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燃烧的土地>第32章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2章上

小说:燃烧的土地 作者:樛木 更新时间:2012/6/17 0:35:52

县城里,“一品香”茶楼生意比过去更火了,于承惠的“保安队”早已不再有人来监视茶客。后面的几个单间由于雅静,加上菜做得好,更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常来之地。王秋荣从天津弄来几个会些日本小曲的妓女,请人指点了一番,让她们穿上和服,在两间日式装帧的单间专为日本人服务,要是遇上城里鬼子放假,这两间日式屋常常要预约,或是要比一下军衔大小才能光顾。今天其中的一间里,来的是一个叫松平吉的日本人。这个松平吉虽说只是个曹长,可他以前是黄绍祖团日军“教官”的副手,会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片岗来了以后撤了“教官”,他却只身一人留在了黄团,不叫“教官”了,说是当了个“联络官”。别看他军衔不高,职务也不显赫,消息却很灵通。这人出身贫苦,或许正因为如此,有了自卑感,所以特别好显示自己的重要,喝醉了就更把不住自己的嘴。

王秋荣已经很长时间没人来和他联系了,但他却没忘了自己的任务,尽管有了情报也送不出去,但他还是时刻留意着有用的消息。今天这松平吉已经来了有两个多小时,要的是日式料理。“一品香”有几样中国菜做得极其好,既精致又可口,但说实在的,这里的日式料理不怎么样。可话又说回来,在这么个小县城里,能做出还像一回事的日式菜肴的,“一品香”还算是头一份。这里的日本官兵离家久了,思乡情绪浓厚,再说如松平吉这样的一些出身底层的人,即便在日本也不见得尝过什么道地的日式料理,聊胜于无,所以这里的生意也就特别好。

王秋荣估计松平酒喝得差不多了,让伙计泡了壶茶,亲自给他送去。他在门口就听到松平在屋里哼唱着跑了调的日本小曲,进去一看,果然松平已经有了七八分的酒意。松平吉满意地喝了口浓茶,一把拖住了想离开的王秋荣,要王秋荣坐下陪他喝酒。王秋荣半推半就坐下,接过松平吉递来的酒杯喝了一口。

松平吉很高兴,老毛病改不了,话又多了。七拉八扯地,王秋荣尽挑松平吉喜欢听的说,乘着他得意起来,似乎无意的问了句:“松平太君,我看这些日子城里来了不少新太君,可怎么没见这些太君到我这里来喝酒?还望松平太君给我介绍介绍,我会感激松平太君的。”

松平吉摇了摇头:“他们和我不是一个部队的,我不熟悉。这些人在这里也住不长,很快就会走的。”

王秋荣给松平斟满酒杯,说:“这些太君要是能留下来就好了,我的生意就多了。城里太君多,八路军独立团什么的就会跑得远远的,不会来捣乱了,我的买卖才能大大的发财。”

松平吉确实喝多了,摆着手说:“独立团跑了不好,来才好,‘皇军’不怕他们捣乱。‘皇军’已经挖好了陷阱,马上就会抓住他们的政委,再抓住他们的团长,你就可以放心地发财了。”

王秋荣听了心直跳,不知道鬼子布的是什么陷阱,想再怎么着才能多打听一些,那边松平吉似乎有些意识到说漏嘴了,停住不再说这个话题。

又胡乱说了几句别的,王秋荣借口前面忙出了屋。他没去前面,而是回到了后面住处,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紧张地思考着——

鬼子近来在城里增了兵,却又不见这些兵有什么活动,看来确实是在酝酿着一场阴谋。他相信松平吉说的是真的,却又没法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陷阱。如果能让独立团知道今天的这个消息,即便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陷阱,他相信凭凌天河他们的经验也能有所提防,也就不会轻易上当了。但是自从大扫荡以来,他和独立团就断了联系,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他们。左思右想,他决定违反地下工作的铁律,冒险启用以前的渠道,或许地方上的同志能有办法和凌天河联系上。他知道老宋没出事,还是住在老地方,虽说已经和自己切断了联系,但他还应该属于地方情报系统那条线,但愿他还和他的上线保持着联系!但愿他的上级能找到独立团!但愿这么绕了一大圈还能来得及!

黄永和真要感谢凌天河,是凌天河言传身教,让他在队伍初创时期和根据地形势好的时候,就做到未雨绸缪,不但建立了明的消息传送网,还暗中埋下了不少“钉子”。这次大扫荡以来,明的消息网运作不灵了,暗的“钉子”是用凌天河长期地下工作的经验做指导设立的,因此虽说其中也有动摇的甚至极少数变节的,但由于有严密的措施,加上很少活动,却大部保留了下来。老宋用了两天破例将王秋荣的消息逐级送到黄永和手里。黄永和又调动了一切尚可利用的渠道,终于在接到消息的第二天就找到了凌天河。

凌天河听了黄永和说的消息,又问了些地方上目前知道的情况,没用太多的时间去想,就觉得这消息有八成是准确的。他知道滹沱河南近来鬼子看上去折腾得挺厉害,而河北却显得风平浪静,敌人的兵力还抽出不少到了滹沱河南。他知道政委和许建德连近期在河北边活动的时间挺多,这次他带着季风连运动到县城东边这一片,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准备到滹沱河北去找政委,和他商量下一步的打算。另外他也觉得河北边那片区域目前的情况似乎有哪里不太对,想找到康保中后让他马上离开那里。现在看来,片岗如果真的设了陷阱,极有可能就是滹沱河北许庄东面这片区域。部队一旦被鬼子合围在那里要突出来会很困难——那里南有滹沱河;北有小白河、木刀沟、大沙河;东边一条通保定的公路,路两边都挖了很深的护路沟,徒手上下都很难,更别说还有据点虎视眈眈。

凌天河立即派出人去通知附近的二连还有估计也在不远处的李德铭连设法赶来会合,他则和季风的一连天还没全黑下来就冒着被敌人发现的危险朝滹沱河南岸大堤赶去。好在路不远,没多久就到了秘密渡河的地点。黄永和找来的船工和七八个战士在一个小河叉里下了水,从水底摸到压着石头沉在那儿的小木船,搬掉石头将它弄出了水。凌天河强硬地给季风下了死命令,要他带着两个排留在南岸渡河点附近,一旦黄连生和李德铭赶到,也不要过河,他找到政委还会在这里渡河,南岸的队伍负责接应。如果天亮前自己回不来,季风他们必须立即离开,然后分散隐蔽,一切以保存部队为原则。

他在夜色中看不太清楚季风的表情,但从那沉重的呼吸声可以想象得出对方的想法,他语调严肃地对季风说:“你必须以你的党性保证,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无论在你身边集合了多少人马,你都不许过河!并且天亮前一定要分散离开。”

副连长曹天福带二排随凌天河渡河,船小,三十来人分三次用了一个小时才渡完。等他们走后,季风将留下的人安排好,开始了焦急的等待。黄永和带来了半个区小队,他和两个区干部分别率领他们分散到最近的几个村子附近警戒,同时准备接应后面可能赶来的部队。

滹沱河北这一片区域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凌天河按照先前得到的消息,再根据独立团平日活动的规律寻找政委和许建德连,等到确定他们去了小曹村,时间已经是下半夜。

凌天河最早考虑的确实是调集几个连的兵力过河接应政委,但在路上他改变了主意。他越来越觉得河北边可能真的是个陷阱,如果是那样,几个连队一旦被鬼子发现,后果将会很严重。于是他决定只带一个排,目的是找到政委并让他们立即跳出这片区域,人多了没用,人少目标小,万一遇到情况反而容易躲开敌人合围。他心里非常着急,最大的愿望是在政委他们打响前能及时赶到小曹村。离小曹村是越来越近,但那里的枪声也传了过来。

康保中和许连到达小曹村据点一直很顺利,甚至在尖刀班带着两架长梯运动到护壕边时,据点里都静悄悄的。等到他们将长梯伸向对岸架好,几个战士踩着梯子刚过护壕,据点里的枪响了,几个战士摔下了壕沟,偷袭变成了强攻。没用多长时间,他们就发现据点里的火力很猛,也打得很准,绝不像是只有十几个伪军。他们不知道的是据点里的二十几个伪军前些天白天大摇大摆离开了,到夜里却偷偷回来了一个分队的鬼子,这些天来这些鬼子都窝在炮楼上,只在夜深人静时下炮楼活动活动身体,透透空气,也真算是煞费苦心了。

战士们冲了几次都没能在护壕对岸站稳脚跟,眼看速战速决无望,康保中终于听从田林和谢益广的建议下达了撤退命令。队伍刚开始后撤,外围警戒的哨兵带着凌天河也到了。情况紧急,凌天河不及细问,听说康保中已经下令撤退,他让曹天福断后,自己和康保中边走边交换情况。

凌天河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小曹村据点里的敌人与许建德他们侦察的结果不合,按理说这样的小据点里每天的活动都在外人的视线之下,即便侦察员的观察有些误差,也不会如康保中反映的这般大,要解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敌人在刻意制造假象。如果真是如此,那今天的行动暴露了自己就会很危险。另外,战斗打响再加上撤出来后已经走了一段路,到现在时间不短,但敌人反常地没见有反应,这更不正常——极大的可能是小曹村或许还有其它一些据点都是诱饵,目的只是吸引我们咬钩,一张网正在更大的范围外朝这里收拢——这也符合冈村宁次这次大扫荡中用的“铁壁合围”、“对角清剿”、“梳篦式搜剿”等等战法。想到这,凌天河命令部队再加快行进速度,争取在拂晓前能抢在敌人的铁壁合围合拢前赶到渡河点。到了渡河点就有希望脱离这个是非之地——部队里绝大部分战士都生长在这里,平日里喝的是滹沱河水,其中许多人都会水,船用来载不会水的战士和武器,会水的徒手游过去;水性稍差的也能下水,手抓着船帮游水,所以顶多只要用两三个来回就能过河。对面有人接应,又跳出了陷阱,即便再被敌人发现,敌人要改变部署肯定做不到计划周密,危险就会小得多。

0

第32章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