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色>第二十四章 哥儿们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哥儿们5

小说:白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3/1/23 21:07:14

第五节

桑切斯的运气可以说好的出奇,刚刚与徐汉才交易了五万吨锌锭和铅锭后,国际行情就大涨了起来,有人说,桑切斯自己买这些东西就是给了其他买家信号,那就是要暴涨的起始,跟风的人自然会把市场抬起来。结果,桑切斯不仅在这场交易中没有吃亏,反而还轻松的获得了30%的净利润。自从在中国投资建立了医疗器材公司,开始他还为没有中国通去管理而就打算白送给中国人的,可是,自从有了兰自立,那家公司的生意更是火爆的让他无法想象。一开始搞散件加工,无论是在关税和进口批文上当时都能得到相关部门的支持,因为,中国的基层医院太需要那些不算最先进的仪器设备了,仅仅CT一项就已经把订单搞的满满的,兰自立不得不找王老他们利用关系增加企业的用地,然后扩大厂房和增加生产线,使这里很早就成为了供应医疗设备的中心。在兰自立的坚持下,这个公司成立了自己的研究机构,硬是从一些名牌大学挖了一些人才来,兰自立让他们照葫芦画瓢先弄出样机,然后让他们分析软件和其他的系统,竟然被他们逐步的克隆了一些设备,这也是他们企业后来的增长点之一。

兰自立本人上过大学,当年为了搜集热气球的资料也恶补过英语,尽管现在仍然是个半吊子英语,但是,起码他能够磕磕巴巴的用文字与桑切斯沟通,最主要的是他是李涌的哥儿们,这点使桑切斯放心。而兰自立的大多数经营的点子几乎全部来自李涌,兰自立的本性是憨厚有余智谋不足,而李涌恰恰是弥补了他的这个弱点,每当兰自立自己想不过来的时候,他必然会去找李涌出谋划策。

现在,以Y省K城为中心的翰林地产开发集团,已经将自己的经营触角伸到了全省,徐汉才的成功给他带来了许多荣誉,各种头衔也不少。可是越是名气大,企业发展的越快,徐汉才就越是小心。他早就把原来的那些豪华汽车,讲究的排场全都撤掉了,现在自己的贴身护卫是兰自立介绍给他的马龙,这也是李涌当年在深圳实习的时候结实的兄弟,现在的马龙那是李涌的死铁,马龙的兄弟马虎现在跟着兰自立。当年李涌在深圳认识的人脉现在基本上都是围着兰自立转。以兰自立、徐汉才、桑切斯三人为核心的这个铁三角就这么逐步的形成了。而联系这个铁三角的纽带和核心人物是李涌。三个人都给李涌开了专户,他们每赚到一分钱都要按照自己的良心往这个专户里放上李涌的那一份,虽然李涌对这事并不认同,但是,这三个人都知道,没有李涌,这些事情办不成。

当桑切斯带着大批的物资到中国参加慈善捐助,中方的接待人员问他为什么这样大批量的慷慨的为中国人捐献,他居然会用汉语对中方的接待人员说,“因为我们是‘哥儿们’!”此话一出让一些记者很感兴趣,他们想深挖内幕,于是找桑切斯进行访谈,结果桑切斯说的还是那句话,我们是“哥儿们”。这些话只有协助他的兰自立听懂了。

让李涌有些意外的是兰自立居然跟董一蓝谈上恋爱了,在他看来,他们两个怎么会有交集呢?当兰自立跟李涌说了这个事情之后,李涌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会不会是董晓蔓派来的卧底啊?”随即他就为自己这阴暗的想法感到羞愧,自己的老哥好不容易恋上了一个,无论如何都要促成而不能戳反矬子,那就太不够哥儿们了。即便是对方有所图,那也要想办法去感化和解决,不能让自己的大哥老这么孤单下去。

董一蓝找上兰自立还真是董晓蔓的意思,她是在了解到了李涌与兰自立的关系后,想在李涌的身边安个钉子。而董一蓝则是在珠峰医院实习完以后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临床医生。有一次,徐汉才来珠峰医院进行例行体检,由于徐汉才是这里的VIP病号,由医院派专门医生全程陪同,这次正好把董一蓝给派了去。徐汉才在检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兰自立来找他有事,于是,这个不大可能碰上的交集居然撞上了,而且猛烈的相撞出耀眼的火花。俗话说女追男如层纱,董一蓝要了兰自立的电话号码后,他们的关系急速上升,没过多久兰自立就向李涌通报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李涌只好对兰自立表示祝福,纪律约束他不可以告诉兰自立过多的信息。

“我说老哥,你是不是速度也太快了点啊?”李涌这天休息,来到兰自立那个最早的养殖场,现在这里已经不对外经营了,只有内部人士可以来。

“这还不是你的功劳,我跟董一蓝说你是我兄弟,那丫头就彻底的投降了,加上咱现在的身份好歹也是个董事长吧,这马上就要去见他爸爸了。”兰自立说。

“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的婚姻你还是要仔细一点,兄弟我并不反对你们的婚姻,但是,我是希望你们能够走到最后,不要像以前那样半途而废,这丫头的成长环境使她不会让你当个大男人的,何况她的姑姑就是咱们省黄副省长的夫人,而这个姑姑是个啥人你比我清楚,所以啊哥哥,你还是多留心为好。”

“关于这个问题我跟一蓝聊过,她是很反感她姑姑的,而且她父亲根本就不跟她姑姑来往,要不是因为她爷爷的病,她也不会到你们医院去。她还跟我说,她追求过你,失败了,后来你的女朋友来了后,她也曾经竞争过,可是她发现你女朋友后来跟你那个了以后,就死心了。”兰自立坏笑的说。

兰自立的话让李涌闹了个大红脸,他无法向兰自立解释自己与孙眉的关系。孙眉的突然离去让李涌的心里很苦,他无法理解孙眉为什么会这样做。

“好啦,你放心吧,哥哥虽然没有你那么聪明,但是,哥哥不傻,我这里的事情本身也没啥机密的,我也不会让她参与经营,这些都是说好了滴,再说,哥哥我现在堕入情网已经不能自拔喽,要不是这几天要跟她去南京见老丈人,你认为我有多少时间会在这里?”兰自立还是体会到了李涌的苦心。

兰自立走了没2天,欧阳就来找李涌了,“你母校附属医院的上官主任找你去帮忙,你们这关系没啥说的,准备一下出发吧,机票已经给你买好了,出诊费他们给院里的已经打过来了,其他的你就自己处理吧,这不犯纪律。顺道给你2天假,你可以回去看看你父亲。但是你的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哟。”

“您没问问是啥事情就把我派出去了?你们真当我是神啊?要是弄不了怎么办?”李涌对欧阳院长说。

“是什么事情你到了不就能看到了嘛,弄不了你就不弄,大不了咱们退他们诊费就是。当医生的哪里有包治百病的道理?这些他们懂的。请你去是看看你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办法,还不是死马当做活马医!”欧阳果然是个狡猾的老狐狸。

说来也是大半年没回家了,能够顺道回去看看父亲也是好事。李涌当晚登上飞机回到H省。一下飞机就看到上官和孙今邈等在接机口。

老同学见面分外高兴,李涌热情的拥抱着孙今邈,“好几年不见了,你还好吧?学校的同学我联系的少,就连牛心雨那家伙现在也找不到了。”

孙今邈现在变得沉默寡言,带着金丝眼镜显得更加高深了,“这几年我们过的不是太好,在医术上已经远远的被你落在后面了。听了上官主任说了你的事迹,自己扪心自问还真是做不到啊。还有就是我与华韵离婚了。”

李涌没想到孙今邈会跟自己说这个,不过他马上解嘲道,“呵呵,我还没结婚呢,你这又回归我们单身汉队伍了,也好,好的家庭也需要时间的考验的。”

“牛心雨已经在北京的一家医院上班了,他是从我们医院直接调过去的,据说最近正在忙结婚呢。他一直没有跟你联系吗?”孙今邈说。

“这小子现在混的本事不小了啊,居然调到北京去了,我们大学毕业以后就没有联系了,也许他现在可以自己闯天下了吧,不过他要结婚的事情不跟我说却是叫我意外,小的时候我们可是死党呢。”李涌笑呵呵的说。

孙今邈在分配到这家医院一年后就与华韵结婚了,可是结婚后并不幸福,因为华韵根本就不爱孙今邈,而是看上了孙今邈的关系和家庭背景,在她站稳了医院的位置后,居然结实了一个有钱的老板,正是因为难产后死了老婆,于是很快就与那个老板混到了一起,这让一直蒙在鼓里的孙今邈十分的难过,他们在结婚了2年后离婚了,那个华韵其实早就有预谋,她压根就没打算给孙今邈生孩子,直到离婚后孙今邈才发现华韵在婚后曾经做过人流并上了节育环。至此,孙今邈才直到自己当了冤大头。虽然离婚了一段时间了,可是谁也不敢提这个事情。今天见到了李涌后能够主动的说还真是难能可贵呢。

上官主任笑笑的看着他们聊了一会后就拿着病历给了李涌,“这个病人你不陌生的,是个老熟人,这次怕是不挨刀不行了。”

“我的意见是挨刀可能也不能解决问题,可是上面就是压着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这是新调到省里的高副省长,许多人都来说话,好像我们故意不给他治似得,弄的我们也是很为难,后来不知道是谁多嘴,说是找你来就行。”孙今邈说。

上官幽幽的说了一句,“能有谁啊?还不是Y省的黄副省长,他们在开会的时候认识的,据说是一见如故,前天他在病房里跟那个黄副省长通完电话后就找我说要你来开刀。你小子是不是在你们那里名气很大啊?我老糊涂了,你小子在哪里都名气大,那高副省长还打电话到北京去核实了,上面的人能不知道你吗?”

上官说的是实话,在北京的紧急召集医疗专家的名单里,确实有李涌的名字,这还是孙江南在离职前更新的。也就是说一旦有某人需要做重大的医疗时,这份名单是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医生的总和,他们会被按照需要分别叫到北京会诊。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医院,李涌看着病历上病情也是摇头。

“通过心电图检查和CT扫描,发现其心肌已经出现坏死的现象,其冠状动脉不是一个地方出现梗死,而是多点,这让我们根本无法搭桥,涉及到周边的毛细小血管太多了,如果继续发展下去,那么只能是等死了。”孙今邈说。

“也许可以考虑做心脏移植手术,你们有考虑过吗?患者的这颗心脏已经没有挽救的价值了。如果贸然开刀,病人会死在手术台上的。现在他有两个选择,第一是安装一个人造心脏,去年加拿大就已经这样干了,用来拖延时间等待寻找移植的心源,据说成功了。第二就是找到合适的心脏马上移植,目前心脏移植在我国不多,但是不是没有先例,如果解决好排异问题,愈后的效果要比移植其他器官好的多。除了这两项以外,没有必要再去开什么刀了。你们现在用药物控制和人工心肺机也许可以拖上一些时间。”李涌放下病历说。

李涌的话让上官开了窍,这几天他如坐针毡,因为他很清楚高副省长这病不好搞,春节前在拿出了那个恶心的东西后,上官已经告诫他不可以再酒色无度,特意的告诉他心脏的情况不是很好,要好好的调理,慢慢的降低体内的胆固醇。尽可能的不要去过劳。可是这位调入省城以后,应酬更多,娱乐也更多了,最终还是倒在了这个病上。现在让上官他们来抢救,上官都不知道该给这个高副省长什么样的建议,有了李涌的这个思路,他知道该怎么说了。

既然现在一时半会也动不了啥手术,病情并不复杂,李涌就告别了上官乘车回江城去看父亲了。

20

第二十四章 哥儿们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