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记忆>1.110 愿赌服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10 愿赌服输

小说:北宋记忆 作者:陆听琴 更新时间:2014/1/14 16:15:50

郭三骑着黄马,来到那大汉的坐骑旁,示意自己准备好了。普里出兀举起手臂,喊道:“一、二、三,跑!”那大汉的双腿一夹,跨下的白马已跑出数丈开外。郭三却不紧不慢,口中轻喝一声,催马往前走了十余步,又折了回来,叹道:“这一轮,我输了。”

劾里钵哈哈笑道:“阿骨打,你要输了。”阿骨打大惑不解,问父亲道:“分明是这女娃子输了,为何是我?”劾里钵道:“再等一阵,你就明白了。”郭三不知这二人在嘀咕些甚么,但见阿骨打满脸纳闷,劾里钵却似有所悟,好像猜透了自己的计策。

过不多久,那大汉骑着白马回来,向阿骨打讲了一通女真话,意思是说,自己不负重望,赢了首轮。阿骨打指着另一名骑手,要他参加次轮比试。郭三道:“第二次,我姐姐上。”

这时众人都猜到了郭三的计策,无不暗自叫好,只有阿骨打仍被蒙在鼓里。张琥儿悄声问道:“如果我输了呢?”郭三道:“你不会输,因为咱们有赤骅。”张琥儿道:“但我骑术不佳,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郭三道:“你是替宋人出战,岂能输给女真族?”张琥儿一怔,道:“我……旧伤未愈,只能尽力了。”话虽如此,但脸上已换了一副神情,显然不想输掉比赛。

接下来的事情,果然不出劾里钵所料,普里出兀刚喊到“三”,赤骅便如箭一般向前冲去。但凡是良驹,天生都喜狂奔急驰;只因郭三的骑术不佳,赤骅多日未曾放踢疾奔,早就憋了一股劲,这时跑发了性,竟然越跑越快,将对手远远甩在身后。郭三手舞足蹈,大声叫喊:“赤骅!赤骅!赤骅!”以庆贺自己取得了胜利。

劾里钵走向普里出兀的身边,问道:“普里将军,这匹马比起我的骝龙如何?”普里出兀道:“恐怕不相上下。您的骝龙是契丹陛下所赠,至少也值白银三千两。这匹红马只有两岁,或许……”说到此处,便即停口不言,其意再明显不过,赤骅的年龄较小,倘若训练得当,日后定会超过骝龙。劾里钵道:“这两个姑娘骑着一匹天下难寻的骏马,显非寻常的农家姐妹。”普里出兀点头道:“此处已近契丹的中京,但这两位姑娘满口汉话,却也不是契丹人。”刚说到这里,便听一阵马蹄声,张琥儿已骑着赤骅奔回,将对手甩出了半里之多。

阿骨打输了第二轮之后,极是懊恼,但转头看时,见对手是父亲的一名属下,顿时又来了精神,心想我们曾比试过多次,输赢各半,这次或许也能取胜。

劾里钵将那骑兵叫到跟前,细细叮嘱了一番。那骑兵不住地点头。郭三心中起疑,叫道:“喂,不准骗人!” 她的原意是“不准作弊”,无奈不会说“作弊”这词,只好以“骗人”代替。劾里钵笑道:“姑娘放心。女真人,不骗人!”郭三仍是不信,眼看着双骑并立,心里却有些后悔,那骑手既是劾里钵的手下,比赛时就一定会故意相让。

然而等到比赛开始之后,郭三不禁大吃一惊,那骑手丝毫不让,将阿骨打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众人站在原地等待。过不多久,那骑手已折了回来,阿骨打却还没到山脚下。郭三用力攥着拳头,为那骑手暗自鼓劲,生怕他一不小心来个“马失前蹄”,可就前功尽弃了。

那骑兵不负郭三所望,顺利地回到了起点。又过一阵,阿骨打这才骑着黑马返回。郭三大声道:“你,输了!”阿骨打跳下马背,向郭三伸出大拇指,讲了一句女真语。普里出兀笑道:“小姑娘,阿骨打赞你是一位女英雄。”郭三道:“他认输了么?”普里出兀道:“是,他输了。”郭三喜道:“太好了,让他写字!”

普里出兀走到阿骨打的身边,将郭三的话如实转达。阿骨打摇了摇头,说自己虽然输了比赛,但赛前并没约定赌注,因此决不同意写字。郭三起初有些生气,可后来仔细一想,两人确实未曾订下赌注,只好闷闷不乐地爬到赤骅的背上,靠在张琥儿的怀中,暗自盘算下一个计策。

经过这场比赛之后,众骑手都对郭三刮目相看,有几个懂契丹语的人更是对她赞不绝口。郭三却爱理不理,心思全在阿骨打的身上,盼着和他多说几句话,谁知阿骨打闷闷不乐,只是一个人在前骑马。

当晚众人抵达泽州,在一家客栈投宿。郭三和张琥儿住了一间客房。次日吃早饭时,完颜劾里钵替两位姑娘结了房钱。张琥儿老大不好意思,连连做着手势道谢。郭三却无所谓,觉得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劾里钵虽然多付了些银子,其实并没甚么本质的损失。

一行人离开泽州,往东北方向行去,中午在路边的饭馆用餐。众女真人围着两张大桌,各自落座,却将郭三和张琥儿安置到了一张小桌。郭三有种被轻视的感觉,心里忿忿不平,只顾着低头吃饭。

过了片刻,店伙计走到劾里钵的身旁,递了一张小纸条。劾里钵打开纸条看了几眼,神色大变,又将那纸条递给了身旁的骑手。众人逐一传看下去,无不露出惊讶之色。

劾里钵来到小桌旁,笑着问道:“郭姑娘,你想让阿骨打写字?”郭三点了点头。劾里钵道:“好!”走到阿骨打的身旁,说了几句女真话。阿骨打不住地摇头,示意自己不愿写字。劾里钵脸色一变,低声喝了几句。阿骨打见父动怒,只好点头答应了。

店家取来纸笔,铺在饭桌上。阿骨打提起毛笔,写了几个女真文字。众人看过之后,都笑了起来。郭三不知他写些甚么,问普里出兀道:“阿骨打写的甚么字?”普里出兀道:“他写的是‘姑娘英雄’。”郭三道:“嗯,这就对了,我是英雄。”心里却有些怀疑,斜眼瞧阿骨打时,见他唇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当下更无怀疑,暗想:“这小子不怀好意,多半写了骂我的话。”

众人吃过午饭后,继续往中京方向赶路。途经一个小镇时,劾里钵买了一匹马,说道:“郭姑娘,两人共乘一骑太辛苦,这匹马送给你姐姐。”郭三欣然接受。张琥儿却有些不解,问郭三道:“妹子,这人是甚么意思?”郭三笑道:“他多半看上了你,想娶你做压寨夫人。”张琥儿脸上一红,啐道:“ 臭丫头,你再胡说,瞧我不……打你屁股。”郭三道:“别打屁股。不如你收我为徒,教我武功吧。”张琥儿笑道:“果然是个好主意。”心想:“这丫头如此机灵可爱,倘若她是我的亲妹妹,那便好了。”

郭三和张琥儿说笑了一阵,策马赶上阿骨打,向他请教女真话。此时阿骨打已有些佩服郭三,但嘴上仍不肯示弱,一个劲地吹嘘自己的箭法如何了得,如何打了一只野牛,如何捕了一只三丈长的老虎。郭三不知他在说些甚么,但见他伸开双臂,做了一个射箭的动作,便用女真话问道:“甚么?”阿骨打见郭三起了兴趣,对她大生好感,当即细细讲了起来。二人都是小孩子,说了没多久,便又开始相互不服气,用各自的母语贬低对方。每到此时,劾里钵总会大声地训斥阿骨打,对郭三却极为客气。

张琥儿道:“女真人果然讲义气,输了比赛之后,就将你当作英雄。”郭三很是得意,道:“我说得没错吧?那场比赛确实有用。”

众骑越往北行,离大宋也越远。郭三却毫无离乡之愁苦,反倒盼着赶快抵达中京,到时就能见到小七和绿竹了,但心里又隐隐觉得,自己真正牵挂的是叶连,只是不愿痛快地承认,便找些无关紧要的理由,自欺欺人罢了。

0

1.110 愿赌服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