在脑海中按下了定格键,而永不忘记。

从风洞实验基地回来,高鹏和陈成做了详细的观摩笔记,连着几天都泡在模拟机房,体会着歼十失速要领。

歼十模拟器,外形就像是一个完整飞机座舱,里面有着与真实座舱同样多的按钮,而具真实感的抖振座椅,更让高鹏感到与实飞没太大差别。坐在里面,从风挡玻璃往外看出去,河流、山川、村庄、树林等等一些地标就像真的一样。这些图象是通过实地航拍后结合卫星遥感数据,通过计算机处理做成地形数据库后,由视频系统投放到座舱上面的电视屏上,再经过光线折射通过凹透镜所成的放大虚像。

“我要作‘眼镜蛇机动’了!”高鹏陡起精神。

“行啊,我看着哪!”陈成在操控室,观看着他的飞行状态。

高鹏觉得做“眼镜蛇机动”时,操纵杆、油门节流阀、方向舵需要配合的非常精准,有点像打电子游戏,只有熟练地按下一套繁杂而连贯的组合键才能使出“一技必杀”的大招!要稍有差错,不仅大招使不出来,还会有致命地危险。果然,高鹏没有撑握好节奏,动作慢了。歼十机翼上出现了边界层分离,转瞬间,眼前一片混沌,飞机陷入螺旋,着魔一般坠向地面!

“哎呀,完了!”高鹏叹了一句。

“再来一遍吧。”陈成习以为常。

就这样,高鹏和陈成你来我往,不断的进行着尝试,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陈成还编了一首打油诗:

  《眼镜蛇机动》

  一杆两舵笑苍穹

  三折其肱莫放松

  四爪向天露玄机

  五秒六秒尾在前

  七上八下敌喉锁

  九霄云外任遨游

  实战之中力无穷

  百炼千锤夺成功

这天晚上,陈成身体不舒服,没有来。见其他人也都渐渐回去了,高鹏偷偷改练起了空战格斗。他深知,歼十试飞成功,便将成为我军主力战机。那时,自已也将回到“海航”。在掌握歼十的飞行特性方面,自已要比别人领先了一步,但空战格斗方面,自已也绝不能落后……忽然,高鹏余光似发现了什么,一抬头,见机房管理员一脸阴容地冲自已说:“高队长,这么苦练有必要么?你已经是首席了,还天天熬到之么晚,要下班了!”

“嘿……不好意思,又耽误你了。”高鹏这才停止了练习,一看表,再有20分钟就是新的一天啦。忽然一笑,觉得自已像块大海绵,拼命地汲取数据和经验,一副不吸完不罢休的样子。

从机房出来,高鹏望着月夜星空,吸一口清新空气,困顿尽消,不知怎么想起了自已小的时候:

小学时,喜欢一个人在空阔的操场上张开双臂奔跑,幻想着自已在飞翔,感受风儿环绕于身,感受那不受拘束的遐意。一次纪念“朝鲜战争”胜利XX周年展览会上,“王牌飞行员”这个英雄中的英雄,王中之王,彻底迷住了向往英雄的小高鹏,羡慕他们的传奇经历,敬佩他们的高风亮节,由此而生的“凌云之梦”更给他带来了无限激情和斗志。

随着一天天的成长,家中的航空杂志越来多,他也认识了一个又一个的王牌飞行员:里希特霍芬、马克斯·殷麦曼、伊凡·尼·阔日杜布、波克雷什金……每一个名字都有一种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每一个名字都能激起他强烈地崇拜心理,每一个名字都能点燃热血男儿心中那不灭的激情。渐渐地他发觉:发生在碧空之上的战争,不同与陆战中一介武夫的肉搏,不同与海战中火炮对喷的生拼,完全是一种欧洲中世纪贵族间一对一的决斗,瞬息万变,出神入化,有着难以抗拒的独特魅力。

更加痴迷,做飞机模型,了解什么是空气空力学,就连上课时也不老实,常常把双手比作战斗机,相互追逐,幻想着激烈空战,但这总要负出代价,罚站、抄课文是常有的事。也就是那个时候,“王牌飞行员”这个梦想便成为他终身奋斗的目标!

报考航校时,母亲坚决不同意,自已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能天天飞上飞下的,万一掉下来怎么办?为此,高鹏搞冷战、闹绝食、玩攻心……能用的招术全用了。后来,母亲也想通了,儿子有理想有梦想是好事,应该支持他。航校的第三年,父亲不幸去世,家里只留下母亲一人。然而,一封来自家里“自古忠孝难两全”的信,让他将全部精力投入到飞行训练之中,比别人更加刻苦。

第一次“放单飞”时,高鹏又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在天地之间驾驭战机,就像在驾驭自己,让自已生活变得单纯而充实,就像经过净化了一样!每次起落的感觉都不一样,每一次的动作也不会都完美,飞行的本身就是不断地追求与完善的过程,这也是飞行充满乐趣、充满魅力的最大所在。而速度感就像一种麻醉剂,令人沉迷,令人血脉喷张,令血压指数可以在最短时间攀升到最高点。它还会产生一种冲动,一种年轻人才会有的冲动,让你不顾一切地喊出一个年轻人的豪情:“鸣……呼……!”这声音激动人心,穿越晴空,传回塔台,令那些早已告别激情年代的空管人员都为之动容,仿佛自已一下年轻了几岁。

现在,高鹏深知有无数人和自已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自已不是什么天才,虽说“位置感知能力”还不错,但要想实现“空战英雄--王牌飞行员”的梦想,可并不容易。而加倍的努力就像一双翅膀,拥有了它,才能接近梦想的天空,才能成为真正的天之骄子!

陈成今天没来,而我却练了那么长时间,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他,虽然这种程度微乎其微,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奇冀一跃不能十步,奴马十架功在步舍。这一点点的积累,总有一天会见到成效的。

想着想着,高鹏竟不由偷笑起来。忽然,脸上的笑意又消失了,陈成该不会以生病为由,在宿舍偷偷学习空战理论吗?不行!不能让他得呈。想到这,高鹏加快了脚步。

一口气跑回宿舍,却发现陈成早已睡了,枕边也没有任何有关空战的书籍。看着他熟睡的样子,高鹏放心地笑了,看来是自已太狭隘了。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高鹏和陈成查阅大量资料,观摩风洞实验,进行了近千次的模拟飞行,终于对“眼镜蛇机动”的整个动作及歼十的失速特性有了深入了解,“失速机动”科目也随即进入实飞阶段。

跑道上,“天光一号”驶到了起跑端,高鹏呼叫:“天光一号,请求起飞,完毕。”

“有信心吗?”团长问。

“一次过!”声音响亮,干净利落显得极有自信。

“好,天光一号可以起飞。祝你好运!”

转瞬间,歼十就像一只英俊庄严的雄鹰,摆脱了所有的羁绊,乘风而上,飞越云端。刹那间,天地广大无边,让高鹏的视野顿时变得开阔起来,犹如一副沁入心肺的清凉剂,令人壮志昂扬,热血上涌,精神更为之一振。

时间不长,“天光一号”飞达指定空域,塔台各项仪器接收正常,团长一声令下:“试飞开始!”

歼十猛然提速,似乎比飓风还要快,航速表上超过了400公里每小时。高鹏稳定了一下心绪,保持平飞,保持发动机状态不变。突然,操纵杆拉向怀中,方向非常正,牢牢地将杆保持在最后位置。飞机带着抖动急速抬头,一直向上仰过去,迎角超过90度,机尾代替了机头继续向前冲,形成短暂的机尾在前、机头在后状态。整个战术机动,就像暴怒的眼镜蛇,弓起身子,昴首立在空中,让对手不寒而栗。而刹那间产生的美感,又像是孔雀开屏,不但美丽,而且辉煌灿烂,将飞行中最美的一面诠释的淋漓尽致,令人心驰神往。

一系列动作做的完美无缺,机头非常温顺、驯服地原路回落,高鹏蹬满舵,推满油,歼十航向不变,加速前飞。塔台里人们在相互祝贺,陈成尽兴地挥舞着拳头,心中暗念:高鹏干得漂亮!

朝霞在身边飞舞,翼下是壮美河山,高鹏的心境随着歼十越飞越高,觉得自已似乎成了天地间的主宰……

  《浪淘沙·凌云志》

  大洋染天蓝,

  动静之间。

  日升璀璨见风帆,

  呼唤年轻新一代,

  再起波澜。

  梦想越云端,

  无限无边。

  茫茫浩瀚把天宽,

  舒展我凌云壮志,

  浪漫一般。

沸腾的血液在不断地冲撞着心扉,那种感觉就像是第一次飞行!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拉杆、踩舵,歼十连续做了几个特技动作,在空中兜着优美的圈子,时而俯冲、时而拉起,时而翻着斤斗,机翼在翻转时射出灼亮的光芒,一道光芒接连又一道光芒,一条曲线接连又一条曲线,像天形的圆规在湛蓝的天幕上划出来一样地连贯而精确。

在此之后,陈成也顺利完成了“眼镜蛇机动”,接下来是更多的试飞员,终在年前结束了该科目的试飞,紧绷了一年的神经也在迎春的鞭炮声中松了下来。

蛇年,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第一个新年。街上的商铺焕然一新,高挂彩灯、贴上大幅春联,节日气氛甚浓。而身着盛装的人们悠闲地挑选这自已所需物品,真是一片祥和景象,空气中都夹杂着节日的气息。

然而,在中国南海边防西沙群岛海域,夜阑人静,星月隐没,一片沉静。突然,一架标有星条旗的EP3电子侦察机从云海深处钻了出来,机翼两侧的四个螺旋桨发动机发出滚雷般的轰鸣,打破了周边的平和。没有一会儿,又像幽灵一般带着忽明忽暗的身影,消失在暗夜深处,无影无踪了。

一架M国军用侦察机为什么会在深夜到访中国领海?看来,这个祥和的和平年代,事实上并不和平!

0

第一章 飞歼十,迟到的定位系统(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