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的反击>第十二章:向黑鹰口突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向黑鹰口突围

小说:最后的反击 作者:老参谋 更新时间:2013/3/28 10:46:32

就在李英帆的空陆第12师陷入美日联军空陆军的三面合围之际,在红军战线的后方,一支大部队由红旗峡神速地开往野猪林地区。就是那个陕西楞娃——上等兵李光他们所处的位置,此时在这儿已经潜伏了整整两天了。

开进的大部队,就是空陆第21集团军的第二梯队。按理,他们应当都归属于战区反击的第一梯队,以间隔30分钟的时程差紧随空陆第12师投入战斗的,但乔军长有他的打算。

在黑鹰口日军的防线上,日本全军唯一的第4空陆师的第10空陆旅也机动到此地。鉴于日军在前期的交战经验,日军参谋总长铃木大将也将空陆部队开始编入到第一梯队中。他清楚地知道,比起美国、俄国、中国军十多年的发展来来说,日本的陆军太小儿科了。在太平洋上,日本的海空军绝对一流,连美国海军都不敢小看,而俄国人,哼哼,他们早在20年前被日本海军击败过。

那一次,日本联合舰队到达俄国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军港四百海里外时,凭借着先进的数字阻隔技术和特别弹药技术,几乎对俄国打了一场“不战而屈人之兵”战争,双方几乎毫无伤亡,日本联合舰队即迫使俄国太平洋舰队投降,唯一战死的是俄国太平洋舰队的司令别契卡大将,他是因羞愤而自杀身亡的。

乔军长原本是想在敌巨大的攻击战阵中撕开一个缺口,然后集中全军主力攻击敌战场纵深内的软目标的,但没想到的是,美日联军竟然在攻击中还演绎了设伏。他的思想深处,在这样巨大规模的机动攻防战尤其是处于绝对攻势的进攻作战中,大规模的伏击行动通常不大可能。

其实,这也不怪他。因为在21世纪初叶,中国军队的作战思想还维持在20世纪著名的二战的经验研究中,尤其是常常将“人民战争”理论挂在嘴边。面对世界各国日益精进的“空陆闪电战”样式一直熟视无睹。他的空陆集团军建立才仅仅六年,但这六年中,由于同类型部队太少,虽然他们是训练和对抗演练的佼佼者,但客观地说,他们几乎无法跟其它部队进行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对抗。而反观美军,在训练时,几乎是跟自己“过不去”,人家能够将伏击这样看似不重要的课目都演练得炉火纯青,说明了什么?

黑鹰口对空陆第12师的诱歼和伏击最能说明这个道理。哎——,和平太久亦!

正待他想时,黑鹰口已经触发了激烈的战斗。

李英帆他们明知黑鹰口早有重兵,但还是冲了过去,因为,这是他们唯一通往后方的退路。

由于部队损耗严重,而且油料和弹药几近打光,他的师在敌来自空中的突袭中,不断有战车坠落……此时,原先庞大的近7个旅的编成仅仅不足两个旅的实力。而美军的军级特遣队也不断压上来,那边的34旅和35旅频频告急。

最要命的是,日本380毫米火箭炮弹携带着大量的反装甲子母弹不断在他的战车群上空爆炸,虽然不能直接毁伤他的部队,但让全师上下心中忐忑不安。几辆战车刚刚准备降落下去修理,即遭到地面压发式寻地地雷的攻击。

接近黑鹰口日军主阵地5公里时,他下令,向夜视仪中发现的所有敌装甲目标发射最后一批炮射导弹。这种先进的国产炮射导弹发现出去后,立见远处一片火光。

但同时,各战车也在使用“大闭环系统”东摇西摆的躲避着敌反装甲导弹的攻击。尽管如此,又有几辆战车被击中起火。

伤亡至此,他有些懊恼,还夹杂着激愤。“这是他妈的什么样的作战:敌情不明,还以为咱们在打人家呢?完全的不对称——人家联合打击你一个师,我们的导弹和空军呢?”

是的,他说得对,红军的导弹和空军是参与攻击了,但同时也在遭受到来自空中甚至太空中巨大的攻击,他们几乎是无暇自顾。

整个嫩松平原成了一个中国军与美日联军大会战的战场。而由于中国军没有太多的实战经验,在开战后,尽管因为联军轻敌冒进损失了一个特战旅,但联军一旦清醒后,严密有序的攻击,使嫩松战区的部队一时无法有还手之力。空陆第12师是战区刘司令员和政委思考很久后,才决定实施阵前反击的,而空陆第21集团军,他们确实也是原定于当一线部队坚守住阵地,稳定好战线后,才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战区战役级反击的。

但各要道和要地的快速失守,联军凶狠且精湛的攻击,使嫩松战场上,我方全线被动。临江城到黑鹰口,这本是战役的要点。甚至松阳城边的40公里外的平原里,也发现了联军特种部队的袭击,尤其是日军特战队员长相酷似中国人,时常扮演我之交通指挥,操着熟练的东北口音,使我地面的后勤部队常常遭受到意想不到的空中袭击而损失巨大。

黑鹰口隘口方向,空陆第12师机降了师侦察营的空降侦察连,空降侦察连以勇猛的动作一下子拿下了隘口敌观察指挥所,将敌前观的几名军官击毙。侦察连三排长杨家乐迅速拆卸下敌军电脑中的硬盘,并顺手将前观的图像回发给师侦察科。

正待他完成这些动作准备登车继续向下冲时,一名受伤的日本中佐打了他一枪。鲜血从他的后背处渗出……忍着痛,他回手一甩匕首,匕首像剑似的,深深地插入这个鬼子的胸膛中……

根据侦察连的报告,李英帆这才明白黑鹰口日军的部署和配备了。他立即下令,空支旅快速向黑鹰口以东扫荡,此时,他几乎无兵可用,只有让这个本不该打进攻的旅再一次正面突击。

空支旅主要装备的是国产陆空突击炮车。这种车体与与陆空突击旅的装备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炮的口径,130毫米的火箭炮车,既能打130毫米的火箭弹,又能打130毫米的反装甲导弹。它的杀敌几乎是间接性的,而不像陆空突击战车那样,用直瞄火力和导弹打击对方。

其实,空支旅在午夜前的战斗中损伤比较大,由于它位于战斗队形的中央,通常被敌军认为是师指和火力支援单位,因而空袭的主要着力点就是他们和师指。此刻,旅长杨宇斌痛心疾首,心绪难平。而他的参谋长,也是一个戴眼镜的中校军官,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电子地图。

“旅长,我们不能蛮干,既然师里让我们单独向黑鹰口以东扫荡,必然有其意图。我分析,敌可能在此地伏有重兵,我建议,我们先发制人。”

“对,立即让1营向那儿发射强电磁干扰弹,然后急速射击10分钟……”

果然,当强电磁干扰弹发射后,隐蔽在那儿的日军第4空陆师的10旅马上陷入通信混乱中,旅营连之间呜里哇啦的一片乱叫。而当爆破子母弹打来时,正待腾空的陆空战车有不少被打了一个趔趄,顿时熄了火。腾空的陆空战车不听指挥,也迅速向临近的红军陆空战车发射了反装甲导弹。36旅的左翼营立即有几辆战车坠落。

“报告师长,黑鹰口以东有敌空陆部队,企图侧击我们……”

“你们马上冲上去,歼灭它——35旅主力随后就到。”

“是!”

35旅摆脱了敌肯尼旅的纠缠后,始终与敌肯尼旅保持10分钟的时程差。这样,敌肯尼旅只有以远战精确火力打击他们。这样,35旅成了师的主力了。他们此时在黑鹰口空支旅左翼以东5分钟时程差的位置,恰好在日军空陆旅的翼侧位置。

“大田旅团长,中国军的一个旅正在你的右翼7分钟的位置,马上向你正面进攻之敌展开攻击,马上展开攻击。……”

战场上,双方的陆空战车都在高速运动。从黑鹰口东南方向来的红军战车群,与藏在树林中腾空的日军空陆旅正在进行迎头攻击——以攻对攻。而在蓝色箭头的右翼,一大段红色箭头斜插过来。

战区前指的全三维沙盘上开始呈现出战场实地态势了。美日联军的强电磁干扰似乎乱套了,威力已经开始减弱了。

而在红蓝箭头交织的不远处,一大圈蓝色箭头正在逼近。战场上,蓝箭头明显多于红箭头。这就是战争初期。

副司令员戴起眼镜仔细地看着沙盘,他清楚地知道当前的敌我态势是多么得危急。刚才好几个小时沙盘是模糊的,虽然时不时有些箭头出现,他明白,空陆第12师是在孤军奋战。

“给我接乔军长。”

“老乔,你到达什么位置了?”

“我部已经到达野猪林东北方向,距离他们不远了。”

“立即给我在敌阵中撕开一个口子,接应李英帆他们出来。”

“是!”

空支旅和35旅正在合击着日军空陆旅,日军大田旅团长也是美国西点军校的外籍毕业生,严酷冷静,他看到他的右翼遭到了攻击,立即让一个营就地落下防御。他的这个营为确实为他争取了10分钟的时间。与美军不一样,这个营向前方打出许多炭粉弹,立即在前方的空中爆裂出一大片黑色的炭粉。冲在前边的几辆红军战车不明就里,以为那是烟幕弹,直冲进去,但战车却忽然吼叫几声,发动机顿时停止了运转,活生生的坠落下去,爆炸起火。

随后的战车,立即让车载步兵露出车身,向空气中发射火焰喷射器,才勉强打开一条低空通路,继续向日军冲锋。

但就这一会儿,又有数辆陆空战车被随后飞来的导弹击落。

大队人马还是硬生生地冲了过来,日军防御的那个营阵势大乱,急忙向后撤。

那容他跑,红军战车边冲边打,35旅的空支营一批空爆子母弹炸响后,日军营的速度陡减,立时被冲上前的红军空陆战车用炮击毁。

日军右侧露出一个大空档。大田旅团长正随主力猛攻迎面而来的中国军。当他看到战场景象后,不及细想,立时组织全旅向黑鹰口东侧,也就是中国两个旅间隙进击。

35旅全队正好夹住了日军陆空旅的尾巴,一个齐射,将这一个营的日军战车击毁。

而空支旅已经将最后一批反装甲火箭炮弹向师主力的右翼远方发射出去,射程达80公里。他们弹药油料几近耗尽。

而此时,34旅艰难地与敌人缠斗。此时,已经是中国北京时间10月17日凌晨6时左右。

一夜的战斗后,东方的天色开始微亮。但天际边的火光却接连不断。

李英帆已经知道,他的师遭到敌毁灭性的打击,损伤六成以上的兵力兵器。黑鹰口,一个让终生难忘的地方,他的许多战友倒在这儿的山岳丘陵中了。

他下令,全师迅速向平原里方向的师前进基地运动。

但他不知道,此时,平原里已经成了前线。美日联军的空袭一波强似一波,尽管红军防空部队顽强抗击,而且时不时有红军战机前来助战,但地势开阔的缺点也使联军认识到,不炸平这里,就难以打开通向松阳城的前进道路。

空陆第12师仍旧是一支在敌后的孤军。17日白天的战斗如何?他在想——军长他们在干什么呢?空陆第81师为什么不与我们伴随突击呢?

其实,空陆第81师此时已被转入战区的机动打击部队了,只是由于战场通信被敌遮断,李英帆一直不知道这个情况,而乔军长的手头只有一个师,眼看着敌人合围他的12师,却只能这样。

多年后,一位美军的战史研究人员撰文指出:“中国国防军仍旧是一支以地面突击为主的军队。大陆军主义盛行了近百年了。他们在嫩松战场上的前期失利,主要是基于将最先进的陆军军团这样的快速机动打击部队没有集中使用,而且战区的整个后勤支援体系落后于陆空军的作战需要约十年以上。”

“同志们!你们现在情况如何呢?”乔军长想到了李英帆他们。

3

第十二章:向黑鹰口突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