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四回 英雄兵胜利阻击美国佬 马排长腿断驮回白班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回 英雄兵胜利阻击美国佬 马排长腿断驮回白班长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9 6:04:17

第四回 英雄兵胜利阻击美国佬 马排长腿断驮回白班长

目睹着两位老人特别恩爱的对话,马林挣开白云紧抱着的右臂,抓起酒杯站起来说:“谢谢老首长——不,白叔叔、吴阿姨的盛情款待,我作为一名革命军人,今天也许是巧遇,其实碰见哪个人民群众遇险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为了包括云妹在内的人民群众的安危,小林流点血算不了什么,牺牲了也绝不会后悔的。一想到因此使我爸和白叔叔能取得联系,两位老战友很快要久别重逢,我相当高兴。来,晚辈先敬二老一杯”!说完,马林一仰脖便将杯中酒倒入口中。白云想站起身来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夹起一块红烧肉朝马林的口中喂了过去。

倒完第二杯酒后,马林再次站起身来面对白栋梁:“白叔叔,晚辈冒昧,能请您老人家讲讲和我爸爸险些光荣了的那次战斗故事吗?我很想知道你们老一辈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爱护和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的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

“好吧,孩子,到了该给你们下一代讲一讲我们老一辈打美国鬼子经历的时候了”!说着说着,老将军的眼圈红了,两行热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眼前仿佛再现了“大李子”、“小**”班长和战士“流星锤”等战友奋不顾身,英勇阻击美军加强营的战斗场景。

那是1953年的7月中旬,我中国人民志愿军一部在杨勇司令员的指挥下,开始了在**对美**为首的联合国军的最后一战,即金城战役。战役的胜负是**停战协定的重要筹码。战役打响后,兄弟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向金城的南**军发起了猛攻。为保证正面作战的部队不受侵扰,二班长白栋梁和老排长马青山所在的部队担负了阻击美军一个加强营的战斗任务。原来接到的命令是,估计有一小股美军试图突破432.8高地以增援金城守军。后来发现,这股美军竟有5辆坦克,不少大炮、轻重机枪和飞机掩护,而且人数黑压压一片,足有四、五百人,超过我们排十几倍。

怎么办?面对敌我力量悬殊的劣势,求援根本来不及,只能豁出去了。用老排长马青山的话说:“同志们,我们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的战士!有我无敌,有敌无我,坚决打到底,不让敌人越过我们的阵地半步”!幸好,战前老排长告诉大家轻装上阵,就是行李、背包和日用品都留在营地,把手雷、爆破筒和子弹带得足足的;战前还在高地附近的公路上埋下了不少反坦克地雷。战斗打响后,大量美国兵在飞机、大炮的密集轰炸和支援下,开始向我们阵地冲来。顿时,阵地上硝烟滚滚,枪炮声不断。由于我们排很好地运用了排长的“弹坑避弹法”,就是在临时修筑好的防御工事被炸坏后,避实击虚,分散防御,敌人炮火过后立即进入弹坑,以弹坑做掩体和防御工事,最大限度地减轻伤亡。

我们提前在公路上埋下的反坦克地雷,一下子就炸瘫了美国佬的两辆坦克,阻住了后面的三辆。结果,紧随其后的大批美国兵暴露在我们的射程之下,成了我们的活靶子。上百个美国鬼子尚未来得及卧倒,就被我们排的三挺轻机枪和冲锋枪打倒在地。不一会儿,缓过神来的美国佬才知道劲敌在我们排所在的小高地上,就重新调整部署,先是用飞机和大炮狂轰滥炸,把小高地简直翻了个个,根本来不及构筑防御工事,使我们排的战友伤亡了一半以上。

紧接着,剩下的三辆坦克齐头并进,朝着我们的阵地发疯似地开来,后面跟着一群抱着卡宾枪的美国兵,嘴里不知道嗷嗷地叫着什么。短兵相接勇者胜。眼看着老排长马青山一手提了一颗反坦克手雷,正要越出隐身的弹坑,也是提了两颗手雷的一班长“大李子”李庆军猛地拽住他:“排长,咱们排全指望你呢,为了最后的胜利,你不能去。胜利后回到祖国,有机会去四川看看我老妈”!然后一跃身从弹坑边滚向一辆疾驰而来的坦克,拉响了手雷,致使在坦克碾在他身上的同时,也被炸得坍塌下来,动弹不得。紧接着,临近冲过来的另一辆坦克也被三班长“小**”侯明军炸得倒在一边燃起大火。

剩下的那辆坦克见势不妙,根本不管身后士兵的死活,就地一个转身,没命地逃了回去。还有亲眼目睹朝夕相处的战友死在面前更痛苦、更揪心和更急于复仇的事!此时此刻,两眼通红的马排长来不及下令,只是大喝一声“兔崽子,让你跑”!端起转盘机枪就朝坦克后面的一群美国兵扫去,剩下的不同程度受伤的五名战士也被“大李子”、“小**”班长的牺牲精神所激励,纷纷挣扎着操起枪来向敌人开火。一霎时,阵地面前又倒下来数十具美国兵的尸体。万没想到,就在这时,一颗美军的炮弹在老排长的不远处爆炸,又有三名战友牺牲,一块弹片扎进了他的左腿,鲜血不住地流了出来,使他一下瘫倒在弹坑里。之后,他只是简单包扎一下,把幸存的二班长白栋梁和战士“流星锤”召集过来,命令大家赶快收集弹药,准备迎击黄昏前的敌人再次进攻。

常言道,愣的怕横的,横的怕冲的,冲的怕不要命的。美国鬼子的飞机、大炮和坦克确实是当时咱们志愿军比不了的。但是,咱们志愿军是**的战士,是宁死也不会屈服敌人的铁军,是任何资本主义世界的雇佣军也望而生畏的。所以,不知是被我们打怕了,还是因伤亡过重而组织不起来新的进攻的缘故,美军直到夜幕降临也再没有出现,此时阵地上一片宁静。虽然一天内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使敌人遭到重大伤亡,始终没有突破我军阵地一步,但一想到三十多名朝夕相处如亲兄弟的战友不幸“光荣”了,二班长白栋梁早已置生死于度外,决定带着战士“流星锤”趁夜色再去骚扰一下美国佬,让他们不得安生,碰巧还能再消灭一些美国佬,为死去的战友报仇。临行前,老排长马青山郑重地告诉他们:“一定要速战速决,不可恋战,都给我活着回来”!可没想到,各背了一大袋手雷、手榴弹和压满子弹的冲锋枪的白栋梁和“流星锤”,根本就没想活着回来,心中只有两个字:报仇!他们借助时隐时现的照明弹的光亮摸到敌人驻地,迅速分散开来,占据有利位置,把所带的手雷、手榴弹全部打开了保险,分别向敌人最后一辆坦克、牵引大炮的汽车和营房砸了过去。一时间,美军驻地火光冲天,坦克车、汽车和弹药相继爆炸,有敢于冲出营房的美国鬼子,也被躲在暗处的白栋梁和“流星锤”冲锋枪点了名。他们俩只有一个信念:你美国鬼子打死了我们那么多战友,我们要让你们加倍偿还。

突然,就在“流星锤”抡起一颗颗手榴弹砸向敌人营房和军事设施之际,一颗照明弹突然在他头上方升起。敌人的火力一下子集中在直立投弹正酣,毫无隐蔽的他身上,把他打倒在地,拉了弦尚未投出的手榴弹也掉在脚下……考虑到弹药所剩无几,白栋梁只好眼含热泪,朝“流星锤”牺牲的方向庄严地敬礼,然后趁着月色,时而匍匐前进,时而猫腰速跑,很快回到自己的阵地。天有不测风云,战场上更是残酷无情。没等他向排长马青山汇报完战果,一颗敌人报复性的炮弹“噗”地落了下来,使他顿时失去了知觉,直到一个多月后在旅大军区疗养院苏醒过来,他才从护士的口中得知,当时他满头满脸全是血,简直像个血葫芦,是排长马青山拖着一支断腿,爬了二百多米山路,两个人才被换防的兄弟部队战友救了回来;当时两人都昏死在地,老排长马大哥断腿的膝盖已经磨得露出了骨头。

“唉,孩子们!没有我老排长,哪有我的今天!这就叫战友情,世世情,战友亲,辈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哪!所以,苏醒过来以后,一想到老排长马大哥的安危,是否还活着,我的头像炸开一样疼,甚至在床上直打滚,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时我特别喜欢身边的护士,也就是你现在的吴阿姨。当时只要她在我身边护理,我的头很快就不疼了,你说怪不怪……哈哈哈”!

“得了得了,老白,别说你那见不得人的历史了,就不怕让孩子们笑话?说实在的小林”,吴玉珍以不屑的口吻对马林说:“要不是你白叔叔那时是全军闻名的战斗英雄,一个白白净净的大个子军人,我不在就疯疯癫癫地不吃不喝,急了眼还摔东西,骂人、打人,组织上以照顾战斗英雄的名义反复做工作,我才不嫁给他呢”!

“吴阿姨,这么多年来,我白叔叔到底对你咋样?是不是一心一意地对待你和我云妹”?

“唉,小林,真是一言难尽啊”!没等吴玉珍回答,白栋梁却抢先作答:“那时候,最不同意的是你阿姨她妈。她对你阿姨说,这个人是战斗英雄不假,可脑袋受了重伤,以后即便伤好了,但不傻不蔫的,啥家务活都不知道干,照顾不了家,也不能帮你带孩子,看这个罪你怎么和他遭!结果,为了给她妈看看,你阿姨硬把我领到她们家做客。她妈为了考验我,什么挑水、扫院子、劈柈子甚至掏厕所等活计,都让我干,直到最后你阿姨看不过眼,跟她妈吵了起来,说他还是个重伤员,你和我爸同不同意我都认了,再怎么说也不能这样折磨他。哈哈哈小林,你说说,就凭你阿姨对我这么好,这辈子白叔叔能不一心一意地对她好?尤其是你姥姥姥爷,不不不,你云妹她姥姥姥爷晚年的时候,不论吃药、打针、住院、擦屎擦尿还是送终,都是白叔叔张罗的。以致老太太临咽气的时候抓住我的手说:‘好姑爷,你比我的亲儿子都强啊’”!

“呵呵呵,老白,不要跟孩子们表功了。这充分说明,本大夫当年还是很有眼光的,不像爸爸妈妈那样的老脑筋,一心一意地选择了你,跟你过了一辈子了。只可惜,当年要不是你整天扑在部队上,很少照顾我和孩子,小云的弟弟也不会死的”。“喂喂喂,小吴,这都多少年的事了?再说了,以后有小云和小林这两个活蹦乱跳地孩子在咱们身边照顾着,不也同样很好嘛”!看着吴玉珍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白栋梁赶紧站起身来,走到她跟前扶着她的肩头坐了下来。

“谢谢白叔叔、吴阿姨,两位老前辈的述说,使我更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战友情、爱情和亲情。小林一定以二位老人家为榜样,继承和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把它世世代代传下去”。

饭后,白云麻利地起身收拾碗筷向厨房走去。吴玉珍悄悄地问马林:“小林,你今年多大了?凭你这样的相貌、职务和人才,一定早处了对象吧”?“报告阿姨,我今年26岁。参加老山战斗前探家,妈妈、爷爷和爸爸硬给我做主,在家给我订了一门亲事,但我一直没有同意。因为那个丫头的父亲外号叫李‘小抠’,私心太重,名声很不好,满屯子的人都很厌恶他。李小抠他们家所以托亲求友,找了好几个媒人,非要把他丫头给我家不可,主要是看我提了干,以为将来即使转了业也不用再回到家里当农民,还可以把他丫头带进城里当工人、享清福”。

“嗯,简直太势利眼了,这样的对象和人家实在值得考虑”。吴阿姨刚刚说完,还在若有所思,不知啥时已站在她身边的白云突然接过话茬:“依我看,我林哥根本就没有考虑的余地!跟这样的人家和女人生活一辈子,没有相近的爱好、事业心和责任感,缺少共同语言,该有多闹心,怎么能有幸福可言,你说呢林哥”?说完,她似乎觉察到自己的话有些冒失,脸一红,赶紧倒水去了,也没等马林回答。吴玉珍瞅瞅自己的宝贝女儿,又看看马林,会心地笑了。

坐在一边抽烟的白栋梁看着吴玉珍的样子,拉着她走进卧室,关好了门问道:“老伴,小林这孩子怎样?你该不是看好了这个女婿了吧”?“看好了又能怎样?这孩子从举止言谈、相貌、职务、才干和发展前途,与当今的许多同龄人相比,都可说是百里挑一的,很合我意,遗憾的是,人家在家里有对象了,你说咋办”?“没听小林说吗?这是包办婚姻,他根本就没有同意。再看看咱丫头那样子,我看她们两个有门。你就瞧好吧老伴,哈哈哈”!“老头子,小点声,别让孩子们听见就不好了”。看到白栋梁特别开心而充满自信的样子,吴玉珍赶紧细声细语地劝阻道。

此时,客厅里的白云则缠着马林,非要他说说家里那个对象的事情不可。马林告诉她,家里的对象叫李梅,是李小抠的大丫头,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由于母亲早早去世,她初中刚毕业就回生产队参加了劳动,帮助爸爸照看弟弟妹妹。长得还可以,身高照你得差半个脑袋,但很会做家务活,也很节俭。平时没事的时候,她总去我家帮我妈妈做家务,比如做衣服、裤子和做鞋等等。要不是看好她这些,我妈、我爸和爷爷怎么说也不能管我同意不同意,就私下做主给我订了这门亲事。

“林哥,那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若不同意就该赶快告诉人家,以免时间长了耽误人家,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你说呢”?

“你说的很对,云妹。实话跟你说吧,林哥真的是打心眼里不同意。因为凭李小抠那样人家的丫头,对钱财一定看得很重。像今天的事,一旦和她成亲,受点伤我自己遭点痛苦还过得去,可假如我出钱帮助了需要的人民群众,她们还不得和我吵翻了天!林哥是个党员干部,这辈子资助人民群众或战友的的事肯定少不了,比如对老山前线牺牲的战友家里,难道非要她们同意?所以,长痛不如短痛,伤好后我就会回家探亲,想方设法也要把这门亲事退掉。就像你说的那样,以免时间长了耽误人家。我也想明白了,这也许才是对她和她们家好。因为一想到我那些牺牲在老山前线的战友,以及我爸和白叔叔他们的战友,我就觉得,这辈子决不能为自己活着,应该尽最大努力让烈士们的家人活得更好,把烈士未完成的事业干得更好。找不到志趣相投的对象就打一辈子光棍还能咋地”!

“呵呵呵林哥,看你说的,云妹我敢打包票,你不但不会打一辈子光棍,而且一定会找到甘愿和你同生死共患难的伴侣!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反正我是深信不疑而且下决心相信到底了。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坚定地相信这个未来的事实”。白云说完,脸色红得像个大苹果似地,连忙站起身来,以给马林收拾床铺作说离开了他身边。

330

第四回 英雄兵胜利阻击美国佬 马排长腿断驮回白班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