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记忆>1.109 郭三赛马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09 郭三赛马

小说:北宋记忆 作者:陆听琴 更新时间:2014/1/13 18:59:44

普里出兀道:“阿骨打,会写字。”郭三道:“我也会写字!不如我和他比一比,看谁写的更好?”心想:“比试之后,我就将他的字偷走,等几十年后他当了金国皇帝,这些字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普里出兀追上完颜阿骨打,将郭三的话如实讲了。完颜阿骨打摇了摇头,满脸的不屑,说了几句女真语。普里出兀转过身来,笑道:“小姑娘,阿骨打不和你比试。”郭三大为懊恼,但又不愿输了面子,便学着完颜阿骨打的语气,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心想你羞辱我,我也要还敬于你。

众女真人哈哈大笑,跟着又低声议论起来,均想:“这女娃子的记性倒好,只听了一次,便将阿骨打的话完全学会了。”郭三料知自己说错了话,问道:”普里出兀大叔,阿骨打说了甚么?”普里出兀道:“阿骨打说,女娃子就该待在家里做饭、洗衣、生孩子,学甚么写字?”说到此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琥儿不知众人因何发笑,但见郭三气鼓鼓地,甚是担心,悄声道:“别和他们争了,好女不与男斗。”郭三道:“我偏要和他斗一斗。”心想:“看他骑马的姿势,便知是个少年英雄。嗯,或许他只会骑马、射箭,对于棋、琴、书、画却丝毫不通。我若以文取胜,难免胜之不武……难免胜之不文;但若和他比试骑马、打架,却又非他的对手。这该如何是好?”眼珠转了几转,突然想到一条妙计,当即仰头对天,哈哈笑了几声。

众女真人听到笑声,都回过头来。阿骨打也转身看着郭三,满脸的不解。郭三用契丹语说道:“普里出兀大叔,我,骑马,厉害。阿骨打,不厉害!”普里出兀微微一笑,将郭三说的如实转告。阿骨打摇了摇头,便又转过身去,竟然将郭三视若无物。

郭三最受不了别人轻视自己,大声道:“阿骨打,不厉害!坏!摔倒!哭!害怕!”将学会的契丹贬义词全部说了出来。阿骨打仍是不理不睬,一个人在前面骑马。郭三瞧了瞧普里忽兀,见他并无转译之意,当即换了另一种方式,叫道:“阿骨打!”跟着便哭几声,再叫一声“阿骨打”,接着又哭,而且哭的时候故意放粗了嗓门,听起来像是个男孩子。

其实郭三并非胆大,而是另有想法。阿骨打既然是以后的金国皇帝,胸襟自然开阔,身旁的人也非泛泛之非,决不会和一个小女孩计较;又因她在契丹营中待得久了,便生出一种错觉,以为任何人见到她时,都会恭恭敬敬,想尽办法满足她的心意。

张琥儿大急,心想:“这群人来历不明,虽然看似友善,但万一惹他们发怒,谁也不知后果如何。”伸出手来,在郭三的腰间拧一把。郭三刚喊出“阿骨打”三字,忽觉腰间一痛,忍不住“哎呦哎呦”地大叫起来,这一下变成了“阿骨打,哎呦!哎呦!”

阿骨打知道郭三在羞辱自己,再也忍耐不住,转身看着郭三,大声道:“比就比,我才不怕!”郭三也学着他的语气,用女真话喊道:“比就比,我才不怕!”阿骨打道:“你别学我说话!”郭三也道:“你别学我说话!”阿骨打道:“你这女娃当真讨厌!”郭三听到“女娃”的字样,知他又在嘲笑自己,便不再学他说话,转向普里出兀问道:“普里出兀大叔,‘男孩子’怎么说?”

完颜劾里钵略通契丹文,听到郭三问及“男孩子”的发音,心中一震,暗想:“这丫头果然聪明,竟然在片刻之间学会了几句女真话,甚至猜到了其中的含义。她方才说要比赛骑马,或许并不是气话,多半已想好了对策。”挥了挥手,示意众骑停下,掉转马头走到郭三的身边,问道:“你要和阿骨打比赛么?”郭三吓了一跳,脱口道:“你也会契丹语!”劾里钵笑道:“我会讲女真话,契丹话,但不会汉话。你方才说要比赛,如何比法?”郭三道:“我,找三个人,三匹马。阿骨打,找三个人,三匹马。比三次,两次厉害。”她不知如何用契丹语表达“三局两胜”,便只好胡乱地翻译一通。

劾里钵却已明白了郭三的意思,点头道:“好,那就比赛。”说着跳下马背,走到阿骨打的坐骑旁,将比赛的规则讲了。阿骨打怒冲冲地翻身下马,站在父亲的身旁,示意郭三挑选马匹。

郭三抱着马辔,缓缓地溜下了马背,虽然动作极为难看,气势上却丝毫不输,说道:“你,不厉害。我,厉害。你先。”普里出兀将郭三的话如实转达。阿骨打摇了摇头,仍坚持郭三先选马。郭三拍了拍的胸脯,道:“我,比赛。“又指着张琥儿道:“我姐姐,比赛。”接着走到一位女真人的身旁,示意他加入自己这边。

阿骨打也挑选了两人,第三人则是他自己。郭三不动声色,心里却窃喜不已,暗想:“好啊,你要中计了。”

张琥儿原本不关心比赛,可又不愿郭三输了,甚是着急,但想起前几日遇到的数次险情,皆由郭三轻松化解,心中稍安。

郭三大概讲了比赛规矩,每队三骑,分为三轮,谁先跑到两里外的山脚下,便算取得了这一轮的胜利。阿骨打毫不在乎,只想着痛赢比赛,让这小丫头心服口服。郭三见计已售,笑着问道:“你们,谁先?”阿骨打心想:“前两轮如果战平,最后一轮就极为关键了。我若最后出战,又赢了这丫头,岂不威风之极?”指着一名大汉说道:“他先来。”

那大汉生得肩宽腰细,一看就是骑马的好手。郭三道:“好,我和他比!”说着走到一匹黄马的跟前,笨手笨脚地爬上了马背。

完颜劾里钵仔细打量赤骅,见其浑身赤毛,乃是一匹旷世良驹,顿时猜到了郭三的计策,暗自称赞:“这丫头确实聪明,阿骨打果然要输了。”

0

1.109 郭三赛马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