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记忆>1.107 念念不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07 念念不忘

小说:北宋记忆 作者:陆听琴 更新时间:2014/1/10 8:26:45

张琥儿呆呆地站在庙门口,半晌回不过神来。她为了营救父亲,当真是历尽千辛万苦,谁知后来救人不成,反倒搭进了同伴的性命,而郭三略施小计,便让自己如愿以偿;这本来也是一件好事,但适才铁大哥却说,自己似乎弄巧成拙,坏了父亲的大事。

郭三在惊讶之余,又隐隐觉得上了叶连的当,可上的究竟是甚么当,却说不清楚。正所谓:每次上一当,当当不一样。

萧恒远道:“张姑娘,我已释放了令尊,还请你一诺千金,让这位小朋友回家。”转向郭三,招手笑道:“咱们走吧。”

郭三踌躇不定,她被叶连骗到契丹之后,无时不想着逃回大宋,后来好不容易适应了,却又遇张琥儿挟她离营。这几日间,她在照顾张琥儿的同时,也在担心契丹兵找到自己,可潜意识中又盼着叶连派人营救。如今萧恒远就在眼前,她却开始犹豫了。

萧恒远道:“自从郭姑娘失踪后,将军茶饭不思,整日只想着如何营救,还数次违反了军令。”说到此时,重重地叹了一声。郭三急道:“叶大哥他……他怎能违反军令呢?哎呀,那可如何是好!”萧恒远道:“姑娘既然关心将军,那就随我回去吧。”

张琥儿轻声道:“不如你跟他走吧。这天寒地冻的,我又受伤未愈……”郭三摇了摇头,向萧恒远道:“萧大叔,我自然是要回家的,可我的家在大宋南河镇,而非契丹的中京。”

此言一出,不仅张琥儿大吃一惊,就连众契丹兵也颇感意外。萧恒远叹道:“我原以为姑娘获救之后,定会欣喜万分,岂料姑娘竟然不愿回去。唉!我为了讨姑娘欢心,还特意带了一件礼物。”说着指了指身后。郭三顺着他的手势一瞧,只见一名士兵牵了一匹马,缓缓地沿路行来。那匹马全身赤毛如血,正是她的赤骅。

赤骅见到主人,欢嘶不已。那士兵松开了缰绳。赤骅跑到郭三的身边,在她身上挨来擦去,显得甚是亲密。郭三心中一酸,忍不住流下泪来,轻抚着赤骅的鬃毛,哭着说道:“你是一匹契丹马,我却是宋人,咱们原本就不是一路人马。”想到历史上的宋、辽之争,心志更坚,转身看着萧恒远,说道:“萧将军,烦请您转告叶大哥,就说郭三对他不住,辜负了他的一番美意。还望他乖乖的听话,别再违反军令了。”众士兵听她前面几句说得大义凛然,后面却是哄小孩子的口吻,均忍不住笑了起来。

萧恒远再叹一声,道:“将军曾有过吩咐,倘若姑娘执意要离开,我等万不可强加阻拦。也罢,姑娘想要去哪里?我也好护送一程。”郭三指着南方,说道:“我要一直往南走,返回大宋。你们骑着战马,又带着兵器,恐怕无法进入宋境。况且我身边有琥儿姐姐,也不敢劳烦您了。”心中虽对萧恒远有些不舍,但一想到“夜长梦多”四字,便又盼着就此分别。

萧恒远点了点头,道:“既然姑娘执意离去,我只能告辞了。”伸手指着赤骅,又道:“这匹马是姑娘救的,就让它跟着你吧。”招呼一声,带着众士兵径自下山去了。

郭三原本以为,萧恒远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劝自己去见叶连,谁知他头也不回,就这么走了。郭三惊讶之余,更多的却是失望。过了良久,张琥儿忽问:“接下来该怎么办?”郭三道:“先下山吧。”走到赤骅的身旁,示意张琥儿将行李放在马背上。

二人来到山下。放眼望去,只见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竟不知路在何方。郭三指着契丹兵留下的马蹄印,说道:“就沿着马蹄印走吧,总能找到大路。”张琥儿道:“那些契丹兵似乎去了东边。咱们若跟着走,恐怕无法回到大宋。”郭三道:“天寒地冻,路途艰难,一时也回不到大宋。况且你的旧伤未愈,总该找个客栈住下来。”张琥儿点头道:“就听你的吧。”她自从受伤之后,对郭三竟有种说不出的依赖,此时郭三说要投店住宿,她便决无异议。

二人沿着契丹兵留下的马蹄印,向东行了半日,遇到一个村庄。郭三进村打听,原来该处叫作“松子岭”,再往东走一百余里,就是契丹的泽州了。

眼看天色已晚,郭三找到一家农宅借宿,并送给女主人三钱银子,作为食宿的费用。契丹人向来诚朴直爽,见郭三和张琥儿是两个弱女子,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不仅端上了热腾腾的饭菜,甚至还加了两床棉被。郭三大为感动,又多送了一两银子。那女主人诚惶诚恐,连声道谢。张琥儿嗟叹不已,心想银子来之不易,今晚借宿最多只需一钱,你倒出手大方,竟然一下子就给了一两三钱。郭三却毫不在意,只觉得钱财乃身外之物,又或者说,直到今日,她仍觉得纸币才是钱,至于白花花的银子,无非是些好看的金属罢了。

那农户家的设施极为简陋,张琥儿和郭三无法沐浴,只好胡乱洗漱了一番,便即就寝。次日一早,两人辞别农户的主人,骑马向东行去。那赤骅本就是一匹神驹,虽不说日行千里,但脚力也远胜寻常战马,况且张琥儿和郭三加起来,体重也比不过一个普通士兵,是以二人共乘一骑,竟然行得极快,待到傍晚时分,又走出五十余里。

经过昨日之事,张琥儿终于收回了钱袋。这一晚,她只花去半钱银子,便在一户农家住了一宿。郭三责怪她吝啬。张琥儿道:“银子来之不易,哪能随便送人?况且即使你想出手大方,也该送给大宋的百姓。”郭三道:“对,对,你说得没错。”心里却想:“契丹人和宋人似乎没甚分别,都是黄皮肤、黑眼睛,身上也没体毛,更无异味。”

次日上午,二人路过一个小镇。张琥儿买到两套干净衣服,只是苦于无处沐浴,只能将衣服收在包袱中,继续往东赶路。越往东行,村镇越发集中,甚至每走十余里,便能遇见一个村落。

到了第四日清晨,前方忽遇一座大山,山脚下竖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神山”二字。郭三道:“琥儿姐姐,山上或许住着神仙。咱们去拜访神仙吧。”张琥儿笑道:“神仙淡泊名利,又怎会在家门口写上‘神山’二字呢?依我看,这山中只有狼。”郭三听到“狼”,不禁想起了十余日前的遭遇,忙道:“还是算了吧,赶路要紧。”拔转马头,沿着山脚下缓缓行走。走了约一里多路,前方又遇一处丛林,林间传出淙淙的水声。二人骑马进入树林,只见山脚下有一处湖泊,湖面上泛着丝丝的白气。

郭三跳下马背,跑到湖边伸手一探,只觉得手指微微发烫,原来山顶上有一个温泉,泉水沿山坡流下,在此汇成了一个湖泊。郭三喜道:“琥儿姐姐,这是温泉,正好洗澡。”

在宋朝时,洗澡专指洗手,也叫作“澡手”,真正的洗澡被称作“沐浴”。张琥儿本以为郭三要洗手,谁知她突然除去鞋子,三两下脱光衣服,扑通一声跳进了湖里,跟着便高呼“救命”。张琥儿大吃一惊,慌忙跃下马背,便要跟着跳了进去。

郭三冒出头来,哈哈笑道:“湖水只有二尺来深,哪能淹死我?”张琥儿自知上当,愠道:“我的伤口还未痊愈,你就不怕我再次生病?”郭三道:“湖里有硫磺的味道,正好用于疗伤。琥儿姐姐,你快脱了衣服。”张琥儿四下看了几眼,见无人迹,心想自己受伤多日,确实该好好地梳洗一番,便学着郭三的样子,除去外衣,只留一件贴身小衣,缓缓走进湖里。

郭三笑道:“大家都是女人,你怕甚么?还不赶快脱光?”一边说着,一边偷眼打量张琥儿,但见她苗条婀娜,又不失丰满,比自己从前不知强了多少倍,顿时又有些嫉妒。

张琥儿被郭三瞧得害羞,喝道:“别看!”郭三嘻嘻一笑,转过身去,在水里做了个蛙泳的动作,居然没沉入水底,反倒向前游了数尺。张琥儿见郭三玩得开心,一时兴起,也跟着游了起来。二人在湖中嘻笑一阵,渐渐远离了下水之处。郭三道:“咱们比憋气,看谁憋的时间长。”张琥儿道:“好!比就比。”说着潜入了湖底。郭三捏着鼻子,在水里潜了好一阵子,终于再也憋不住气,浮上水面,哈哈笑道:“还是你厉害,我认输啦!”

忽听不远处有人高声叫喊,跟着说了一串话,既非汉语,亦非契丹语。郭三大吃一惊,转头望去,只见岸边站了一个小男孩,约六、七岁,浑身脱得精光,看样子正要冲入湖中。那孩子的旁边又站了数人,均穿兽皮大衣,戴着皮帽,脸上满是惊愕之色。

0

1.107 念念不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