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碧血鹰翔>第一章 绝死之战(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绝死之战(三)

小说:抗日之碧血鹰翔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3/3/20 8:52:01

松永晴光感到十分得得意,自从他参加的对重庆的空袭行动以来,这一次也是他最为漂亮的一仗,他想他们这十几架战机之所以能够在这么一群支那人的战机之中横冲直撞,除了他们这些飞行员娴熟的技艺之外,最主要的当然还是要得益于这种新式零式战斗机的威力,这种新式战机有着强大的火力,有着风电的速度,还有着灵活的机动性,不知道比那些苏联笨重的战机强上了多少倍,这些支那人进口的苏联战机在零式战斗机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堆的玩具,任其欺凌,而他们就好像是虎入羊群一样,如入无人之境。

今天的这一场战斗,其实也是在他们的意料之中的,自从陆军夺取宜昌之后,由宜昌出发进而轰炸重庆已然不再近捷便利了许多,但是,他们还是知道支那人的战机也并非全是吃素的,在新型的零式战机还未成功运用之前,他们几次轰炸虽然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却也有不少的损失,那就是这些支那人的战机狡猾得就象是狼,当他们真得想要和他们决斗的时候,这些中国战机便逃得无影无踪;而当他们油料消耗得差不多准备返航之际,这些中国战机就象是闻到了腥味一样,突然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群起而攻之。支那人战机的性能虽然很差,但是这种战术却也让他们大吃了苦头。

从几个月之前,松永晴光就知道武汉行营一直在筹划着进一步西进的计划,而怎么将支那人的为数不多的空中力量消灭掉,好令大日本空军在支那的上空畅通无阻,也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为了消灭支那人空中的战斗力量,他这个第十二航空队的大尉中队长自然也专门地被要求抓紧训练,要让所有的飞行员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熟悉对这种新型战机的熟悉过程。在航空队队长加藤敬一少佐的带领之下,第十二航空队的队员们当真得异常刻苦,只用了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然掌握了这种新式战机的作战操作,并且可以运用自如。

这种新式的零式战斗机当真得是一款十分先进的战机,由于机身采用新研制被称为五十风金属的超级铝合金材料,飞机轻盈灵活,速度十分得快,并且轻易就可以上升到五千米的高空;而火力装备上,这种新式战机也十分强大,装有二十毫米口径的机炮,这也就是意味着只要是被机炮的子弹打中,可以轻松地就可以击穿两毫米厚的铁板,这在和支那人的空中交战时,已然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对于续航能力,零式战机也一改旧式油箱不足的缺点,在机体外加挂了一个大型的副油箱,这种副油箱承载的油料是原来飞机油箱容积的两倍还要多,因为是外挂,为了避免在战斗时产生危险,所以这种副油箱采用的是可抛弃式,一旦作战开始,飞行员便要当先丢掉副油箱,转入战斗中去。而这种新型战机所采用的全封闭可收放起落架、电热飞行服、机关炮、恒速螺旋桨、超硬铝承力构造、大视界座舱等设计,在世界范围上来讲,也都是第一次。这种新式战斗机一出世,也就意味着日本的战斗机已然领先于世界各国现有战斗机之上了。

在一切条件成熟之后,武汉行营便按照计划开始了实施他们所谓的“折翅行动”,那就是要将支那人的战机引出来,先试探性地与零式战斗机进行较量,等时机成熟之后,再将之一网打尽。这一次的行动,实际上是武汉行营所制定的第一步方针。根据特高课提供的情报,支那人的战斗机基本云集在成都附近,而且那些支那人的飞行员也终于被鼓动起来,摩拳擦掌地准备跟他们日军的航空队一决高下,更令人感到庆幸的是,这些支那人对于日本航空兵更换了最新式的零式战斗机一事,根本就没有提起警惕来,这正为了他们的折翅行动提供了最佳的行动时机。

昨天的时候,松永晴光就亲自带着第十二航空队十三架新式零式战机从汉口军用机场起飞,为轰炸重庆的五架轰炸机护航,从那个时候起,松永晴光就已经准备跟支那人大打一场,但是遗憾的是那些支那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他们出动的消息,对于他们这支规模出动的机群还是采取了游击战术,根本就躲避不出,直至他们胜利地完成为轰炸机护航的任务回航,也没有看到支那人的飞机出现。可是就在他们返航后,马上又接到了宜昌方面的无线电报告,在他们轰炸完了重庆之后,支那人三个飞行大队、大约有五十架的战机从成都、温江、遂宁等机场起飞正赶往重庆,松永晴光真得有心折返来与这些支那人在空中交战,可是恰又在这个时候,那个该死的白根浩男中尉偏偏又出了问题,他架驶的那架战机在下降的时候发动机熄火了,慌乱中操作失误,竟然擦着树尖飞过去,差一点就撞到了山上,尽管如此,机翼部分还是受了些损伤,不得不回航修理。

想起这个白根浩男,松永晴光便从心底里讨厌,不过他也知道,这位白根中尉是内阁**官白根竹介的儿子,虽然说他是白根浩男的长官,但是却也不得不一忍再忍,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官阶就到大尉为止。不过想一想,他手下这一批航空队员中有一半是新人,这些新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取得如此之好的成绩,已然令他有些喜出望外了,他的上司加藤敬一也对他刮目相看。这些新人之中,最让松永晴光得意的是一等空曹北昌右五郎,这个家伙不象白根浩男那么轻狂,相反,这个小子是穷苦人家出身,能够进入航校自然比官家子弟要努力而且用心得多。北昌右五郎的成绩是所有新人里最好的,但是松永晴光却还是有些不放心,第一次带着这位空曹出来执行任务就是为轰炸重庆的轰炸机护航,在执行完任务之后,这位空曹却问了他一个令他都感到十分幼稚的问题,他问:“阁下,我真得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去轰炸那些平民?他们又没有武器!”面对着这个问题,一时间真得令松永晴光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想了想,还是十分严肃地告诉着自己的这位最得意的手下:“这是战争!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如果我们对这些敌人还抱有同情之心,那么到头来害的只有自己!”并且,他又十分不快地警告着这位右五郎兄弟:“以后,这种问题不许再提!”虽然北昌右五郎响亮地答应,但是松永晴光也可以看出来,这位一等空曹心里头还是有些不解。

在第一次试图与支那人比拼未果之后,松永晴光便准备着第二次与这些支那飞行员的较量。这一天正是星期天,想来重庆应该是很热闹的一天,虽然此时是蒋介石政府的陪都,却又有“东方巴黎”之称,正因为如此,空袭也就在所难免地要进行下去。他们这支飞行编队是上午八点半从汉口起飞的,经过一个小时的飞行,九点半钟时降落到了最前沿的基地——宜昌机场进行加油,同时飞行员也作相应的休息;十二点的时候,编队再一次起飞,到下午一点十分左右,与二十七架九七式陆攻轰炸机和九六式单战机编队组成的中攻队在重庆东面汇合,并于二十分钟后结束了对重庆的轰炸任务,开始准备返航。但是这一次,松永晴光凭着以往的作战经验,预感到支那人的战斗机可能会从成都那个方向追击而来,所以他带着他的这队零式战斗机群并没有远离,而是假装返航,却是在重庆的外围高空中盘旋。又过了二十分钟之后,果然接到了日军侦察机发现支那空军战术机编队的报告。

在接到这个报告之时,松永晴光马上就兴奋了起来,毫不犹豫地再次转向,同时拔高高程,飞到了六千五百米的高度,终于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发现了下面五千米高度的支那人空军编队,这些伊尔落后的十五型和十六型战斗机共有三十架,在数量上远远超出了松永晴光的十三架的数目,但是松永晴光想也未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这些支那人的战机发动了突然袭击。

虽然带着必胜的信心,但是真得打起来的时候,松永晴光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得顺利,这些支那人平日里只能躲躲藏藏,只有趁着他们因为油料不足返航之机才敢出动的战斗机,在零式战斗机的面前,简直就是一堆废铁,无论是从速度上,还是从转弯上,又或者是灵活性上,都和他们的新式战机不可相比的,他们的零式战机可以轻易摆脱掉支那人战机的跟咬,并且很快就能够转向反击,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北昌右五郎第一个击中了他们的一架伊十五战斗机,看着那架战斗机就在空中炸裂解体,松永晴光心中涌出来的是莫名的兴奋。

尽管数量上相差很多,但是战场的局面还是一边倒地倒向日军战机编队,松永晴光眼见着接二连三的支那战机被击中,那些战机要么坠毁,要么逃离,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半空中除了时不时闪现的支那战机解体时炸裂的火花,便是一朵朵飘在空中的降落伞,他毫不留情地命令着属下的队员们不能放过一个逃生的支那飞行员。他知道,培养一个可以战斗的飞行员所花的代价,比购买一架战斗机还要昂贵;战斗机损失了还可以花钱买到,但是一个优秀的飞行员,却往往不是多少钱可以买得到的。

不过,松永晴光还是有点儿佩服这些支那人的飞行员,战斗进行到二十多分钟,尽管他们的没有击中一架零式战斗机,但是这些支那人还是强力支持着,并不见他们有丝毫退缩的迹象。他知道,这些支那人是在等待,等他们的油料不足必须返航。这些可怜的支那人哪里知道,他们的这种战机再不是那种老式的九六式了,续航能力足够他们从宜昌与重庆之间不间断地往返四次。支那人不跑,这也正中了他的下怀,这样,他们就可以大大的扩大战果,或许能够将对手三十架飞机一举歼灭,来为大日本帝国创造最伟大的空中辉煌。

瞥眼之间,松永晴光马上发现了一个不妙的景象,那个自以为是的白根浩男中尉正在射杀一名跳伞的支那飞行员,他降低了速度,而且也拉低了高程,却没有发现在他的左后侧上方的一架支那战机正呼啸而来,“哒哒”的机炮声响彻了整个天空,白根浩男的架机不由得往边上一歪,显然被子弹击中了机翼,他只得丢下那个被他追击的跳伞者,想要拔高起来,却又有些力不从心的样子,被那架支那人的战机紧追不舍。

“真得混蛋,这家伙一定又慌了!”松永晴光心里想着,气得直骂,以零式战机的性能,可以轻易地摆脱掉后面敌机的追击,但是这一点,白根浩男都做不到,想来他这个中尉的官阶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老爹,最多只能当一名三等空曹。不管怎么样,松永晴光还不能见死不救,他只得丢下他正准备打击的一架伊尔十五战机,呼啸着向那架追击白根浩男的支那战机飞去。

14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