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燃烧的土地>第36章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6章下

小说:燃烧的土地 作者:樛木 更新时间:2012/6/27 0:19:32

韩村的乡亲们忍着悲痛处理了被害亲人们的后事,季风和武工队也先后来了几次,在善后的同时,他们开始对这次事件反思。

这次韩村地道被破坏了四分之一还多,村中广场上有三十几个村民被敌人以各种残忍的手段杀害;被破坏地道里的人一部分当场被毒死,其余的或是被敌人拖出地道,或是受不了毒气自己爬了出来,这些半死不活出了地道的人中又有许多人被杀死。这次全村被杀害的一共有三百多近四百人,其中许多是妇女和孩子;村里还有几十个妇女被强奸,他们中有将近一半在惨遭蹂躏后被残杀,也有几个孕妇和年幼的女孩直接被糟蹋致死。被害的主要就是村子东北边的村民,有些全家无一幸免。这次从地道里活着出来的人,到了地上又被杀了那么多,除了少数是因为反抗,绝大部分人被杀是敌人出于报复和取乐。

韩村的地道修得比较早,因此也比较完善,以前敌人听到风声也曾到村里来搜寻过,但都因为村里应对得法和地道隐秘没出过差错。这次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敌人有备而来,一进村就直扑几户有地道出口的人家,虽说他们并不知道地道口的准确位置,可对这几户有地道这点却很确定。通向村外远处的地道口,那是以防万一用来救命的,挖得很秘密,村里除了几个骨干和少数直接参与挖掘的基本群众,其他人都不知道,但这次敌人却在那附近放了监视哨,能肯定他们事先也闻到什么味了。

村长他们肯定村里出了内奸,嫌疑最大的当属就住在被破坏地道那一块的一户姓魏的人家。这魏姓在村里独此一家,平日和邻里相处本不和睦,加上这家主人为人刻薄,人缘也就更差。魏家家道殷实,勉强也算个地主。他们夫妇生了两子一女,长子和下面的弟妹岁数差得多,早就外出求学,学成后在外成了家,只在鬼子刚占了冀中那年回过一次村,后来再没回来。村里有人说在保定府见过魏家长子,身挎一支“王八盒子”,前呼后拥的好不威风,和鬼子也显得很随便很熟络。为此,村里一直对姓魏的留了分心眼,挖地道这样的事从不让他参与,遇到要下地道躲避时,也由村里民兵以帮忙为名监督着他家从一个固定的口子进出,下了地道更不允许他家的人擅自走动。可是同在一个村里住着,要想完全瞒过他家的耳目那是不可能的。

村长等人根据敌人进村后的活动,还有地道被破坏的地段,几乎可以肯定坏事的就是姓魏的,但他家在这次敌人进村后也并没落得好下场。据当时和他家在一起的村民说,当毒气涌进地道时,他们那段的人都被熏得昏了过去。他们被敌人拖上地面,让冷风一吹,陆续苏醒过来。魏家的女儿才十五岁,模样倒长得很周正,她年纪轻,上到地面很快就醒了。几个鬼子相中了她,不顾天寒地冻,就地扒光了她的衣裳,然后排着班地糟蹋她。小女孩的娘当场中毒死了,她爹被拉出了地道,醒来看到女儿被糟蹋,挣扎着爬过去,大概是想求情,只听他嘶哑地叫了两声“于队长”,就被不耐烦的鬼子一刺刀捅死在地。等到最后一个鬼子起身,女孩已经奄奄一息,没过多久就被冻死了。现在魏家就剩一个十六岁的儿子活着,可也被吓傻了,见了人就抖成一团,问什么都不知道。

悲愤和仇恨充塞人们胸怀,但沉浸其中于事无补,当前最要紧的是修复和改造地道,敌人随时随地会再来,这项工作刻不容缓。在这次的事件中,韩村地道暴露的最大问题是只能藏不能打,敌人只要占领了地面并且有足够的时间,地道终有被发现和破坏的可能。针对这个问题,韩村的群众群策群力对地道进行改造,该填的填,该挖的挖,该堵的堵,该添的添。季风和黄永和又将别处挖地道的经验移过来,供乡亲们借鉴。一个多月后,韩村的地道彻底改头换面,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战斗地道。这段时间里,片岗接到了上司的命令,要他调整兵力部署,抽出一个中队的鬼子调往南洋,以应付那里日益紧迫的战局。同时片岗目前的防区有所扩大,其所接管地域的鬼子也被抽走。一个多月里,除了有几次小股伪军到韩村骚扰,再没有大股的敌人到来,,也使韩村的村民有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来完成这项工作。不光是地道得到彻底改造,地上也借鉴别的地区行之有效的经验,村内院与院之间的墙大多打了墙洞,房顶之间很多都架上了梯子或木板,做到了“三通”——房上通、地面通、地下通。

其它村子也暗地里挖掘和改造着地道,但限于条件进度不快。唯有韩村由于原先条件就好,加上血的教训使得村民们发了狠抱成团,几乎是拼着命地赶时间,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成绩。这样的改造效果到底如何?就等着敌人再来时接受战火的检验了。

韩村惨案使许多人失去亲人,造成了难以消弭的创痛,也迫使武工队冒险在城里打了一仗,伤亡了七个战士。但是,这被动的一仗却打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人们争相传说着八路军主力回来了,而且是凌团长生前带的独立团,回来给团长报仇了。老百姓在口口相传的时候,免不了加上些自己的臆想或者说是自己的希望,于是不只是“武工队”,“独立团”的名声也再次响起,而且范围远远超出了县城周边,甚至超出了原先分区所辖的地域。

韩村惨案后的第十天,一直没法联系上的赵永康带着原独立团特务连从几十里地外潜回了刘庄、黄村一带,在基本群众和区里同志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武工队。特务连有几个战士的家在县城东南那片。团长、政委遇害后,以前独立团主要的活动区域黄村、刘庄一线成了敌人重点关注的地方,赵永康和连长陈文斌就带着全连到东南方向游击。靠着当地乡亲们的掩护和帮助,赵永康的脑子也灵活,所以坚持到现在。赵永康带来了六七十个人,在如此艰苦的环境里独立作战这么久,还能保持这样的规模,应该说是极其难得的了。特务连成立之初,一是因为独立团当时人多,新建这么个连以分散一些其他连的超编人员;二是执行一些侦察、捕俘等特别的任务,所以全连的人员都是经过挑选的,独立作战能力很强,这也是全连能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

许建德连也联系上了,还剩三十几个人,活动地域虽不大,但敌人似乎并没太在意他们,几个月来没遭遇过大的战斗。开始时与他们一起的薛华等几个医务队的人分散到了几个条件好点的村子里,靠着乡亲们的掩护,到目前也没出啥事。

季风的武工队现在人多了,他开始考虑着手两件事:一是对付于承惠的“别动队”——这批地头蛇对武工队的威胁远大于鬼子,如果能歼灭他一部分,也是给被害的乡亲们一个交代;二是随着许连的回归,团长和政委被害的具体过程也应该深入调查一番,特别是当时许建德的行踪有必要排查澄清。这两件事缓不得却也急不得,都要谨慎对待。季风将武工队分成几个小分队,各自划分了任务,相对独立地活动——这倒暗合了许建德的心愿,他并没起疑心。

季风知道赵永康心思缜密,这也是凌天河选他当情报股长的主要原因,于是将对许建德连的秘密审查工作交给了他。赵永康和季风商量了一些初步的着手点,就和陈文斌带着特务连与武工队分开,单独活动去了。

片岗对这次韩村的事并不感到满意,虽说破坏了部分地道,但是没有动到那里地道的根本。如果当时能再给他时间,那里的地道肯定全都可以挖出来,那样的话,不但能在自己的军功簿上写下辉煌的一笔,还能最大程度的打击土八路和反对“皇军”的刁民的士气。眼看离成功越来越近,谁想武工队却在他的后院烧起了这么大的一把火,使他功败垂成。回到城里了解了全部情况后,他对小早川很不满,认为他在处理此次事件时太过谨慎,畏首畏尾地缺少一个帝国军官的胆魄。等到他冷静下来再想想,小早川当时的处置也并不算错——如果冒险采取其它措施,或许结果会不太一样;可是万一再出点别的差错,在县城闹出别的动静来,那么无论自己在韩村取得什么成功,也抵消不了因此而造成的对“皇军”的不利影响。

片岗知道自己一直对小早川有些不太公正的看法,也想改变一下,可遇事总会对对方过于苛求。片岗出身军人世家,先人参加过“日清战争”和“日俄战争”,但上两代人在军中的地位都很低。或许正是小早川家族显赫的历史,无形中给了他一种压力,使他有一种自卑的潜意识,这才使得他常常看小早川有些不顺眼。

片岗对这次行动的结果不满意,唯一让他满意的是于承惠的表现。还有一个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武工队的实力。他知道有武工队这种形式的小部队存在是在独立团还没撤到路西前,那时候其它一些被占领地区就出现了这种小部队,凡是他们出现的地方“治安”必定恶化。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辖区内刚出现不久的这支武工队,居然能够攻占了县城西门,连北门都差点出问题。他对这支武工队原先的判断出现了动摇,他觉得必须重新审视这支武装,尽快设法消灭他们。防守地域和兵力的调整使他暂时无暇顾及其它,等到调整就绪,他将主要精力再次投向这支武工队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于承惠和他的“别动队”。

于承惠和片岗、小早川商量来商量去,最后一致认为要想抓住这支如水中游鱼的武工队,除了继续用血腥手段镇压并割断其与老百姓的关系,还要利用一切投靠“皇军”的中国人——最有利用价值的当属叛徒许建德。片岗不由得感叹于承惠这个人还是有些才能的,只是这种才能被用来对付他自己的同胞,这又让片岗内心深为不齿。去年正是于承惠利用许建德,将独立团的团长、政委诱入网内加以击杀。有些遗憾的是当时落入网里的只有独立团的一个多连,就在骑兵捕捉到这些意图分散突围的小部队,等待片岗命令欲加以歼灭时,于承惠悄悄建议他放过这些人。他告诉片岗,这些小部队极可能就是被打散的许建德那个连,消灭他们意义不大,他希望片岗网开一面,如果这些人里正好有许建德在,那么留下他说不定对今后消灭独立团主力会大有帮助。

独立团遭受那次打击后离开了冀中,片岗开始对辖区内的八路军残部赶尽杀绝,另一支比较大的独立团余部,也就是赵永康、陈文斌的特务连因此几乎被挤出了他的辖区。唯有许建德的几十个人一直在许庄周围活动,虽然有时也会闹出些小麻烦,但片岗听从于承惠的建议,一直没有认真去剿杀他们,睁一眼闭一眼的任其存在。在独立团主力被迫离开以后,许建德的利用价值骤降,片岗之所以还留下他,也只是将他作为一颗闲棋暂时保留而已,没想到这么快这颗棋子就将再次派上大用场。

于承惠从片岗那里领命回来,开始考虑如何才能续上许建德这根线。虽然知道许建德那些人大致的活动范围,要找到他并且不为人知地见面却很不容易。于承惠对再次胁迫他就范倒并不担心,哪怕许建德对自己恨之入骨,但既已有了第一次,就像妓女被梳了头,后面也就没贞洁可守的了。考虑了一会儿,于承惠决定还是从郑云秀那里着手。

0

第36章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