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燃烧的土地>第12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2章

小说:燃烧的土地 作者:樛木 更新时间:2012/5/28 7:48:47

这次军分区调独立营和二支队部分兵力参战,果然是为了对付小鬼子,不过主要不是无极的敌人,而是正定给无极运送给养的车队。

无极县城孤零零地悬在根据地里,平时驻扎着两个日军中队和一个伪军连,还有一个日本宪兵小队,粮食弹药全靠正定的日军从公路补给。鬼子为了保住无极这颗扎在根据地深处的钉子,全力维护着对这条公路的控制。双方在这里来来回回地较量,至今可说是打了个平手:鬼子的这条补给线,从来也没有完全畅通过;而我们也从来没有完全切断这条路。

最近一个多月里,八团加紧了对无极鬼子的围困,连续两次伏击了鬼子的运输车队,虽说没能缴获全部物资,但都迫使车队退了回去。无极守军没了补充,粮食和弹药都发生了极大的困难,出城抢了几次粮,也都被打了回去,抢回去的那点粮根本应付不了几天。前些日子,正定城里我们的内线送来消息,说通过铁路运来了不少物资,还有粮食,还增加了一些鬼子,看来又要向无极运送补给。

军分区根据情况判断,此次敌人是想强行向无极运物资。城里的鬼子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次鬼子肯定会加大输送的物资量。还有一个情况,那就是无极城里的伪军是流散的国军撮合起来的,算是一个连,但装备不整,缺枪少弹的。这支伪军近来招降纳叛、网罗渣滓,又增加了一百多号人,这些人很多都是徒手的。从无极城里送出来的消息判断,鬼子已经对这支伪军进行了训练重组,可能会给他们换装备,如果消息属实,这次鬼子极可能会运送数量不少的武器弹药。分区决定调集八团全部,再打他一个伏击,争取拿下这批物资。考虑到一旦打响,鬼子肯定会从无极和正定两方面拼命增援,公路沿线还有鬼子几个据点,加起来也有一个多中队的兵力,光靠一个八团的力量就显得有点捉襟见肘了。这时,沈杰刚调到军分区担任副政委,在他的提议下,分区决定从独立营和二支队抽调兵力参战,主要任务是阻击正定或石门派出的援兵。

凌天河带着队伍刚到小李庄,正定的情报就到了,说鬼子已经准备就绪,今天士兵们放了假,按以往的惯例,运输队很可能明天就会出发,这次运送的除了粮食,还有大批武器弹药。

军分区司令员萧钟林立即带领八团长雷震,独立营长凌天河等营以上,包括部分连长在内的干部换上便衣到现场看地形,并且按实地观察对原定作战计划作了一些修改。看地形回来,萧钟林和谭炤坤特地到独立营驻地,详细了解了部队情况。萧钟林看到独立营的装备比八团差了许多,决定从八团抽一个主力排带一挺机枪支援独立营,归凌天河指挥。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部队就出发前往各自的阵地。

独立营预定的阵地在八团设伏地点的西边约三公里,正定至无极的公路从阵地中间穿过,还拐了一个接近九十度的“S”形弯,公路两边是难得的一片没有青纱帐的开阔地。二支队李德铭中队的阵地在他们和八团阵地的中间,任务是一旦鬼子援兵突破独立营阵地,他们就必须和退下来的独立营一起死守阵地半小时,给八团撤出战斗争取足够的时间。

为了不被鬼子觉察,独立营及李德铭部,都必须严密隐蔽,待鬼子运输队过去并到达安全距离后,方可进入阵地,并且还要在鬼子援兵到达之前构筑好阵地。为此,他们两支队伍都带着附近村庄的民兵和青壮年,还有挖掘工具,保证能快速完成最低限度的野战工事。

太阳越来越高,灼人的威力也越来越大,在这样的烈日下等待是很难熬的,好在四周的高粱长得快有一人高了,能为他们稍稍抵挡一部分阳光。虽然隐蔽地点离阵地比较远,但为了保险起见,凌天河还是命令所有人关闭了枪的保险,作业工具也集中放置,青壮年们都徒手等待,以防紧张之下枪走火或铁器碰撞发出响声。

以前鬼子运送物资都在上午,顶多时间上有所变化,可今天一直到了下午还没见动静。凌天河的心情越来越紧张,时间越往后拖,走漏风声的可能就越大。正当凌天河感到敌人明天出动的可能逐渐增大时,远处隐隐约约有了动静,是大队人马活动的声音。不一会儿,公路远处就出现了鬼子土黄色的身影。

鬼子队伍最前面的是十几个尖兵,当尖兵快接近公路S形拐弯处时,后面的车队露了头,两者距离在五百米以上。十几辆大车装着粮食,两辆大车装着子弹箱,拐过那个大弯,很快消失在青纱帐后。当骡马大车的声音也快听不到时,青壮年里就有人去取工具,准备出去,被凌天河及时阻止了。这是因为他见过去的车队里只有两辆车装着子弹箱,还装得并不满,这和情报里说的大批军用品显然不符,而且,他似乎听到在车队来的方向,远处又有了新的响动。

青纱帐夹持中的公路上又出现了一队人马和大车,原先似有似无的声音也陡然间清晰了起来。又是十来辆大车,装的全是武器弹药和其它军用品。这两队鬼子相距至少一千米,各有一个中队的鬼子押运,这押运的鬼子比雷震他们按以往经验估计的多了整整一倍,而且拉开了这么远的距离,看来这次鬼子也接受教训,准备得很充分。加上鬼子弃更快捷的汽车不用,改用骡马大车,动静小了许多,还不像汽车那样,只要头尾的车一旦被打坏,整个车队就动弹不得。凌天河感到今天八团的伏击战不好打,自己也要做好打一场比预计更艰苦的仗的准备。

待这批鬼子过去,随着凌天河一声令下,战士和青壮年们快速地进入了那块开阔地。首要的任务是挖断公路,队伍按预先的安排,在公路上挖出了一个个错开排列的坑。坑不大,和农家使的锅大小差不多,只是稍深一些,有大半个汽车轱辘深,直上直下,确保汽车绕不开,一旦陷进去就别想出来,而鬼子要利用它来作为射击掩体,,却又显得小了些。公路两侧挖出许多单兵掩体,主阵地则充分利用了S形拐弯中间那段横过来的公路路基。

两侧地里的掩体好挖,没费多大工夫,一个个卧射掩体就成了形,战士们抓紧时间,把它继续加深加大成跪姿的、立姿的掩体,进而几个相连,反正在鬼子没来之前,能修成啥样是啥样。公路上的作业就没这么好干了,路面是压实了的,非得用洋镐或板锄先将上面那几十公分硬结的土刨松了,底下的活才能用其它工具接着干。好在事前准备得充分,来的人也多,等到后面阵地上的李德铭派人来通报鬼子已经通过了他们的阵地时,公路已经坑坑洼洼让汽车不能顺利行驶了。李德铭部来报信的人离去不一会儿,东边八团阵地响起了一片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

听到枪声响起,凌天河反倒松了口气,他让大家加快了挖掘速度,向前方和两侧加派了警戒哨。阵地的左边是季风连,右边是黄连生连,他的位置在中间结合部,同时将八团的那个排也摆在了这里;许建德的连队放在了后边作为预备队,万一战况发生意外时还可以作为第二道防线,许建德虽说有意见也只好服从。

今天鬼子的阵势也超出了雷震和萧钟林他们的预想。原来的设想是按照以前几次鬼子出动的惯例制定的,一直以为鬼子最多出动一个中队,加上辎重兵一两个分队,而鬼子的辎重兵是没有重装备的,有些甚至连枪都没有。

阵地前的公路两侧各有近两百米内的高杆作物被鬼子清除了,公路是简易公路,基本没有路基,比两侧的庄稼地高不了多少。平原设伏和山地不同,山谷沟地里,两侧设伏,目标一旦进入伏击圈,两边同时俯射,射出的子弹产生跳弹误伤对面自己人的几率极小。平原不一样,射出的子弹基本与地面平行,误伤的事就是必然的。所以,八团除了二营两个连在无极城外阻击出城的援兵,另两个营成一线都摆在了公路北边的青纱帐里,公路南边只是在远处的高粱地里放了二营缺员的一个连。原以为鬼子顶多两百人出点头,到时候一个火力急袭,再一个冲锋,两翼一包抄,以四倍以上的兵力优势,不难赶跑敌人夺下物资。鬼子逃跑时,南边青纱帐里的伏兵再给他们以火力杀伤,估计消灭掉一大半敌人是有把握的,然后快速打扫战场,如此一来,西边即使有鬼子援兵赶到,独立营只要顶住一阵子,结束战斗的八团就可以赶过去。当萧钟林看到鬼子兵力是两个中队,加上辎重兵有三百多接近四百人,八团伏击的兵力优势一下子变成了不足三比一。再加上鬼子的队伍前后间隔竟有一里多地,眼看前面的车队快到伏击阵地的尾端,第二拨车队却还有一半没进伏击线。好在雷震身经百战,判断了一下形势,立即改变战术,也来不及请示,只是问了句:“打不打?”,在得到萧钟林和谭炤坤的首肯后,就直接发布了命令。

他命令左翼的一营放敌人过去,在打响后用一个连坚守既设阵地,另两个连迅速楔入敌两个车队中间,用一个连配合预设阵地上的那个连,死死档住前面鬼子的反扑;还有的那个连和右翼的三营全力围攻后面的车队,不求全歼,只要赶走就行,目的是夺取后面大车上的武器装备,前面车上的粮食先不去管它。命令刚发布完,后面的鬼子也走进了伏击阵地。

萧钟林所考虑的还不止于此:鬼子出动的人数超出预期,夺取物资的战斗势必延长,独立营阻击的压力大大增加,能不能顶住叫人心里没底。他叫过自己的警卫连长,让他派人去独立营联络一下,要凌天河做好延长阻击时间的准备。话没说完,就被淹没在一片突如其来的枪声和爆炸声里。一边的政委谭炤坤也是从枪林弹雨里滚出来的,和司令员有同样的担心,他对萧钟林说:“老萧,我到独立营那边去,有情况随时派人联系。”

萧钟林略一思忖说:“好,你去吧。”转头对警卫连长说,“你抽一个排随政委去。”

谭炤坤说:“不用,我带两个人就可以。”

在萧钟林坚持下,谭炤坤最后带上一个班向西赶去。

东边的枪声响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停息,连减弱的迹象都听不出来。谭政委到达后,看到战士和村民正在构筑的阵地,没说什么,让凌天河继续指挥部队。萧钟林派出的通信员已经来过两次,通报战斗进程,显然那里已经陷入了胶着状态。凌天河叫各个连队别去管东边的战斗,抓紧时间完善工事。就在这时,西边公路上几个人飞快地奔跑而来,能认出是原先派出的警戒哨兵。虽然听不出他们在叫什么,但显然是敌人来了,凌天河立即命令队伍进入阵地,青壮年和民兵马上回去。按事先的安排,青年们迅速朝东北面青纱帐里退去,只是进入青纱帐以后,有两个村的民兵没走,悄悄地在不远处隐蔽起来。

警戒哨兵还没奔回阵地,随着一溜扬起的尘土和马达的轰响,公路那头出现了鬼子的第一辆汽车,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在离开独立营阵地约五、六百米的地方,车队随着打头的汽车停了下来,从汽车上下来几个鬼子朝这里指指点点地,显然是看到公路被破坏,又看到警戒的战士跑到此地掩蔽了起来,知道这里将是阻击他们的战场。观察的鬼子中有人朝后跑去,紧接着车上的鬼子纷纷下了车,在车的两侧很快支起了几挺机枪,有几门掷弹筒也进入了待发状态。

这支车队载来的正是从正定驰援的鬼子,从正定出发是一个中队,一路上又从沿线几个大据点抽了部分兵力,人数快到三百,算起来是五个满员小队还有富余。带队的鬼子是驻守正定的联队长河野银之助大佐,眼下他从后面走到了首车的车头边停了下来。

河野这个姓氏在日本自幕府时代起就赫赫有名,他出身的家族更是声威显赫,所以在他身上自然地显现出一份尊贵和儒雅的气质,即使他置身于世界上最暴戾的军队,从事的是一份杀人的职业,他仍自视甚高,看不起底层出身的“武士”。

他冷静地聆听着前方传来的枪声,听出那枪声里至少有一挺“马克沁”和一挺“九二式”重机枪的声音,而自己派出的两个护送中队都没带重机枪,由此可以判断出八路军出动的规模在团级。他并没有惊慌,在他的心里,从没有把八路军看成是值得重视的对手——国民政府的几十万正规军都在“皇军”面前不堪一击,更遑论一群还在使用鸟枪的“乌合之众”。虽说此前他在和这些“乌合之众”的较量中从没占到便宜,但他都把那归之于没给他合适的机会。枪声也似乎在印证着他的看法,他听出那激烈的枪声中,无论是日军的制式武器“十一年式”和“三八式”,还是“捷克式”或“汉阳造”、“老套筒”,它们的射击都不乱。特别是“十一年式”也就是被中国人叫做“歪把子”的轻机枪,那一个个“长点射”、“短点射”,显示着射手的沉稳和冷静。虽说这其中也有八路军的射手在使用缴获的日军武器,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皇军”的抵抗至今是坚定而有序的,所以他不着急。

他接过递来的望远镜,一抬左腿,踏在汽车的踏板上,左肘支着车门朝对面的阵地看去。随着他手中望远镜的移动,出现在他眼中的,是一些灰军帽下的年轻的脸,流露出的神色兴奋中夹杂着紧张。再看他们的武器,居然被他找到不少大刀和长矛,还看到了几支显然是使用火药的鸟枪。他不禁有一种想笑的欲望,对面的那几百个年轻对手们,竟然想用手里这些简陋的甚至是原始的武器,来对抗他的两百多名世界上最强大的陆军勇士,那不啻是天方夜谭。要知道装备比这些人好得多的中国政府军,“皇军”在作战预想计算兵力对比时,也至少是一比三,有的甚至是一比六,即使那样,“皇军”和他们交起手来,还常常犹如摧枯拉朽一般。他强行收敛起已经爬到脸上的笑意,向手下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凌天河在阵地上注视着对面的鬼子,知道真正考验这支队伍的时刻到了。鬼子的攻击一如周志高和雷震他们介绍的那样,机械、刻板、一个模式,先是掷弹筒和机枪一阵火力急袭,随后是步兵冲锋。骄狂的鬼子下级军官和士兵们,与他们的指挥官一样没把对手放在眼里,三四十个鬼子,也不选择合适的突击方向,抱着机枪,挺着刺刀,在小队长带领下,直通通地沿着公路朝阵地中间冲了过来。阵地上的战士们中间起了一阵波动,凌天河及时喊道:“大家别动!把鬼子放近了再打,没有命令不许开枪!”

鬼子冲锋的正面恰好是八团的那个排,他们和鬼子交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此时都静静地瞄准敌人,等待着开火的命令。很快,鬼子就冲到了离阵地不足百米的地方。鬼子的小队长挥着指挥刀大叫一声,冲锋的鬼子突然加速,发起了最后的冲击。几乎是压着鬼子小队长的怪叫声,凌天河高喊一声:“打!”,同时一枪撂倒了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八团的机枪手早就憋足了劲,手中的“捷克式”一个连发,二十发子弹一下子全朝鬼子群里泼了过去,冲在前面的六七个鬼子顺着冲击的惯性,用了各种奇怪的姿势重重地摔向地面。排里的步枪同时开火,又打倒了几个鬼子。两侧的战士反应稍稍慢些,这时也纷纷行动,有的向冲锋的鬼子侧面开火,也有的则朝远处的鬼子车队射击。

那个机枪手打完一梭子子弹,立即一个侧滚,翻到了一边的备用掩体里,从紧紧跟随的弹药手手中接过新弹盒换上。而鬼子两挺机枪的子弹把刚才“捷克式”的射击位置和它左右的阵地打得尘土飞扬。后面的鬼子还在朝前冲,那挺“捷克式”打出一个长点射,最前的两三个鬼子又被打中了,包括那个小队长,左臂上也中了一枪。小队长见自己两个分队转眼间伤亡了将近一半,再看自己的伤,子弹打了个对穿,剩下的士兵里,也有几个是受伤后硬挺着的。中国军队使用的七九口径子弹,不同于日军的三八式,三八式的子弹口径小,因膛线缠距短而使其精度高,侵彻力强,但弹头不易翻滚,只要不是被它命中要害,不会造成大的伤害,顶多钻个洞罢了;而一旦被七九毛瑟枪弹打中,会形成很大的伤口,不是要害也会失去战斗力甚至有生命危险。小队长虽说只是伤了左上臂,但骨头已被打得粉碎,弹头和碎骨片切断了许多大小血管,如果不能及时包扎止血,要不了多久就会要了自己的命,更何况有的士兵伤得比自己重得多。于是,他下了撤退的命令,带着二十几个还能行动的士兵,在自己的两挺机枪以及后方几挺机枪掩护下,退回到了出发地。

河野大佐亲眼看到两个精锐的分队,转眼间损失了将近一半,回来的人里还有三分之一是带着伤的,对手的冷静和战力都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他一言不发地看着那个小队长经过自己面前,到后面去包扎,不禁怀疑面对的是不是刚才在望远镜里看到的那支使用大刀、长矛和鸟枪的队伍。他再次举起望远镜观察起来,细细审视之下,终于被他看出了一些端倪——就在刚才自己手下的冲击点上,那里的队伍和其周围的队伍不一样,他们的装备比较齐整,士兵们的神情也很镇定,应该是有相当战斗经验的,不过这些人人数不多,看来也就一个排的规模,这应该是这支队伍的核心,刚才自己是大意了。

他在望远镜的镜头中,凭经验和直觉认定了他们的指挥官,那张年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与不安,显得异常的坚毅和沉稳,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按照他的性格和武士道的传统信念,他真想继续朝这个点攻击,直到把对手击垮,他也觉得有这个把握。但他知道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接应运输队,把物资送进急需它们的无极县城,即使办不到,也必须确保这批重要物资不落入八路军之手。

河野重新调整了战术,首先用全部的机枪、小炮对敌阵地进行火力急袭,力争杀伤敌有生目标,破坏敌工事,并给敌以精神上的震慑;然后各以两个小队的兵力同时向敌两翼攻击,攻击时用机枪压制敌人,待进入到合适距离时,坚决发起冲锋,力争冲入敌阵地,用“皇军”勇士们擅长的白刃格斗摧垮敌人的斗志,取得优势后将敌人朝中间压缩,同时他将亲自带着重新整合混编的一个多小队协同他们发动向心突击,一举打垮这支“乌合之众”。他听着东边的枪声,那枪声告诉他,那边“皇军”的抵抗仍然是坚定而有效的,他有足够的时间消灭眼前的敌人,至少也要彻底地摧毁敌人的意志,让他们知道对抗天皇陛下的“皇军”会是何等下场。他没有想到,他的这个极其藐视对手的战术,竟会让他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0

第12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