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色>第三章 裘派弟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裘派弟子

小说:白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2/11/12 19:36:53

第一节

李涌在学年的最后一个暑假的确是有奇遇,那年暑假,老父亲由于腹部长了个小瘤子来到省城治疗,为了方便照顾父亲,李涌就住在学校的宿舍里。经过检查后,父亲的瘤子被证明是良性的,上官主任自己亲自上阵,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老父亲开开心心的出院了,可是暑假也剩下不到十天了,李涌和他父亲都是那种既算得清楚情感账,也不会忘记经济账的人,现在再回去度暑假已经没有多少意义。

“小涌, 我看你就别回家了,马上就要进入实习期了,有那闲功夫你还不如在省城里多补习一下功课,你看我这身体现在蛮好的,老爸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你就放心的在这里学习吧!”

“老爸,你自己回去能行吗?”李涌关心的问。

“么样不行?又不远,几个小时就到了,你就放心吧。”老李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老爸,我不在家,你肯定是乱吃东西,要不也不会有这个瘤子,您得正经的吃东西,生活要有规律,饮食也要有规律,虽然您现在不喝那么多酒了,但是我看得出来,那是因为你没有下酒菜了,这样可是不行的。我看您抓紧给我找个后妈吧,这样也可以使我省点心。”李涌对父亲说。

“小兔崽子,啥时候你变的这么唠叨了?找后妈!老子还没动心思你倒动起来了!当心我揍你!”老李作势要打李涌。

“好了好了!您自己决定吧,我不管了。”李涌假意躲着老爸的巴掌。

老李从来不打孩子,每次都是高高举起,吓唬吓唬完事,李涌也配合的天衣无缝,这已经成为这对父子的一个默契。

老爸自己回到那个小城去了,李涌留在学校开始了新的学习。很小的时候,他陪父亲看过一部日本的电视剧《血疑》,据说是父亲几部保留电视剧之一,去年暑假回去清理父亲的这些录像带的时候,他看是关于医学方面的电视剧就拿出来看了一遍,虽然很多医学的知识和术语都过时了,但是有一句话却让他上了心。电视剧里的父亲不会外语,和西方的医生一起交流的时候用德文处方进行,还说作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必须要学习德文。因此,李涌决定自修德文,从去年开始,李涌学德文已经学了一年了,现在正好李涌这段时间再进一步加强自己的词汇。

放假的学校里没有人,除了个别从农村来的孩子留在学校外,那些城里的孩子都回家去了,就是那些留在这里的学生也都是出去打暑期工了,他们要为自己的下个学期赚生活费。李涌是那种比上不能比,但是比下还富裕的学生,他最起码不用担心自己的生活费问题。

每天清晨,李涌都会到校园后面的池塘边上去背诵德语单词,这也就是放假期间还能来,要是在开学以后,这地方就不能来了。因为这里是那些热爱恋爱学生的天堂,不仅不安静,而且还经常会看到不该看的或者不想看的春宫图。在池塘的侧面有个小门,平日里这都是关闭着的,这天李涌偶然走到这里发现了封闭的小门打开了,他信步走了进去,来到了池塘的对面。

一幢别致的小楼,一个不大但是种满了花草的小院子。很明显,这里住着老人,退休的老人。

为了不吵醒老人,李涌慢慢的离开这幢小楼,走到另外的一角背诵德文单词。尽管李涌有六级英语的底子,可是这德文学起来还是难度不小,因为德文的语法要比英文的严谨的多,并且词组词汇的规矩也多得多。

“你在学德文?”一个苍老的怪怪的汉语声音从李涌的身后传来。

李涌回头一看,原来是个满头白发的外国老太太。“是的,我在学习德语。您是怎么听出来的?”

“因为我就是德国人,你的单词发音很准确。”老太太高兴的说。

“哎呀!您真是德国人啊?能向您请教吗?”李涌立即用德语说道。

“呜……!你说的很好了!”老太太立即用纯正的德语回答。“我很高兴跟你交流,我的汉语说的不是很好!”

李涌立即喜欢上了这个白发童颜的老人,他们在一起用德语聊了好一阵子,其中不乏李涌张冠李戴的乱用德语语法和单词,老人都非常准确的给他指了出来。这天早晨的学习效果是李涌平日里要学习一个月都抵不上的。

从那以后,李涌几乎天天早上去,这一日,终于在老太太的搀扶下,裘老从小屋中出来。李涌哪里会有不认识的?裘老的照片就挂在学院的荣誉榜上,几乎每个学生都会认识。

“我一见到老太太就猜想会不会是您的夫人,没想到夫人那么好的耐心,教我我德文。谢谢老人家!”李涌毕恭毕敬的给两位老人鞠躬。

“小伙子,你叫什么啊?为什么暑假都没有回家啊?也不出去打工,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裘老笑眯眯的说。

“我是因为父亲在省城治病,就近照顾他,现在父亲已经病愈回去了,我也没几天时间就要开课了,所以,就没回去了。”李涌如实的说。

“小伙子,你是几年级了?有没有分专业啊?”裘老问道。

“大四了,开年就要去附属医院实习了,他们看我身体壮,让我去外科。”李涌笑着说。

“哦?!你要学习外科了,有观摩过手术吗?”裘老感兴趣的问道。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自己偷着回家在小动物身上弄过,很失败,跟书上和课堂上讲的都不一样。”李涌扶着老人在树荫下坐下,老太太已经回去拿东西去了。

“有什么不一样?”裘老问。

“小动物的皮肤跟人的不一样,血管更细,我给我们家的那只大芦花鸡做食道梗阻的手术,按照教科书上讲的做了相应的准备,结果后来发现自己还是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环节,最后搞得手忙脚乱的。”李涌羞涩的说。

裘老抬头想了想,教科书是在他的主持下几十年前编制的,从来没有人提出疑问,这个黄口小儿居然照着教科书上的程序给动物做手术出了问题?他有些想不明白。

“是啥地方出了问题?”裘老感兴趣的问。

李涌抿抿嘴,然后不好意思的说,“忘记准备污物袋了,取出来的东西没地方放,如果是在手术室这是没问题的,可是在自己的家里就是个失误了,最后是用脚把垃圾桶勾了过来,我的两个手全拿着东西呢,再说手术时手是不能碰没有消毒过的东西的。”

“噢!原来是这样。”裘老想了想说,“看来这个教科书还是要修改,这点肯定是个重大的遗漏,如果在一个没有手术室的地方做手术,这个环节就是很重要的。”

看着年轻的李涌裘老又说道,“你对当外科医生有兴趣吗?”

李涌想了想后说,“谈不上有兴趣,我自己小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我自己会当医生,我也没怎么病过,连医院都很少去。所以我对医生这个职业并无多少了解。进了大学,自然有老师跟我们讲当医生的意义,我对那些大道理没啥感觉,不过要是能够通过自己的知识去帮助别人也挺不错的,所以,我对将来干啥没啥特别的想法,先学好本事再说,要是自己没本事去救人,那还不如去干别的,这医生的行业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所以,我不想将来滥竽充数。”

“好小子!有道理,有悟性!孺子可教也。”裘老先是一愣,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

就这样,这一老一小竟然成了忘年交,裘老喜欢利用那种灵性,喜欢他既新潮又不失童真的心态,喜欢他少年老成却又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性格。而李涌则是非常佩服老先生那开阔的视野和宽厚的心胸。从那天以后,裘老亲自指点李涌的手法,亲自告诉他各种刀法的区别和差异。在裘老的那些模型上,李涌练习缝合的速度让裘老吃惊,特别是看到他几乎是目不正视的缝合时感到奇怪。

“你是斜眼吗?为什么在缝合的时候你的视线却不是那么集中?”裘老问李涌。

李涌开始一愣,他没有明白裘老话的意思。

“我是说你在做手术的时候会不会也这样眯缝着眼睛的快缝如梭?”裘老用手比划着说。

“我从小练过功夫,这一旦啥东西熟悉了以后,干的时候是用感觉和意念,真正眼神到未必使上劲。如同那些大侠在打斗的时候他们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可是他们的每一个神经和细胞都是警觉的,都是他们的视线。就如同我现在要把这个纸团扔进垃圾里,并不需要瞄准一样。”李涌说罢将手里的一团纸巾连看都没看就扔进了垃圾篓。

裘老惊讶的发现这个小伙子还能够一心多用,那种欣喜的心情几乎无法抑制。一个好医生必须要做到一心多用,但是,这样的人是很少的,大多数人做事情必须专注,因此,我们也强调做事情要专注,否则就出岔子,可是真正的高手都是可以一心多用的。有些人在跟人说话的时候既可以一边说话一边想其他的事情,还有的人在做手术的时候一边做手术,一边思考下一步,嘴里还可以下达各种指令。裘老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但是,这样的人没有经过检验是不可以随意让他们做关键的事情,一旦那人不是那种可以这样思维的人,出问题的概率是百分之百。虽然有些人也可以通过训练做到一心二用甚至一心三用,但是,严格来说,训练出来的毕竟不如那种天生可以这样的人。裘老在医学界可谓是大家泰斗,他一生治病救人同时桃李满天下,可是带出的学生千千万万,竟然没有一个是李涌这样的苗子。

裘老在耄耋之年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一个苗子,就好比那种高明的工匠遇到美玉,那种欲罢不能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和文字形容的。

16

第三章 裘派弟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