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十五回 眼镜专家持谬讨伐 马林书记据理回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回 眼镜专家持谬讨伐 马林书记据理回击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20 6:00:35

第十五回 眼镜专家持谬讨伐 马林**据理回击

树大招风。五里铺集体经济的异军突起,迅猛发展,成了县、市、省乃至全国都有重大影响的农业先进典型,赞扬、推崇和拥护者越来越多,但不满、诋毁和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者亦有其人。这不,马林送走张指挥第二天一早,刚要去县里上班,突然接到县委吕**电话,告诉他今天不必来了,在家接待几位由京城来的农业改革问题专家,目的是看看五里铺这个典型到底怎样。

没多久,县委办公室的司机小王送来了三位衣着笔挺,似有学者风度的专家。正在和秦志军、梁军等几个大队领导欢送打完水井,业已洗完井并开始抽水的油田水井队工人的马林见状,赶紧把他们让进自己在大队的办公室,做了自我介绍,同时把秦志军和梁军做了介绍。

喝着马林递过来的包装精美、商标新颖别致的甜草饮料,看着室内悬挂的马恩列斯毛五位革命导师的画像,一个戴金丝眼镜,梳背头,鬓角稍有斑白的中年男子站起来先介绍自己,再介绍两名同事,然后书归正传,说明来意,就是想了解一下五里铺党委在贯彻执行党和国家制定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政策方面的情况。

“哈哈哈,专家同志,要想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可能你们找错地方了。因为在我们这里,实行的是全体五里铺人民集体承包,在大队党委统一领导下,组织起来,走集体发展和致富的道路。这同宜统则统、宜分则分、不搞一刀切的农业改革政策不仅不矛盾,而且更好地发挥了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制的社会主义优越性。看看我们这几年的经济效益不断提高,农民生活越来越好,我觉得我们已经很好地贯彻执行了党的农业改革政策”。

“马**,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你应该明白小岗村农民的正确举动是党的农村改革政策的依据、基石和深远意义,更应该不折不扣地执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才对。否则,不是违背了党的改革政策甚至与**对着干吗”?眼镜专家听了马林不软不硬的叙述,试图先入为主,给马林扣个大帽子。

“专家同志,‘违背了党的改革政策甚至与**对着干’这顶帽子,本人既戴不起,也不合适。请问:小岗村18户农民人多,还是五里铺两千多农民人多?两千多农民坚持集体化发展的意愿不能作为制定农村改革政策的依据,18户农民私分生产队田产的愚蠢举动却可以,这到底是党的政策还是能够左右党的决策者个人的私货?假如是后者,与之对着干能说是同**对着干?如此脱离现实,有违民意和背离党的宗旨的政策,究竟是党的错还是决策者的错?一个是没有国家财政支持就难以为继的私分生产队典型,一个是不要国家分文而不断发展壮大,同时无私支援地方建设的集体经济典型,到底哪个更应得到党和国家大力提倡和支持?多么浅显易懂的道理”!

“据我们了解,五里铺人也不是都愿意在集体里吃大锅饭的,而且你还拳脚相加,把想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人打得鲜血直流,你敢说这不是事实”?

“不行,不让我说也得说”。马林刚想回击眼镜专家,在外面听了多时的李老三不顾人们劝阻,敲了敲门就闯进屋来,大声说道:“闭着眼睛说瞎话也能当专家?你们说的‘把想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人打得鲜血直流’的除了我还有谁?什么家庭联产承包,纯粹‘上坟烧报纸——糊弄鬼’!不就是搞单干吗?我搞了,结果出去干活一分钱没要回来,还差点被老板雇人打死。若不是大队派人帮我去要,我挣的七八千元就打了水漂!再说打人,是我们哥仨拿着洋叉、二齿子和铁锨先对马林兄弟动的手,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我们哥仨还不都得被打趴下?我的手和腿出血是自己倒地镪的,我二哥的腿是我用洋叉划的。现在我正积极要求回队,要是能让我回来,今后谁管我叫祖宗都不敢琢磨分生产队了。咱是个大老粗,没啥头脑,我就看好了马林兄弟他们做的这个大锅饭,因为他们从不多吃一口”。

“呜呜,我也要跟他们说说”。李老三刚一走出马林的办公室,满头灰发、穿戴利落的孟婶边哭边走进来喊道:“你们这班没良心的东西,没有马林他们五里铺这帮孩子的收养,我这个烈士的老娘早死了。包产到户了,各人顾各人,谁还管什么烈士不烈士的!现在孩子们让我住上了高楼,还治好了我的病,每月给我发养老金,你们说说,到底是谁‘与**对着干’?都像你们这样,今后谁家有儿子还甘心上前线为你们卖命!我儿子算是白白死在什么老山前线了,呜呜……”眼见这位大婶声泪俱下,哭个不停,眼镜专家心头一震,赶紧起身让座,同时面对马林说:“马**,我们这是私人间谈话,你们怎么放录音出去让大家都知道了”?

“专家同志,你们是代表上面来的,而且是在党委**的办公室谈话,难道有不能见人的东西?你不是说‘在集体里吃大锅饭’吗?这就是我和战友们做的大锅饭,不管说啥话做啥事,都要让广大社员知道,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东西需要隐瞒。刚才孟婶一语道破了你们所谓‘家庭联产承包’的天机,实质就是包产到户,搞私有化而不敢摆到桌面上。马克思说过,‘**可以把自己的理论归结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列宁也曾指出,‘掌握国家政权的工人阶级,只有在事实上向农民表明了公共的、集体的、协作的、劳动组合的耕种制的优越性,只有用协作的、劳动组合的经济帮助了农民,才能真正向农民证明自己正确,才能真正可靠地把千百万农民吸引到自己方面来。因此,无论哪一种能够促进协作的、劳动组合的农业的措施,其意义都是难以估价的’。所以,你们污蔑集体经济是大锅饭,旨在兜售分田分地的资本主义私有化改革,从根本上违背了马列主义和**的宗旨”。

“你胡说!我没读过几本马列的书。难道马克思和列宁真说过这样的话?你敢指明它的出处”?

“呵呵,我不是马列主义教员,既不敢也没有义务承担政治理论辅导义务。革命导师的著作我和战友们的书柜里还是很多的。《**宣言》你们都读过,‘**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就在其中;列宁说的,你们可以把《列宁选集》第四卷打开到106页,就是《在农业公社和劳动组合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说》中的。或许由于我的记忆力不好,个别字、词可能不准”。

“没错没错,组长,他说的一字不错”。在马林和眼镜专家争论之际,显然年轻手快的随员把打开的列宁选集第四卷交到专家手中说。专家接过来逐字逐句地看了一遍,不停地点头,但转而眉头紧锁,脸上浮现惊讶之色,似乎在问:这怎么可能?一个农民出身的县委副**竟有这样的马列主义理论功底?

突然,马林办公桌上的电话骤然响起,他按下免提,里面传出了“马林**,赶快回县委一趟,有紧急事研究,接待的事交给秦志军和梁军他们”的话语。听到吕义民**焦急的声调,马林立即站起身来,说了声“对不起专家们,县委有急事要我立即回去,失陪了。我的战友和广大社员会满足你们需要的一切”。说完,他向秦志军和梁军简单交代了几句,匆匆离去。

马林走后,眼镜专家如释重负,眼珠一转,对秦志军和梁军说:“你们二位一定是马林**的战友了?请问你们为啥放弃部队干部或转业到城里当干部的机会而偏要跟他来这里当农民”?

“专家同志,冒昧地说一句,当农民不好吗?难道你的祖祖辈辈都是商贾富翁或官宦之家?要知道,从战火纷飞的老山前线活着回来后,一想到那些牺牲在异国他乡的战友,就像刚才那个孟婶的儿子,我们当好了农民,足以供养牺牲战友的父母,你说对不对?当然,马林首长带领我们所搞的农业集体经济,目前只能供养我们身边的烈属、军属和五保户。不知道你们标榜的小岗村在这方面有什么先进经验值得我们学习?我和首长专程去过小岗村,据了解,即便是那两个带头私分生产队田产的家伙先富了,也未必赶得上我们五里铺的农民。至少,我们的农民住房、看病、吃水、用电、孩子上学特别是上中专、大学都不用自己掏腰包”。

“不要拦我,我这个外来人也要跟专家掰扯几句”。秦志军话音刚落,一个身着蓝灰色工作服,梳着五号头的中年妇女闯进来说:“我叫冯敏,是个外来务工人员,因为爱人姓陈,大家都管我叫陈二嫂。我女儿去年上卫校,就从我这开始,大队党委决定无论是五里铺人还是外来人,只要孩子考学,学费全由大队拿,而且每个大队领导都给我们拿钱表示祝贺。请问专家,这样的地方上哪找去”?

“喂喂,秦大队长,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消灭私有制嘛,那么外来务工人员的剥削性质意味着什么?”眼镜专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接着陈二嫂的话音质问起来。

“哈哈,专家同志,你明白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在这次斗争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伟大意义不?像陈二嫂这些外来人员,我们在生产上和生活中关心、爱护、帮助和照顾她们,逐步让她们和我们五里铺人享受同等待遇,是你所谓的‘剥削’?不!这恰恰是使她们变成像我们一样,最终依赖生产资料归集体所有制生存的无产阶级的开端。这和你们鼓励私分生产队以后造就的新生地主老财,榨取广大雇佣农民的剥削不可同日而语。现在有的城市下岗失业的工人还想上我们这里当农民,图的是什么”?

“专家同志,我来说几句,如果你们有幸在甜草县城转一转就会发现,县委县政府办公大楼是我们五里铺帮助建造的,各个街道的交通车站、公共厕所是我们建的,连建筑公司这个马上要解体了的国营单位也是在我们的帮助下活了起来。请问,不是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吗?既然如此,包括你们这些领导在内的无产阶级是依靠五里铺这样的集体经济基础,还是像小岗村那样的没有上面财政扶持就难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否则,那还算什么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先锋队”?不待眼镜专家回答,梁军一针见血地问道。

“请问两位大队领导,你们是哪个重点院校毕业的?专门学习过马列主义理论”?眼镜专家故意转移话题,所问非所答起来。

“遗憾得很,专家同志,我们都毕业于解放军这个**思想大学校,只有首长马林读过两年军校,系统研习过马列主义理论。毛**的人民战争思想告诉我们,只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绝不为个人或小集团谋私利,我们就会得到无穷无尽的力量、智慧和巨大支持。当你们亲眼目睹像李老三那样当初一门心思要分生产队,甚至不惜大打出手而最终非要回来不可的实例,大概就会明白什么是正确和错误,什么是真理和谬论了。说到大锅饭的问题,我想请几位专家看一篇我们首长的文章,已经分别在县报、市报和省级刊物发过”。说着,秦志军拨通了党政办电话,告诉闵军把首长那个《想起当年红豆饭》复印三份送来。

文章送来后,还捎带几张李小抠拿女儿当驴使的照片,秦志军看着几位专家聚精会神阅读的样子说:“这其中最为传神之笔,就是我老妈马大娘说的那个‘好大厨’。首长马林恰好从中悟出,大锅饭既不在锅,也不在米,关键在于能否有一个责任心、事业心和无私奉献精神强的好大厨。如今他做到了,我们这些战友也正在努力做到,否则就不配当他的战友,给人民军队丢人。请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你们经常骂大锅饭,说非砸烂不可,那么鸟飞也要有影,全国各地砸了那么多集体经济的大锅,最后落入谁手?是否落入了像小岗村那两个带头私分的家伙手里而使自己先富起来了?假如带头私分者都能像我们首长这样,把副团长复员安家费都用在发展集体经济上,全心全意为人民当好这个大厨,结果又会怎样?这难道不更证明了毛**的‘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的英明正确性。看到那让女儿和驴趟地的当初积极闹私分的老头没有?虽然我们五里铺党委绝不会允许这样原始的极其落后的耕种现象发生,最终用拖拉机帮助他趟了地播了种,但全国那么多被砸烂了大锅的农民怎么办”?

“咣咣咣”,这时,李小抠端着个挂着烟口袋的小旱烟袋随声走进屋来,对着秦志军和梁军点了点头,看到被允许的样子,面向眼镜专家几个人说道:“我就是当初闹私分的李小抠,想用女儿和驴趟地的也是我。你们说说,我儿子洗澡淹死了,大女儿难产刚刚被马林两口子和秦大队这些孩子救活,马林一次就为我女儿输了一斤多血,如果没有他们和生产队,我李小抠还有什么活路?收起你们那‘家庭联产承包’的把戏吧,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的鬼话了!呜呜……”李小抠说着说着,悔恨交加,竟然当着全屋人的面大放悲声。

“好了好了,李老叔别哭了。遇到五里铺党委,你还是幸运的,我们绝不会扔下你不管”。

“那你们当领导的什么时候研究让我重新回生产队”?

“只要你把分生产队时拿的两万元补偿款和利息交回来,在社员大会上做深刻检讨,会很快回来的”。听到副大队长梁军痛快的答复,李小抠才破涕为笑,临出门还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叨念着:“谢谢大队党委和领导,我做梦都想着回生产队呀”!

中午吃饭的时候,尽管秦志军和梁军打心眼里讨厌这几个专家,但还是从人情交往的角度出发,告诉老班长预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以尽地主之谊。如烤大雁、熏兔子、野猪肉和野鸡炖珍蘑等美味佳肴,还特地打开了几瓶五里铺高粱酒和甜草饮料。眼镜专家的一个随员见此情景,满脸窘态地说:“想不到,能在这里吃到京城都少见的东西,真是不虚此行啊!”

“是啊,确实不虚此行。回去后你们不要写什么原则话或套话,就把五里铺的所见所闻如实地写出调查报告,然后交上去。他们不是总说‘实事求是’嘛,今天我们看到和听到的就是最好的实事求是。用咱们干就这玩意,不用就他们母亲的拉倒”。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五里铺领导的热情款待所致,随员说完后,眼镜专家赶紧补充了一句,末了还爆了个粗口。

256

第十五回 眼镜专家持谬讨伐 马林书记据理回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