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河东去>尾声 大河东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尾声 大河东去

小说:大河东去 作者:洪刚1006 更新时间:2012/11/3 9:30:16

多田一郎来的时候是在潘四爷家的粮食被拉走几天之后。多田一郎来的时候就他一个人,没带一兵一卒,完全是一个深夜来访的友人一般。

潘四爷和他在上堂坐下,多田没提及半个有关公事的话题,只是和潘四爷谈论文化书法;甚至每当潘四爷提出自己身体不适不愿出任某些职务的时候多田反而表现出关心和理解。多田还表示要将夺走潘家的粮食全数归还潘家,并严惩那个带头打人的军官。

第二天,柳镇长带着一帮日本兵把前些天抢走的粮食拉了回来;那个打人的日本兵还当着众人的面给他鞠躬道歉;一家人都高兴坏了,潘四爷却更加担心起来。

因为他知道,越是平静的背后,越是会有大的波澜。看来这一劫是逃不过去了。

事情果然如潘四爷预料的那样出现了转变,几天后多田先生依旧穿着绸缎袍子来到了潘家大院,只是这次多带了一个随从。

多田热情的邀请潘四爷去县城里坐坐,潘四爷不好拒绝,只得前去。一路上,多田始终保持着恬静的微笑,而潘四爷却有些不安,他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现在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多田没有多说什么,桌子上好各种酒菜上齐后,多田就开门见山的说,潘先生此次我找你前来是通知你一件喜事的!

“喜事?!”潘四爷不由的紧张起来,这个多田先生笑里藏刀,着实让人觉得不安。

多田倒了一杯清酒,微笑的说:“潘先生的才学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今日请你前来是为了让你就任北地区文化会长一职;我们考虑过了,都认为您是最合适!”

潘四爷惊得一下子没拿住酒杯,酒杯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连忙挥手说:“多田先生错爱,我实在担任不起!更何况这么多年来始终没有问及文化之事,现在老了是提不动笔,磨不开墨了!”

多田看后挥挥手让让人把这些东西扫走,然后扶着潘四爷说:“潘先生自谦吗?潘先生在此地的影响可不是常人能及,至于文化,那更是才高八斗!如果潘先生不能胜任,那恐怕整个北平都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潘四爷继续推脱,多田忽然攥着潘四爷的手臂说:“潘先生,你要是不做这个会长,那么恐怕只有那些军人来做的时候潘家人的安全可是得不到保障啊?!”

你——潘四爷没说出口,就又停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被将住了,他无奈的点了点头。

多田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要着急,我给你几天的准备时间,我相信你会做的很出色的!四天后举行上任仪式,到时候我来接你!来,为了中日友谊,干杯!”

潘四爷喝了这顿惊魂未定的酒后摇摇晃晃的朝着家里走,临进家门的时候,顺子过来扶着潘四爷,潘四爷一把推开顺子怒斥道:“滚!我不用你扶!我堂堂正正何须你来搀扶?你也来瞧不起我潘四爷?”

潘四爷的怒斥让顺子不知如何是好,他印象中的潘四爷从来没有这样;潘四爷虽然脾气不好,可却都是讲道理通人情的,这次这么反常实属罕见。

顺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去找了彩绣;彩绣一看爹喝了这么多,就赶紧让顺子把他扶到屋子里。潘四爷躺在炕上口里还在大骂着多田和日本人,骂着骂着他就把头埋在被子里哭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彩绣就发现和以往不对,自己家门口老师有几个穿着黑色绸缎褂背着盒子枪的人,他们时不时的朝着潘家大院望几眼;有人要进去他们还要盘问一番。

彩绣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她正要告诉潘四爷的时候,潘四爷好像早就知道一样朝她挥了挥手:“秀,没事!跟你娘说,回去做饭!”

一连三天,潘四爷和往常一样吃喝,每天早起打一套拳,中午闭目养神,晚上读书写诗,;直到第四天早上,潘四爷起了之后,没有去晨练,而是直接去了书房,并不允许任何人进来。

这时,多田带着四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敲门进来;这次的多田依旧挂着像以往一样的微笑。

他先鞠躬问候道:“潘夫人,请问潘先生在吗?今天要进行上任仪式,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吧?”

潘夫人愣了一下,他在书房,应该在读书;我去喊他。

跟他一起去!多田示意了一个士兵,那个士兵收起步枪跟着潘夫人一起走进了书房。

只见潘四爷一动不动的伏在案前,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杯绿茶,旁边的檀香静静的向上燃着,潘四爷好像整个人围在云雾缭绕中……

潘夫人喊了他一声,没有任何回应,他又推了他一下,没想到潘四爷竟然向一颗流星一样自由落体倒了下去。

潘四爷死了,是自杀的!这是多田万万想不到的,他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无声的抗争来实现自己的爱国的愿望。他更想不到这个看似平静的老头竟会死在他的面前。潘四爷走的很安详,看来他是早就计划好的,一切都如从前一样。

后俩彩绣在收拾老人遗物的时候,找到了一张字条,上面用毛笔瘦金体写着几句陆游的诗句: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

彩绣和潘夫人看完,哭了……

就在潘四爷以死抗争的时候;宋大山在县委边区出了几个大风头,先是调集整个小队兵力截了慢慢的七大车粮草;再过几天又亲自带着几个人摸到鬼子县城吃喝嫖赌,顺手干掉汉奸弄来两把日本盒子枪,俗称王八盒子。

拿上这两把王八盒子,大山乐呵呵的跑去五山县里,准备把这两把枪分别送给政治部主任王文天和政委徐国轩。徐国轩接过那枪的时候乐呵呵的笑了,你这个宋大山啊,打仗还真有一套;不过以后千万不能再弄这种不经请示的事了?还有,上次给你的书看完没有?

大山正要回答,王文天一把把枪拍到桌子上,怒斥道,你这算什么?算是贿赂吗?我们**员不兴这一套!

一阵话语把宋大山弄得糊涂了,他心里暗骂了一句;口上却说,既然主任不喜欢,那我就拿回去了!免得说俺贿赂?

站住!徐国轩一声喝令,大山站住了;说你几句咋了?你怎么就这么说不起了?

徐国轩悻悻地站了回来,两手插在一起,靠着门板子站着。

“进来!这有份命令要给你!大山一看,原来是任命他到陕北地区任运输队长一职。

徐国轩乐呵呵的说:“这是组织上鉴于你的部队行军速度快才来找的,现在国民党在枫林山区和日军会战,我们的部队要在后方做好牵制,你这个运输大队长可不能掉队啊?”

大山拍了拍胸脯,包在俺身上!

就在宋大山走马上任运输队长的时候,日军五万大军此时全线倾其全力进攻枫林山区;国军组成的防线顷刻间瓦解,兵败如山倒,几十万国民革命军被日军分别切割包围,虽拼死抗争可却不能保全力量。

血染残阳,黄河渡口最后一道防线;滚滚洪流的日军蜂拥般的扑了过来。独立营和陕西官兵只剩下八百余人。

他们中,很多还是不足20岁的“陕西冷娃”!陈鼎军和刘云无疑成了这支参军的最高指挥官。陈鼎军集合了所有部队,站在枫林山之南的绝壁之上,面对日本鬼子的枪炮威逼,对着所有的官兵发出命令:任何人不得后退一步!违令者,杀无赦!

这些陕西冷娃没有让他看不起,他们根本就没有抱着后退一步的想法。一个陕西籍的军官走了出来,冲着陈鼎军质问道:“长官,你也太瞧不上俺们陕西娃了?别说你不下死命令,俺们陕西娃谁要是后退一步就不是好汉!”说完,这个军官吼了两句秦腔: 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啊……

一曲唱罢,那个军官终身一跃,跳入面前滚滚的黄河。

陈鼎军的眼睛湿润了,好!都是汉子!都是好爷们!咱们也不能苟且偷生。

潘恒生,刘云,陈鼎军和所有陕西兵一起在渡口上先跪天,再跪爹娘,立起身来齐吼一声“走”,一头扎下山崖,坠入滚滚黄河……

跑走货运的宋大山听说这件事后,惊得把杯子丢了下去;他呆在地上舅舅不动,最后一股悲呛从体内破膛而出。

妹夫啊!他对这个妹夫看清了,他以前看清了这些人。

大山哭了,几天后,他执意一人提着那两把盒子炮去了枫林山……

枫林山上,黄河渡口,只有滚滚的河水向东流去……

【未完待续……】

0

尾声 大河东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