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燃烧的土地>第13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3章

小说:燃烧的土地 作者:樛木 更新时间:2012/5/20 0:02:26

日军的第二次攻击,一开始确实是按着河野的预想进行的。在一阵比刚才猛烈和长久得多的火力打击下,独立营出现了一些伤亡,简易工事也被摧毁了不少。日军向两翼的攻击,每边各有四挺“歪把子”机枪交替掩护,步兵们也不再冲锋,改为交替跃进。日军阵地上的几个掷弹筒则前出到相距约400米左右,轰击时紧盯着独立营阵地上仅有的两挺轻机枪,只要机枪一响,在它周围就会落下几颗50毫米的小炮弹。如此一来,独立营的机枪只能不断变换射击阵地,打上一两个点射,就要马上脱离,火力本就严重不足的独立营真可说是雪上加霜。鬼子的攻击速度慢了,但效果好了。战士们的掩体损坏了不少,没被破坏的,匆忙间挖出的掩体前那垒起的小小的土堆,常常被鬼子的子弹穿透,掩体后的战士也有因而受伤的。在鬼子猛烈的火力下,战士们尽力用手中的枪向敌人射击,但效果很有限。这一是因为他们从未好好地进行过对行进中目标射击的训练;另外还是由于鬼子火力的压制。

凌天河看着战场上战士们被动的情况,心情反倒比先前宽松了些。他在看到增援的鬼子那些装备以后,最怕的是鬼子以强火力开路,不顾一切强行冲锋,如果那样,自己的这些小伙子们很难挡住敌人。他知道以目前双方的实力对比,要想完成任务,唯一的机会是拼着承受些伤亡,将鬼子放过来。鬼子的拼刺技术确实好,可他相信自己的小伙子们训练中的汗水甚至伤痛也不是白白付出的。他们虽说缺少实战经验,但一旦面对生死搏杀,人的潜能就会被激发出来,鬼子人数少,占不了太大的便宜。正当他在考虑如何才能用尽量小的代价,迫使鬼子投入白刃战时,鬼子却把机会送上门了。阵地上枪声、爆炸声太大,稍远处的战士听不清他的命令,季风和黄连生两个连长又没经验,这时候光顾了注意敌人,似乎把他这个指挥员忘了。他叫过八团的三个班长,把自己新的部署简单说了几句,要他们立即传达给三个连队。这三个班长不愧是主力部队的老战士,一听就明白了凌天河的意图,他们压住心中的疑问,飞快地冒着敌人火力,朝各自的目标跃进。

河野在汽车掩护下注视着战斗的进展,他看到新的战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两边的部下都在没付出多大代价的情况下运动到了距八路军阵地不足百米的距离,眼看就快发起最后一击了。而八路军的阵地上,原本就不密集的火力此时更弱,几乎停止了射击,这给了他一丝疑惑。照理说这是对方拼命的时候了,“皇军”的火力虽猛,但造成的杀伤也不至于强到使对方失去抵抗力,难道说这群土八路竟不自量力,要和皇军士兵拼刺刀?时间已经不容他再想,左翼的两个小队首先发起了最后的冲击,接着,右翼的小队也停止射击,挺着刺刀向前扑去。

黄连生接到凌天河的命令,马上让战士们传了下去,听到命令的战士不再射击,或装上刺刀,或解下背上的大刀,监视着鬼子,等待着一跃而起的时机和号令。听到新命令的人中,最兴奋的要数没有枪的那些战士,到目前为止,他们只有卧着看别人厮杀,只有干着急的份,现在终于轮到他们了,给自己夺一支“三八大盖”的机会也来了。当鬼子随着那少佐军刀的挥动怪叫着开始冲锋时,黄连生高喊一声“杀!”,一跃而起。在他后面的一百多名战士,也手拿各式各样的武器迎着鬼子冲去,各自寻找最近的对手厮杀到了一起。

黄连生使的是一把刀身线条优美的牛尾刀,适合大力劈杀,也可以刺击,他用来得心应手。离他最近的鬼子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见他冲近,就左脚前跨,迎面一个突刺。鬼子算得很准,枪刺对大刀,由于长度不一,持枪的一方占有很大优势,三八枪上了刺刀全长更是差不多与一个人身高相等,加上对自己刺杀技术的自信,他算准了距离,对方即使躲过突刺,也没法接近到用刀的最佳距离之内。可是对方并没如他预料的停步举刀格挡,只是轻巧地朝右一闪,人就进到了刺杀术中所谓的“枪内圈”,自己连收回刺刀的距离也没有了。只见黄连生大刀上举,刀刃朝前,左肘和手掌贴着刀背,就像匆忙间要用刀身去抵挡一样。鬼子一枪走空,心头大惊,看到对手如此别扭的动作,没等他觉得奇怪,左手前臂就贴着骨头被削掉了一长条肉,如屠夫剔肉般干净利索。鬼子痛极,一声惨叫刚到喉头,气管和一侧颈动脉随半条脖子就已经被那把刀用了仍是不很优美的动作切断,那股气冲出了一大片血花。

后面的鬼子没看清怎么回事,见同伴被杀,自然迎了上来。双方没如何周旋,一个刀枪相击,那鬼子不知是怎么一来,枪身一震,眼见自己刺向对手右胸的刺刀竟然指向了天上,紧接着对手的半个刀身就从肋骨间进到了自己胸腔里。

一眨眼的工夫,两名士兵就倒在了黄连生的刀下,这下鬼子的少佐看明白了,再也不敢狂傲,丢开当面的对手拦住了他。鬼子少佐不但精于刀术,还曾仔细研究过中国武术特别是刀法,却一时搞不明白对手那种笨拙、难看的招数算哪门子刀法,可他明白这些招数极其简捷同时也很有效。他知道遇上高手了,当下凝聚精神小心翼翼地应付起来。才过了两三招,少佐就脚步散乱落了下风,近处一个小队长连忙过来帮忙。以二对一还是没能占丁点便宜,不久又加上了两个士兵,这才勉强杀了个平手。如此一来,其他战士就减少了许多压力,而且受到感染,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和紧张之后,渐渐稳定下来。再过了点时间,有些战士之间开始有了配合,平日苦练的效果一点点体现出来。特别是使用被河野大佐讥笑的红缨枪的战士,沾了兵器长的光,即使枪术上没学会几招,但只要照直刺去,鬼子一定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功。不过鬼子毕竟训练有素,在互相协同上更是占了绝对优势,所以总的来说还是鬼子略占一点上风。

季风这边只是比二连稍晚了一点点,也和鬼子搅到了一起。鬼子的冲击很凶猛,但并不乱,两个或三个一组互相保护着,而一连的战士和鬼子一接触,就把平日训练时强调的小组战术忘得一干二净,各自找上最近的鬼子,基本上是各自为战,所以一开始就没占到上风,不断有战士倒在鬼子的刺刀下。好在季风这边人数上稍占优势,大部分战士训练久了,虽然免不了手忙脚乱杀不了敌人,但尚能抵挡住鬼子的招数。

季风面对的是两个并排站列的鬼子,他身边则是黄小满和两个战士。说来也怪,平常训练时对练,他能熟练地选择合适的招法进攻或防守,可现在面对明晃晃的刺刀,他觉得手脚肌肉僵硬,一时竟想不起用学到的哪一招为好。鬼子看出了他的紧张,跨步出枪一个突刺,季风本能地用刀挡了一下,踉跄地退了两步,堪堪躲过了刺刀。好在黄小满的红缨枪直直地刺去,逼退了鬼子。一惊之下,季风反倒忘了紧张,一股热血上涌,豁出去了,原先模糊的要领也清晰起来。他紧紧盯着鬼子的肩臂部,视线的余光兼顾着对方的刺刀和持枪的左手,从其肩臂微小的变动中捕捉着对方出枪的方向,脚下的移动也渐渐合了规矩。不但不再慌乱,还配合着小满的红缨枪出手,和鬼子互有攻守起来。

凌天河制止了八团的排长和许建德投入战斗的要求,在密切注意战斗进程的同时,监视着远处鬼子指挥官的动向,也警惕着是否有新的鬼子援兵到来。他看着一个个熟悉的战士倒下,心情极其悲痛,但他为了能应付可能的突发情况,为了完成预定任务,必须在手里保持足够的预备力量。只是在看到季风这边拼杀得格外吃力,他从八团那个排里派出了一个班去支援。这个班的战士要论刺杀技术,比季风他们逊色不少,但经验却丰富得多,他们两人一组分散开来,见有危急的地方就支援一下,还不断大声提醒大家注意互相间的协作和保护。一连的战士们有了主心骨,阵线渐渐稳住了,平时苦练的效果显现,劣势一点点地扳回,有了还手之力,鬼子也开始有了伤亡。

在对面,河野则是另一种心情。当看到八路军在“皇军”猛烈的火力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他为自己及时变更战术而欣慰;当部下冲上八路军阵地的那一瞬,他感到胜利已经在握;随后八路军跃出阵地,被迫投入和“皇军”的白刃格斗中。他认为那只不过是他们的垂死挣扎,他期待着八路的阵地在大和武士的刺刀下被碾得粉碎的那一刻。他看到八路投入战斗的兵力两翼大致相等,都是一百多,接近“皇军”的一个中队,而自己这边各是两个小队与之对峙。日军一个满员小队的编制有五十四人,八路在人数上稍占优势,但远没到二比一,这更是坚定了他的自信。

河野知道,这区域内可以和“皇军”对阵的八路军就一个八团,其他就没有什么留给他印象的部队了。八团是老对手,虽说其战斗力和战斗精神都不弱,但要论起拼刺刀,二比一的比例还不是他部下的对手,何况现在对面似乎还并不全是八团的人,更象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一支武装。

白刃战一开始,他就感到有些出乎意料,左边的两个小队居然上来就没占多少优势。但他看到右边的两个小队起手很顺利,那边的八路军只有招架之功,看来被打垮是迟早的事。可是接下来是更加出乎他意料的事,右边的八路军在短暂的无序和凌乱之后,很快就稳住了阵脚,开始注意互相间的协同,这种协同虽说还显得很粗糙,但自己部下的优势正在飞快地减弱。白刃战竟然完全打破了他的预想,两边呈现了胶着状态。

河野此刻心里极为后悔自己采取的这个战术,要是一开始就集中全部火力,滚动式突击八路阵地的一翼,拼着承受些伤亡,此时可能已经冲破八路的阵地了。现在冲击的部队在不断伤亡,虽然日军在素养上有优势,自己这边仍占了些上风,再过些时间,自己的手下就会取得胜利。但要命的是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更要命的是现在自己手里只有约一个小队可用,除此之外还有几十个机枪手和小炮手,守着一堆失去作用的重武器,毫无用武之地,要他们投入白刃战的话又没有合适的兵器。他的对手却还保留着一个多中队的兵力没使用,即使是参战的八路军伤亡不断增加,这个中队也只是将阵地略为前移,并没投入战斗。对方的指挥官没将预备队放到安全的青纱帐里,而是前移到了紧贴战场的前沿,这距离使得河野想用掷弹筒对其打击有了顾忌——榴弹只要稍有偏差,就可能连自己人一起被炸。对方预备队不放在掷弹筒射程之外,而是前移到了离战场极近之处,还产生了另一个作用——对搏斗中的那些八路军士兵无疑会是极强的心理支撑,而对日军士兵来说,素养再好也不免会或多或少有些压力。河野不禁对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有了一层尊敬,对手所表现出来的冷静,说明这是一个极其优秀的战地指挥官,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从阵地上拚起刺刀开始,东边的枪声听来更加清晰,那边原先双方冷静的对射现在有了变化,其中的一些“歪把子”机枪的点射,换成了急促的连发。河野知道那一定是自己的部下情势急迫,在作最后的抵抗了。他让信号兵向前面的部队发出了撤退的命令,同时要余下的机、炮兵和那个残缺的小队做好准备,一旦火线上的兵力撤回来,就立即用全部火力开道,冲破八路军的阻击增援运输车队。接着又让电台呼叫,要大本营和公路沿线的据点火速再派援兵。

凌天河立即洞察了鬼子的企图,马上传下命令,要季风和黄连生拖住敌人,特别是要缠住鬼子指挥官,绝不能让他们退回去,也不能让鬼子和我们拉开距离。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战斗,他对战士们放心了,既然鬼子在白刃战中找不到便宜,那就这样打下去,不给鬼子改变战术的机会,让他们的优势火力无从发挥。他也从传来的枪声里判断出,八团在那边的战斗中已经取得了优势,鬼子的失败只是个时间问题。

八团的阵地上打响的时候,前面的鬼子已经走出了伏击地域,随着枪声响起,走在前面的鬼子立即反扑过来,被一连挡住了。二连和三连则不顾鬼子的火力,坚决插到了两股鬼子车队的中间,二连向东协同一连阻击前一股鬼子,三连朝西攻击后一股鬼子。三营的七连、八连从北向南压,九连从西北方向发起攻击,连原来埋伏在远处的二营那半个多连也回来加入了围攻。

走在后面的鬼子中队,反应非常迅速,看来事前有过准备。八团大部分队伍都隐蔽在两百米外的高粱地里,所以第一轮火力袭击并不太猛烈。鬼子在被杀伤了二十多个人以后,就地组织起了有效的抵抗。这些鬼子确实训练有素,他们利用公路上的大车和骡马尸体,顶住了三营的第一次冲锋,而且飞快地挖出一个个临时散兵坑,组成了一条弧形的防线,也不发起反击,只是死守不退,显然是在等待援兵到来。

前面的鬼子中队则立即反身极其凶猛地向一、二连发起冲锋。鬼子的一个满员步兵中队通常有一百八十人左右,而我们的一个战斗连队,顶多也就一百二十来人,象独立营那样一个连有一百五十人以上,是因为缺少干部采取的无奈之举,是个特例,所以一、二连的战斗就异常的艰苦。

鬼子这次运输行动的规模出乎萧钟林等人的意料之外,但那么多的武器弹药既然送上门了,也不能轻易放过,花多大代价也要夺过来。为了尽快结束战斗,萧钟林的警卫连也抽出两个排加入了攻击,雷震更是带着警卫排直接到了第一线。萧钟林还派出通信员,要他们到附近各个村子去找地方武装,不论遇到的是区小队还是民兵,要他们立即赶到西边公路上去,尽量破坏公路和对敌据点进行袭扰,迟滞正定方面鬼子再派出的援兵。

战斗进行得残酷而激烈,三营冲了几次都没能突破敌阵地。西边独立营那边的枪声已经停了有一会了,据通信员回来报告说已经拼上了刺刀。萧钟林有些担心,可据回来的通信员说,独立营并没投入全部兵力,鬼子也没占多大上风。他绘声绘色地报告着他的所见,据他说,独立营拚刺刀的技术比八团还要厉害得多,特别是他们的那个二连长,鬼子三、四个都拼不过他一个,到通信员离开的时候,他已经砍了四个鬼子,其中还包括一个小队长。即便如此,萧钟林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这时,二营长也派人来报告,他们那边也打响了,从无极出来接应的有鬼子一个中队,还有少量伪军,二营的两个连正在按预想方案逐次抵抗,迟滞敌人行动。

听着这些报告,萧钟林深为通信手段缺乏而懊恼,大队鬼子行动都带有电台,有时候中队级别执行重要任务时,也配备有小功率电台,而我们只有分区有电台,八团也有一部小功率的,但坏了没修好。其实即使八团电台是好的也没用,底下的部队没有相应的配备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还有就是鬼子的那个小炮,如果我们也有个十几门,给鬼子来上一通猛炸,就鬼子死守的那一小块弹丸之地,还不是早拿下来了。

懊恼归懊恼,仗却还要打下去。一连和二连承受着鬼子一个中队的疯狂攻击,特别是二连,与三连一起受到了鬼子两边火力的夹击,伤亡很大,但阵地守住了。三营几个连轮番发起冲锋,也没能冲破敌人阵地,伤亡了不少战士,不过鬼子的伤亡也不小,终于现出了疲态。

西边独立营阵地上,政委谭炤坤看着战斗进程,原先一直悬着的心渐渐放下,对独立营如此出色的白刃战能力大感意外。他听着东边八团方向的动静,一番权衡之后开口问凌天河:“凌营长,如果鬼子再有援兵来,你这里能不能顶住?”

凌天河略一思索,果断地回答:“能!”,接着分析说,“鬼子出动的兵力已经有三个中队,从正定方向不可能再抽调多大兵力增援了。如果要再出动两个中队以上,鬼子只可能从石家庄方面调动人马,而那边仓促之下即使出动,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赶到。如果鬼子再来一两个小队,哪怕是一个中队,只要和鬼子搅在一起,不让他们的火力发挥作用,我们也能和他们周旋一阵,坚持到八团结束战斗没问题。”

谭炤坤终于下了决心,对警卫排长下令道:“王排长,你立即亲自去后面二支队的阵地传达我的命令,要李中队长马上带领全中队赶往东边参加那边的战斗!告诉他一切听雷团长指挥。你和他一起去,向萧司令通报一下这里的战斗情况,告诉萧司令让他放心。你告诉萧司令,他们那边越快结束战斗,这里的压力就越轻。快去!”

李德铭接到命令很快赶到了八团阵地。开始的时候,李德铭还记着黄绍祖和陈广乾要他尽量保存实力的交代,攻击时有所保留,所以部队伤亡并不大。随战斗的发展,他眼看着八团战士忘我地战斗,特别是自己身边的那半个连,不顾伤亡拼死冲锋,现在只有一半的人还能行动了。他被激起了作为一个中国军人,作为堂堂七尺男儿的豪情,再也不顾上司的叮嘱,带着中队全力投入了战斗。

他看到当面的鬼子伤亡近半,已经露出了疲软之态,于是挑选了三十来个战斗经验丰富又身强体壮的老兵,要他们卸下身上一切累赘的东西,连枪也留下,集中了全中队的手榴弹,每个人带上至少七、八个,再有就是声名远扬的那把大刀,由他亲自率领朝前运动。

他们冒着鬼子泼洒的弹雨,在后面弟兄们拚着命射击的支援下匍匐前进。当他们到达可以投掷手榴弹的距离时,已经有十来个弟兄留在了后面的路上。没有等他喊出口令,身边的弟兄纷纷投出了手中的第一颗手榴弹。手榴弹还在空中飞行,鬼子的手榴弹也出手了,一时间在这三十余米的距离内,空中是许多手榴弹飞来飞去,两边是炸起的两道裹挟着死亡的弹幕,那飞腾的烟尘泥土中,不时可见破碎的布片,还有炸飞的刀枪甚至残肢,场面极其惨烈。

还好,手榴弹的使用虽说是始于1895年日俄战争,但日军并没将其作为一种标准配备到每一个士兵,平时随身携带得不多。很快,李德铭他们这边爆炸的烟幕弱了下去,最终消散了,只剩下鬼子那边阵地上升腾的烟幕继续释放着死亡。鬼子在这一百多颗手榴弹的轰击下,火力出现了停顿。

雷震远远地看到了这壮烈的一幕,立即下达了全线出击的命令。李德铭和剩下的十来个战士也举着大刀冲进了鬼子的阵地。鬼子中队长眼看面临全军覆没的可能,只好下了撤退的命令,丢下同伴的尸体和那些装备,狼奔豕突地向南退进青纱帐里消失了。这里一败退,东边一直占尽优势的那个中队也只好匆忙撤退,只来得及在一部分大车的粮包上浇上煤油点着了火。

雷震命令部队灭火,尽快打扫战场,同时命令三营火速向西边独立营的方向赶去。

河野绝望地听到东边的枪声在一阵连续的手榴弹爆炸声后渐渐减弱、停息,看着被对手死死缠住不能脱身的四个小队已经是死伤累累,他知道等待他的只有军法惩治,他的将军梦将变得遥不可及。他一时间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会是这么个结果——他的这个大队属于二等师团序列,战斗力极强,比之于七个一等师团也不差到哪里去,甚至比他们中的一些师团如东京第一师团和大阪第四师团在战斗力和战斗精神上还强一些。这次的输送行动,事先作了充分准备,动用了三个精锐中队,加上无极出动的接应部队,对付一个八路军的八团应该是绰绰有余的,怎么会成了现在这个结局?这和他直接交手的又是一支什么部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迷惑归迷惑,战场上的形势已经不容他迟疑,再不把部队撤下来,一旦八路军主力结束了东边的战斗猛扑过来,后果将更糟,而且他相信八路军八团的士兵一定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这时,从正定至此沿线的各个据点里倾巢而出的鬼子也已陆续到来,加起来有将近两个小队。他命令所有兵力全部向敌人发起攻击,同时机枪也前出,伺机掩护全队撤退。

凌天河见鬼子全线扑出,知道他们想撤退了,于是命令许建德连和八团的那个排全体投入战斗,但为了不再增加不必要的伤亡,鬼子真要逃跑时谁都不许追击,注意提防鬼子的火力杀伤。

在新到鬼子的拼命支援下,已经杀得精疲力尽的残余鬼子,丢下尸体甚至伤兵开始后撤。季风和黄小满他们几个和鬼子杀到现在,小满利用红缨枪的优势扎倒了一个敌人,季风则砍伤了一个,但没伤要害,那鬼子至今还在顽强地支撑着。

黄小满早就盯上了自己刺倒的鬼子手里那支崭新的三八大盖,此时逮住空档,立即丢掉红缨枪,上前从鬼子手里抽出枪来,喜不自禁地拉动枪栓,全然把周围的一切丢在了脑后。殊不知那鬼子受伤虽重,却没断气,在黄小满抽出枪去的时候醒了过来,看到小满在他身边摆弄原来属于他的枪,他艰难地用还有知觉的右手,偷偷拔掉了腰间皮带上“九一式”手榴弹的保险销,拼尽最后的一点力气压下了保险帽。七、八秒钟后,手榴弹爆炸,60克TNT的威力自然让已死的鬼子来了个开膛破肚,同时也将近在咫尺的小满掀翻在地。有一块破片飞出去,击中了十几米外季风的肩膀,还好距离远,弹片没有击碎骨头。季风回头看到小满倒下,强忍疼痛朝还在追击的战士大喊一声“回来!”,然后跑到了他的身边。

小满已经失去知觉,一块很大的弹片在他的前胸击出了个洞,鲜血从伤口和嘴鼻朝外喷涌,一只手却仍紧紧握住那支他梦寐以求的“三八式”不放,围拢来的战士想把它拿开,却怎么也掰不开他的手指。

凌天河看到鬼子已经退到汽车附近,自己的战士还在四处搜集武器和救治伤员,连原先藏在远处高粱地里没走的民兵这时也来了,于是他大声朝四周叫道:“快卧倒!注意隐蔽!” 八团那个排的战士首先警醒,立即相帮着向那些还没反应过来的人大声呼喊起来。

河野看着回到跟前的官佐和士兵,其人数已不足原先的三分之二,部分人还带着伤,在他们脸上,有的是丧气,有的是不服。再看对面八路军的阵地上,居然有人无视自己的存在,开始捡拾武器弹药,可见这是一支缺少战斗经验的新部队,自己竟是败在了这支队伍手下,而且还是败在“皇军”引以为傲的白刃战上,那份沮丧和痛苦达到了极点。他不顾可能炸了留在那里的己方伤兵,命令掷弹筒集中火力向那里进行报复性轰击。直到看见八团的队伍出现在公路的尽头,他才带着部队仓皇爬上卡车,加足马力掉头而去。

八团三营到后没多久,萧钟林在沈杰陪同下也来到独立营的阻击阵地,落入他眼帘的是已经抬到一起,成两排摆放的烈士遗体,粗看有七、八十具之多。另外一处是集中到一起,但摆放随意的鬼子尸体,人数不比这边少。烈士的遗体上留下的大部分是刀伤,鬼子的尸体更绝大多数是刀砍枪刺的痕迹,可以想见刚才的那场战斗是多么惨烈。伤员并不多,三营的卫生员正在尽力救治,但他知道,那些受了刀伤的伤员,除非是伤在手脚,还要碰巧没有切断大血管,否则以目前的条件,活下来的可能及其渺茫。

他再一次审视着烈士们的遗体,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是第一次面对异族入侵者,也是第一次参加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他从他们的伤口想象着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曾经历了怎样的搏斗,承受了怎样的痛苦,或许还有对生命的眷恋和对死亡的恐惧,泪水不可抑制地溢出了眼眶,他肃立在死者之前,默默地摘下了军帽。

2

第13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