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碧血鹰翔>第六章 密码疑云(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密码疑云(三)

小说:抗日之碧血鹰翔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3/4/10 8:09:56

看着王风就象是变魔术一样,从桌子的夹层中取出一撂文件递过来,迟尚武连忙接到手中,借着并不明亮的灯光,仿佛是孩子见到了新爱的玩具一样,俯在桌前贪婪地看了起来。

“这只是一部分!”王风告诉着迟尚武:“你是知道的,这种东西是不允许带出来的,但是我真得是心急,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我明白!”迟尚武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说着,顺手还从桌上取过一只钢笔和一沓信笺纸,随手在纸上画着,只是王风看到的却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日文符号,他并不懂日语,所以也不知道迟尚武写的是什么。

迟尚武与王风曾是同班同学,后来王风考上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去南京读书;而迟尚武却是留学日本,在东京大学学习机电专业,并且在日本一呆就是八年,直到七七事变之后才回国参加抗战工作。那个时候,中统正在招留日归来的人员参加密码的破译工作,虽然原来没有做过破密的事,但是他还是在另一个同学的介绍之下进入了中统系统里专门负责破译工作的机密二股,因为他是中统招录的唯一一名留学过日本的人,所以在进入那个系统没有多久,便被抽调到汉口进入新成立的军委会下的密电研究组,也正因为如此,他并没有加入到中统的特务组织中去。后来随着战局的发展,迟尚武跟着密电研究组到了重庆,但是开始的时候他并不受重用,也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所以便辞职去了中央广播电台国际电台,专门负责日文的撰稿工作。也就是在这个期间里,他和王风不期而遇,两个人这才取得了联系。但是,迟尚武在国际电台并没有工作多长时间,就被军政部长何应钦看中,那个时候军政部也准备组建一个破译电码的机构,也不知道是从谁那里听说到他的名字,派人邀请他出面来组建对日本的密电码研究。盛情难却之下,迟尚武只得勉为其难地开始了真正对日本人密电码的研究,却也是能人自有天助,在接手这份工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竟然真得就让他初步解开了日本人的外交密电码,这令军政部大喜过望,何应钦专门还给他颁发了一枚二级云麾勋章,因为那个时候能够真正揭破日本人密电码的人并不多,便是军委会的密电研究组也还没有取得突破。在迟尚武取得重大突破之后,军政部马上便成立了四十多人组成的研译室,由他任主任。迟尚武带着军政部密电研译室出色地干了一年多的时间,所破获的日本人的电报不计其数,虽然都是些外交电报,对日军陆军密电的破解还没有眉目,但是这个成绩也已然大大超过了军委会名下及军统属下的几个日本密电破译组织的成绩。为了加强对日本人密电的破译工作,在蒋介石的亲自授令之下,最终将那些分属于各个部门的密电破译组织整合到了一起,成立了军译室。可是,在军译室中,虽然迟尚武的业务能力最强,却因为没有背景、没有后台,他并没有得到重用,连一个组长都没有当上。

王风也知道为什么魏老大哪怕是把密电压着也不给迟尚武的原因,军技室是一个有着四百多号人的机构,象迟尚武这样的研究员有很多,大家译破日本人电报的方法都差不多,所以就算是迟尚武不译,也会有别人译出来,这只是早晚的事。因为迟尚武曾在中统的机密二股里呆过,魏老大自然是把他当成了中统里的人,不可能对他信任的。

迟尚武拿着一份密电在纸上画了半天之后,才皱着眉头抬起了头来,对着王风道:“大风,这份电报应该是描述重庆天气的,可能是日本人空军的!”

“哦?”王风马上来了兴趣,追问着:“你还看出了什么来吗?”

迟尚武摇了摇头,老实地告诉着他:“这些电报你让我今天就给你拿出结果来,是不可能的,我对日本人的外交电报的破译还是有十分的把握,但是这种空军的电报,还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两者的电码根本就不一样!”

“这样呀!”王风有些失望,想了想,迟尚武说得未尝不对,如果这些密电真得那么好破解,那也就不是密电了!“那好吧,这些电报你先拿去,等什么时候有结果了,再告诉我,好吗?”

迟尚武点了点头,将这些电报装入了公文袋,然后又装入了自己的公文包。

王风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已经指到了晚上十点多钟,外面一片得沉寂,这个时候的人们差不多都已经入睡,想来迟尚武也应该休息了。他笑了笑,对着这位同学道:“尚武,我带你去我弟弟那间屋里早点睡觉吧,明天早上我送你去望龙门码头!”

迟尚武却摇了一下头,对着他提议着道:“呵呵,不如我们两个挤在一起睡吧,就象是当年上学的时候一样,好不?”

王风想了想,点了点头,却又有些担心地道:“只怕我这张床有些挤,你睡得不舒服!”

迟尚武笑了一下,道:“呵呵,当年从南京到汉口,又从汉口到重庆,那一路上就好像是逃难一样,比现在这个时候要苦多了,十几个人挤在一起我都能睡着,何况是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呢?”他说着,又道:“大风,实际上,我是有些事想要问一问你,咱们可以边睡边聊嘛!”

王风怔了怔,这个世上有边吃边聊、边看边聊,却少有边睡边聊的,人要是聊着天,是如何也睡不着的。但是同学就是同学,这么长时间的交情发展到现在,自然也就变成了随遇而安,而不用在乎太多的顾忌。

两个人洗洗之后,便一起钻进了被子里,各睡一头,熄了灯,王风这才问着他:“你刚才说有什么事要问我,到底是什么事呀?”

迟尚武并没有躺下去,而是坐在床上,背靠着墙,脚伸进被子里,可以在王风的身上取暖,他对着王风道:“刚才看那个电报,是发给日本空军的电码,这让我想起一件事来。”

“什么事?”王风躺在被子里,闭着眼睛问着。

迟尚武稍作迟疑,道:“我记得我们刚刚到重庆的时候,日本人第一次空袭,那一次毫无征兆,后来我们建立起了重庆的防空力量,但是在开始的时候却毫无建树,后来你们军统的人调查后发现在防空部队里暗藏着敌人的间谍,我记得当时也是因为破获了一份电报,才将那个内歼揪出来的,是吗?”

听到迟尚武忽然问起这件事来,王风不由得怔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坐了起来,黑暗中点了点头,答着:“是,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你怎么又想起它来了?”

迟尚武又笑了笑,道:“你不觉得如今重庆的防空情形几乎是与那个时候很相像吗?鬼子的轰炸机想来就来,想去就去;而我们又从欧洲和苏联新进了十几门远射程的大炮,却为什么还是一架敌机没有打下来呢?”

被迟尚武如此一说,王风愣了一下,却没有答话。

迟尚武道:“在刚才,我看到那几封发给鬼子的密电,用的是拉码,说的就是重庆的天气情况,我就很自然地联想到了那个案子上面去了。呵呵,我也知道有很多的事是不能问的,但是我现在搞的就是破译电码这项工作,却又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所以我想知道三个月前,你们的那个案子到底是怎么破获的?”

“你要知道的这件事,与你破解这些电码有关系吗?”出于职业的习惯,王风还是如此地问道。

“有!”迟尚武不假思索地答着:“我必须要知道那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这样也许会对我破译这些电报有所帮助,因为这些电报并不都是我所熟悉的拉码拍发的,其中还有别的方式,这就说明拍电报的可能不止是一个电台。呵呵,另外,我也知道那个美国的密码专家曾替你们工作过,但是如今他走了,所有破译工作必须要由我们自己来完成。”

王风沉默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他相信自己这位老同学。在抗战爆发之后,迟尚武能够毫不犹豫地抛弃掉在东京的待遇优厚的工作,立即赶回国内来参加抗战的大业中来,凭着这份热忱,自己真得不应该把他当成外人来加以防范;再说,三个月前的那个案子早就已经了结,上面的长官们之所以将这个案子压下来当成保密的东西,是因为怕公布出来后会引起公众对国军、对国民党内部参差无序的混乱状况感到愤怒,进而影响人们对抗战大业的信心;因为如此重要的防空部队里,竟然能够混入日本人的间谍,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这还是要从两年前说起!”王风就好像是又回到了国民政府刚刚搬到重庆来的那个混乱的日子里,稍作停顿,娓娓地道:“那个时候鬼子的空袭刚刚开始,我们在重庆就截获了一堆神秘地电报,那种电报的格式与我们中国人拍发情况一点儿也不一样,当时的破译人员也一筹莫展。这种电报发面的频次并不一样,有的时候一天也截不到,而有的时候一天就能够截获好几份,而且后来我们又发现凡是这种电报报发得比较密集的时候,不久就会有鬼子的空袭,所以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怀疑这些电报就是用来指导鬼子空军的。”

王风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叹息一声,分明是在为那些死在鬼子空袭之下的冤魂而悲伤。他接着道:“戴局长把破译这些电报的任务交给了魏老大来负责,并要求我们第一处配合他的工作,我们处长把我这个行动组提出来跟魏老大合作,所以整个案子的破获过程,我都参加了。”他说到这里的时候,便停了下来,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11

第六章 密码疑云(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