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十八回 万人空巷送清官 依依不舍行路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回 万人空巷送清官 依依不舍行路难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23 6:00:39

第十八回 万人空巷送清官 依依不舍行路难

第二天一早,由于提前接到通知,**副**季清廉要来甜草宣布任命并且接他去省里,马林与爷爷、妈妈和白云告了别,然后提着白云为他准备好的行李,和牟兴军来到县委办公室。

在此等候的办公室主任见马林来了,立即从卷柜里拿出一个信封:“马**,这是新闻单位几年来给您的稿费,一共是7896元,吕**说一定让你带走,去省城后花钱地方很多”。马林接过信封,重新郑重地拍到办公室主任手中:“同志,虽然有些稿子是我写的,但有些以我名义发的稿子,凝聚了你和办公室同志们的心血。为了感谢同志们对我工作的支持,麻烦你最后帮我个忙,春节的时候,用这笔钱给办公室的每个同志,包括老**、老县长买一点节日慰问品。就这么定了,谢谢同志们”!

马林分别在各办公室告别后,**副**季清廉赶到县委,宣布了任命马林为**组织部副部长并主持全面工作的**文件。之后他和吕义民**和县长交代了下步工作,便以**申**等领导和组织部的同志等着开欢迎会的名义,催促马林出发。

没成想,他和马林没等走出县委大楼,楼前已是人山人海。看到人群中满脸泪水,正在翘脚观望的吕玉珠,马林心中一颤,猛地转过身来,趴在吕**的耳边说:“吕叔叔,玉珠妹妹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你老看我的战友、刚提为五里铺副大队长的王宏怎么样?若行,我告诉志军促进一下”。“很好!那小伙子我了解过,拜托你了”。吕**感激地说。

看着马林和**领导出来要上车离去,送行的人们一点没有让路的意思,反而逼得马林和季副**退回门口的台阶上面。“老吕同志,快让大家让开,申**在家等着呢”。季副**脸呈不悦之色。

“嗨!让我咋说呢?小林,还是你来吧”。见吕**声泪俱下的样子,马林“咵”的一个立正,向人群敬礼后高声说道:“同志们,大爷大娘、叔叔婶子和兄弟姐妹们,衷心感谢你们对马林的深情厚谊。今后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给甜草县和人民丢脸,都会做一个人民的勤务员,绝不会做一个对不起党和人民,特别是对不起甜草县人民的贪官。也希望大家在甜草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向五里铺人民那样,坚持集体发展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以优异成绩向****献礼。我会时刻关注你们取得巨大进步和发展。因为时间关系,请大家行个方便好吗?谢谢”!

随着马林的话音,人群突然散开,直至季副**的车旁,但也只是让出了勉强可以两人并肩行进的通道。行将登车的时候,几个老头老太太突然跪在车前,一个老大爷泪流满面地说:“我们都是被开发商打坏的动迁户,幸亏你救了我们,解决了住的地方,还给了我们公道,可你到走也没抽我们一支烟、喝过一口水呀!等我们搬上新楼时你可要回来喝我们一口酒啊”!

“大爷大娘,请赶快起来,到时我一定回来喝你们乔迁新居的酒还不行吗”?马林说着半蹲半跪下身来,强忍着热泪,分别扶起了几位老人。

车子刚开出县委大院,一阵警笛声骤然响起,耿玉军带着近百名着装整齐的民警候在院外,想开路送行。马林赶紧叫司机停车。下车后,马林对跑来的耿玉军说道:“耿局长、战友们,你们的岗位不该在这里,今后绝不容许这么做,不管是多高级的领导!现在听我的命令,立即跑步返回局里,执行吧”!

“坚决服从命令。可是首长,还有事想求你帮忙,让梁军这些战友教一教我们马家拳,好提高大家的业务能力和身体素质”。

“这个想法很好,我大力支持。既然你同秦指挥、梁军和王宏都熟,直接找他们就行了。好了,赶快执行收队的命令吧”!马林说完,重新回到车里。

车子终于上路了。可司机刚刚起步,十多台车型不一,后备箱贴着“马**,下岗工人欢迎你常回家”条幅的出租车冲到了前面,并且不断鸣喇叭示意。马林放下右手边的车窗示意他们停下后,下车疾速走向头车,被张宝称为“糖球子”的连忙跳下车跑来:“马**,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想送送你”。“谢谢你们这些工人师傅的好意,大家赶快回去拉活才是正经事,老婆孩子都在家等着你们挣钱吃饭呢。再次谢谢你们,都请回吧”。说着,马林抱了抱拳回到车里。

车没走多远,公路上突然打起了一面宽大的红布横幅,上面写着“五里铺人民热烈欢送老**、老队长、贴心人”,黑压压的人群并排站满了公路。马林不悦地说了声“胡闹”,告诉司机“师傅再麻烦停一下”。下车后,马林厉声说道:“梁军、王宏、窦建军和牟兴军出列!不是早告诉不要送了吗?生产那么忙,还有心思整这个景!赶快带领社员们回去,全力以赴搞好生产,把五里铺搞得越来越好我就放心了”。

“不不不,首长,这不能怪我们几个战友,社员们一大早就哭天喊地的来到大队,说啥也要再看你一眼,不信你问问李老叔”。

“是啊,马**,这不能怪梁军他们几个,主要是我李小抠和你李三哥想再送送你。这横幅就是我们俩花钱买的红布,然后让李梅和李燕连夜制作的,李梅要不是孩子太小今天也来了。梁大队长他们是来劝我们回去的”。

听到李小抠的叙述,马林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伏向他耳边说:“人非圣贤,没有不犯错误的。前几天我特地找了李梅的公公婆婆谈了,他们都悔恨不及,说责任完全在自己和儿子。他们的儿子马上要刑满释放了,李梅如果不嫌弃,他们可以带着儿子登门请罪,同李梅复婚。看他们态度诚恳,我已答应他们做做李梅和你的工作。请你看在李梅的孩子份上,给她丈夫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就像五里铺没有嫌弃你老而最终同意你回生产队一样”。

“谢谢,太谢谢了,没想到你临走还治好了老叔这块心病啊!那啥,李梅说请你帮助给她丫头取个好名,你看可以吗”?

“呵呵,李老叔,有你干闺女白云还能用得着我吗?请回吧,我等着你和五里铺人民的好消息。梁军、王宏,立即把咱们五里铺的人带回去,执行命令”!

眼望着梁军、王宏带着五里铺社员坐着汽车、拖拉机和开着摩托车慢慢驶离现场,许多人还不住地向这边张望和挥手,马林举手敬礼,一直看到他们渐渐远去,才眼里噙着泪花,默默地坐回车里。目睹了整个送行过程的季副**不解地问道:“马林同志,刚才的老人家是你什么人,他好像对你特别亲近”?

“报告季**,他就是我原来的准老丈人,外号叫‘李小抠’。由于我不在部队当干部,自愿复员回来当农民,他极力主张他女儿和我解除婚约,嫁给了县外贸局长的儿子。结果,那小子喜新厌旧,妻子怀孕不久就和别人结了婚,犯重婚罪被判了刑。他的独生儿子在野外洗澡不幸淹死。分生产队成风那时节,他觉得自己有经验,种地谁也赶不上他,就积极撺掇大伙闹分队。我回来后坚决抵制这股歪风,领着绝大多数社员坚持集体致富;给了他们几个坚决出去单干的人每人五千元补偿。后来,通过一些重大变故,李小抠等单干户非要回来不可。这不,昨天晚上大队党委刚研究决定,同意他和另外一个叫李老三的回队。刚才看到的那个横幅就是他和李老三买的布,由他女儿制作的。不知道季**看到甜草县电视台和省台播出的‘拿女儿当驴趟地’的新闻没有?那个赶驴的老头就是他”。

“真有这事?这不又退回到了原始的耕种年代?若不是亲耳听到和看到,我真不会相信这是事实”。

“季**,所谓的‘家庭联产承包’,结局就是如此。我爸爸这个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所以主张和要求我复员回来当农民,就是想让我保住他辛辛苦苦大半生创建的五里铺集体经济成果。他说,他和他牺牲的那么多战友为的就是这个,他生前多次给牺牲的战友父母寄钱靠的是这个,我复员后一直给我牺牲在老山前线的战友父母寄钱,赡养兄弟部队战友的母亲和妹妹靠的也是这个。反之,像那个私分了生产队田产的小岗村人,谁还管这些”!

“马林同志,你说的这些我都懂、都信。但你应该明白,为了砸烂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大锅饭,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对的,不这样改革怎能调动起广大农民乃至工人的劳动积极性?你没有在大机关工作过,可能还不知道政治特别是官场上的险恶,所以今后切忌少说或不说小岗村的问题。谁不知道那里没有上面财政的扶持就会垮台?可那是改革决策者树立的典型,谁反对和抨击它就会倒霉。况且,你现在很受**主要领导器重,还可能会当选为**委员,绝不应因此犯政治错误而影响了仕途。我是你的直接领导,主管干部的考察、推荐、调整和选拔的,希望你能很好地听我的话,以免犯错误”。

“谢谢季**的教诲,我一定听你和**主要领导的话,尽最大努力完成组织和领导交办的各项任务。至于‘影响仕途’的问题,说心里话,自打从战场上回来,特别是看到我的许多战友永远长眠于异国他乡,有些牺牲战友的父母、弟弟妹妹无人照顾的悲惨结局,我根本就没想过,一是那些战友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二是凭做人的良心,我只有借助集体经济这个社会主义阵地,来实现我的战友们未了的心愿。像我们接回来其它乡一个烈士的贫病交加的母亲和妹妹,对她们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没有强大的集体经济力量绝对办不到。因此,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我从不乞求当什么**委员或高级干部,只希望为党和人民尽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而已。也希望季**能在这方面给我最大的支持和帮助”。

“那时当然,马林同志,毕竟我是你的主管和直接领导嘛。报到以后,我已经和申**建议过,要你先熟悉一下组织部的业务、工作环境和其它情况,然后精心准备一下,给省直机关的非党积极分子和一些党员干部讲一堂党课。备课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讲党的性质,二是要求入党的动机、目的和条件,三是如何按党的原则和纪律办事。这是一个做组织工作的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政治和理论素质,是对你这个破格提拔的领导干部的考验,也是树立自己威信的大好机会。你看怎样”?

“感谢季**的信任。只是我担心自己的政治思想和理论水平有限,影响了自身威信的树立倒是次要,因为我原本就不想当官,但辜负了领导的信任和期望却是我最不想和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样吧,我凭着一个革命军人和一个**员的良知,尽我所知所能地讲,讲的过程中也希望大家提出疑问、批评和宝贵意见,能使我和大家共同提高是不是可以”?

“好,干脆,到底是军人出身。那么一会儿见到申**,我就和他汇报了”?“中,你是我的主管和直接领导,自然是你说了算了”。回答完季**,马林心想,我如果说不中,你能满意吗?不满意我不是一开始就要尝到官场的险恶?

到达****大院后,马林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楼台阶上站立的申**,身后还站了一大群人。思考再三,马林还是在季**下车后,自己才下了车,并且叫司机打开后备箱,扛着自己的行李来到申**面前,把行李放在地上后,行了个军礼才说:“对不起申**,路上耽搁了一阵,来晚了”。“哈哈哈,不晚不晚,小伙子,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给盼来了!你们甜草那个老吕**,要不是我答应了他的条件,宁肯和县委一班人辞职也不放你呀!好了好了,清廉**,赶快吩咐组织部的人把小林的行李拿上去,然后大家到小会议室互相认识一下”!

和**组织部的全体人员见面后,季清廉副**向马林介绍了每个人的职务、名字和基本概况。之后,申**拉着马林的手说:“这就是我多次和你们说过的甜草县委副**、由副团长自愿复员当农民的名扬全省乃至全国全军的五里铺生产大队党委**、大队长马林。知道他爷爷是谁吗?大名鼎鼎的抗联老英雄马三爷!他大爷、爸爸都是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他本人也是老山前线的战斗英雄。前些天一脚踢死开枪打死他战友的盗贼的也是他。他不仅毕业于部队这个**思想大学校,而且上过军事院校,研习过马列主义**思想,有较高的政治理论和写作水平,甜草县委的许多重要材料和大型报道,均出自他手。**所以决定破格选用他来这里工作,关键的关键,就在于他无私无畏,有高尚的共产主义觉悟和理想,清正廉洁,不为个人谋私利,勇于为党和人民负责。想想看,一个副团职干部复员会有多少安家费?可他却把这些钱全部用在了发展五里铺的集体经济上。他写的那个《难忘当年红豆饭》的议论文不知你们看过没有?那里面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大锅饭既不在锅,也不在米,而在于能否做好这大锅饭而自己绝不多吃多占的好大厨。大家说说,**选用这样一个好大厨对不对”?

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申**继续说道:“从当前所谓的农村‘家庭联产承包’、企业‘承包经营’、‘租赁制’和‘股份制’可见,焦点尽管都直指大锅饭,但说穿了,其实根本问题就在主要领导这个‘大厨’身上。毛**说的‘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该是何等的英明正确而意义深远!希望马林同志继续和发扬人民军队勇往直前的好作风好传统,带领五里铺人民坚持共同富裕的集体主义精神,和组织部全体同志一道,为**和全省人民发掘、发现、培养和选拔像自己一样的好大厨而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我和清廉副**等**一班人会做你的坚强后盾”。

“衷心感谢**和申**、季**及各位同志的错爱”。申**话音刚落,马林立即站起身来说:“作为一个曾经的革命军人,一名党员干部,我可以保证,一想起我那么多牺牲的战友,我就会时刻激励自己,用全部精力和智慧,为党和人民服务,绝不为个人和小集团谋取私利,更不能搞**腐化。一定同各种**现象做坚决斗争,也希望一些贪官污吏别撞在我的枪口上,因为我会毫不留情——为了党和人民,当然也是为了我那些牺牲了的战友!谢谢领导和同志们”。

欢迎会后,申**踱步来到马林刚刚安排和打扫好的办公室,看到一床叠得四角四棱的棉军被和白白的印有人民解放军字样的床单,暗暗点头问道:“小林,你真答应了季副**要给省直机关党委讲党课”?得到马林肯定的答复,他继续说道:“我以一个老党员的身份告诉你,清廉副**是上头派来的,能力虽然一般,但私心太重,善于搞小动作,以小恩小惠拉拢人,所以工作一定要讲究方式方法,特别是像你们打仗一样,讲究战略战术和斗争策略。真有疑难问题,可以直接找我或找**”。

“好的,申**,今天来的路上,季副**一再强调他是我的主管和直接领导,要我听他的话,我就发现此人水平一般,至少政治素养不是很高。请申**放心,我小林不是非当官不可的人,所以也没啥可怕的。我刚才说的‘希望一些贪官污吏别撞在我的枪口上,因为我会毫不留情’,大概季副**他们会知道轻重的”。

“哈哈哈,怪不得在你的婚礼那天,通过你不大搞排场,不收任何人的彩礼,举办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婚礼,老夫一眼就看到你是个好苗子,因此才想方设法把你弄来。我曾经听过你在甜草县讲党课的录音,确实讲得很好。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清廉**,那么就认真准备吧。记住,只要符合马列主义**思想,只要符合党和人民的利益,尽管放开了讲,用事实说话,某些人不是大讲特讲‘实事求是’吗?咱们就是要以子之矛,刺子之盾。这也是证明你的政治觉悟、工作能力和马列主义理论水平的一个大好机会”。

205

第十八回 万人空巷送清官 依依不舍行路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