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记忆>1.105 鸟命关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05 鸟命关天

小说:北宋记忆 作者:陆听琴 更新时间:2014/1/7 8:29:09

郭三进入大殿,取了弩机,再次来到庙外时,那只喜鹊仍未飞走。她将弩机踩在脚下,用力上紧半弦,对着喜鹊瞄了片刻,忽然想起自己的射术不佳,倘若这一矢射空,喜鹊受到惊吓,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她犹豫了许久,决定先练好技术,再行打猎,于是回到大殿,从火堆中拾起一截柴火,走到庙外的小屋前,在门板上画了三个圈,作为靶牌。

那弩机只配备了四支弩矢。郭三远离门板两丈,连续射了十余矢,矢矢落空,但因靶牌只有三个圈,中心处是“十环”,依次是“九环”、“八环”,即使她射到圆圈之外,也算是“七环”。如此射了五轮,总共二十矢,郭三得到“一百四十环”的好成绩,平均下来,也算是“百发七十中”了。

等到第六轮射击时,郭三终于掌握了诀窍,原来她无法将弩机拉到满弦,因此弩矢的飞行轨迹略有改变,她必须瞄得更高一些,方可射中目标。

张琥儿醒来之后,觉得伤口处的疼痛略减,身体也舒服了许多,只是屋外不时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敲门。她挣扎着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一瞧,原来郭三正在专心练武,虽然武功不济,但弩矢射向门板后,仍发出了响亮的“咚咚”声。再看门板,早已被扎了数百个小洞,但奇怪的是,唯独圆圈的正中心完好无损。

这时郭三又射出一矢,恰巧命中了“十环”。张琥儿忍不住喝彩道:“好!”郭三听到动静,转头一瞧,见张琥儿站在门口,喜道:“琥儿姐姐,你的伤口不痛啦?”张琥儿点了点头,问道:“你在干甚么呢?”郭三道:“我在练习弩法!”张琥儿道:“为甚么要练弩呢?”郭三道:“我要打猎!”说着伸手一指旗杆顶。张琥儿顺着她的手势望去,只见一面黄色的大旗迎风招展,旗上写了一个“佛”字,愈发不解,又问:“打甚么猎?”郭三抬头一瞧,顿时愣住了,那只喜鹊早已踪影全无。

张琥儿并不知喜鹊之事,只道郭三贪玩好奇,心想自己幼时也喜欢舞刀弄箭,这小丫头近日受了不少委屈,就由得她去吧。郭三却担心张琥儿的伤势,忙放下弩机,扶她回到了大殿。

张琥儿躺在棉被上,过不多时,再次昏昏睡去。郭三看了看窗外,见太阳已在正南方,知道午饭时刻将至,便端着筛子,来到庙外的一处空地,刚要取些积雪,忽听身旁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转头一瞧,原来旗杆下落了十余只麻雀,正在马粪堆中觅食。

郭三心念一动,思忖:“妙啊!喜鹊方走,麻雀又来,真是天助我也!”匆匆跑回大殿,从被子上拆了几条线,然后找到一根短木棒,将线系在了木棒上。她生怕麻雀受到惊吓,蹑手蹑脚地溜到院中,在旗杆下清理出一片空地,往地上撒了些小米,并将筛子的边缘用木棒顶起,做了一个捕麻雀的陷阱。

近日连降大雪,麻雀觅不到食物,时常会飞进百姓家的院子、猪圈、鸡圈,寻觅残留的食物。这座小庙的周围没有村庄,因此附近的麻雀并无防人之心。郭三躲在屋门后,只等了片刻,便见十余只麻雀飞入筛底啄食。她心中一喜,忙拉动手里的线。那筛子失去木棒的支持,迅速扣在了地上。

郭三跑到旗杆下,只听筛中传出“扑腾、扑腾”的声音。其余的麻雀受了惊吓,落在不远处的树梢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似在愤怒地反抗,又似在咒骂人类的残暴。郭三突然生出怜悯之意,心想:“常言道‘人命关天’,鸟命何尝不是如此?佛家有云‘万物皆灵’,我岂能为了吃饱肚子而杀生?”当下不再犹豫,一把掀起了筛子。

到了下午时分,张琥儿再次醒来,见郭三跪在佛像前,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说甚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张琥儿大惑不解,问道:“小妹子,你在做甚么?”郭三道:“我今天做了一件善事,特意感谢佛祖呢。”说着端起旁边的药碗,又道:“琥儿姐姐,你该喝药了。”

张琥儿怔怔地瞧着郭三,突然伸出右手,打了自己两个嘴巴,跟着流下泪来,道:“我……你……你待我这么好,我却……”郭三微微一笑,道:“你待我怎么了?不也很好么?”说到此时,突然跳将起来,惊叫一声:“哎呀不好!还没喂马!”原来她只顾着张琥儿的病情,却忘了那两匹白马。

郭三抱着草料,喂过马之后,又化了一锅雪水,清洗张琥儿的衣服,接着是换药、包扎、煎药、服侍大小便、准备晚饭,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但心里却极欣慰,毕竟她曾“救”了数只麻雀。

接下来的两日,张琥儿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白天还能走几步路,到了夜间就开始说梦话,甚至在梦中哭出声来。郭三担惊受怕,连续两晚都没睡好,身体已有些虚弱。然而祸不单行,到了第三日夜间,突然下起了大雪。窗外寒风呼号,更夹杂着马的悲嘶声。郭三在火堆旁睡了一夜,次日出门查看,只见小屋的门大开着,屋中空无一物,想是两匹白马饿得发慌,挣脱缰绳逃跑了。

郭三大为后悔,心想早知两匹白马要逃跑,又何必喂它们黄豆呢?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回到大殿,打开布袋一看,米袋已见了底,黄豆却还有两斤。她架起铁锅,将仅有的两斤黄豆炒熟,收入袋中妥为保管,随后拿起捕鸟的筛子,再次成为了猎人。

那群麻雀似乎没长记性,全然忘了两天前的危险。郭三刚布好陷阱,便有数只麻雀飞了下来。郭三甚至有些怀疑,莫非这些麻雀是外来的游客,不知本地的危险?但再仔细看时,每只麻雀都长得一模一样,叫声也完全相同,并不因其居住在契丹,就会讲甚么契丹雀语。

郭三不费吹灰之力,便扣住了七、八只麻雀。但两个难道也随之而来,一是如何掀开筛子捉到麻雀,二是捉到麻雀之后,如何将其变为食物?又或者说,她有没有杀麻雀的胆量?

0

1.105 鸟命关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