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记忆>1.143 不辞而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43 不辞而别

小说:北宋记忆 作者:陆听琴 更新时间:2014/9/12 9:25:00

上京城虽地处塞北,但到了四月上旬,却也冬残春至,物华交泰。放眼望去,随处可见草芽遍绿、柳叶满青。天气渐渐回暖,郭三的心情也跟着大好,就连学医、练琴、写字、背书,也不觉得那么枯燥无味了。

耶律阿琏回京之后,每天都要来三芳宅探望,但只待片刻便匆匆离开,似乎朝中政事繁多,已无瑕顾及郭三了。郭三甚感失落,心情烦闷之时,便和阿月进入市集,在棋摊边观看路人下棋。然她棋艺不精,总是看不出高手的套路,好在她聪慧伶俐,每遇疑难之处,就会“不耻下问”,若非解得心中之惑,决不肯轻易罢休。

这日中午,郭三在宫中用过午饭归来,见齐先生站在院中,旁边陪着张琥儿和阿月。郭三以为他要询问李顺臣的病情,抢着说道:“齐先生,李大叔的脚伤已趋痊愈,我给他开了七副洗脚的药方,只要再过七天,他定能像从前一样健步如飞了!”齐先生道:“我今日前来并非为了李先生的病情,而是另有要事。”伸手一指天空,说道:“时序易迁,冬残春至,正好逍遥行路。从今天起,我要带你们上山采药!”郭三奇道:“先生,清明节还没过,草只长出些细叶,杨树也只是刚发嫩芽,哪里来的草药可采?”

张琥儿在旁说道:“小妹,草药不止是植物的叶茎,还有根呢。一些草根若在夏、秋两季挖掘,药效就打了折扣,但若等到来年春天......”郭三道:“我知道啦!草根在土里冻上一个冬天,药效就会大增!”

阿月接道:“还有,鸟的蛋壳也是药材,但有些鸟只在春天下蛋,咱们若错过了时机,就只能等到明年了。”郭三笑道:“没错!万物皆可入药。别说是鸟的蛋壳,便是木炭、硫磺、铜块、银屑,甚至动物拉的屎,也能和其它药材同煎入锅,最终被病人服下呢!”阿月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萧姑娘每天和静妃学琴,按说宫中的礼仪学了不少,怎么说话还如此粗俗呢?

当下几人略作收拾,乘坐一辆马车出了北门。车行途中,张琥儿道:“与其上山采药,还不如在家里开一块地种药呢。”郭三道:“还是上山好,药效不一样的。”心想大家好不容易凑在一起游玩,怎能随便放弃?

齐先生点头道:“萧枫说得没错,野生药物经过风吹、日晒、雨打、霜冻,反倒有治病的奇效。”张琥儿闻言,忙取出一个小本,将齐先生的话记了下来。阿月却有些不快,嘟囔道:“要是下雨就好了。”郭三奇道:“好端端的为何盼着下雨呢?”阿月道:“如果下雨,咱们就必须回家了。唉,我让小丫鬟们剪了近万张小纸片,正想渗些绿霉药呢!”张琥儿也道:“对,对,回家其实也好!”

郭三听到“回家”二字,不禁心里一动,早在数月之前,每当张琥儿提及回家,总是意指“回到大宋”,如今却将三芳宅当作了家,难道她想在契丹久居么?

齐先生道:“李先生的脚伤虽然得愈,却没法证明是绿霉药起了功效,或许他体质好,自行痊愈了呢?”阿月道:“哼,明明是我的绿霉药治好了病,齐先生您怎说没功效呢?”齐先生笑道:“你的绿霉药?据我所知,这鬼主意是萧枫想出来的吧。”张琥儿道:“齐先生,那可不是甚么鬼主意,而是真正的治病良策。”齐先生道:“无论绿霉药是否有效,古传的法子总不能放弃。”

几人说话之间,马车已停在了山脚下。齐先生取出两个柳编筐子,一个交于张琥儿,另一个交于阿月,自己则拿着两把药锄,在前边带路。

郭三以为塞北盛产人参,本想着今天能挖些人参,谁知齐先生并不上山,只是在山脚下走来走去,偶尔路过以前采药的地方时,便停下来详细讲解植物根茎的挖掘之法。几人转了一整天,只找到些鸟蛋壳,以及一些普通的植物枝叶。

下午时分,郭三回到三芳宅,见客厅的桌上放着一只小木箱。一名家人禀报道:“萧姑娘,这箱子是李先生送来的,说是感激您的活命之恩。”郭三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放着一封信,一锭黄金,一柄精致的短剑。那封信由李顺臣亲笔所写,使用了契丹语,也夹杂着些契丹汉字,大概意思是说:“在下得了顽症,本想着残疾终身,已是活志全无,岂料萧姑娘妙手回春,令我痊愈如昔,此等活命之恩,实不足以金银言谢。今日忽有要事离京,原期登门拜别,惜闻萧姑娘外出采药,竟无缘相见。古人云‘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今赠上随身短剑一柄,不期感恩,仅表悠悠我心。他日若有缘相见,定当登门回拜。”

郭三怅然若失,将信交给张琥儿看了,说道:“我费了老大的劲治好他的病,他怎就不辞而别呢?”张琥儿道:“既然留了书信,倒也不能算作‘不辞而别’。”郭三叹道:“我原想带他到太医院,让太医们瞧一瞧绿霉液的厉害,可惜他已走了。”张琥儿道:“此人久居深院,少有外出,行事又神出鬼没,人所难测,岂是你我所能揣度的?今日这一别,恐怕再也无缘相见了,只是宋大哥......”郭三道:“只是宋大哥和他勾结,恐怕有阴谋。”张琥儿摇了摇头,道:“宋大哥是我爹的属下,又与李大叔相识,莫非......李大叔也是大宋官军?”郭三道:“照你这么说,似乎又有些道理。李大叔慷慨大方,看样子不像坏人,或许真的是你爹的属下呢?”张琥儿道:“但愿如此。”

次日一早,齐先生得知李顺臣离开,也觉得有些惊讶。几人驱车来到城北,发现那所宅院已被清空,几个家丁模样的人正在打扫院子。张琥儿上前询问,却被告知,李顺臣的租期还有三个月,但他走得突然,居然连剩余的租金也未索回。

齐先生见郭三心情不佳,安慰道:“医馆就如同客栈,只不过迎来送走的并非住客,而是病人。如今病人痊愈离开,你应该高兴才对。”郭三黯然无语,只是低低“嗯”了一声。

接下来的几日,郭三每天都和齐先生上山采药,也渐渐淡忘了李顺臣之事。清明节过后,东南风渐起,大雁北归,天气趋暖,燕衔春泥,蜂歌蝶舞,郭三在学习采药的同时,也自寻芳踏翠,当真是风光几多,心情无限。这日采药下山时,刚好路过那个“神洞”,张琥儿当即讲了洞中鱼塘之事。齐先生忍不住好奇,进洞一瞧,顿时连呼神奇。

郭三道:“先生,这泉水有何特别之处么?”齐先生道:“当然特别!煎药之法最宜深讲,药之效不效,全在乎此。”郭三道:“我大概知道一些,譬如煎药多取井水,溶解药物已达天成。啊,对了!泉水比井水更好!”齐先生道:“那也要看是甚么泉水。大夫开方子时,通常会选用凉水、泉水、井花水、东流水、雨水,但也有人会用苦酒、清酒、白酒,更有人使用马通汁和猪膏。”张琥儿道:“马涌汁我知道是马尿,但猪膏又是甚么呢?”齐先生道:“猪膏就是猪油。”张琥儿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几人说了一阵,齐先生道:“我先尝尝这泉水,看有何特别之处。”蹲在池边舀了些泉水,正待送入口中,忽听洞外响起“沙沙”声,像似有人拔草而过,跟着便听一人说道:“大哥尽管放心,小弟已安排好了。”正是那位宋大哥的声音。

0

1.143 不辞而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