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燃烧的土地>第31章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1章下

小说:燃烧的土地 作者:樛木 更新时间:2012/6/16 0:05:47

在西南方向活动了几天后,凌天河和季风的连队突然夜行六七十里到了县城东边滹沱河南岸,天快亮时进了个两三百户人家的村子隐蔽起来。这个村子也挖了地道,虽说大部分是在大扫荡开始后秘密修建的,但至今基本连成了网状,直通村外的地道已经挖通了一条,另外两条也就剩下不长的一小段了。这村子没建据点,鬼子有时也来,但村里小心应付没出过大事。伪村长实际上是共产党员;维持会长是地主,但却深明大义;用老百姓的话说这个村子是“白皮红心”。难得的是这个村的民兵保存得很好,枪虽少但组织健全,对村子的控制全靠了他们,现在冀中这样的村子不多了。

和村长一起安排好一切,天已渐亮,没任务的战士们都睡了,凌天河却睡意全无。近来他一直在思考——一个生机勃勃的根据地,在这次大扫荡中遭受了巨大损失,不光是老百姓饱受涂炭,连军队都难以立足,这除了敌人投入兵力空前强大外,我们自身也有许多教训可以总结。另外,现在部队分得很散,条件也不允许再集中起来进行活动,独立团虽说伤亡不小,但还是建制健全,估计人数还有近千,营连干部多数都还在。据他得到的消息,到目前为止,还能保持独立团这种状态的部队,即便还有也极少了,今后又该采取什么方式活动?他总结了一些经验教训,对新形势下部队的主要任务和活动方式也有所思考,但电台打坏了,至今一直没法和上级联系。他拿出已经写了不少的本子和笔,在炕桌上的豆油灯下摆开想着、写着,准备把笔记整理一下,以便将来有机会提供给上级参考。写了几句,他放下了笔,掏出一支烟点上,心中不禁想要是现在政委和参谋长他们都在就好了,可以集思广益好好总结一番。

想到这里,他自然想到他们现在何处?部队分散了,以前建起来的联络网现在支离破碎,虽说还有不少党员干部和基本群众冒死为部队传送消息,也只能做到时有时无、时断时续。他前几天刚接到报告,知道政委他们情况还好;参谋长带的警通连和特务连早已再次分兵,现在和特务连一起活动的是情报股长赵永康;姜民远前些时候受了伤,现在隐蔽在老百姓家养伤;张大志带着几个特务连的人去了路西,向上级汇报并请示今后的活动方针;周志高和郝家树在一起;三营三连长瞿永兴牺牲了,他的连现在由曲建茂带领;陈东受了轻伤,现在随黄连生活动;其他连队都由营连干部率领,有的分散成了以排建制活动。他对团里有些连队的活动地域和去向还掌握着,但也常常与一些连队失去联系。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太可能再组织起哪怕是营规模的战斗行动,各个连、排面临的是各不相同瞬息万变的敌情,需要这些带队的指挥员当机立断随机应变。所以他认为目前还不如就将部队分散成连、排规模的小单位,各自为战,首要的任务是保存力量。对敌人应采取零打碎敲的办法消耗其有生力量,镇压汉奸,暗中恢复地方政权,待条件成熟再集中起来进行大些的作战行动,最后重建根据地。记得年初的时候军区传达过彭总的指示,要各根据地组成小而精的“武装工作队”深入敌后,现在整个冀中都变成了敌后,用“武工队”对付敌人是最好的办法。他将这些和其它的一些想法都写了下来,张大志走的时候没来得及整理好,只是口头上谈了些,要张大志向上级汇报。他现在考虑的是是否在张大志回来前先将这些想法付诸实施,给基层的指挥员们更大的自主权。

不知不觉中窗户纸亮起来,屋内光线充足了,他掐灭了油灯,开门走到院里透透气,也让思绪好更清晰一点。

此时的康保中和许建德连不敢在地面上活动,他们找了个地道挖得好的村子,除了留下几个换上农民服装的暗哨,全连都在地道里休息。前些天许建德夜进许庄,结果只有他一人回来,和他一起去的小李据说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于承惠的“保安队”便衣,为掩护许建德牺牲了。但是许建德带回来一个消息,说是许庄的鬼子和陈广乾伪军都抽出了一部分兵力去了滹沱河南,那里不知道哪个部队和鬼子打了一仗,滹沱河北的敌人都被调过去了。后来从其他渠道得到的情报也证实了这一点,许庄往东许多据点的敌人都被抽调,不少据点只留下少量兵力,白天也不大活动了。昨天许建德又去许庄探听消息,回来说东边小曹村据点的伪军只剩十来个人,要求许庄派些人临时去支援。许庄的鬼子中队长今川要陈广乾抽些人去,陈广乾以人员已经被抽了不少,许庄防守更重要为由推掉了。

康保中得到此消息,觉得是个机会,想借机拔掉小曹村据点,现在就为了这事和连队干部商量。田林觉得这么好的机会,来得有些蹊跷,陈广乾和鬼子居然敢在人前公开争执推脱,胆子也显得太大了些。谢益广也觉得应该慎重,大扫荡以来要打据点这还是第一次,即便要采取行动,最好也设法联系上团长从长计议。许建德的意见是再侦察一下,如果确实小曹村只留下十来个伪军,那就坚决打掉它,可以给老百姓一个振奋,还可以补充些弹药;至于说陈广乾拒绝鬼子今川,那是因为小曹村据点隶属邻县鬼子管辖,而且今川和小早川甚至片岗都对他很信任,持宠而娇,偶然使出太极推手也在情理之中;再说陈广乾现在留守的人确实不多,他说的也是实情。

康保中内心深处一直隐藏着一个念头,那就是抓住机会打个漂亮仗,他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最后他决定:许庄东边这一带敌人兵力空虚是实,小曹村据点和其它据点又间隔得比较远;而且小曹村周围几个据点都是伪军,战斗力有限,留下的人也不多,只要我们速战速决,这一仗可以打。许建德又提出,小曹村据点刚建不久,紧挨着村子,村里的房屋正好可以让我们隐蔽接敌;据点的壕沟也不宽,只要事先准备两架长些的梯子,到时候往两边沟沿上一搭就能通过,一旦部队过了沟,据点里十来个伪军也就不在话下了。许建德这么一说,康保中打的决心更大了。田林和谢益广虽说还是有些犹豫,但别说是这样的场合,即便是在团里,政委也有最后决定权,政委既然下了决心,他们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是想着如何打好这一仗,争取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吧。

康保中决定今夜再派人去侦察一下,要是情况没什么变化,明天夜里行动。不过在做了决定以后,他考虑了一下,还是要许建德派出人去寻找凌天河,如果找不到团长,遇上其他连队也让他们过来支援。

做出决定以后,大家反倒轻松了,田林顺地道去检查连队,顺便派人去找团长;谢益广和康保中倚着地道壁睡觉。许建德也靠在地道壁上,借着地道壁上灯龛里的油灯微弱的光线,偷眼看着几步以外的康保中,心里翻江倒海似地想起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夜晚——

当于承惠和他手下的枪口指着自己,许建德暗暗叹了口气束手就擒,心里做好了死的打算,甚至准备好了承受各种酷刑再死。他被带到了一处宅子里。于承惠让手下在外等待,他单独和许建德待在了一间点着好几盏汽灯亮得有点晃眼的大房间里。

于承惠笑着动手给许建德倒了茶,还递了支烟过来。许建德是既来之则安之,坐下喝了几口茶,拿过火柴点上了烟,只是他不会抽,弄得连连咳嗽。于承惠没有太多的开场白,略为说了几句劝降的话,被许建德一句话给顶了回去。于承惠也不动气,见许建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也就不再劝说,而是转了副腔调说:“好,我知道许连长是条汉子,你不怕死,我不说别的了。干脆,我就说你现在的两条路吧。

“一条是和我合作,我马上放了你,你照样去当你的抗日英雄,只是有机会帮我个小忙就可以了,只要你帮了这次忙,我保证不再打扰你,你当你的英雄,我当我的狗熊,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谁死谁活各安天命。

“另一条是你现在就当回英雄,我成全你,我不打不骂,给你一枪了事。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你——在你死前,你会看到你家所有人死在你前面,还会再见到你的相好,是叫郑云秀吧?她长得不错,我的兄弟们都嫉妒你呢,正好在她死前给我的这帮弟兄解解馋。要是她能在我这帮弟兄过完瘾后留口气,我就再找几个日本人也来尝尝鲜。

“我想起来了,你家里有几个女佣还算可以,你娘老了些,你还有个小妹又小了些,我不难为她们,也让日本人去对付吧。他们都死了才轮到你,不过我说话算数,对你我保证给个痛快。怎么样?好好想想吧,想好了说一声。”

许建德睚龇欲裂,大骂“畜生”,扑上去要掐死于承惠,被门外闻声进来的保安队员制住了,只能怒骂不已。

于承惠示意手下别动粗,任他挣扎嘶喊,直到他喊得声嘶力竭。这时于承惠才示意放开了许建德,见许建德不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他让人取来了纸笔,然后挥手让所有人再次出去,他说:“许连长,你骂也骂了,喊也喊了,要是真想打我两下才能出气,你现在就可以打。如果不想再折腾,那你就按我说的写一份‘悔过书’,写完我再告诉你帮我做的事,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许建德似乎在刚才的一阵折腾里用尽了力气,几次抓住了笔却提不起来。于承惠走过去到了他身侧,俯视着许建德的头顶说:“许连长,我知道你是独立团开创时期的功臣,没有你和你那些朋友,独立团不一定能有今天的风光。从‘五大队’成立那天你就是中队长,混到今天还是个连长,手下的人反倒没以前多了。我都为你抱屈……”见许建德不再出声,脸虽没转过来,但能看出他是在听,于承惠在桌边坐下,用了更软的语调继续说,“俗话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其实人活一辈子为的到底是什么?要我说,人这一辈子无论怎么活,归拢起来都是为了满足三大欲望——食欲、性欲、支配欲。你看啊,食欲是为了活;性欲是为了生命延续;这支配欲,则是为了活得滋润,有人喜欢权力,有人要钱,有人当了连长想当营长,当了营长想当团长,其实还不是为了可以更多地支配别人吗?可你呢?要说吃,连白面烙饼就大葱都不是每天能吃上;要说色,虽然你相好的年轻漂亮,可你们一年又有几天相聚?再说权,你几年来都管着那么百十来号人,也没说往上升升,就这百十来号人你说的话也不见得好使,身边还有人看着你。你说你成天提着脑袋忙活个啥劲呢。兄弟,听我一句,凭你的本事,凭你这堂堂七尺之躯,到哪里活不出个人样来?何必钻进牛角尖拐不了弯呢?”

许建德以前从来没怕过死,枪林弹雨里进进出出也不是一两回了,他随时都准备“光荣”了。但是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不是他个人的生死,而是一大家子。他知道于承惠这人,说得出做得到,如果自己今天不屈服,那么自己一家包括老母、小妹还有云秀都会死,而且会死得很惨很难堪。在这巨大的压力面前,他动摇了,一动摇,听于承惠的一席话就觉得也有几分道理,特别是云秀还有他的职务,更是点在了他心里的死结上。他终于拿起笔按于承惠的口述写了“悔过书”。

于承惠接过“悔过书”,也不细看,折起来放进了口袋,接着就说起了要许建德“帮忙”之事。他要许建德回到独立团,利用自己的身份帮助日本人消灭独立团的首脑和主力。在问清了许建德目前和团政委在一起后,于承惠要他设法把政委引到许庄东边滹沱河北的那片区域里,要是能同时把凌天河或者更多部队引过去更好。

于承惠对许建德说:现在八路军已成惊弓之鸟,居无定所,常常一夜就临时换几个地方。所以许建德不可能安全及时送出消息来,即使送出来了也可能临时有变。于承惠也坦承自己和日本人都很难跟踪到独立团的行踪,更别说是它的首脑了。于承惠只要求他把人引进那片很大的区域,枪一响,许建德该干嘛干嘛,别的就不用管了。为了把人引进那里,日本人会采取一连串的行动给许建德提供充足的理由。至于到时许建德的安全,于承惠说他会带几个可靠的人分散在各个队伍里,只要发现许建德现身,就会暗中放他过去。要是万一没碰上于承惠的人,那许建德就只好看自己的运气了。

一切都说好,于承惠把门外的人叫了进来,对其中一个说:“去把那个小八路带进来。”

很快,小李被五花大绑着带到了于承惠和许建德面前。小李看到许建德,刚喊了声:“连长!”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再细细一看,见许建德没捆没绑,看那神态很不自然,但能看出和于承惠并没敌意。他疑惑地看着许建德,渐渐眼神严厉起来。许建德把眼光转向了别处,小李明白了,轻蔑地“呸”了一口,不再去看他以前的连长。

于承惠从手下那里接过许建德的枪,退出弹匣看到子弹是满的,他用大拇指将子弹一颗颗推出弹匣,直到只剩下一颗,插上弹匣将子弹上了膛,然后把枪递给许建德。他对许建德说:“你回去怎么说不用我教你,他不能回去,你就在这里把他处理了。当然,你也可以把这颗子弹打进我的脑袋,谁都来不及阻止你。不过那样一来,我的手下肯定会按我先前说的把那些事一件一件都做一遍。你是聪明人,一定会想明白的。”

许建德有些木然地接过枪,但那枪似乎沉得举不动。于承惠不说话,冷眼看着他。终于,许建德抬起了枪口,照着小李的心口扣动了扳机。

于承惠让手下把小李抬了出去,笑着拍拍许建德:“好,现在我们是自己人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你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不小心自己用枪杀了自己,那我只好认为你是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你的家人就会为你还债!”

他这几句话说得轻描淡写,许建德却觉得冷如刀锋。他彻底绝望了,知道从今后只有被他牵着走了;再要回头不可能,罢了,自己只好设法在另一条道上向高处攀爬了。

于承惠带人把许建德送到了离许庄三里多地的野外,等许建德进了青纱帐,他让手下朝着青纱帐上空放了一阵枪,再把小李的尸体连同他的枪一起扔在了路边庄稼地里。

许建德回到驻地,说自己在回来的路上遭遇敌人,康保中命令马上转移。过后听老百姓说在庄稼地里发现了小李的尸体,枪也在离他不远处;人已经掩埋了,枪交给了区小队,康保中他们也就认定这只是一次偶然的遭遇,没再朝深里想。

0

第31章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