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十六回 官商勾结强拆民宅 马林受命制止犯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回 官商勾结强拆民宅 马林受命制止犯罪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21 6:05:36

第十六回 **强拆民宅 马林受命制止犯罪

晚上回到家,没等马林端起饭碗,老闷赶来,递给他一张纸条,说是眼镜专家给的。上面写着:“对不起马**,今天你和你战友给我上了堂生动的政治课。因有随员不便,晚上能请你喝酒详谈不?——北京大哥卢延水”。“咋和他联系”?马林问牟兴军。他说如果你肯赏脸,就在招待所外打三声喇叭。“好吧,你赶快去接,我在办公室等他”。牟兴军走后,马林站起身,在白云脸上贴了一下,说了声“对不起云妹,我得去陪一下讨厌的专家”便出了家门。

不久,牟兴军领着眼镜专家来到马林办公室。专家一手提了两瓶郎酒,一手提了个装鱼罐头、水果罐头和烧鸡的塑料袋。看到茶几上已经摆好的五、六个中午没吃到的菜肴,他脸上一阵尴尬:“马**,说好了请你喝酒,怎么还能让你破费”?

“哈哈,专家同志,‘来到军人家,就当自己家,要想喝烧酒,随时都管够’,这是我和战友们的一贯作风。瞧得起五里铺和我们这些曾经的革命军人,今天就喝我们的酒。去李老三和李小抠这几个单干户家,你绝对不会吃喝到这个”。马林说着,打开两瓶五里铺陈酿,不管专家是否同意,吩咐牟兴军“在哪家商店买的东西就退给他们,就说是我说的,手续费你先垫着,明天我找你嫂子给报销”。

俗话说,钱越耍越薄,酒越喝越厚。喝着喝着,眼镜专家懊悔地说:“对不起马林兄弟,大哥我带着旨意来的,就是要鸡蛋里挑骨头,找出你们和改革唱对台戏的毛病。小岗那地方我去过多次,没有地方财政支持早完蛋了。可那是人家包产到户的旗帜,只能说好,不能说坏。你那篇文章我看了,的确,大锅饭既不在锅,也不在米,关键在于能否有个好大厨!秦大队问得更好,砸烂的大锅最后落入谁手?是否落入带头私分者手里而使自己先富起来?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原来的生产队再穷,家底子成就几个万元户很容易!像孟婶、李小抠等越来越穷的现象比比皆是,人家就是视而不见,还要不停地粉饰,这算哪家子的实事求是!唉,真拿他们这个‘特色社会主义’没办法”。

“谢谢卢大哥的理解。这番肺腑之言,发人深省,更坚定了我和战友们带领五里铺人民坚持走集体化道路的决心。事实上,这个‘特色’本身就语焉不详,缺乏理性,经不起推敲。到底是红色、黑色、白色还是绿色或五颜六色?连所举的旗帜都不敢说是什么色,旗不鲜帜不明,让下面怎么去和他高举”!

牟兴军回来后,把退回来的三百多元钱交到满脸不自在的专家手中。卢延水看推辞不掉,只好作罢。不一会儿,他小声问马林:“兄弟,听说你们县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还差点死了人,方便的话能否介绍一下”?“没啥不方便的”,马林说着,详细地叙述了上午紧急返回县里的经过。

原来,赶回县委后,**吕义民和县长等县委委员正在等着他开紧急会议,研究正发生在县里最繁华的居民住宅区强拆伤人事件的处理。会议开始后,了解到许多公安民警参与其中,对开发商雇人打伤居民不管不问的细节,马林蹭的站起来说:“人民政府和警察要再这样做下去,还配得上‘人民’二字?干脆叫开发商政府和开发商警察算了!那个住宅小区确实是块好地段,可为什么人民政府不去开发造福人民,偏要交给无利不起早的开发商?没有政府官员和警察的支持,哪个开发商敢强拆甚至伤人?作为党员干部,我坚决反对这样的强拆犯罪,支持县政府为民开发,严惩庇护开发商的党员干部”。

“唉,马林哪,当初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就让房产公司和开发商签了协议。也是因为县财政紧张,连咱们这栋办公楼还是你们五里铺帮助建造的,开发商能出得起钱才同意的”。听老县长近乎无奈的解释,马林再次说道:“既然是房产公司和开发商签的协议,没经过县委这个党的一级组织研究通过,并且开发商丧失人性,为强拆雇凶伤人,问题就容易解决了。我提议,坚决取缔他的开发权,由县政府组织干,竣工后按公用住宅统一分配,房主只有居住权、继承权而没有出卖权”。最后,会议决定,由马林代表县委县政府,全权负责对此次强拆事件的调查处理,组织和协调对这个地块的开发工作。

会后,马林把房产公司、财政局、物资局、建筑公司、电业局等相关单位领导召集来,带他们到拆迁现场办公。看到现场一片狼藉,许多居民拿着铁锨、镐头甚至菜刀等应手家什,在和拆迁人员对峙。一些民警呼三喊四,吆喝着不许动手打人。马林疾步来到公安指挥车前,说明来意,要过扩音喇叭说:“我是县委副**马林,请公安局的曾仕仁局长立即向我报到”!很快,一个敞着怀,歪戴着大檐帽的中年警察走到他跟前,稍微抬手示礼便说:“马**,有什么指示”?

见这个衣帽不整的警察马林就火了,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对着喇叭厉声问道:“公安局长同志,你和你的战友岗位应在哪里?是在保卫人民利益不受侵害的战场,还是维护强拆人民住宅的乱场?现在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命令你,立即带领全体人民警察离开这个乱场,然后严厉查处打伤居民的犯罪分子”!

“马**,我们也是遵照县领导的指令来执行维护拆迁任务的,你这样做合适吗”?

“立即执行命令!这个地段已由县政府负责开发,任何人不得干涉。与开发商通同作弊者一定严厉查处,绝不姑息,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是是是,我听马**的。全体警察,立即集合,准备收队”。曾局长见马林来头不善,赶紧凑向前去,对着扩音喇叭喊了一声。

“同志们、战友们,你们是人民的警察,应该时刻维护人民的利益。可是今天,你们所做的一切对得起人民吗”?

“报告首长、马**,今天要拆迁的就有我爸爸妈妈住的房子,我也不同意,但是没办法,这是命令”。“这位战友请出列”。马林看到一个青年警察大胆直言,双脚磕地,向他行了个军礼,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同志,你说得对,任其继续下去,今后还将有其他战友父母的房屋,甚至你们自己的房屋都可能被强拆。所以,现在保卫的也是你自己的房屋,意义相当重大”。

“喂喂,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违反了合同,十月末交不了楼,你敢打包票负责”?就在马林和年轻警察交谈之际,一个满脸横肉,大腹便便的男子走上来质问道。

“我是甜草县开发建设的总指挥,不仅敢负责,一包到底,而且要严惩强拆中打伤居民的犯罪和**行为!你有啥资格质问我”?

“我就是和县里签了合同的开发商。你随意终止合同,违反法律,我要到法院告你们”!

“注意!你不是和县里签的合同,而是和房产公司草签的很不规范甚至没有法律效力的一张废纸,与县政府没有关系。所以县委根据广大居民意愿,废除这个协议!你要上法院告我们?好,但你必须先把打伤居民的犯罪问题交代清楚。曾仕仁局长,立即把打人的犯罪分子抓起来,严肃追查,绝不轻饶指使者!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绝不会像你这样见利忘义,丧心病狂地搞强拆,而是要让广大居民心甘情愿地支持拆迁重建。我们不仅保证逾期完工,让居民住进装修漂亮的楼房,而且要让她们世代享受这个产权归人民政府的公有住宅”!

这时,人群一阵混乱,几个老头老太太扔掉手中的家什,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地说:“马**呀,我们不是不同意拆房子,可拆了之后住哪里呀”?“吭吭”,马林一阵心痛,强忍泪水,赶紧俯下身子,扶起几位老人家,然后对着喇叭,像是对他们更像是对在场的人说:“同志们,看看这几位通情达理的老人家吧!不先安排好临时住处,拆了房子让他们住露天地?你把老鸹窝、喜鹊窝捅掉了,它们也会不停地叫骂甚至攻击你。这是**和人民政府干的事吗?长此以往,人民只会骂她们曾经拥护和爱戴的党和政府啊”!说着,马林命令:“公安局的同志,请用你们电话给我接省军分区姜司令员”。

电话接通后,马林啪的一个立正,对着话筒说道:“报告首长,我是甜草县的马林,有事想求首长帮忙,我们这里搞拆迁重建,有些居民暂时没有住处,想到军分区每年搞野营拉练,一定有用过的帐篷,可否给解决点?原打算求我老丈人白栋梁师长,但沈阳军区离这里太远,很不方便,只好先找你这个首长了”。

“喂喂,小林子你说什么?白师长是你老丈人?告诉你,他当连长时我就是他的兵!说吧,需要多少顶?干脆我库里的二十顶旧帐篷都给你算了,也算替我清仓出库了。什么时候要,我派车给你送去”?“太感谢老首长了,我现在要行吗”?“好的,我马上告诉装备处的同志给你送过去,到时你们准备好人手负责卸车就行了”。

通完电话,马林心里有了底,稍作沉思便向房产公司、财政局、物资局、建筑公司、电业局等相关单位的领导吩咐道:“一会儿我告诉五里铺的战友们来负责卸车并搭建帐篷,房产的同志负责就近选好地址并铺平场地,管区民警协助搞好居民人口和住宅情况调查,做好分配帐篷的准备;物资局负责住帐篷的居民床铺、炉灶等生活用具配发;电业局的同志等帐篷一搭好,立即保证安全通电;建筑公司的陈经理要尽快做好楼房的规划、设计和施工准备工作,要以‘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为准则,建造出设计新颖、质量优良、舒适耐久的居民住宅楼。上述所需一切款项,本着勤俭节约,为了人民的原则,均由县财政局给付。分配帐篷时考虑给粮食和蔬菜部门留出一顶,做粮油和蔬菜的临时供应网点,方便搬迁居民的日常生活。再遇到什么疑难问题解决不了,可直接找我!好了,大家分头工作吧”。

眼见得这个年轻英俊的县委副**说话干净利落,思路清晰,安排工作细致入微、井井有条,毫无反驳余地,刚刚还叫嚣“要到法院告你们”的开发商顿时软了下来,掏出盒中华烟并哆嗦着手抽出一支,满脸堆笑地递向马林:“马**,请抽烟。事情真的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了?我为了拿到这个开发权,可是投入了血本啊!不信你问问谭副县长和曾局长”。说完,这个开发商不怀好意地瞄了瞄公安局长曾仕仁,曾仕仁则一脸尴尬,连连说“是啊是啊”。

“曾局长,我不是告诉你赶快把打人者抓起来严肃处理吗”?

“马**,这一块原来都是谭副县长管的,我不太好办哪。我带着队伍过来也是他指示的”。

“人民公安是国家机器。你是听县委县政府的还是听某些领导者个人的?既然你‘不太好办’,从现在开始,可以回家休息了,等候组织处理!公安局的同志,请通知你们耿副局长立即到我办公室等我”。马林推掉开发商递过来的中华烟,随手掏出自己三毛钱一盒的滨江烟点着,说完坐车回到县委。他把事件经过向**和县长汇报后,得到老县长大力称赞。吕义民**没有太大惊喜,反而长叹一声,慢慢拿出一份盖有**组织部大印的文件递给马林:“唉,没想到会来得这么急,而且这个礼拜必须报到。我和县长商量过了,你走之前必须给县委提供一个足以完成这次开发任务的总负责人,也算你帮甜草人民和我们老哥俩做了最后一件大事。另外,回五里铺开个党委会,把该安排的事情安排妥当”。

“两位老领导、老叔叔,组织决定谁也阻止不了,必须执行。为生我养我的甜草人民做事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既然这样,我就内举不避亲了——五里铺的秦志军和梁军都能胜任,只是为了大队的发展考虑,只能给县里一个,中不中”?“中,就这么定了!先把秦志军调过来”。吕**说。

马林回到自己办公室还没坐下,公安局副局长耿玉军就风风火火地赶来。进屋后,他规规矩矩地敬了个礼问道:“马**找我什么事”?马林回礼后叫他坐下,从抽屉拿出一盒中华烟扔过去说:“老丈人给的,先贿赂一下你这个局长吧”。看到耿玉军点着了烟,马林继续说道:“玉军同志,经请示**和县长,县委决定,曾仕仁停职反省期间,由你代行局长职务,重点查办和处理好这次强拆事件。不管涉及哪个党员领导干部,都要毫不留情地予以党纪政绩和法律制裁。希望你不负县委领导的重托,带领全局民警完成好交办的各项任务。查案中有什么阻力和问题,可直接请示吕**和县长。两位老领导特别清正廉洁,疾恶如仇,会全力支持你的”。

“马**你了解吗?曾局和谭副县都是开发商的铁哥们,许多事情根本不让我们副职插手,所以我也懒得去他们的拆迁现场”。

“我多少了解一些。你看得很准。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党和政府官员的帮衬,没有作为国家机器的公安民警的助纣为虐,开发商绝不敢强拆民宅。你立即选派精兵强将,从打人者入手,重点查处开发商贿赂的问题。记住,要注重搜集证据,让他们无话可说”。

考虑五里铺党政班子的安排,耿玉军走后,马林急忙赶了回来。

说到这里,一直静静听着的卢延水肃然起敬,举起酒杯:“马**,今天我才知道了啥叫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员和德才兼备的领导干部。不过大哥告诉你,当今喜欢听话的干部,给点蝇头小利特别是给个官位就丧失党性原则的干部,不喜欢像你这样刚直不阿、廉洁为民的忠于马列主义**思想的干部。我父亲是跟随毛**长征到陕北的,我的名字就是那时起的。他十分反对我为‘家庭联产承包’吹喇叭,说我闭着眼睛说瞎话,还骂我忘了老一辈抛头颅洒热血打下公有制江山的本。现在我明白了,你和你战友所干的一切,才是广大农民不断走向富裕幸福的光明大道。谢谢你的招待,更谢谢你们给我的深刻教育”。说完,他一口气喝下杯中酒,然后赶紧告辞。

卢延水走后,刚好秦志军和梁军来到办公室,汇报一天来卸车和搭帐篷的工作。得知他们圆满完成了任务,居民们满意地住了进去,马林站起身来,分别给两位战友倒了一杯酒,神色凝重:“一会儿开个大队党委会,有重要事情研究,同时宣布甜草县委的任命”。当他把会议主要内容简单介绍并征求完下届党政班子人选后,秦志军和梁军默默喝下杯中酒,赶紧出去通知副大队长马兰、经销办主任王宏、粮油加工厂厂长窦建军和机耕队副队长来开会。

人员到齐后,马林首先代表甜草县委县政府,宣布秦志军为县开发办总指挥兼五里铺大队党委**,梁军任五里铺大队长,王宏任副大队长,马兰任副大队长,窦建军任副大队长兼粮油加工厂厂长,陈二嫂冯敏任机耕队队长和幺妹子张娟任副队长的任命。紧接着,马林告诉大家,县里已接到**组织部的通知,我本周内必须去**报到,所以不适合再担任大队党委**和大队长了。

“首长,怎么说走就都走了?难道你们不管五里铺和我们这些战友了”?“是啊,首长,你们可不能走啊”!马林刚一说完,王宏和窦建军声泪俱下地哭喊道,秦志军、梁军的眼泪也止不住滚滚而下。马兰一时呆若木鸡,好一会儿才呜呜大哭起来。连一旁做记录的党政办主任闵军也禁不住抹起眼泪。

“战友们、同志们千万别这样。我和志军不是上刑场,而是要承担更重要的任务。这回该明白大队党委为啥要制定雷打不动的干部和主要岗位人员轮训制度的意义吧?这条制度必须严格坚持下去,要努力发现、发觉和尽快培养足以为五里铺无私奉献的各类管理人才。谁理解不好、执行不好这项艰巨的政治任务,就不配做五里铺的党员干部。说心里话,要不是本首长有私心,偏重五里铺的利益而极力阻拦,秦大哥、宝子、梁子甚至小兰早就被吕**给挖走了”。

238

第十六回 官商勾结强拆民宅 马林受命制止犯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