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记忆>1.106 滋补良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06 滋补良品

小说:北宋记忆 作者:陆听琴 更新时间:2014/1/8 18:07:41

数日之前,萧恒远曾在郭三的面前杀了一只山鸡。当时郭三吓得蒙住了双眼,惟恐看到血腥的场面。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仅仅过了几天,她便被迫打猎,甚至要亲手杀了麻雀。

郭三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不敢杀雀,只好回到大殿,先烧了一锅开水。等到水烧开之后,她仍在犹豫,想着是否挖些野菜充饥,但听外面“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只好走到旗杆下,双手抓紧筛子,用力摇晃了一阵。筛底渐渐安静下来。郭三掀开筛子一看,只见地上有七只麻雀,都已昏迷过去,其中几只麻雀的口角粘着血,也不知是死是活。郭三壮着胆子,提起麻雀的羽毛,将其逐一扔进筛子,随后端着筛子冲入大殿,将七只麻雀都倒在了锅里。

片刻之后,大殿中弥漫着一股熟悉的味道。郭三捞起麻雀,放入筛中。

说来也怪,郭三虽然不敢杀生,但当猎物昏迷过去后,似乎又不那么害怕了,此时她面对着几只煮得半熟的麻雀,便如从市场买了鸡肉一样,只是内脏尚未清理干净,需多费一番工夫。她将麻雀的羽毛尽数拔去,取来匕首,剃除了内脏。

过不多时,那只喜鹊又回到了旗杆上,看着郭三“喳喳喳”地叫。郭三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事。那故事中讲:有一只蜘蛛在庙里结网安家,由于长年听到僧人们念经,竟然有了佛性,后来也成了佛。那只喜鹊的家或许就在附近,莫非它也有了佛性?

郭三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这辈子只进过两次庙,第一次是在庙后挖了一个坑,将自己抄写的后世知识深埋地底,第二次却大开杀戒,完全违背了佛家“慈悲为怀”的宗旨。但转念一想:“反正麻雀已死,不吃也是浪费。况且佛祖也曾割肉喂鹰,这些麻雀舍生取义,也算是成佛了。”忙碌了一阵,终于将七只麻雀开膛破肚,收拾得干干净净。

张琥儿从昏迷中醒来,闻到一阵肉香,又听身旁传来“咣咣”的声音,睁眼一瞧,原来郭三手持锅铲,正在火堆旁炒菜。张琥儿坐了起来,问郭三道:“小妹子,你在干甚么呢?”郭三道:“我在给你作饭。”说着从地上拿起一只碗,将锅中之物盛入碗里,端到了张琥儿的面前。

便在此时,只听“吱”的一声,一只老鼠从供台跳下,逃到了门外。张琥儿吓了一大跳,问道:“碗里不是老鼠肉吧?”郭三笑道:“老鼠可没那么好捉,这是几只麻雀。”伸手拿起一块雀肉,放入了嘴里。

那麻雀肉果然美味之极,竟然远胜鸡肉和鸭肉。郭三吃了第一口,又想吃第二口,一边吃,一边嚼着炒豆子,直到吃完一半,这才擦了擦嘴巴,走到蒲团旁边,跪在佛像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开始祷告起来。

张琥儿起初觉得麻雀无法下咽,但只吃了一口,竟是前所未有的美味,忍不住开喉大嚼起来。这顿饭吃过之后,张琥儿的精神好了许多,再也未曾昏迷过。郭三喜出望外,心想张琥儿身体虚弱,本就该找些鸡肉补一补,岂料雀肉的功效竟然远胜鸡肉。

接下来的两日,郭三的捕雀技术大进,但附近的麻雀可就遭了殃。那些记性好的麻雀,只要看到郭三的影子,便立即飞得无影无踪,但也有些记性差的、饿极了的、走亲戚的,又或是过路的客雀,总会飞到筛底啄食。郭三也不贪多,每次只捕一筛。

张琥儿有了此等滋补良品之后,身体迅速恢复,白天再也不会昏迷,甚至能帮着郭三清理麻雀,递盐添酱了。然而好景不长,到了第五天头上,笨麻雀似乎被捕完了,剩下的都聪明之极,说甚么也不肯落到地上。

中午时分,郭三披了一条麻袋,再次外出打猎。张琥儿奇道:“郭三,你披着麻袋做甚么?”郭三道:“我换一件衣服,麻雀就不认识我了。”张琥儿笑道:“可不能总想着捕雀。”郭三道:“若不捕雀,该吃甚么呢?”张琥儿看了看山下,道:“我的身体好多了,咱们或许该离开这里。”郭三伸手一拍脑门,道:“哎呀,我真是忘了,姐姐既然已能走路,咱们为何不离开呢?”

当下二人回到庙中,各自穿了棉衣,又将剩余的药草、雀肉、盐,都收入包袱。郭三再次跪在佛像前,磕了三个头,虔诚祷告,以赎杀雀之罪。二人走出庙门,只行得十余步,忽听半山腰传来人声。张琥儿大吃一惊,拉着郭三闪身回到庙中。

郭三站在窗户边,踮起脚尖一瞧,只见十余人沿着小路走来,为首的是萧恒远。在萧恒远的左边有一名大汉,身材魁梧,有如铁塔一般,正是那位“铁大哥”。郭三悄声道:“琥儿姐姐,铁大哥是不是叛变了?”张琥儿也看到了铁大哥,但仍是摇了摇头,道:“铁大哥赤胆忠心,决非卖友求荣之辈。”郭三道:“那他怎和萧将军在一起呢?”张琥儿闻言一惊,道:“他就是掳走你的萧将军么?”此前郭三曾撒了一个谎,说萧恒远掳走了她。张琥儿信以为真。没想到萧恒远今天真的来了。郭三不便详细解释,只是暗自着急。

过了片刻,只听萧恒远说道:“两位姑娘,都出来吧。”张琥儿自知躲不过去,缓缓站了起来。郭三道:“琥儿姐姐,你用匕首架在我脖子上吧。”张琥儿摇了摇头,道:“经过这次的劫难之后,你和我早就像亲姐妹一样。我哪怕被契丹人杀了,也不会挟你为质。”说着向庙外走去。郭三紧跟在她的身后,迈出了门槛。

萧恒远抱了抱拳,道:“我家将军已按照张姑娘的意思,释放了令尊。还请张姑娘履行诺言,让这位小朋友回家吧。”张琥儿哼了一声,道:“你说放就放了?我可不信!”萧恒远道:“姑娘不肯信我,总该相信自己的护卫吧。”说着看了铁大哥一眼。

铁大哥满脸怒色地说道:“姓萧的,我愿意随你上山,只是确认张姑娘安然无恙,可不想听从你的号令。”萧恒远笑道:“在下怎敢对铁兄发号施令?只是张姑娘挟持了人质,还请铁兄说几句话,让她宽心。”张琥儿听得如坠云雾,问道:“铁大哥,他说的可是真话?”铁大哥点了点头,道:“这人说得没错,张将军确实已被释放,此时已在赶往定州的途中。”他说的“定州”,正是大宋境内的一座城镇。

张琥儿惊得张大了嘴,半晌回不过神来。郭三观言察色,料知萧恒远所言不假,心里却“咯噔”一下,隐隐觉得自己又上了叶连的当。但转念一想,叶连在大雪中行军数日,百余匹战马被冻死,好不容易捉到张琥儿的父亲,却因自己被人挟持,令他前功尽弃,如此大恩大德,又岂是骗人之举?

铁大哥走上前几步,对张琥儿道:“铁某曾力劝姑娘救父,谁知只是自作聪明,到头来反而坏了将军的大事。铁某无颜再见将军,只好从此隐居山野,再也不出家门半步!”躬身施了一礼,转头便走。

张琥儿急道:“你说甚么?我没太听明白!”铁大哥道:“姑娘见到令尊时,就会明白一切了。铁某自作聪明,自作聪明……”伸出右手,在空中晃了几晃,头也不回地下山去了。

0

1.106 滋补良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