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色>第六章第二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第二节

小说:白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2/11/26 8:22:45

第二节

眼看李涌在深圳的实习就要到期了,为了留住李涌,老苏是上蹿下跳,连原来调他来的已经退休的老局长都去找了,可是按照当时深圳调入的条例规定,像李涌这样学历是不够格的。而李涌对苏同泉的热情并不在意,他急盼着回到内地去完成学业。还有就是急着回去看自己的那个小妹。

出来半年多了,按照跟孙眉的约定,他们每天都要各自发一个报平安的短信。有时孙眉在周日会打个电话来跟李涌起腻,啰嗦一大堆有盐或者无盐的话。最近通报的信息大多是关于毕业分配的消息,已经知道附属医院外科有2个名额,在那里实习的在校学生都在削尖脑袋找门路。上官主任一直没有松口,甚至消失了,对求见和些条子的全都敷衍。

李涌这天把科里的事情交代完毕后,就准备去买票回内地了,苏同泉把他叫去,递给他一张机票。

“就不要去坐火车啦,你在我这里帮了这么多忙,送你一张机票还是应该的,另外,根据我们这里的加班标准,这是你半年来的加班工资,给。”

苏同泉说罢递给李涌一摞钱。

“怎么会这么多?”看着那摞钱,李涌吃惊的问。

“这里是特区嘛,工资标准与内地是不一样的,这不是专门给你的,大家都一样,不信你出去问问那些护士就知道了,拿着吧,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比起你的贡献来说,你这是微不足道的。”苏同泉把钱塞到李涌的手里,“另外,我已经给你们学校发函,一旦你毕业后没有留校,立即通知我们,你到我这里来,我把这科室里的第一刀的位置给你,至于什么学位学历职称的,我一定给你优惠的条件让你准备,在中大,我还是有几个熟人的。好不好?”

李涌对来深圳工作没有想法,并不是他个人不愿意,而是他不愿意离家乡太远,另外,他对深圳的这人情世故多少有些不习惯,特别是那些灯红酒绿很不习惯。还有一点就是他不愿意离父亲太远,他更知道自己的母亲就在这座城市,而自己实在不愿意跟她在一个城市里碰见。

第二天,李涌已经到了机场,准备乘坐中午的航班回去。突然广播里喊自己名字,他吃了一惊。

“乘坐CZ-XXXX航班的李涌先生,请立即到机场总服务台,有急事找。”广播里反复的播送着通知。

李涌立即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总服务台。

“是是李涌,请问谁找我?”

之见科里江天华站了起来,满脸是汗,“李涌,快跟我走,科里出了大事了,上午苏主任在做一个手术的时候遇到麻烦,手术做了四个多小时,现在还找不到应该找到的东西,他一急自己就倒下了,现在病人还躺在手术台上,他嘱咐我一定要把你拉回去,否则我们医院的名声就完蛋了。”

“好,我跟你走。”李涌说罢又对值班的服务员说,“对不起啊,人命关天,这班飞机我不能上了,请你跟航班说一声。”说完就把机票扔在了桌子上跟江天华匆匆的离开了。

在车上李涌才知道,一个民工在上夜班的时候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送到医院后已经休克,苏主任已经判断出是内出血,可是打开腹腔寻找了几个小时都找不到最后那个出血点,整个腹腔里一直在出血,苏同泉连急带累的突然就昏倒了。其他人都没有办法,苏醒过来的苏主任第一句话就是让江天华立即到机场拦截李涌。

当时有人提出请外院的外科医生来帮忙。苏同泉摇摇头说,“外院的医生跟我们的水平差不多,再说,咱们也丢不起那人啊,江天华,你快去找李涌来,要是找不到,再到蛇口去找王天力。”

就这样李涌被江天华给截了回来。

李涌急匆匆的冲进了手术室,护士门早就准备好了手术服,并快速的帮李涌消毒。病人已经躺在手术台上已经超过了6个小时,已经缓过劲来的苏同泉正在那里仔细的寻找出血点。见到李涌到来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苏主任,您先休息一会,我来看看。”李涌走上前去换下了苏同泉。

“那血不断的从上腹部渗出来,可是我翻遍了肝脾胰脏就是没有发现出血点。真是奇怪了,只要一番动这些脏器,出血就没有了,可是一放下血又渗出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例。”苏同泉在旁边介绍情况。

李涌一边听苏同泉介绍情况,一边仔细的想着可能出血的地方。他记得裘老在介绍之类病例的时候说过,“要想探查内出血的地方,首先要有一个完整的人体内脏血管流向图在脑海里,你只有了解了人体内部各种血管的走向,你才有可能去按图索骥。千万不要被出血的假象给迷惑,往往你看到的血并不是从你看到的地方流出来的,要多思多想。”

想到这,李涌立即翻开苏同泉想都没想过的胃,在胃后面的一个动脉血管正在一跳一跳的往外渗血,由于拉伸的力量,提起这些脏器的时候,血管被压迫停止出血,当放下的时候,血管恢复张力,又开始向外渗血。出血点找到了,李涌快速的缝合了那根血管,然后把腹腔再仔细的清理一遍,清理干净后就有条不紊的开始了缝合,那种得心应手的动作连在旁边的护士都被感染了,走起路来都是有节奏的步调。

“苏主任,你的手法越来越纯正了,这些缝合点真是漂亮极了。”李涌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对苏同泉说。

“你小子就少拿老朽开心了,我弄了一上午都没想到是胃外壁出血,你一到就找到了,真是后生可畏啊,你当时是怎么想的?”苏同泉问李涌。

“我师父告诉我,要找出血点得先熟悉人体血管图,尤其是人体躯干上的分布图,为了背这个图我可没少被师父笑话,他老人家那么大年纪了,不看图就能指出我背错的地方,逼的我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硬啃了下来,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在腹腔里,其他的地方你都找遍了,只有胃壁后面的那里你没有注意到,所以我就直奔那里找喽。”李涌说。

“唉!真是名师出高徒,我就是底子不扎实,所以才忽略了那里。看来我要回炉去仔细的看那些分布图了。”苏同泉感叹道。

两个人一边脱手术服,一边说着话。这个时候李涌挂在更衣室更衣柜里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由于更衣柜的回音,声音显得格外大。

“哎呀!我忘记通知我小妹了,他在机场一定是等急了。”李涌小跑着去打开手机。

“涌哥,你在哪儿啊?我在机场等了好几班飞机都没有看到你,你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你再不回来,咱们附院的位置就没你份了。”孙眉在那别急的直跳脚。

“哎呀!小妹,是哥哥不好,哥哥没上飞机,医院里有个重症病人,医院派人把我从机场叫了回来,我这刚刚做完手术,今天可能没有航班了,我明天一定赶回去。”李涌连忙解释。

“你又不是他们医院的,干嘛非得你去啊!真是莫名其妙。你这人怎么对自己的前途一点都不上心呢?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孙眉真的生气了。

“哥这不是要救死扶伤嘛,有时人在江湖是身不由己啊。你就别生气了,哥明天就回,回来后哥带你去吃好吃的。”李涌陪着小心。

孙眉终于开心的乐了,甭管自己的涌哥是否答应了自己的爱情,就凭这份让着自己的劲头,她心里就舒服。

“我可告诉你,附院的留用名单就在这两天确定,还有各个名教的研究生招录名额也是在这两天定下来,你如果还不抓紧回来,这些可能就都没你的份了。人家邈哥上个礼拜就回来,他和韵姐这几天几乎把全院的关系人都拜访了一遍,你要是再这么拖下去,我看你真的就没机会了。”孙眉在电话那边通报着情况。

李涌让孙眉说的也是有些着急,愣在那里半天没出声,直到孙眉在电话里大声的说,“我说的你听见了没有?”他才本能的说反应说,“我听见了,明天一定回!”

挂断电话,李涌呆呆的站在那里思考着今后的出路。他自己其实知道就是回去了,他也没可能像孙今邈和华韵那样到处去走门子和拜码头。首先他自己没有那个社交能力,这种低三下四的求人的勾当自己是无论如何做不来的。其次是他也没有那个经济能力,去摆放名教和关键人氏,空手肯定不行,带什么东西,怎么送,他根本就一窍不通。第三,自己的师父早就不带研究生了,如果报考研究生报到谁的门下?这不是改换门庭吗?这样的事情李涌似乎也做不来。可是如果他这次回去没有留校,没有考上研究生,那么他该走什么路?

“小伙子!别想那么多。你回去后要是都没有弄成,就再回到我这里来,我这里不看你的文凭和学历,只要你来,我们医院一定会给你最好的待遇和最高的工资。凭你的手艺,只要有我老苏在,你在我们外科的地位就是第一的。”苏同泉当然知道李涌现在面临的问题,他是在给李涌指出另外的出路。

李涌摇摇头,他的习惯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不会过多的去钻牛角尖,对于自己将来的出路既然自己把握不了,那就顺着命运去走吧。

和苏同泉换完衣服后一起向外走,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五点了,苏同泉拉着李涌出去找个地方吃饭。两人坐下来以后,苏同泉把一张改签的机票给了李涌。

“这是江主任花了一下午时间才磨出来的,还找了机场的关系,你知道现在弄张机票多难啊!”在那个时代,中国人要出行,机票和卧铺车票都是很难搞到的。如果不是苏同泉找了关系户,这机票不要说改签了,就是另买都做不到。

“中国是关系社会,干什么都要走关系,只有自己出死力气不需要关系。我也看出来了,只有你我这样的人喜欢出死力气,出的久了也会有些关系了,这样来的关系很铁,但是见效慢,我这些关系大部分都是被我救治过的病人或病人家属。跟他们交往大多时间是他们来找我,我也不为己甚。有时用上他们的时候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苏同泉说。

“医生这职业本来就是与人打交道的,在人类这个社会集合里,我们不可能没有关系的,这点我明白。不过总是感觉路漫漫兮啊。”由于没有及时回去,李涌今天的情绪明显不好。

由于快到饭点了,小餐馆里来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苏同泉是山民出身,从来不讲究吃饭的排场和地点,只要他认为这地方的东西好吃,他就会常来。今天这个小餐馆就是经常被苏同泉光顾的地方,距离医院不远不近,地点又处在与闹市不远不近的地方,因此,只有有心人才能找到。

“李涌兄弟,终于到到你了!”从门外走进一条大汉,正是被李涌救过的民工马龙,“我到医院找你,结果他们说你们出去吃饭了,我就顺着这边的餐馆一家一家的找,总算找到你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兄弟马虎。”

跟在马龙的后面是条精瘦的汉子,虽然个头也有近一米八零,可是论身形那要比马龙整整小两圈,从身形看也是个练家子。

“诶!这不是那个我们救的大汉吗?来来来!一起坐下吃饭。”苏同泉招呼马龙坐下。

“苏大夫,我们找你们是有事的,我们民工里有一个大叔,昨天起不来了,我们想把他送到医院,可是他坚决不干,他说他没钱,这病看不了,我就想找我兄弟下班后去给瞧瞧,实在不行了,我们得送他回家啊。”马龙说。

苏同泉和李涌都是苦人家出身,对这种有病无钱医的境遇非常了解,当下也没说什么,几个人草草吃了几口就结账离去。

17

第六章第二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