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燃烧的土地>第26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6章

小说:燃烧的土地 作者:樛木 更新时间:2012/6/9 0:10:51

第二天刚好是五月一号,天色刚有点亮,就源源不断有敌情从侦察员、地方干部和民兵、还有老百姓那儿传来。独立团所处的位置附近敌人是没怎么出动,但西、北两边却都有大量日伪军压了上来;东边也有日伪军朝这个方向进攻,只是距离尚远些;县城小早川和黄绍祖部出了城,一部分兵力向西南方活动,和南边的敌人相呼应,大部分兵力却逗留在城北滹沱河沿线,动向不明。原以为敌人扫荡中心的滹沱河南,反倒是比较平静。根据越来越多的消息判断,独立团现在所在的地方,或许很快就会变成几路敌人攻击的中心。

乘着暂时还没有和敌人接触,凌天河用电台和分区取得了联系。分区和军区有直接联系,情报准确些,据他们说这次鬼子扫荡投入的兵力是前所未有的,几乎是同时从四面八方向冀中发起了进攻。而且这次鬼子保密也比较好,显得很突然,现在各个分区的部队都投入了战斗,有少数部队已经联系不上,只有军区机关所在的深、武、饶、安腹心地区还没有发生大的战斗。电报中说,军区的命令是各部队根据自身情况灵活处置,设法跳出敌人包围圈,如果困难太大,可以暂时到路西去。分区萧、谭、沈首长连署的电报说,分区机关和八团主力在一起向路西运动,八团正在和敌人激战,今后可能无法正常发报,独立团也可以直接和军区取得联系。

电报收发完毕,太阳渐渐移向头顶,气氛越来越紧张,西、北两个方向的枪炮声已经清晰可闻,一些无法突围被打散了的地方武装和躲避炮火的百姓正向这里汇聚。凌天河召集营团干部开了个极短的会,会上康保中提出滹沱河南敌人少,部队可以上那儿,正好还可以向军区主力靠拢。凌天河立即指出,鬼子有意不在那儿采取行动,连小早川都是宁可让集中起来的队伍来回游移,也没去封锁滹沱河一线,说明敌人正希望我们朝那里去,那里很快就将是绞索的中心。

凌天河说,现在大量敌人正从根据地四周合围,虽然兵力是空前的,但主要兵力目前还是在外圈,敌人各部之间留下的空隙也大,一旦他们扫清外围后向内汇聚,空隙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大,也不会这么多了。所以,最好的对策就是迎鬼子而上,想办法寻找空隙钻到敌人背后去,要是找不到空隙,那就打出去。干部们都同意凌天河的意见,康保中也没再坚持,于是就这么定了。

战斗随时会降临,没那么多时间讨论商量,凌天河当即作出决断:“形势严峻,战斗不可避免,要回去告诉连排长们,准备打恶仗!队伍一旦打散,他们必须独立作战,原则是冲出去,保存实力,不许恋战。如果和大部队失去联系,由他们自己决定就地坚持还是去路西……”他正说着,只见特务连长带着一个战士和几个穿便衣的武装人员过来了。

特务连长报告说,战士是派出去的侦察员,那几个人是三区小队的。据侦察员说,他在侦察时遇到了三区小队的人,他们和小早川的部队交过火,被打散了。小早川的队伍正在朝这方向来,似乎已经觉察到独立团的位置,只是过来的路前几天被我们破得很厉害,他带了两门“九二”步兵炮,速度快不起来。

凌天河听他报告完,一掌拍在叠起来当桌子的弹药箱上:“好!我们马上出发!陈东,你带一营在前;参谋长,你带三营断后;我和二营及其他单位居中,按刚才说的路线立即出发!现在我说一下集合地点,第一集合地……”

队伍以急行军的速度朝西疾进,三小时以后已经到了无极西南方。这一路上没有遇到大股敌人,最大的一股鬼子伪军加起来也就两百来人,一营一个冲锋就把他们赶进了一个小村庄。没等敌人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季风的一连就冲进了村,和一个小队左右的鬼子拼起了刺刀。其余的伪军,看到接二连三的鬼子成了一连的刀下鬼,再看后面如疾风般卷来的二、三两个连,哪还有胆抵抗,转身就朝村外跑,一到村外,也顾不上是路不是路,像一群蝗虫般散到麦地里,连头都不敢回;有跑得慢的,面对逼近的一营战士,干脆扔掉枪举起了双手。一营战士也没工夫理他们,看到枪顺手捡起带走,有的战士上去一把扯开腰带捞上子弹带就走;有的连子弹带都不要继续朝前冲,对举着手的伪军连正眼都不瞧一下。

鬼子就没这么幸运了,看到伪军逃走,鬼子开始拼命朝村外冲,困兽犹斗,季风他们一下子还解决不了。眼看鬼子挪近了村边,二连冲到了,黄连生早就在远处盯上了这儿的鬼子,来到跟前也不多说,挺着刀杀了过去。那些鬼子本就是在苦苦挣命,现在来了这么个煞神,自然是只有为天皇尽忠一条道了。有三个鬼子好不容易逃出村,还没跑出五十米,就被追来的子弹打倒在麦地里。

这场遭遇战打得干脆利落,村里还有没跑的村民,就别提有多高兴了。一连牺牲了四个战士,还有几个受了伤走不了的,照今天这个形势,伤员是不方便带着转移了,烈士遗体也来不及处理,陈东刚说了个意思,村民们二话不说,抬起伤员和烈士就走,还一个劲让陈东放心。陈东知道,像今天这种形势,村民们要掩护几个伤员将会遇到多大的风险,当下眼睛湿润了,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终于什么都没说,目送村民抬着人离开,他转身跟上了队伍。

队伍继续前进,没多久到了大井村。这大井村因村中心有片空场,那里有一口很大的井,青石井栏还雕着花纹,据说已有一二百年的历史,水质极好,因而得名。大井村在根据地内也算是个大村了,凌天河看队伍也疲劳了,打算在这休息一下,喝点水,吃点干粮再走。接近村子就觉得异常,整个村子死气沉沉的,村外也没见老百姓走动。陈东让一连派出尖兵先进村侦察,侦察的人小心地进了村,没多久就返回了。他们报告说村里没鬼子,村民说早上曾来过一支人数不少的鬼子队伍,还在村里杀了人,突然间就走了。

队伍进了村,到处都能看到死人和血迹,哀恸的村民见到自己的队伍,渐渐聚拢过来。一个中年人抢在头里,陈东迎了上去,那人奔到跟前还没说话就大哭了起来。好不容易劝止了他和村民的痛哭,凌天河也赶到了,那人抽泣着诉说了村子的遭遇:大井村事先并没接到警告,直到今天早上才听说鬼子又扫荡了,村里大部分人和以前遇到扫荡时一样避了出去,但还是留下了不少村民。鬼子到邻村时,留下的村民中年轻机灵的又跑了一些,但事情来得突然,村子又大,剩下的人还是不少,他是村长,要顾着村民,和几个村干部、民兵正忙着帮别人出村,鬼子行动太快了,结果都被堵在了村子里。

鬼子进村以后,并没急着抢东西,而是到处搜寻,抓到人就问八路在哪儿?回答不上或不回答的人抬手就是一刺刀,连孩子都不放过。以前村里反扫荡时也进过鬼子或伪军,但从没像这次这么疯狂地杀人,后来有人送来了新命令,这些鬼子像来的时候一样突然全退走了,要不然村里留下的人可能没几个能活命。

凌天河问他们知不知道鬼子为何突然撤走?去了哪儿?村长摇了摇头。这时后来的人群里一个年轻人说:“我知道,他们大概去了岳各庄那边。”

村长介绍说:“他姓林,父母是本村的,他自己在无极城里做事,这次是他娘生病叫他回来的,他能听懂些日本话。”

凌天河那人:“小林,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林说:“鬼子进村后乱杀人,我爹远远看到了,赶紧回家让我躲起来,慌忙之间也没地方好躲,我爹就让我藏在了院角的几捆秫秸后边,鬼子到了门口,我爹翻过院墙跑了。这时一个鬼子当官的带几个人进了我家院子,我正担心屋里躺着的娘,就听到门口有鬼子向那当官的喊,我能听懂一点,说是在岳各庄包围了八路军大队人马,好像还说到了萧司令。”

凌天河一惊,忙问:“你没听错?”

“没有,岳各庄听得清清的,还说到萧什么的,听着像是咱萧司令的名字。”

凌天河问:“岳各庄离这里有多远?”

村长说:“往西去约莫有二十多里地,是个小村子。”

参谋长方振中来独立团以前是八团的,曾经在这一带活动过,这时插话说:“我知道那地方,这一带除了那村子,没有其它叫这名的,再往西就快到铁路了。”

凌天河下了命令:“注意了!全体休息,抓紧吃饭喝水,五分钟后轻装出发!”

下完命令,他抓过一边递来的一张烙饼,也不去看那人是谁,大口咬着,和方振中摊开地图寻找起来。眼前的这张地图是缴获鬼子的战利品,印得很精致也很详细,比国军用的地图精细多了,方振中没费事就找到了冀中的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凌天河看了一下,对方振中说:“老方,我带一营,你带二营,我们间隔一二里地平行前进,直扑岳各庄。路上无论谁遇到敌人都别停留,坚决冲过去。要是谁被敌人堵住,就拖住敌人,尽量吸引敌人兵力,另一路不许救援。如果八团和分区首长真被围在岳各庄,我们不惜任何代价,也一定要帮他们突围。陈东!你去三营!跟在我们后面,看我们谁能冲过去,你就跟在谁后面,如果我没到,由方振中指挥。如果我们都被鬼子缠住,你带三营绕过去,只管朝岳各庄前进。”

方振中、陈东大声答应着,立即起身朝二、三营跑,独立团里绝大部分是冀中子弟,许多人又是八团调过来的,像张大志、曲建茂、陈东、袁俊民等都是,所以去岳各庄的路不愁找不到。随着此起彼伏的口令声,全团指战员纷纷丢弃背包,只带着枪支弹药跑步出了村,如同随时准备吞噬猎物的猛兽向西扑去。

队伍跑出几里地,就能在四处没停息过的枪声里辨别出从正西方传来的特别剧烈的枪炮声,战士们脚上不觉又加了把劲。二十几里路一个小时就跑过了大半,战士们大都累得气喘吁吁的。康保中和凌天河是一路,上午已经强行军了半天,这一阵猛跑真难为他了,离岳各庄还有几里地时,他慢慢落在了队伍后面,凌天河回头看到了,对身边的罗建光一示意,罗建光带着个强壮的战士过去两边一架赶了上来。医务队也在这一路,别看一半是女战士,愣是没一个掉队的,连潘景恒四十多岁的人都没落下。

一路上没遇到大股敌人,小股的敌人不是被打跑,就是主动避得远远的。但是这些小股的敌人并没离开,而是在一侧远处伴随前行,人数也越滚越多,隐隐威胁着队伍的侧翼。

路上遇到过几个逃难的乡亲,他们都说岳各庄确实有八路军被围住了,但说不清到底是谁。现在岳各庄出现在眼前,那里的枪炮声反倒稀疏了。一营和二营差不多同时到达村外,队伍停了下来,凌天河注视着前面的村庄。岳各庄本来就不大,现在看过去,村子四周凡能看到的地方都有敌人围着,村里的硝烟灰尘慢慢散去,几乎看不到完整的房子了,可以想象刚才的战斗有多激烈。村外的敌人看到有这么大规模的队伍接近,正在调整部署,几个方向都有队伍赶来面对独立团布防,但对村子的包围依旧,看来鬼子意识到网住了一条大鱼,并不甘心就此撒手。一路伴随一营前进的那批敌人,此时和围村的鬼子以旗语取得联络,整合队伍后开始朝侧翼掩来。后面的三营此时也到了,陈东看到威胁着侧翼的敌人,立即指挥三营展开包抄过去,并且首先和敌人接上了火。在三营的压迫下,那边的敌人渐渐往后收缩。陈东指挥三营猛打,敌人也朝这面增加兵力,但一时之间居然稳不住阵脚。随着队伍越来越接近包围圈的外层,陈东发现前面不远有一处鬼子的炮兵阵地,四门“九二式”步兵炮一字排开,炮手正忙碌着将炮口转向独立团主力的方向。陈东立即命令曲建茂:“三营长!你带一个连向炮兵阵地进攻,能不能拿下我不管,反正不能让它朝团长那儿打出一发炮弹!”

曲建茂大声应了个“是!”,见离自己最近的是鲁连成,喊道:“二连!跟我来!”一百多人飞快地朝敌炮阵地冲去。鬼子发现了二连的企图,护卫炮兵阵地的大约有一个小队,立即迎了过来;从大队里也有几十个鬼子带着约一个连的伪军向二连斜插过来。此时的二连和赶来保护炮兵阵地的敌人都已经不顾及侧射火力对自己的杀伤了,两股人流在离炮兵阵地还有三百米的地方相遇,谁也冲不动,谁也不相让,相距百米形成两条散兵线对射起来。曲建茂一看冲不动了,在这个距离上,机、步枪的子弹对敌炮兵也起不了大作用,他立即召集全连六具掷弹筒,命令他们向敌炮阵地急速射。最近以来独立团虽没打大仗,但一些不起眼的小仗没少打,而且都是准备充分的漂亮活,缴获多、消耗少,因而各类弹药充足。炮手们以最快的速度架好掷弹筒,也不管炮管是否会烫得炸了膛,差不多是以每三、四秒一发的频率将炮弹送上敌炮阵地,转眼间一百多发榴弹在那里炸响。

鬼子包围了岳各庄,炮兵阵地离村子外围也在八百米以上,村里的火力无奈他何,他们也根本料不到从后面会杀来这么强大的一支队伍,所以炮兵阵地上的炮弹就成箱地在炮位后方几十米处摞成一大堆,炮位边也有不少炮弹或躺或立着。二连有两个小炮手很聪明,一上来就瞄准了那堆炮弹箱猛打,接二连三的榴弹落到那里,终于使那堆炮弹发生殉爆。随着一声巨响,整个炮阵地被火球烟尘吞没,烟尘里还不断传出爆炸声,一些没爆炸的炮弹混和着残肢杂碎被抛到高空,大地也在这巨响中打着颤。等到烟尘散开,鬼子的炮兵阵地像是被一把巨大的扫帚横扫而过,四门炮东倒西歪支楞着,有的炮架朝天,连轮子都不见了,原先忙碌的炮兵只剩几个还在扭动。枪炮声中,依稀能听到村里发出一阵喊声,似乎是在欢呼叫好。

为了打掉这个炮阵地,三营的小炮手们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在鬼子重机枪和掷弹筒集火射击下,到大爆炸过后炮手们撤回来时,二十几个小伙子只剩了不到一半。鬼子指挥官显然恼羞成怒,调集了更多的兵力向三营反扑,三营只能转攻为守,在没有工事支撑的野地里,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地形地物顽强抗击,掩护着全团侧翼的安全。

另一边的凌天河他们也没闲着,他派出两个连警戒右翼和后方,在他身边现在算上警通连和特务连有六个连的兵力。他观察着敌方阵地,敌人正从两侧朝这边调兵,光是视线以内的敌人就已经有一千五百人以上,大部分是鬼子,看不到的地方还不知有多少敌人,怪不得鬼子指挥官不肯轻易撤退,看来聚集在这个小村子周围的敌人真是不少。

季风的连队处在全团最前沿,他看到村子东北角敌人最少,原先在那儿的一些鬼子朝独立团主力所在的正面汇集,而北边的敌人还没能赶过来,暂时留下了一个薄弱环节。他知道这个薄弱点很快就会被新来的敌人填上,战机稍纵即逝,也顾不上请示,指着那一点发出了命令:“一排!向那儿发起冲锋,要快、要猛!一旦打开缺口,立即扩大战果!二排!三排!随我跟进!一定要守住缺口,接应村里部队突围!冲!”

季风带着一连以班为单位互相掩护朝前跃进,全连呈右三角队形,那动作有条不紊但速度极快,这时候显出了作为全团尖刀连确实训练有素、名实相副。他选中的突破口确是此时整个战线上最弱的点,等到两边的敌人意识到这点拼命朝那里靠拢时,季风他们已经挺着刺刀冲进了敌阵。

凌天河也及时发现了敌人这个瞬息之间暴露出来的弱点,正想下令,就见季风带着全连已经扑了上去。他立即下令让独立团的另一只虎——黄连生紧随一连杀过去,挡住两边涌来的敌人,给一连创造出清理突破口的时间。村里的守军这时也从那里冲了出来,很快突破口形成了,突破口上的敌人被肃清,两支队伍会合了。

凌天河看到突破口形成,感到异常兴奋——不光是为了打开缺口,更是为了季风能够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及时抓住转瞬即逝的战机,并且不拘泥于等待命令,能够果断地主动出击——这才是一个优秀指挥员难能可贵的素养。他手一挥,两个连跟上他和参谋长向突破口两边的敌人杀了过去,此时突破口更大了,也安全了,村里的守军通过缺口走了出来。只见这支队伍军装残破浑身硝烟泥土,大部分人身上有血迹,许多人是相互扶着、背着、抬着出来的,能想象出他们曾经过了怎样的苦战。凌天河看到打开的缺口稳住了,就把自己这面交给了张大志负责指挥,他向出来的队伍迎了过去。出来的战士告诉他,他们是八团三营的,雷团长和他们在一起,政委带着另两个营在鬼子合围前保护着分区萧司令他们冲出去了。

凌天河焦急地等待着,直到最后才看到雷震出村。凌天河问明村里的人都已经出来,从村里过来的敌人追兵也压到了村口,这时季风和黄连生的任务就变成了封住突破口,把敌人追兵堵在村里。敌人张开两翼包抄过来,妄图形成一个更大的包围圈,独立团只能边打边退,好在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就这么打打走走,在天黑时终于暂时摆脱了敌人。前面有一个村庄,黑沉沉的也没多少人家亮着灯光,凌天河带着一营和雷震他们进了村,其他部队分几处在村外野地里就地休息。直到进村找了户人家安顿下来,凌天河才有机会和雷震详细地交换情况。

原来,一大早敌情突变,大量敌人从三面向分区所在地区合围,情况严重,同时军区也来了命令,要部队自行决定如何行动。萧钟林让八团分路突围,雷震不同意。他集中全团兵力,保护着分区机关朝西冲,想跳到路西去,等形势好转些再打回来。

八团一阵猛打猛冲,虽说伤亡挺大,但部队没被打散,突破了敌人两道封锁线。到了岳各庄北边,雷震觉得松了口气,再往西去走上一个多小时就是铁路线,只要冲过了铁路就安全了。他正想下令部队就地休息一会儿,部队乘机吃些东西,也好攒点劲一鼓作气冲过铁路线。哪知鬼子的骑兵追了上来,是八团的老对手白石骑兵大队。在旷野里以步兵对骑兵处于绝对的劣势,雷震下令部队抢占了离得最近的岳各庄。要说一个骑兵大队并不可怕,当时连同分区警卫营在内一共有将近五个营的战斗部队。但是这次鬼子扫荡的兵力太庞大,光是分区西北这一面所集中的日伪军估计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分区机关还有许多非战斗人员,一旦被缠住就危险了。雷震见鬼子暂时还没有其他部队赶来,白石大队无法形成包围圈,他们只是一半人下马作战,另一半人远远地骑马游动,显然是想利用骑兵快速机动的优势拦截和拖住我们。他当机立断,决定带擅长防守的三营留下设法挡住白石大队,政委江汉清率其余部队保护分区机关立即朝铁路线方向疾进,争取在鬼子对其形成合围前突出去。

为了拖住白石的骑兵,三营甚至组织小部队冒险向其发起了反冲锋。就这样,大部队成功脱离了,而雷震和三营则被死死地围在了岳各庄,随后敌人不断赶来,最后达到了近三千。鬼子炮火猛烈,进攻也疯狂,攻进来、打出去;攻进来、打出去,已经几个来回,好几处都发生了白刃战。凌天河带着人赶到得正是时候,雷震他们伤亡过半,子弹也几乎用罄,全营幸存人员正在搜集伤亡人员的武器弹药,除了必要的武器,其余一切文件、多余枪支全部毁掉,准备作最后的一拼。独立团的到来不但大出鬼子意料,也出乎雷震意外,三营总算有不到一半的人被解救了出来,但还是有部分重伤员被留在了庄里。

凌天河让雷震随独立团行动,待得到江汉清的确切消息后再做打算。雷震不肯,他说不放心队伍,虽然估计江汉清手边有那么些部队,要拼死保护分区萧司令他们过平汉线应该没问题,但如果真的在铁路线上遇到大批敌人,部队伤亡将会十分惨重;再说在雷震被陆续赶到的敌人围住以后,白石的骑兵撤出去继续尾追八团主力去了。雷震说他要带队伍先回岳各庄看看留下的重伤员怎么了,即使明知他们十九已经被害,不看看也还是不死心,现在那里的敌人应该已经撤了。亏得他到了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他笑笑说:“凌老弟,放心吧,我老雷命大着呢。不过这次要不是你,脑袋还真说不定让鬼子拿去领赏了——我老雷欠你一条命。不过你帮人帮到底,有子弹再匀点给我吧。”

凌天河也笑了:“你可真是不吃亏。不过你就是不说我也会给你的,方振中已经去准备了。子弹给你一万发,手榴弹可以多给些,另外‘八九式’榴弹给你三十发,怎么样?够不够?”

雷震惊异了:“凌天河呀凌天河,你可真是个财主,打了这么一仗,你还这么阔绰,看来家底挺厚啊!”

凌天河说:“那是你雷大团长运气好,正好赶上了。我们打交道的主要是小早川和黄绍祖,可这两人都够狡猾的,反正是他们没逮着我,我也抓不住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打过大仗了。我积攒下的这些东西,原本是想有机会给他们来个重的,好好教训他们一次的,现在也算是用得其所了吧。”

他们这边说着话,那边方振中已经带人把弹药给八团送了过去,此时和八团三营副营长马鸣走来,马鸣是他们唯一幸存的营级干部。方振中告诉凌天河东西都送去了,凌天河点点头没说话。没等马鸣开口,雷震已经上前一步,抓住方振中的手说:“老方,谢啦。到底是老八团出去的,没忘了娘家啊。”

方振中连忙说:“雷团长,都是一家人,谢什么谢!再说支援老大哥部队也是应该的。”

雷震说:“对、对,一家人,”看三营已经分发好弹药等待命令,又问,“和分区联系上了没有?”

方振中说:“刚才我去问过,还是联系不上。”

独立团虽说配置了一部电台,但缴自日军的这种小功率电台信号覆盖范围实在有限,行军状态下使用鞭状天线,信号覆盖半径才几公里;架简易天线,最大半径顶多不超过五十公里;要想使其信号覆盖半径扩大到一百公里以上,那就要兴师动众架设良好的天线。现在这种条件下,只能用简易天线,如果分区和江汉清他们已经过了铁路线进入了山区,联系自然就会很困难了。

雷震想了想说:“不等了,我们走。”

这时,一直跟在方振中后面的黄连生突然插了进来,有些犹豫地叫了声:“雷团长……”

雷震应了声,走近些看清了叫他的人,他还记得这个几年前留给自己深刻印象的小伙子:“是你呀,小教官,有什么事吗?”

黄连生本就是个性子耿直的人,这时也不再犹豫,说:“雷团长,我想问你要样东西成吗?”

雷震说:“成!当然成!只是不知道你看上我的什么东西了?我现在可穷得很。”

黄连生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一边雷震的警卫员,雷震有点犯懵,问道:“你是说要他?”

黄连生摇摇头说:“不是他,是他背着的东西。”

雷震猛然想起面前这个小伙子是个使刀的好手,明白了:“噢,你是看上他背的刀了?”

黄连生说:“对,雷团长,能送给我吗?”

雷震爽快地说:“好!好眼力!小秦,把你背的刀给他!”

原来黄连生一直以来用的是一把牛尾刀,虽说线条优美,也很好用,但钢质不是特别好,几年下来不断地缺口、磨砺,现在已经变得很窄,不知什么时候就可能在重击中断掉,他一直想寻把好刀。今天在八团突围时他见了小秦提在手里的刀,没细看就感觉是把不可多得的好刀,心里一直惦记到现在,终于还是挡不住诱惑豁出去开了口。

小秦倒也爽快,解下刀递了过去。黄连生接过来,抽出刀凑到眼前,虽然是在夜色里,也还是能看出确实是把好刀。雷震在一边给凌天河解释——这把刀是以前和鬼子骑兵作战时缴获的,刀的主人是白石的前任大队长,一个被八团击毙的鬼子骑兵中佐。这把刀的刀身比“三二式”军刀弯曲度大些,刀铓也不同,应该是日本武士刀配上西洋式刀装而成,多半是其主人家传的名刀。刀柄不是制式的水牛角刻上防滑槽和铜镀金装饰,它的握把上镶的是玉和纯金,极其少见。这种玉把军刀据说只有皇族才可以拥有,刀的钢质极其坚韧,雷震曾用筷子粗的铁条试过,一刀就斩断了铁条,刀刃没有任何卷刃和崩缺,雷震喜欢就收了起来,平时倒也很少有用它的机会。

雷震见黄连生爱不释手的样子,有心逗他说:“小教官,怎么样?喜欢吧?要是喜欢,你到我团里来,这把刀就归你了。”

黄连生一贯爽朗,也不怕官大官小,知道雷震是在逗他,他脱口而出:“雷团长,你说过给我的,可不许反悔,你要是心疼,那你到我连里来,我给你当副的。”话出口忽然觉得过分了,不禁偷眼朝凌天河瞟去。

在场所有人都笑了。雷震性格粗犷,这黄连生真是对了胃口,心中喜欢,上前拍拍他肩膀大笑着说:“你用它多杀鬼子多立功,等你进步了,我给你当副手。”

说笑过了,雷震对马鸣简捷地下了命令:“出发吧!”向凌天河敬了个礼,朝队伍大步走去。

凌天河送他们到村外,看着雷震的队伍隐没在夜色中,他再次环顾了一下远处。地平线上,好几个地方都有火光,那是鬼子放火烧的村子。目前这儿还平静,但显然周围敌人一张绵密的网正在编织中,天亮以后的战斗将更残酷。他知道西边无论八团和分区主力能否突围到路西,那边都会集中了敌人强大的兵力,独立团要想冲过铁路线很难。另外三面的敌情不明,但是由于敌人意图围歼八团和分区首脑机关,兵力相对集中到了西边,那三面除了东面有小早川主力外,至少南北两面短时间内敌人的包围网不可能做到完整绵密。此地不宜久留,凌天河与政委他们一商量,决定暂时不去路西,营团干部们分开,各带一到两个连分散行动,争取在天亮前寻找敌人空隙突围出去。他们商定了几种可能情况下的联络方法,立即分头忙碌起来。

1

第26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