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记忆>1.145不祥之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45不祥之兆

小说:北宋记忆 作者:陆听琴 更新时间:2015/3/10 13:00:20

郭三听到宋大哥的声音,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张琥儿亦是震惊无比,却不像郭三这般表露于色,只是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齐先生心想:“洞外那两人称兄道弟,显是混迹于江湖的豪士。我带着两个丫头出来采药,还是少惹事为妙。”当即摆了摆手,示意不要作声。郭三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嘴巴。

只听另一人说道:“宋兄弟有勇有谋,着实令人钦佩,此事你若能办成,必将立下大功一件!”这人的声音低沉粗厚,说着标准北方口音的汉语,郭三尚未见到他的模样,便猜到他是一个身材魁梧、满脸胡须的彪形大汉。宋大哥道:“哥哥请放心,此事办得十分妥帖,若无意外,定会让那小贼一命呜呼。”

郭三听到“小贼”二字,心中突地一跳,暗想:“他说的‘小贼’莫非是我?我原为汉家女孩,如今被契丹高官收养,还改名为‘萧枫’,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宋大哥却是大宋官兵,对契丹权贵痛恨之极……哎呀不好!在我第一次遇见他的那天晚上,他就对我心怀不满,甚至想将我丢到河里淹死。但没想到的是,他为了杀我,竟然不远千里追到上京,还专程去李大叔家打探消息,这该如何是好?”

便在此时,张琥儿也吓得轻叫了一声。齐先生转头一瞧,见张琥儿满脸都是惊骇之色,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其时宋人最讲礼法,男子极少对女子做出触体之举,但契丹却有些不同。契丹女子的身份尊贵,甚至不亚于男子,因此男女之嫌便不那么讲究,而齐先生又是父辈,他伸手捂住张琥儿的嘴巴,倒不会令人觉得唐突。

郭三见张琥儿惊慌失措,更加认定了那“小贼”就是自己,一颗心砰砰乱跳,也不知外面那两人又说了些什么,只是依稀听到“关起来”、“饿上三天”、“万无一失”之类的字眼。

片刻之后,郭三终于回过神来,只听脚步声越来越远,跟着便是一片寂静,显然那两人已走得远了。齐先生道:“此处距京城虽不远,却也常有盗贼出没,万事终须小心为上。”说此话时,脸上颇现尴尬之色,适才他躲在洞中不敢作声,多少有失男子汉的颜面。郭三道:“齐先生,他们说的小贼是谁?”齐先生道:“这二人当是草莽之流,那‘小贼’多半是个年轻的对头。”说着凑到洞口边,探头探脑地望了一阵,起身向外走去。

郭三跟着齐先生出了山洞,四下一瞧,附近已无半个人影。张琥儿道:“咱们赶快回家吧。”郭三接道:“对,对,赶快回家。”她既惊且惧,同时又满腹好奇,不住地盘算着那二人的对话,只想知道“小贼”到底是不是自己。

齐先生见张琥儿提着一只空篮子,神情恍惚地跟在自己身后,心中老大不解,寻思:“张姑娘劫牢救父之时,曾独闯军营而无惧色,为何今日却被吓得不轻?莫非她在上京城住得太久,胆子也变小了?”郭三却又换了另一个念头:“宋大哥是大宋官军,怎会为了杀我而专程赶来契丹?他今日与人密谋,多半是为大宋朝廷效力。嗯,此事万不可被齐先生知道!”

齐先生显然毫不知情,驾车将郭三与张琥儿送到三芳宅后,便即先行离开。郭三掩上房门,悄声问道:“琥儿姐姐,宋大哥怎么突然来了呢?他是不是在谋划甚么大事?还有,另一个人是谁呀?”张琥儿黯然垂首,良久不语,只是坐在床边,低头想着心事。郭三又道:“宋大哥是大宋官军,我看他不像是坏人,况且即使他是坏人,咱俩也回到了家里,还怕甚么呢?”张琥儿仍是发呆,并不接话。郭三见她魂不守舍,心知她有事在瞒着自己,却又无法问出个所以然,不禁有些生气,竭力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坐在书桌前练习写字。

过了许久,张琥儿忽然轻叹一声,问道:“小妹,你可知另一人是谁?”郭三忙问:“是谁?”张琥儿道:“他......就是我爹!”郭三大吃一惊,手中的毛笔停在纸上,再也写不下去了,她之所以被困上京,皆因张琥儿寻父而起,如今她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看似契丹贵族,实则是寄人篱下;她原想再享受几个月的锦衣玉食,便即启程返回大宋,岂料中途生变,竟然遇到了张琥儿的父亲。

张琥儿道:“小妹,我虽不知父亲在做甚么,但想必是关乎国家安危的大事。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万不可讲于旁人。”郭三郑重点头道:“姐姐放心,我理会得!”张琥儿不再说话,坐在床边,双手据膝,怔怔出神,回思今日所遇种种,心中始终难以平定,实不知父亲何以亲来上京,并秘约宋大哥于山中。她发了一阵呆,站起身来,对郭三道:“我胸中憋得慌,想一个人出去走走。”郭三知她想打听父亲之事,不便阻拦,嘱咐道:“姐姐万事小心,早些回家。”张琥儿道:“晓得了。”心想你让我早些回家,但这里分明是契丹官员的居所,又怎能算作自己的家呢?她出了三芳宅的大门,往东走了百余步,只见前方路口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穿着灰布短衣,满腮虬髯,正是父亲的部下铁铸。

铁铸看到张琥儿,冲她点了点头,闪身进入旁边的一家小饭店。张琥儿微一犹豫,也赶过去进了店门。

这时铁铸已坐在了一张茶桌前,手中握着一杯热茶。张琥儿不动声色地走到另一张桌旁,取椅坐下。铁铸悄声道:“张姑娘,我今天见到将军了!”虽然语声极低,却难掩兴奋之情。张琥儿闷闷不乐,低头嗯了一声。铁铸甚是惊讶,问道:“姑娘莫非早就知晓此事了?”张琥儿道:“我爹向来神出鬼没,就连身边的人也难知其行踪,更何况是我?他先中被契丹人俘虏,后来又莫名其妙地获释,这其中的道理深奥之极,岂是我能参得透的?”说到此处,不禁心中一凛,当时父亲之所以被释,全是郭三的功劳。现在仔细想来,以郭三一个八岁的小丫头,怎会有如此能耐?

铁铸自然不知张琥儿心中所想,见她沉吟不语,只道这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令她有些无所适从,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也是奇怪之极。”张琥儿道:“甚么事?”铁铸道:“我偷偷地跟踪宋老三,发现这厮竟然和西夏人有了勾结。”他说的“宋老三”,正是那位宋大哥。

张琥儿不以为然,道:“或许宋大哥是想多认识一些西夏人,帮助咱们共同对付契丹呢?”铁铸道:“但愿如此。”停了片刻,又问:“郭三最近如何了?”张琥儿道:“还是老样子,每天玩得十分高兴。”铁铸道:“那丫头聪明得紧,可别让她坏了大事。”张琥儿道:“她当然聪明,不仅心思缜密,更是计谋百出,远胜于我年幼之时。”

二人聊了数句之后,铁铸突然将话题一转,道:“最近几日,契丹会有大事发生,还请姑娘先行离开上京。”张琥儿道:“甚么大事?”铁铸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姑娘尽快离开就是。”张琥儿点头道:“好,我知道啦。”

其时宋、辽、夏三国处于短暂的休兵期,边境少有战事发生,民间的贸易也极是兴旺。但就在这和平的表象之下,各国的细作却活动频繁,要么绘制邻国的兵力部署图,要么窃取军事文书、商业机密,忙得不亦乐乎。张琥儿的父亲身为大宋将军,来到上京显然有所图谋。

0

1.145不祥之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