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龙者无敌>第四十五节 重整旗鼓(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五节 重整旗鼓(1)

小说:龙者无敌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3/4/2 17:09:41

西尾中将的性格和中国军队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上将倒是颇为相似,两人都是很标准的军人,除了同样的严肃认真外,西尾中将对部下也比较宽仁厚道。客观上讲,西尾中将是比较儒雅的日本将军,不像那些在中国以杀人取乐的野兽式的嗜血军人,西尾中将虽然也是军国主义者,但他推崇“以温和手段同化中国”,因此他不屑于在中国境内搞屠杀。总体来说,西尾中将是个比较好说话的人。尽管如此,在听到矶谷中将的报告后,西尾中将还是陷入了巨大的震惊和愕然中。

“卑职辜负了司令官阁下的重托,辜负了天皇陛下的恩德,致使帝国军之徐州攻略遭到严重挫败,更加玷污了帝国皇军的无上荣耀。卑职特地向司令官阁下请罪!”已经被改设为日本华北方面军第二军指挥部的那位两月前被枪毙了的原山东省军政**韩上将的官邸里,矶谷中将几乎是悔恨交加,身躯弯得像个龙虾,脑袋几乎无地自容地要夹到了两腿间,紧闭的两眼也缓缓地爬出了两滴眼泪,“卑职...愿以死谢罪!愿以剖腹来洗刷卑职的罪责和耻辱!”坦白地讲,矶谷中将的请罪是真心诚意的。旅团级军旗被敌军夺走,这种“皇军”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奇耻大辱居然由他矶谷中将开了头,确实羞愤得让他想一死了之。正式建军已经近四十年并且曾在日俄战争期间和九一八事变后的东北战场上屡建奇勋、战功赫赫的第十师团也因为这场前所未有的惨败而遭到空前的奇耻大辱,整个师团的战史将永远地蒙上这个耻辱的污点,这些都让矶谷中将深感愧不欲生,毕竟他还是拥有一个军人所起码拥有的荣誉感的。

如果此时站在矶谷中将面前的长官是一个雷厉风行、刚硬粗暴的上司,那回答矶谷中将的恐怕是一顿雷霆暴雨般的臭骂以及“你去剖腹吧”这样的命令。但西尾中将只是痛彻心扉地缓缓叹了一口气:“这确实是皇军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啊!”言语间只有那种发自肺腑的痛惜感,并没有太多的恼怒和愤恨,这反而让原本就羞愧欲绝的矶谷中将更加内疚得惶惶不安。

“卑职...罪该万死!”矶谷中将涕泪交零。

“矶谷君,我知道你是帝国难得的人才。按理说,虽然此事的责任不全在你身上,但你确实也难辞其咎。我身为你的上级,也不忍心看着你的仕途和名誉就此都毁于一旦。”西尾中将叹息着道,言语之间尽是让矶谷中将愈发感动的宽容,“战败而自杀,只是匹夫之勇的行为。卧薪尝胆,才是真正智者的正确抉择。虽然你的过错几乎是不可原谅,但我还是愿意帮你一次。寺内大将(日本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那边,我会为你说几句好话,让寺内大将能够宽限你几天,暂时不予追究你的罪责。但真正能彻底洗刷耻辱的,只有胜利。你马上回到滕县前线去,重新整顿你的部队,集结第十师团剩余的力量,对台儿庄发动进攻。你在战场上获得的战果每多一分,你的耻辱和罪责就会相应减少一分。濑谷支队既然被击溃,那么第十师团的力量已经严重不足。第二军内除了第十师团外,还有第十五师团和第一〇八师团,我立刻命令中岛师团长和下元师团长,让他们从师团里各抽调一个精锐联队,星夜兼程地赶到台儿庄,并调拨给你指挥,协助第十师团攻取台儿庄、攻取徐州,以便你将功赎过。”

“谢谢您,司令官阁下!”矶谷中将真的是感动得泪流满面了,他诚恳地深深鞠躬,“卑职一定绝不不辜负您的器重和信任,誓死血战、戴罪立功。以战功和胜利来洗刷卑职的罪责,重新恢复皇军的荣耀。”

“矶谷君,切记,命运在你自己的手里。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么多。我为你争取到机会,但接下来就完全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机会了。”西尾中将用充满长者之风的语气叮嘱道。

“哈伊!请司令官阁下放心!不夺取徐州,卑职绝不活着回来复命!”矶谷中将原本“泪眼婆娑”的眼里陡然间凶光毕露,闪耀起了凌厉的寒光。

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在西尾中将面前签下军令状的矶谷中将随后在当天下午便急匆匆地乘坐飞机再度飞回了滕县前线。经过几天的准备后,急于赎罪的矶谷中将亲自指挥第十师团剩余的第八旅团以及其他师团附属部队,连同从滕县战场上败逃回去并陆续收拢起来的的三千余濑谷支队的残兵,总共一万两千余兵力,再度朝着滕县和台儿庄地区发动了凶猛的进攻。

3月30日,由于川军第22集团军已经放弃了滕县,因此日军兵不血刃地重新夺取该地,随后朝着临城和台儿庄地区进发。休整一天后,狠下决心的矶谷中将于4月1日正式朝着台儿庄大举进攻。台儿庄战役由此爆发。虽然非常迫切立功,但矶谷中将也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作为一名富有经验的高级将领,他敏锐地通过滕县战役的经验判断出临城的第20军团是不会轻易出动的,因此他确定了战役的方针是“以台儿庄为主,以临城为辅;对台儿庄要猛攻,对临城只需防御”。在这样的作战思想下,矶谷中将抽调了一个加强联队的兵力活动在临城附近,防备第20军团以及护卫后方,同时以全师团的八千余主力疯狂朝着台儿庄展开进攻。

表面上看,矶谷中将以区区一个加强联队4000余兵力去防备拥有七万精兵的第20军团,是非常冒险的行为。但实际上,矶谷中将也并非刚愎自用的人。因为第20军团不但要提防这个加强联队,还要提防从临沂方向南下的第五师团的坂本支队。此时的临沂战役,第五师团以国崎支队为主力,进攻张自忠部和庞炳勋部,而坂本支队则不断向南推动,给第20军团遭到了很大的压力。所以矶谷中将这一步棋实际是借助第五师团的力量去牵制第20军团,并非孤注一掷的冒险。

由于川军在滕县的血战,使得第五战区获得了宝贵的调集兵力和进行防御部署的时间。面对着来势汹汹、报仇心切的日军第十师团,李上将迅速调集了孙连仲中将的第2集团军(西北军)、关麟征中将的第52军(**化的西北军)、卢汉中将的第60军(滇军)、于学忠和孙桐萱的第3集团军(东北军和鲁军混成部队)等国军部队投入台儿庄战事,以十余倍于日军的强大兵力迎战。另外,开战来一直游而不击的第20军团在获悉川军于滕县取得大胜后,那位汤军团长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因此也比较积极参战。小小的台儿庄淹没在了尸山血海中。

台儿庄陷入冲天战火的时候,转移到苍山进行修整的365旅却是处于难得的清闲中。由于战区司令部认为365旅只是一个刚刚组建的残破不堪的部队,因此并没有交付作战任务给365旅。但实际上,365旅此时的兵员数字已经突破了5500人,除了当初的4000余老部队以及在徐州招募的八九百人外,全旅在苍山地区又陆续招募到了五百多名青壮年。这个数字已经大大超出了国军一个旅的三四千人的正常编制。为了避免“私自扩军”的罪名,张宣武和孟翔自然不会给部队擅自增加番号,而是大大地充实了营、连、排、班这些基层部队的实际兵员。此时365旅的每个班平均有十六七名士兵,每个排则足足有五六十人,每个连已经近两百人,每个营更是达到了七百多人,自然使得每个团都差不多有两千二三百人。

当然了,这样做也是有利弊两方面的。比如你一个部队按照规定只有一千人,但你擅自巧立名目地扩张到了两千人,而上级只按照一千人的名单来发放军饷和装备,余下一千人的武器装备、军饷资金就不得不自己解决了。要么克扣每个士兵来进行分摊,要么在当地搜刮,但这样做容易引起部队的哗变和当地老百姓告状。不过眼下365旅暂时倒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反正孟翔手里有着大把的钞票,足够能撑过这段特殊时期。

由于部队里七成官兵都是老兵,再加上武器装备也已经更新换代,所以365旅此时的战斗力还是很强劲的。张宣武、孟翔、李兴武等人也不是那种喜欢消极避战、保存实力的军人。部队眼下的安逸只是暂时的,顺便抓紧时间给那些新兵进行临时抱佛脚的军事训练。而在这同时,张宣武等军官们则准备计划向战区长官部主动请缨,重上战场。

在苍山休整的这段时间内,孟翔做了几件事。他先去旅部野战医院里去探望了一下徐祯,但没有发现他的踪影。徐祯的伤势很严重,还没有痊愈便坚持要求归建。孟翔在郊区的训练场找到了徐祯。徐祯的半张脸和右手都被绷带包扎得严严实实,但他已经在竭尽全力地在练习用左眼和左手进行瞄准射击了。这个曾经的神枪手,此时却犹如一个初学者般吃力而笨拙,甚至射击水平连刚入伍的新兵都比不上。毕竟正常人绝大部分都用已经得心应手的右眼和右手进行瞄准射击,而徐祯则不得不强迫自己在短时间内改变为一个左撇子,并且丧失右眼后,他的整体视觉感官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看到孟翔来后,徐祯却显得很高兴地向他打招呼。

“参座,您来了?”徐祯笑呵呵地道,脸上充满了朝气。

孟翔难过地看着他,徐祯伤势还没有康复,焦急的心理迫使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都在进行着射击训练,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的左手很多地方都磨破了,右眼和右手的绷带也渗出了丝丝血迹。实际上徐祯此时共六个手指头,他的左手本来只有四个手指,右手只剩下大拇指和小拇指,失去那根至关重要的右手食指,对他的射击技术来说不亚于毁灭性的打击。徐祯用左手握着步枪,右手仅存的两根手指托着枪身。孟翔艰难地安慰道:“不要心急,慢慢来。”

徐祯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没事!我的感觉和经验还在,很快会重新成为一个狙击手。”

孟翔拍拍徐祯的肩膀,但又说不出什么话。

临走前,孟翔听见徐祯在后面喊道:“参座,你欠您一条命。”

由于狙击手在实战中的重要作用已经在滕县战役中得到了实践证明,因此已经成为旅部参谋长的孟翔自然非常重视这支部队,原先的狙击排被扩编成了狙击连。并且在他的安排下,全旅两个团进行了一次集体射击考验,挑选出能力最好的九十多名枪手,都补充进狙击连里,由宋来鹏、徐祯等原先从滕县战役中活下来的老狙击手们进行培训。经过那场恶战,宋来鹏等老狙击手们也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狙击连的这一百多狙击手统一使用日军的三八式步枪。三八式步枪的优点非常明显,射程远,标尺射程高达2400多米,有效射程达到460米,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能够使用三八式步枪在300米范围内精准射杀单个目标,在700米范围**击集群目标;三八式步枪的精确度也很高,射出的子弹在400米距离内保持平直的弹道,这个精度丝毫不逊于德国的98K毛瑟步枪。正因为如此,徐祯当初能躲在死人堆里并一枪射杀100多米外的福荣真平大佐;除此之外,三八式步枪后坐力相对比较小,适合新兵训练,同时枪身长,配上刺刀后可达1.5米,在近身战和拼刺刀的肉搏中具有很大的优势。当然了,三八式步枪的缺点也是很明显的,那就是贯穿性和穿透性太强。三八步枪的子弹击中人体时,进去前是什么样子,出来后还是什么样子,并不在人体组织内发生旋转翻滚,破坏力非常低。因此被三八式步枪子弹击中后,只要不打中要害地方,被击中的士兵基本都不会有什么大伤。

当然了,为了弥补三八步枪的这唯一的缺点,狙击连的狙击手们都统一采用孟翔当初发明的办法:把子弹头磨平,制成达姆弹射击敌军,保证一枪爆头或打出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

为了能让狙击手们的射杀能力更上一层楼,孟翔又掏出十万大洋前往徐州活动。在徐州,孟翔亲自上门拜见了第五战区兵站总监石化龙中将,并给战区军械管理部门的几位官僚都结结实实送上几份厚礼。实际上,出身于桂系将领的石中将是一位抗日有功、两袖清风的正直人物。在石中将的帮忙下,孟翔终于从战区的军械库内淘宝到了一批堪称“无市无价”金贵装备。这些宝贝疙瘩都是为数不多的舶来品,而且非常冷门、非常少见,别说国军了,就是日军和西方军队都很少装备或重视。当初国民政府在中德合作的蜜月期间从德国进口这批玩意也是出于研究样本的目的,并没有打算大规模推广和装备国军。这些东西的作用性也没得到国府要员们的重视,自然都被当成废品进行冷藏了。此时也只是被战区军械库的官员们顺手“清仓大处理”地甩卖给了孟翔而已,并且出售这些东西的几个官员还暗暗窃喜:这批无人问津的废品居然还能卖个好价钱,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这个川军旅的参谋长真是个冤大头,花了这么多冤枉钱。而孟翔则是如获至宝,并且觉得那几千大洋花得非常值,因为这些东西是德国卡尔蔡司公司研制和生产出来的1904式军用3.5倍瞄准镜,是狙击手和狙击枪的最佳搭档。这些瞄准镜都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生产出来的,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崭露头角。当然了,此时全世界各军事大国都对狙击手不怎么感兴趣,自然对狙击枪和瞄准镜的重视程度也不够。因此这些瞄准镜一直被当成次要的军械品积压在战区的军械库里等着生锈报废,最终被孟翔的“慧眼”所发现并捡了个便宜。

既然是冷门物品,那么这批瞄准镜的数量自然也不多,只有20具。不过孟翔已经感到很满足了,他几乎是欢天喜地的把这些瞄准镜带回了部队驻扎地,发放给了狙击连里射击成绩最好的前二十名狙击手。宋来鹏等狙击手们一开始只是觉得新奇,但都很快感觉到了这些瞄准镜的妙用,纷纷也欣喜得兴高采烈。孟翔相信这些瞄准镜肯定能让这些射手们如虎添翼。实际上,孟翔想在战区军械库那里直接购买德国的98K狙击枪或苏联的莫辛纳干式狙击枪,但这些东西比那些瞄准镜更加冷门,根本就没有。因此孟翔只能让狙击连的狙击手们把这些德国造的瞄准镜安装在日本造的步枪上,充当狙击枪使用。孟翔看着这些不伦不类的狙击枪,在心里不得不感叹:毕竟这就是现实啊,客观条件是无法改变的,不像某个“我的兄弟叫啥”的抗战神剧。

4

第四十五节 重整旗鼓(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