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十七回 耿局长顺藤摸贿赂瓜 秦指挥设计治腐败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回 耿局长顺藤摸贿赂瓜 秦指挥设计治腐败官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22 6:05:37

第十七回 耿局长顺藤摸贿赂瓜 秦指挥设计治**官

散会后,马林和马兰回到家里。不一会儿,秦志军、梁军、王宏和窦建军默默地走了进来。见这些平日里活蹦乱跳,见面打打闹闹的林哥的战友一反常态,王宏、窦建军和小兰脸上还挂着泪珠,白云悄悄问马林:“林哥,这是咋的了”?“呵呵,对不起云妹,咱们又要不能每天在一起了。我被调走了,你不会也跟他们一样抹眼泪吧”?

“小瞧人,等你回信三年多眼泪早抹没了,反正你不会不回来的,对吗林哥”?“战友们,坚强起来,振作起来,你嫂子说得好,本首长会经常回来的,时刻和你们在一起。只要我有一天犯了错误,重回五里铺你们不嫌弃我就行了”。马林说完,把秦志军叫到一边,安排他明天给梁军交代完工作,抓紧时间到县委报到和如何协助耿局长调查案件等事宜,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送走战友们回到卧室,马林轻轻地**白云凸起的腹部:“云妹,这下你该体会到嫁给军人的滋味了吧?林哥虽然不是现役,但是党的人,会随时撇家舍业为党工作,做出必要的牺牲,能理解吗”?“不理解我能不顾一切跑到这儿来”!说完,白云猛地抱住马林亲了一口。吓得马林急忙敞开双臂,稳稳搂住她小声说道:“云妹,千万注意安全,别挤坏肚里那两个小东西”。

第二天上午,秦志军随马林来到县委报到,吕**跟他谈了一个多小时,叫他担负起主管副县长的职责,才又叫来公安局副局长耿玉军,一起来到小区开发现场,手指着拆迁的人们说:“相信你俩会紧密配合,团结协作,像马部长一样为县委县政府争光,给小区和全县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咵”,随着一双标准的军礼,“保证完成任务”的铿锵有力的回答,从秦志军和耿玉军嘴里脱口而出。

吕**走后,秦志军和耿玉军来到帐篷里临时搭建的开发指挥部。耿玉军悄悄地告诉秦志军:“秦指挥,不,战友,打伤居民的俩凶手已经交代,就是那个开发商指使的,事成后每人得了三千元钱。还说开发商亲口告诉他们,已经送给谭副县长十万元,给曾局长五万元,出了事有他们担着。这是审讯录音,还有备份”。耿局长说着,把一盘录音带交到秦志军手上。

见这么快就把问题搞清了,秦志军一阵欣喜:“耿局长,你们比马林首长预想还好的完成了任务,回去告诉战友们,我们是人民的警察,今后只能全心全意为人民,绝不容许再干危害人民利益的事了。依我看,谭副县和曾局即便交代好了,退回了赃款,也不配再做党员领导干部,能免除牢狱之灾就算照顾他们了。喂,战友,下班后没事,我在五里铺请你喝酒,也是给我的老首长马林送行”。

两人分手后,秦志军回县里向马林汇报了公安局的审问情况。“下步该如何处理”?许是为了考验一下老战友的官场处事能力,马林问。

“首长,我觉得,该把这录音带交给吕**和县长听听,然后向谭副县和曾局讲明利害,促使他们交代问题。交代得好就令他们自己把赃款送到纪检委,按主动退赃,然后写辞职报告,听候处理。否则就公开审讯录音,按严重受贿和庇护强拆撤销职务,交司法部门处理。据说这个谭副县是学土木工程建筑的大学生,或许以后还能利用上”。“哈哈老战友,草民所见略同!既然这样,你去把这个设想跟吕**和老县长当面汇报一下,看他们什么意见”。

结果,秦志军回来告诉马林,两位老领导听了录音后,气得够戗,对自己的处理设想十分赞同,答应立即找谭副县和曾局谈话,还说如何处理要我拿出具体意见。

“志军,这说明两位老领导对你很器重,所以你一定别辜负领导的信任。没错,那个谭副县是个知识分子,如果他把赃款全部交出并切实悔过,还是可以利用的。但那个曾局,贪赃枉法,危害人民,败坏了人民警察的形象和声望,影响重大,即便顺利坦白和交出赃款,也不能留在公安队伍。楼房建成后,由于符合条件的小区居民完全可以安排,还会余下不少空楼,必须考虑吕**、老县长、老收发、退休后住房条件差的机关干部和建筑公司退休、即将退休的老工人。越是要退休的、已经退休的和伤病的老工人,越要优先考虑。所以要关注建筑公司的老工人,关系到这个国营企业的队伍建设、生存和发展,也体现了人民政府的权威和声誉。吕**和老县长这么多年来,两袖清风,一尘不染,现在还住着面积不大的老砖房,马上要退休了,让他们在新楼里安度晚年,谁也不敢说出个‘不’字。到时谁反对,就说是我走之前定下来的”!

“谢谢首长,分配楼房的时候,我一定按你说的先拿出方案,请你审定后再执行。另外,梁子给我来电话,准备晚上欢送你,因为我还是五里铺**。要我跟你请示一下,同意就马上告诉他们”。

“行,你告诉梁子吧。干脆,请吕**、老县长和县委机关科室的主要领导也参加一下,以免县里为我再破费,不值得!李老三和李小抠他们要求回生产队的事,你们是否抓紧研究一下?五里铺党委也要团结、帮助落后分子和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啊”!

“首长,这都怪我,也是最近闹心的事太多,比如你走的事,真让人一时难以接受”!说着说着,秦志军又哽咽起来。

“别老这么婆婆妈妈的,拿出点革命军人的血性来!永远留在战场上那些战友还有机会想这些?走,赶紧回五里铺,别让战友们和乡亲们久等”。马林说完,推着秦志军走出办公室,向吕**和县长说明了晚上欢送的情况,坐车回到了五里铺。

五里铺就是非同一般。有些地方出了个当大官的,人们都满面春风,兴高采烈。然而马林和秦志军来到大队食堂,看到来参加送行的社员无一不是愁眉苦脸。特别是应邀前来的李小抠,竟疾步上前,攥住马林和秦志军的手说:“两位领导,你们真要走?哎呀天哪,我回生产队的事刚有眉目,现在谁来管哪”?说完,李小抠嚎啕大哭起来。“别这样李老叔,你和李三哥的事情,秦**、梁大队他们已经研究过了,一会就宣布,只希望你今后一心一意为咱生产队‘抠’,别再抠生产队就行了”。马林伏在李小抠耳边,话里有话地劝阻道。

“乡亲们、同志们、战友们,今天,我们五里铺全体社员代表和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同志聚集一堂,为什么呢?吭吭……”见主持欢送会的梁军说着说着留下了眼泪,很难再讲下去,秦志军赶紧抢过话筒说:“以最真挚的感情,欢送我们的老首长、老领导走向新的领导岗位。作为曾经领我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老首长,我第一个舍不得!但我是一名转业军人,更是一名党员干部,所以,舍不得也得舍,因为这是上级党组织的决定!只希望我的老首长步入新的领导岗位后,别忘了甜草县人民、五里铺人民和与你曾经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们。老五赶快来主持,宣布党委决定”!秦志军把话筒递向走上前来的王宏手里时,业已泣不成声,赶紧用双手捂住面孔。

“乡亲们、同志们、战友们,在我的老首长马林的提议下,刚才大队党委召开紧急会议,专门研究了李老叔和李三哥申请回生产队的问题,五名党委委员一致同意,李三哥业已交回生产队给他的一万五千元补偿款和利息,准许他回队并担任畜牧队副队长;李老叔交回两万元,余下四千多元利息已由大队长梁军垫付,也同意他回队并担任机耕队顾问。希望他们记住鼓动私分生产队的教训,从今天起,一心一意为生产队和五里铺人民服好务、做贡献,大家欢迎他们回来”!

掌声过后,王宏把话筒送到马林面前说道:“现在,请我们老**、老队长、我的老首长讲话”。

“咵”,马林接过话筒,向大家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充满深情地说:“谢谢乡亲们、同志们、战友们,没有人民军队这个**思想大学校的培养,没有五里铺和甜草县这片沃土,能有我马林的今天!由于**和领导错爱,我即将走向新的工作岗位,任务将更艰巨,绝不亚于炮火纷飞的战场。但是,我的心将永远留在五里铺和甜草县。因为这里有我的爷爷、妈妈、弟弟妹妹,有我最亲密的爱人和即将出生的孩子,还有我的战友和曾经支持我工作的县委吕**、老县长和县委县政府全体同志。吕**说得对,五里铺的人民特别是我的战友们,要经常想到和大讲特讲‘全县一盘棋精神’。就像今天秦志军同志被调到县里工作一样,是党员吗?是党员就要无条件服从组织分配!希望五里铺新一届党委振作起来,团结起来,争取多培养像秦志军、梁军和王宏这样为发展集体经济无私奉献的党员干部,这也是为党和人民做贡献。大河有水小河满。省、市、县都搞好了,五里铺的集体经能不好上加好!再次感谢大家的真情厚意,来,为五里铺和我们甜草县的大发展干杯”。

马林干了第一杯酒后,吕义民**端起酒杯说道:“马林他爸爸是我的老大哥,他复员回来,就坚持不在县里当干部,非要回来当农民。今天,他的儿子又是这样,带领五里铺人民走出了一条集体发展的光明之路。要说放他走,我第一个不同意,更舍不得。但上级组织决定了,我必须服从,也为我们甜草县向上级组织输送了一名优秀的党员领导干部感到光荣!希望五里铺大队党委继续培养出这样的好党员好干部,随时准备向甜草县委输送。谢谢五里铺大队党委和人民。另外,我在这里透露一个好消息,**申**告诉我,马林已被**推荐为参加全国党代会的代表,有希望被选为**委员。请大家干杯”!说着,老**一口喝下了杯中酒。

这时,早已按捺不住的公安局长耿玉军端着酒杯来到马林面前,敬礼后伏向他耳边:“首长,我们从打人凶手那里突破,顺藤摸瓜,抓住开发商要害,找到了曾局接受五万元贿赂的证据,使他无法抵赖,不得不乖乖交代罪行。秦指挥说这都是你的主意,真是太感谢了”!

“别别别,工作都是你们这些战友们干的,即使没有我,秦指挥也会这么做。玉军同志,祝贺你和战友们在县委领导下打了一个**败的大胜仗,清除了政府和警察队伍内的败类,保卫了人民利益。请战友们一定记住这次强拆的教训,没有政府内贪官和警察队伍内败类的支持,开发商胆子再大也不敢强拆民房。没有一个开发商会到盐碱地和沙漠搞开发,他们不过是假借开发的名义,强占由全体人民或集体所有的土地,肥自己腰包,逐步实现土地私有化而已。要无情地揭露他们的罪恶阴谋,使他们再不敢染指作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石的土地。这次,甜草县委县政府收回应有的开发权利,为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意义重大而深远。来,我和战友们干了这杯”!

“马**,不不不,马部长,请问您的话可以直接报道吗”?

“世俗!记者同志,叫我马林或同志就行。我说的做的无一点私货,没啥可隐瞒的,你尽管报。这也是我要和甜草县特别是五里铺人民说的,假如有犯了错误的一天,希望接纳我,别嫌弃我就行”。

扛着摄像机录完全程的姜记者听后,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放下手中的摄像机端起身旁的酒杯说:“老领导,希望我有一天因为偏爱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而犯了错误,能得到像你这样的好领导理解和支持”!说着,姜记者猛地喝掉了杯中酒,喝完了还不停地咳漱。

马林替他轻轻地拍了拍背部,也喝掉杯中酒说:“记者同志,农村集体经济是我们党和无产阶级政权的经济基础,是党的基层组织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支柱,有吕**、老县长和秦指挥这样的好领导在,除了做不到做不好,没有什么可怕的。希望在省里乃至全国都看到甜草县的报道。你们电视台记者和五里铺闵军写的关于转业军人张宝烈士的长篇通讯,在我们军区和军报发表后,你知道影响意义该有多大?同志,你们是党的喉舌、阶级的喉舌,也是人民的喉舌,为党、为本阶级和人民说话就是真理,永远不会有错”!

欢送晚宴结束后回到家里,马兰一改往日对大哥敬而远之的态度,默默地坐在马林身边,以致白云想跟马林说句悄悄话都没有机会。

“破土篮子,咋地了?平日里呼三喝四、大喊大叫的,今天咋‘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了”?马林有意打破沉闷,诙谐地问道。

“大哥,以前并不感觉有什么,只是怕你尅我。可你真的要走了,我心里像没着没落的,那几个哥哥都这样。特别是老闷,一句话不说,就是个哭,两天来一口饭都没吃,谁也劝不进去”。

“胡闹!这怎么行?立即给我叫来”!马林大声命令道。

牟兴军接到马兰电话,听说是“大哥命令你来一趟,有话对你说”,赶紧跑步过来,进门后耷拉着脑袋,站在马林面前一言不发。

“立正!稍息。”见老闷规规矩矩地执行命令,马林站起身来:“牟兴军同志,是我的战友和兄弟不?为什么总是哭哭啼啼,连饭都不想吃?知道你这个熊样,还不如当初把你留在战场上算了”!

“大哥,人家心里难受,像揪的一样疼,真的吃不下呀!你问问秦大哥、梁四哥、王五哥和六哥他们,除了喝酒外,谁吃了多少东西”?

“林哥,老兄弟说得没错,梁子、老五和老六他们当我和妈的面就哭了几次了。依我看,你还真得想个彻底解决的办法,比如——‘媳妇的问题’,白云贴近马林的耳边,悄悄说道。

“对呀!“马林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道:“云妹,经你一提醒,林哥才知道犯了一个重大错误,只顾工作,忽略了战友们的切身利益。好吧,老兄弟,立即帮你嫂子和妈准备几个菜,然后把他们几个叫来,本首长临走前给你们安排一项重大任务。

马林话音刚落,老班长金一男戴着炊事帽、扎着白围裙,端着装有五六样菜肴的方盘走进屋来,大声说道:“首长,这些小子听说你要走,都不想吃饭,身体弄**子了咋整?你快收拾收拾他们吧”!

很快,秦志军、梁军、王宏和窦建军来到家里,看到马林脸色不对,都小心翼翼站立一旁。

“来来来,是我的战友都赶紧坐下,今天本首长有两项重大任务安排给你们,能不能完成”?

“保证完成”!得到肯定答复后,马林继续说道:“首先,每人现在给我吃完两个馒头一碗粥,再喝一杯酒后,本首长才能安排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任务。好了,开始”!说着,他带头拿起了大馒头吃了起来。监督大家吃完馒头和粥,马林端起酒杯:“本首长首先向大家说声对不起,我犯了一个不关心战友切身利益的错误,请原谅。所以,从现在开始到年底,你们要经常和家中的老爸老妈联系,务必在春节前找到合适的对象,然后回家结婚,和老爸老妈欢度春节。希望你们圆满完成本首长临行前交给的这个艰巨任务。大家有信心没有”?

“大哥,你这话是不是太绝对了?为什么都得回老家找对象?我这几个哥哥要长相有长相,要个头有个头,更别说能力和人品了,都是少有的男子汉。咱甜草县那么多好姑娘,在这找对象就不行”?

“是啊是啊,幺妹子这话说得对。再说了,你让我秦大哥和金大哥咋办”?眼见得秦志军等几个哥哥一声没吭,幺妹子张娟和马兰抢着替他们做了回答。

马林一听有理,连忙解释:“两个老妹子说得对,也是本首长和你们一样,这几天心里有点乱,考虑不周。这样吧,两条腿走路,能就地取材,在咱甜草解决最好,反正年底之前必须给我解决。秦大哥和金大哥也要慎重考虑,争取让嫂子和孩子来这里团聚,我等着喝大家的喜酒。这是一项关系五里铺乃至甜草县发展和前途的重大政治任务,完成好了才算是我亲密的战友。同意的干杯”!

217

第十七回 耿局长顺藤摸贿赂瓜 秦指挥设计治腐败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