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色>第六章第四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第四节

小说:白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2/11/28 9:28:22

第四节

按理说苏同泉不会这么疏忽。李涌做了这么多事情没理由不招呼的,原因是老苏也是熬垮了,最后的手术一结束,他老人家就昏倒了,被护士七手八脚的送回家了。江天华也是累了一天,下班的时候直接在值班室的床上就睡了。那些护士大姐小姐的也都狠狠的累了一天,除了值班的护士外,几乎都累趴下了。那些做了手术的伤员在稳定之后,都被转到军队的医院去了,因为他们都是消防官兵。这才造成了科室里的真空。孙眉来的时候,居然如入无人之境,她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把李涌给找到的。

半迷糊状态下的李涌被服务生送进了房间后,连衣服都没脱就呼呼的睡着了,看到自己的涌哥累成这样,孙眉实在不忍心再去打搅他。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孙眉才不得不把李涌推醒,因为他们要去机场了。

李涌匆匆的洗把脸,然后抓起孙眉从餐厅买来的面包就塞进嘴里,“这有人伺候真舒服,小妹,你可真好。”

孙眉高兴的正想说点什么,李涌的手机又响了,“喂,是马大哥啊,老赵没事吧?那就好,注意这头几天千万别吃多了,油腻的东西一点都不能沾,如果他不发烧3天后就可以出院回去静养,等到七天头上再回来拆线,这样你们也可以省点住院费,如果医院不同意,你们就跟苏主任说是我说的。半年之内他不能吃大鱼大肉和油炸的东西,吃面条没问题,反正你们河南人也喜欢吃面条。钱?不用还了,你们就放心拿着用吧。多了?多了你们在他出院后多给他弄点营养的东西吃吃。噢!对了,你们千万要注意他的生活卫生,再也不能那样脏兮兮的了,一旦感染,就不好弄了,保持个人的卫生对身体是很有好处的。半年后,他就跟好人一样了,以后别让他吃那些乱七八糟的粗粮了,再便闭一定要去看医生,否则,他还会出现这些问题的,跟他说,他上有老下有小的,不能啥事只图眼前。好了,我这就要走了,以后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你这都是哪跟哪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这电话不许再接了,如果是医院来的,怕又是叫你回去做手术,这医院嘛,那里有做得完的手术?你要是再耗在这里,耽误的就不是附院的工作和考研的问题了,怕是连论文答辩你都会耽搁了。”孙眉说完啪的一声把李涌的手机给关了,“这手机是我送你的,本来就是跟本小姐专线联系的,现在倒好,本小姐联系不上你,倒成了你行走江湖鼓捣旁门左道的工具了,本小姐现在回收了。”

李涌看着这孙小姐的霸道劲,脊背上阵阵的发凉。

被孙眉连拉带扯的上了出租车,进入到了机场。孙眉怕李涌又被什么人给拦截,干脆把自己的随身听塞到李涌的耳朵里,早早就通过安检等在里面,无论广播里再怎么喊,孙眉就准备当没听见的。要说这故事就是这么巧合,广播里还真的又喊起了李涌的名字。李涌头戴随身听,人靠在候机厅的椅子上早就睡着了,他压根就听不见,因为鬼心眼的孙眉给他听的压根就是催眠曲。

广播里一遍一遍的喊着李涌的名字,孙眉就当没听见的,她也另外拿出一个随身听,自己听起了喜爱的音乐。直到他们登机的时候,李涌被守候在旁边的一个武警军官给拦下了。

“你们要干嘛?为什么不让我们登机?”孙眉大声的质问道。

李涌也给搞懵了,“我们怎么了?你们等在这里拦截?”

“我们在广播里叫了很久,你们没有听见吗?”那个警官问。

“叫什么?为什么叫我们?我刚才带着耳机睡觉了。”李涌诧异的问道。

“我们要请你回去给我们首长做手术,他现在正躺在手术台上等你,深圳的所有外科大夫都不敢做,卫生局长向我们推荐了你。所以,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去。”那个警官呆板的说。

“这是什么话?诺大一个深圳就我一个外科医生吗?何况我根本就不是你们深圳医院的医生,我大学还没毕业哪!你们凭什么就限制我的自由?”

李涌是那种典型的顺毛摸的人,如果你好说,他这人慈悲心大发,无论什么清规戒律都不能限制他去救人,可是你要拿势力压他,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那就是天王老子他也不会买账。

“就是啊,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哪里有找人居然找到了登机口的?请你们让来,我们要上飞机了!”孙眉更是不吝这些狐假虎威的人。

眼看着这就要说僵,只见一个佩戴中校军衔的武警干部连忙拦住了那个还准备以势压人的二杆子警官。“求人哪有这样的?”

“小同志啊,是这样的,在昨天的事故中,我们武警消防支队的柳副队长受伤了,当时你们医院都满了,就另送到其他医院了,虽然经过昨天的手术处理,可是今天上午却出现了危机反应,经过仔细的检查,发现在其心脏的心肌部分插进了一根很细小的钢针,这是爆炸时飞溅起来的建筑材料之一,现在拿不出来。我们向各大医院求援,许多专家到场都做不了这手术,而卫生局长向我们推荐了你,所以,我们才出此下册到机场来找你们。”

“为什么不向广州求援呢,他们那里的专家也不少啊。”李涌看着飞机的门要关上心急的说。

“因为上次那专家来的以后扑空了,他们说深圳有高手,托故不来。”那中校低声说。

眼看着飞机关上了舱门,准备滑行起飞,孙眉急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因为你们是警察就可以这样对待我们吗?我们要赶回去参加毕业分配啊,你们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蛮不讲理嘛!”

“如果你坚持不去,我们会安排一小时后的航班让你们上飞机,但是,我还是真诚的希望李涌大夫去帮我们一下,噢,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武警医院的院长陆子明,我真诚的求你去救救我们的副支队长,是他在最危险的时候掩护了其他同志,并把危险降低到最小的程度。他是个英雄,总队首长对此事非常关注。”

“好吧,救人要紧,我对我们医疗界有那样的教授向你们道歉。见死不救简直就不配当医生。”李涌说完转身就跟着陆子明走。

“哎!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孙眉在后面大声的喊着。

李涌连头都没有回,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这个孙眉肯定是听到了广播,他居然无动于衷装听不见!这太可耻了!”

“请你们刚才那位警官务必安排这个小姐乘坐下班飞机回去吧,我一个人跟你们去就可以了。她就是要跟着我去也不要让她来,会影响我的,我现在不想再见到这个小姐。”李涌的翻脸可是太快了。

没有人允许,根本就无法从安检森严的机场里自由出入,既然李涌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那武警干部不可能不满足,尽管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孙眉被李涌突然的翻脸弄的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更是对那些不仅人情的武警和警察气愤的几乎发疯。她甚至拿出电话向自己的老爸求救。

当她老爸从警官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对女儿只说了一句,“你坐下班飞机回来吧,你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

孙眉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泪眼婆娑的上了飞机,现在她根本无法联系到李涌,因为手机已经被她收回了。

李涌来到武警医院,许多军官都站在门廊里,他们像盼到了救星一样的看着李涌。孙眉的作为让李涌的情绪非常不好,如果不是他日里练就的心理素质,他几乎就无法全神贯注的投入到手术中去。

“把伤员的病历给我,说说你们检查的情况。”李涌头也不抬的说。

快速的翻看病历的李涌突然抬头看着周围那些年纪比他大很多的医生,“怎么你们不是昨天已经做了一次手术了吗?难道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小伙子,你不是在看病历嘛,等你看完了我们再说。”一个须发都白了的老医生说。

“不碍事的,你们说你们的,我看我的,不会干扰的,我都听得见。”李涌说完低下头继续看病历。

白发医生是这个医院里的副院长兼外科主任张德华,从军已经近40年,这眼瞅着就要退休了,赶上了这么档子事情,自己早已经老眼昏花拿不起手术刀了,可是年轻的一代还顶不上来。这柳副支队长实际上是这里的消防部队中坚,在广大官兵中威信极高,他的受伤牵连着许多官兵的心,在医院的门口,几乎所有没值班的士兵都来了,他们急切的盼望着自己的喜爱的首长的消息。

“昨天我们的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做不下去了,那根气丁打得地方太过危险,我们拿不出来,现在心脏的平滑肌又力量很大,基本上已经包裹住了那根钉子,有人建议不要去管那个钉子,它可以永远保存在里面,可是我觉得那是很危险的,因为这根钉子是有尖头的,它随时会刺破心脏内壁,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张主任说。

“对!这跟钉子根本不可能老实的呆在那里,用不了三天就会移位,心脏的力量那么大,你们还给他打强心剂?不是催那根钉子快点走动吗?医院有没有体外血液循环机?”李涌最后问道。

“有一台,但是引进来后就没用过,我们这里没有这么大的手术,再说那上面写的全部是德文,我们这里的医生也看不懂,一直放在仓库里。”陆院长说。

“能不能马上弄出来?那是关键,如果这里的不能用,请立即联系其他医院,看有没有可以借用的。”李涌头都不抬的说。

不一会,几个年轻的医生七手八脚的把一台机器抬了过来,显然没有使用过,贴在上面的塑胶膜都没有撕掉。

李涌找到说明书,“立即把这台机器清洗出来,这些管子送去消毒。还有这个部位也拿去消毒。”

机器跟李涌在学校里用的差不多,他熟练的拆卸下转头和通道管,把这些东西给身边的护士,并指挥其他的医生做手术前准备。等这里的术前准备的差不多了,那台机器也清洗好了,李涌麻利的接上电源,倒了几罐生理盐水进去试运转。并打开了恒温水箱,将机器需要的各种电解质放进去。

“好,请把准备好的血浆拿上来,我们要进行体外循环,那根钉子只有在心脏停止跳动后我们才有机会拿下来,而起出这根钉子的时间我们不能超过5分钟,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你们这里谁是外科主刀大夫?请他来协助我。”李涌对张主任说。

张主任立即对身边的两个中年人耳语了几句,那两个人走了出来。

“我叫王世均,请分配我任务。”那个带眼镜的说到。

“我叫李福秋,请分配任务。”另外一个黑脸的汉子说。

“好!我们现在开始,请王世均准备接驳心脏动静脉血管,请李大夫准备开胸的工具。”李涌分配道。

“报告,接驳心脏动静脉血管我没干过,我不敢。”王世均说。

李涌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在这个从来没有做过心脏手术的医院里,找个懂得接驳大血管的人可能根本没可能。李涌也没有说什么,直接用电锯锯开了胸骨,拿掉两根肋骨后,心脏就全部裸露出来,很清楚的看到那根钢钉扎在心脏的左心房外壁上。李涌拿起体外循环机的引流管直接就插进了右心房边上的主静脉血管,手法熟练,简单实用。

“就这么简单,请你们记住,这不难。”李涌边做边说。

由于引流,心脏开始缓缓的停了下来,李涌小心的寻找那根钢钉进入的心包膜缺口,然后用探针的圆头一点点的挤压钉子的主干,当心脏完全停止跳动以后,由于失去了心肌的压力,那钉子变得很松动,李涌用尖镊子轻轻的一拉就把钉子取了出来。然后他又清理了里面的创口,用生理盐水反复的冲洗,这才将细胞膜缝上。

“天啊!在这么薄的心包膜上缝针,这功夫可不是一天就能练成的。”李福秋感叹的说道。

“我是在兔子的心脏上练的,在人的心脏上这也是第一次。”李涌说。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李涌也不理他们,迅速的缝合着其他破口,然后拔出引流管,直接电击心脏复苏,那颗刚刚停跳的心脏又开始旺盛的搏动起来,而且很正常。

“运气真好,柳副队长的体质真不错,停掉外循环机,静脉输血,加强心剂。”李涌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

等到缝合完胸部开口最后一条缝线的时候,张主任说道,“果然是裘派的嫡系传人,名不虚传啊!”

22

第六章第四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