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帝国的复兴:坂上之火>第二十六节 子午奇谋(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节 子午奇谋(1)

小说:帝国的复兴:坂上之火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2/4/30 11:33:50

最先对汉军发动攻击的,并不是东路的湘淮军,而是北路的八旗军。

卫汝贵、刘坤一、刘锦棠三人性格都较为精细谨慎,况且三人也久经沙场,很有戎马经验。对于四川境内这支异军突起的汉匪,他们都没有掉以轻心,临危受命后立刻认真潜心研究汉军情况和双方局势,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因此他们在研究对手的同时则有条不紊地调兵遣将及准备粮草军械。“骄兵必败”的道理他们十分清楚,他们准备打一场“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有把握的仗。

但指挥八旗军的庄亲王载勋和郑亲王凯泰二人则和那三名老将不同,两人虽然顶着金光万丈的“铁帽子王”爵位头衔,但那是他们的祖先当年入关后靠着赫赫战功而获得的,他们只是从祖先手里世袭罔替继承来的。两人平素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虽然也算饱读兵书,但都是没有经过实战检验的清朝版赵括。之所以这次两人毛遂自荐、主动请缨,以和硕亲王的尊贵身躯亲率大军征战,其实各自有着各自的打算。

对于凯泰来说,这次剿贼战事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是一个让和硕郑亲王家族洗刷耻辱、建功立业、重振先祖雄风的绝佳机遇。此时,大清十二大铁帽子王家族中,最为落魄和默默无闻的就是和硕郑亲王了。想当初,第一代和硕郑亲王就是大名鼎鼎的爱新觉罗·济尔哈朗,是皇太极时期开国元勋四大亲王之一、八大和硕贝勒之一,和睿亲王多尔衮共为顺治时期的摄政王,还是唯一享有“叔王”称号的满清皇族。然而现在,郑亲王后裔却是一代不如一代,昔日的辉煌早就不复存在了。世爵传到凯泰这一代,已是第九代,但在这期间却有五次被朝廷剥夺了和硕亲王的爵位。论起十二大铁帽子王,剥夺爵位次数最多的,郑亲王家族当仁不让地独占鳌头,这也让凯泰深感奇耻大辱。其中第八代郑亲王端华还在辛酉政变中被迫自杀,使得郑亲王家族彻底颜面扫地。

这一切耻辱,都让凯泰愤恨不已。他发誓,自己身为济尔哈朗的后代,就决不能让祖先蒙羞,以前的耻辱,一定要在自己手里用祖先曾使用过的宝剑来彻底洗刷。想要扬名立万,自然要在战场上建立不朽功业。长毛匪和捻匪作乱时,凯泰还只是个少不更事的少年,自然无法投效疆场,而如今,四川汉匪猖獗,正好是一个天赐良机。因此他多次进入储秀宫,哀求慈禧太后能够赐予这次机会。大概慈禧太后也被他的诚意所感动,同时可能也因为辛酉政变时自己曾逼迫上一代郑亲王端华自尽而对郑亲王一系感到内疚,因此慈禧答应了凯泰的请求,封他为一等奉国将军兼镶蓝旗固山额真、满汉十二旗副都统、汉中总兵。对此,凯泰可谓是大喜过望,因为当初太祖爷济尔哈朗统帅的就是镶蓝旗,而自己此次既然也统领镶蓝旗,那定要重现祖先昔日的荣耀。

相比早已经日薄西山的郑亲王一系,庄亲王一系倒是风生水起,虽然比不上此时正炙手可热的恭亲王和礼亲王,但庄亲王家族也是满清皇族中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庄亲王家族此时已是第十代,共有六个兄弟:载漪、载濂、载滢、载澜、载勋、载功,个个都手握大权,不是郡王就是禁卫军某个精锐营的总兵,掌管大清帝国京畿禁卫军的军权。

载勋的心机比凯泰更加缜密,考虑的事情也更加长远。他这次主动要求率领京畿禁卫军和满汉八旗军出征四川,实际上是为了八旗军的扩军而铺垫道路。载勋手下心腹大臣刚毅曾说过一句话,“汉人一强,满人必亡”。这句话既让载勋听得毛骨悚然,同时在深思熟虑后也深以为然。是的,整个大清,满人只有寥寥的二三百万,而汉人则拥有三万万五千万人口,是满人的一百多倍。扩大满人的势力,已经刻不容缓,如果完全依靠汉人势力来维持清廷的统治,那满人距离败亡也不远了。载勋清楚地看到,此时的八旗军已经不复当年,太平天国所掀起的十四年战争,让八旗军腐败无能、不堪一战的虚弱本质暴露无遗。为了剿灭太平天国,湘军、淮军等汉族武装势力乘机迅速崛起,大清的国防军权,也正在慢慢地落入汉人的手里。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这意味着湘军淮军要是造反,清廷根本无力镇压。但贸然给八旗军扩军也很不妥,因为败军之将不足言勇,八旗军被太平天国打得一败涂地,根本无法名正言顺地扩充军队。因此,出于这个考虑,载勋才请求率领八旗军出征四川,用一场漂亮的胜仗来重振八旗军的威名,同时也为八旗军的扩军提供了充分的理由。打了胜仗后扩军,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旦八旗军能够再度扩军,同时湘淮军就会被大量裁军,这样,整个中国的统治权和军队大权才会仍然牢牢控制在满人手里。

对此,深谋远虑的慈禧太后自然十分赞同。扩大满人势力和八旗军,是继续维持满清统治所必然采取的举动。慈禧也不放心湘军淮军等汉族武装势力和李鸿章、张之洞等汉族封疆大吏。因此她对载勋的决策一拍即合并给予了全力支持,封载勋为一等镇国将军、汉满十二旗正都统、陕西提督。正因为这样,凯泰才顺便沾了光。

各种原因加在一起,促使了载勋和凯泰立功心切且急于求成,两人都希望能速战速决,抢在湘淮军前面攻入四川,因此八旗军并没有进行过于充分的准备,便急匆匆地踏上了前往关中盆地的征途,准备翻越秦岭和大巴山,直捣黄龙。尤其凯泰,他的立功之迫切心情更胜过载勋,并且希望能抢在载勋前面建功立业,因此不等后续部队集结完毕,七月十五日中午,凯泰便率领八旗军满族镶蓝旗和汉族正蓝旗、镶蓝旗共三个旗的部队,甩开载勋的满汉九旗,从西安府出发,对汉军在汉水谷地的桥头堡汉中发动了进攻。

浓雾如云,汉军所控制的汉中市(原名汉中府)境内,洋县以东八十公里外的山峦间。

这里正位于三千里秦岭和两千里大巴山的交汇处,也是四川盆地和汉水谷地的分界线。从四川往北依次是四川盆地、大巴山、汉中地区(汉水谷地)、秦岭、关中地区。峰峦叠嶂、峭壁摩云,林野莽莽、一望无垠,方圆百里尽是杳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飞泉山涧的一片山谷处,一小群身穿老百姓衣服但明显气度不凡的人正神色庄重地打量着附近的地貌形势,不时互相商量着什么。

“你说的就是这里?”为首一个剑眉星目的年轻人眉头紧锁。

“是的。这是一招险棋,如果赢了,我们将大获全胜,并且赢得宝贵的时间,以抽出手对付东路的清军。死拼是行不通的,我们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宝贵力量会全部都消耗殆尽,毕竟,敌人的实力是我们的四五倍,乃至七八倍。我们只能逐个击破,而不能分兵对抗。两个拳头,必须要集合起来使用。”另一个外貌冷峻、神情宛如冷面寒铁的年轻人回答道。

为首者沉默一下,思索道:“成功率大不大?”

“只要注意保密,九成以上。”

“可行度多少?”

“现在正是盛夏时节,四川盆地和汉水谷地水汽充沛,经常是雷雨大雾天气,这种气候能起到非常好的掩护作用。但同样,也会带来很大的危险性。在这种狭小的山地里,暴雨极有可能引发泥石流、山洪、山崩、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如果正好碰上了,不用清军动手,我们的部队就会全军覆没。但是,这是我们目前唯一能扭转局势的办法。”

为首者再次蹙眉不语。

就在这时,附近的一片树丛荆棘间响起一阵轻微的响动。紧接着,几团树叶哗然而起,那是几个身披用藤条树枝做成的伪装服的士兵,这种伪装在丛林里足以和附近的环境融为一体。“什么人?”士兵厉声喝道,手中的刀锋闪闪发光。

“你们是什么人?”护卫在刚才两个对话者身边的几个精壮卫士齐齐拔出武器。

“我们是大汉军北路军侦察兵部队搜索分队,你们究竟是何人?”侦察兵们声色俱厉。

“不得无礼!汉王和萧总参谋长在此!”护卫在刘斌和萧浩然身边的禁卫团团长段江涛掏出禁卫团令牌高高举起。

侦察兵们一愣,看清楚后连忙半跪在地并低头致敬:“汉王万岁!”

刘斌点点头:“起来吧!”

“谢汉王!”侦察兵们站起身,然后又对萧浩然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萧总参谋长好!”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萧浩然回礼后问道。

“报告总参谋长,我们奉命在附近山林里巡逻和侦察,防备清军细作和斥候兵的渗透,同时探明附近的山川河流等地理形势和水文气象情况。”

刘斌对萧浩然笑道:“看来,宋来鹏训练出的侦察兵确实不错,有模有样的。”

萧浩然点点头:“每个团级部队都设一个侦察连,就相当于多了一双眼睛,这在实战中的意义是很大的。”他对那几个侦察兵吩咐道:“立刻带我们去北路军总指挥部。”

“是!”

设立在汉中市城内的汉军北路军总指挥部内,总指挥兼第三师师长黄永光、副总指挥兼第四师师长华震东等高级军官们得到报告后立刻出城迎接刘斌和萧浩然。来到总指挥部内坐下后,黄永光惊讶道:“连长、萧总参,你们怎么亲自来了?也不事先说一下。”由于在场的都是原先一百零八人的心腹兄弟,因此黄永光等人称呼刘斌仍然是连长。

刘斌笑道:“没事,就当微服私访了。老黄、老华,你们搞得不错呀!我和萧总参刚才在附近地区和汉中城周围转了一圈,各个防御工事井井有条,布防部署面面俱到,部队也是枕戈待旦、严阵以待,看来,你们准备得很充分啊。部队士气怎么样?”

“放心吧!士气高昂!一旦开打,我们要好好教训教训那群八旗子弟,让那些只会提着鸟笼到处转悠的纨绔子弟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黄永光和华震东信心十足。

萧浩然道:“进攻汉中的八旗军主要还是精锐部队,战斗力还是高于我们在成都击溃的川省绿营兵的,他们大半是护卫清廷京畿地区的禁卫军,装备精良,可不能掉以轻心。还有,八旗军总兵力九万,北路军就三万,敌强我弱呀!”

黄永光自信地道:“满清鞑子人数比我们多,这是事实,但我们可是占据着有利地形的。军校里说过,攻坚战,攻守双方的伤亡比例最低也是四比一,清军人数只是我们的三倍,哼!想要吃掉我们,八旗军起码要死十万以上!等我们拼光了,恐怕八旗军也没有活人能进四川!”

萧浩然摇头道:“老黄、老华,你们的任务不仅仅是抵御北路清军,还要准备支援我们的东路军呀!东路军的压力数倍于你们,成都的两个团预备队肯定不够,必要的时候,你们还要抽调部队增援东路军的。”

华震东挠挠头:“那就困难了。清军毕竟近十万,就是十万头猪,杀一个月也杀不完哪!不解决掉他们,我们分身乏术,怎么能腾出手去增援东路军的弟兄呢?”

萧浩然语气陡然间变得斩钉截铁:“所以要快!东路军可以打持久战和拉锯战,但北路军不能打持久战和拉锯战,必须要速战速决!”

黄永光疑惑道:“速战速决?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做呢?”

萧浩然问道:“八旗军还有多久就会进攻你们?”

黄永光语气很肯定:“顶多一天。根据侦察兵和间谍的报告,八旗军的先头部队已经穿过秦岭,并且陆续占领了旬阳、安康、汉阴三地,正在一步步地逼近向石泉县。石泉县是我们在汉中市境内控制的最远的一个县,距离汉中九十公里,是汉中的大门和桥头堡。石泉县扼守着通往汉中的必经之地,清军想要进攻汉中,就必须要先打下石泉县。因为石泉县位处山谷之中,地形轮廓呈现‘两山夹一川’之势,而石泉县正处于两山中间,清军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萧浩然继续问道:“你们准备怎么打?”

黄永光语气森然肃杀地道:“以石泉县为第一战场,争取在失守前杀伤一万清军,以汉中市为第二战场,争取不失,即便丢失,也要杀伤五万以上清军。这两场大杀下来,清军已经死伤个七七八八了,我们再撑下去或者节节退守、节节抵抗,肯定能阻挡他们进入四川的脚步。反正我们后面还有八百里剑门蜀道和阳平关等关隘,怕个鸟!连长、参谋长,请看。”黄永光摊开一份地图,指点着讲解道,“我们已经制定好了详细的石泉县防御计划。明天清军进犯石泉县时,刘佳恒的第七团会埋伏在石泉县以北的云雾山和鬼谷岭,赵海军的第十团会埋伏在石泉县以南的黄龙峡和黑河沟一带,届时依托有利地形,居高临下,全力杀伤清军;老华负责汉中城防,我和何明阳会带着尹润海的第十一团、李喜浩的第十二团,集中我部大部分精兵,在石泉县正面战场应战清军,等清军在城下战至筋疲力尽的时候,刘佳恒和赵海军便乘势从清军南北杀出,三面夹击,即便不能全歼清军,也能将其重创。清军的先头部队并不多,也就一两个旗,八九千至一万五千人的样子,而且也没有任何先遣部队或侦察部队。为了防止我们的计划被清军洞悉,我已经派遣了很多侦察兵在附近山林巡视侦察,同时封锁各个进入石泉和汉中的通道,以确保万无一失。你们刚才不就碰到了其中的一支侦察兵么?”

刘斌露出赞许的笑意,萧浩然也点点头:“这个计划不错,给清军当头一棒,挫其锐气并歼灭其一部分有生力量。看来,你们的迎战计划搞得还是可以的,部署也面面俱到,不错。”

黄永光谦虚地道:“职责所在,尽力而为。如果有不周到之处,还请参谋长多多指点。”

萧浩然道:“这个计划很好,只有一个不足之处。那就是,你们一上来的这顿猛打,会彻底打痛清军,继而不利于你们接下来的作战。清军北路军大部分是八旗军,指挥官也是满清的两个亲王,才疏志大的他们必然好大喜功,而且会轻敌麻痹、贪功冒进。他们没有派出先遣部队和侦察部队就说明了这一点。一开始的冒然突进,会被你们的这个计划所利用,继而会遭到巨大的伤亡。挨了你们突袭的他们肯定会清醒下来并收起骄狂之心,继而小心谨慎地进行接下来的战事,那你们到时候再想要引他们上钩就很难了。清军到时候必然小心翼翼、风声鹤唳,这对我们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就是,他们接下来的进攻会丧失死战之心,也不会再冒然突进,只会畏手畏脚,不会采取奇袭、伏击、偷袭等较大胆的战术,这样对你们的压力会减缓很多;而坏事是,清军接下来零零碎碎、断断续续地和你们打,而且不会把脖子轻易伸进来,顶多进行较为保险和保守的车轮战。这样,你们想要速战速决地吃掉他们,难度就大大增加了。”

华震东心悦诚服道:“参谋长不愧是参谋长,分析得真是透彻精辟。不过,如果我们能将清军杀得心惊胆战,那我们到时候不就可以抽调一部分部队支援东路军了吗?即便我们只剩下一个师,清军也没有胆量再进攻我们了。”

萧浩然否定道:“你要注意,清军的统帅的是两个亲王,他们能不能打赢,不但关乎到战事的进展,还关乎到他们个人的面子及荣辱问题,以及他们家族派系在清廷中的地位升迁。如果他们铩羽而归,那肯定颜面扫地,而且也会被清廷所交相鄙夷,他们所属的亲王家族与其势力也会大受打击,这肯定不是他们愿意接受的结果。因此,他们在初期失败后,一定不甘心失败而归,继而会增调部队加强实力,然后再发动孤注一掷的进攻。那时候,你们摆下的空城计就要失败了。根据情报,清军后续部队还包括四个旗的满族八旗兵,总兵力三万多。”

黄永光若有所思:“那我们究竟该怎么打呢?”

萧浩然用征询的眼神望向刘斌,刘斌点了点头,萧浩然道:“总参谋部拟定了一个计划,可以用‘险棋’来形容这个方案。风险很大,但收益也很大。成功了,我们不但能全歼北路清军,还能顺势乘胜追击地吃掉整个关中地区和西安,将我们国土的北疆国界线一口气推进到陕北高原和黄河南岸。失败了,北路军将元气大伤,不得不和清军进行消极的防御战和持久消耗战,我们在北路、东路、南路的全盘战略也会陷入被动中。”

黄永光和华震东都惊讶不已:“究竟是什么计划?”

萧浩然走到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大地图前,指点着道:“我们此时面临的战局是很清楚的,我们三面受敌,困难程度最大的是东路军,你们北路军次之。我们实力有限,因此无法两线开战,没有办法在多个战场上和清军拼消耗。因此,总司令部和总参谋部的总方针是,速战速决地歼灭北路清军,然后集中力量对付东路清军。东路军主要是拼消耗和持久战,而你们北路军则要速战速决。根据这个原则,你们在石泉县准备迎头痛击清军的计划必须取消,你们要把这九万清军全部放进来,然后聚而歼之。”

黄永光迫不及待道:“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做?”

萧浩然平静地道:“放清军进来,从一开始就示弱于敌,放弃汉中,增加清军的麻痹和骄狂心理,让他们全军在毫无防备下冒然突进,把脖子和整个身躯都伸进我们的包围圈。而这个包围圈,就是八百里剑门蜀道。我们兵力不够,无法四面包围清军,因此我们可以巧妙地利用剑门蜀道的地形。剑门蜀道两侧全是崇山峻岭,山峰如刃、高不可攀,中间是蜿蜒八百里且几乎是一线天的羊肠山道,因此剑门蜀道就是一个巨大的峡谷。我们想要包围住清军,只要一头一尾地堵住清军的进路和退路就可以了,因为蜀道两侧尽是山脉,清军插翅难飞。”

黄永光和华震东都疑惑不已:“清军的进路好堵,放弃汉中,我们后面还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门山剑阁以及朝天关、阳平关、七盘关、广元城,但清军的退路怎么堵?想要跑到清军后方,那就必须要翻越秦岭,那简直难于登天了。即便部队能勉强爬过山,辎重补给、武器弹药也没办法运输呀!我们又不能飞到清军的后方。”

萧浩然淡淡一笑:“从汉中到关中,还有第二条路呀!”

黄永光和华震东再次惊疑道:“哪里?”

萧浩然一字一顿:“子午谷。”

所有的军官都惊愕住了。

1

第二十六节 子午奇谋(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