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十九回 凭阶级性宣讲党课 以正义感答疑解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回 凭阶级性宣讲党课 以正义感答疑解惑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24 6:00:41

第十九回 凭阶级性宣讲党课 以正义感答疑解惑

晚饭后,马林给家里打了电话,向妈妈和白云报了个平安,告诉她们自己由于要给省直机关党委讲党课,得抓紧备课,大约一个礼拜不能回家,便挂了电话。虽然马林在甜草县讲过党课,效果相当好,但他清楚,**这个大机关不比县里,必须格外慎重。

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思考再三,马林决定还是按照季副**提供的三个方面讲起。讲课开始后他说,感谢**副**季清廉的帮助,为我选出了三个好题目。下面,我就按照这几个题目,结合自己所知、所想和实践,跟在座的非党员、党员和党员干部同志进行交流。希望有不理解的和反对的意见,直接提出来。

关于党的性质,大家都有党章,就不照本宣科了。中国**是无产阶级政党、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也只能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绝不是其他阶级、其他党派和社会群体的先锋队,否则就被毛**不幸而言中,成了赫鲁晓夫那样的全民党了。马克思早就指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可见,我们党只有建立并始终坚持公有制,逐步和彻底消灭私有制,才能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否则绝不是真正意义的**,或者说是假**和私产党。这就是党的阶级属性和本质,凡要求入党的和已入党的同志,必须深知党的这个阶级属性和本质。不然就不能成为**员,也不配做一个合格的**员。

“马部长,我是一个非党积极分子,能请您告诉我‘**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这句话,出自马克思的哪个著作中吗?谢谢”!

看到一个戴眼睛的青年举手提问,马林示意其坐下说:“出自著名的《**宣言》中。马克思还在《资本论》中说过一句最经典的话,就是‘无产阶级在这次斗争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就是说,无产阶级在同压迫自己的资产阶级斗争中,必须联合起来才能取得胜利;失去的只是束缚自己的私有制度和自私自利的思想观念这个枷锁。同志,能明白吗”?

“明白了,马部长”!听了青年的回答,马林继续说道:“关于第二个题目,即‘要求入党的动机、目的和条件’,很好理解,也很容易回答:就是为什么要入党、目的是什么和入党需要哪些条件。到底为啥要入党?现在很多人入党的目的,不是要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坚持公有制和反对私有化;不是在此基础上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是为了以此上台阶,实现升官发财的目的。想想看,在我们周围,有多少为这个目的而要求入党的?不客气地说,不乏其人!对如此根本不符合党员条件者,绝不能让他们入党,入了党也要劝退直至开除。不这样做,就是对党的宗旨的违背、亵渎、严重损害甚至背叛。这里,不妨给大家读一个我战友发给我的消息,就是《红岩》烈士们在牺牲前写给党的建议,也叫做‘狱中八条’:

一、防止领导成员腐化;二、加强党内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三、不要理想主义,对上级也不要迷信;四、注意路线问题,不要从右跳到‘左’;五、切勿轻视敌人;六、重视党员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七、严格进行整党整风;八、惩办**特务。

可见,入党条件相当重要,尤其是第一条和第六条,极其发人深省。这个用烈士鲜血写就的建议告诉我们,对要求入党的同志必须严格要求,对入了党和当了领导干部的同志也要严格要求。谁违犯党的纪律,发生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就再不配做党员,更不配做领导干部。在此,我可以向**、**领导和在座的同志们保证,假如发现我有这方面的问题,一经查实,我不仅会立即辞职,要求组织上开除我的党籍,而且甘愿接受党纪国法的严肃处理!

“呱呱呱……”随着经久不息的掌声,马林双脚并拢,向听众行了军礼后说:“同志们,各位领导,作为一名党员干部,特别是眼瞅着许多战友在我身边倒下并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曾经的革命军人,我除了继承他们的遗志,为党和人民多做工作,尽最大力量照顾好他们父母和弟弟妹妹外,还奢求什么?特别是我的战友张宝,没有死在老山前线而被偷盗生产队资产的歹徒枪杀后,我更觉得我们党应突出自己的阶级性,念念不忘阶级斗争,时刻用阶级斗争的观点来教育、培养和接纳自己的成员,来保卫自己赖以执政和生存的经济基础。张宝烈士有深厚的武术功底,在部队是特等射手,假如当时他手中有枪,那几个歹徒算得了什么!

****在张宝牺牲后,命名他为革命烈士和优秀党员,迅速对凶手处以极刑,还特地为五里铺民兵连发枪和子弹,证明了****的英明正确和预见性。凡是想入党和已经入党的同志,必须认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真理,从而悟出拥护和保卫社会主义公有制或集体所有制经济的重要性及其伟大意义。

“马部长,我是农业部门的非党积极分子。请问您是怎样看待‘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政策和小岗村农民私分生产队的血手印的”?

“对不起同志,由于只可意会的原因,我只能用我的经历来回答你的问题”。接着,马林讲述了在白师长家爸爸和白叔叔关于“宜统则统,宜分则分,不搞一刀切”的对话后说,我放弃副团长的职务复员回来,带领五里铺人民走集体发展的道路,严禁私分生产队田产,就是在贯彻执行党的“宜统则统”的农业改革政策。

来省城前,我战友对京城来的改革专家问的好:“全国各地砸烂了那么多大锅最后落入谁手?……视而不见,还要不停地加以粉饰,这算哪家子的实事求是”!现在,我可以骄傲地说,甜草县五里铺生产大队两千多农民用自己一心为集体奉献的行动,走出了一条“宜统则统”的集体致富的光明之路。她们不要县里一分钱,却帮助县委县政府盖起了办公楼,帮助县建筑公司起死回生,在县里各主要街道建起了交通车站和公共厕所,全大队年产值已达到一亿多元。在五里铺,军烈属、五保户和缺少劳力的家庭,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五里铺的党组织一直是坚强的战斗堡垒,从党支部升格为大队党委,还不断为上级党委输送干部。同一些实行所谓‘家庭联产承包’的地方党的基层组织弱化甚至虚无相比,我觉得,五里铺党委的做法更利于党的组织建设和发展壮大。如果那些带头私分生产队田产的党员干部,都把心思都用在发展集体经济上,绝不大搞以权谋私,抢先吃大锅饭,结果会怎样?

“问得好,问得太好了”!听讲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大声称道,掌声再次雷鸣般响起且经久不息。

同志们,关于第三个题目,即“如何按党的原则和纪律办事”的问题,掌声过后,马林说:“在我调来省城前,甜草县委业已做了很好的回答”。

马林把因强拆伤人事件以及因此责令一名副县长辞职,一名公安局长被撤销职务、**并行将受到法律制裁的经过简要介绍后,**申佳木走上前来,接过话筒说:“甜草县委严格按党的组织原则和纪律办事,既制止了强拆,又惩治了贪官,值得省直机关和各个市、县党委学习。对任何以权谋私,**腐化的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一经发现,必须严肃处理,毫不姑息迁就。谁纵容、偏袒和庇护**腐化的党员干部,谁就是对党和人民的犯罪。马林同志刚才讲的极其令人深思,那些私分田产的地方党的基层组织现状怎样?长此以往,党的农村政权是否会严重削弱甚至丢掉和大权旁落”?

“所以”,申**接着说道:“省直机关党委今天组织的这堂党课及时而且必要,马林同志从理论到实践,讲得非常得体而令人信服。他说的很有针对性和现实意义。包括我在内的各级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牢牢记住,社会主义公有制和农村集体经济是我们党赖以生存的基础和支柱,谁试图削弱和破坏它,谁就是削弱和破坏党的领导,是党的**和人民的敌人”。

申**讲完后,一个戴深度近视镜的中年干部站起来问道:“马部长,我是办公室搞材料的,能否请你帮助解释一下什么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之间的关系”?

“谢谢这位同志的信任。虽然这与党课关系不大,但我很愿意就自己的理解来和同志们探讨一下”。马林示意他坐下后问道:“我们的党旗是啥颜色?红色的!国旗呢?红色的!军旗和团旗呢?红色的!因此,社会主义这个江山必然也是红色的。既然有人说她是“特色”而讳言其红色,足可见这特色绝不是红色;除了红色,怎么说都可以。

关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和什么“资本主义也有计划”,以及“不管姓社姓资”等等,只要读一读革命导师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文,便会很容易发现,都不过是断章取义,阉割了最本质的东西而兜售的私货。斯大林的原话是这样的:

“有人说,商品生产不论在什么条件下都要引导到而且一定会引导到资本主义。这是不对的。并不是在任何时候,也不是在任何条件下都如此!不能把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生产混为一谈。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资本主义生产是商品生产的最高形式。只有存在着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只有劳动力作为商品出现于市场而资本家能够购买并在生产过程中加以剥削,就是说,只有国内存在资本家剥削雇佣工人的制度,商品生产才会引导到资本主义。”“如果生产资料已经不是私有财产而是社会主义财产,如果雇佣劳动制度已经不存在,而劳动力已经不再是商品,如果剥削制度早已消灭,那又怎样呢?”

请注意,阉割者恰恰是在“不能把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生产混为一谈”中得到启示,制造了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的似是而非之论”。为了掩人耳目,混淆视听,达到惑国欺民的目的,阉割者及其幕僚不得不挖空心思地将“只有国内存在资本家剥削雇佣工人的制度,商品生产才会引导到资本主义”这个最本质的东西隐去。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在推行的市场化改革中,只管姓“社”,不管姓资。

“马部长,我是省纪委主办的杂志编辑部的编辑。一个时期以来,结合**败斗争的不力形势,我总觉得,‘**倡廉’的提法既不明确,也不准确,不知道您怎么看,能否帮助解答一下?谢谢”!

“哈哈哈,咱们是‘草民’所见略同啊!如果你有兴趣,过后可到我办公室,看一下我写了很长时间的拙作,题目叫做《**倡廉之谬》。就是说,‘**’和‘倡廉’这两个动名词组理应是递进关系,不应是并列或并行关系,因此文法上就讲不通。我的一个中学语文老师朋友就曾把这个‘倡’改为‘兴’,说这样既合文法,又可昭告世人特别是全党,**本身就是倡廉、促廉,何必‘脱了裤子放屁——费二遍事’!只有**才能兴廉。毛**当年坚决主张杀掉大**犯张子善、刘青山这两个曾经的革命功臣,谁敢说不是真正的倡廉或促廉!我建议纪委的同志不妨搞个暗度陈仓,大面上尤其是在上报材料中可继续使用这个不合文法的词组,以防触怒上苍。但在内部,似应坚决使用和推广‘**兴廉’这个正确用语。马克思主义认为,理论的问题最终还要靠理论解决。**败在理论上都存在语焉不详甚至重大谬误,怎能有正确的实践和好效果!由于我的政治觉悟和理论水平有限,不知道这样解释能否令杂志社的编辑同志满意?

另外,我也可以谈一点体会,供纪委的同志参考。我在甜草县特别是五里铺工作期间,多次告诫我的战友和同志们,如果我马林以权谋私,大搞**腐化等**行为,你们一是勇敢地向上级党组织揭发我、检举我,和我断绝战友和同志关系;二是照此办理,比我更有过之;三是发动群众反对我,对我的**行为进行公开揭露和批判;四是必要时可一枪打死我;五是哪个战友或同志以权谋私,大搞**,我同样会毫不留情地予以严惩。

同志们,这绝不是说大话、唱高调!因为一想到我那些被子弹打死、被地雷炸死在异国他乡的战友们,我爸和我老丈人他们牺牲在**战场的战友们,以及为党的事业牺牲的千千万万革命烈士,我觉得自己活着就已经是很幸运或奢侈的事情。否则,那些牺牲的烈士在天有灵,看到我们这些党员干部大搞**,该是何等痛悔自己当初所做的无私奉献!我们党和革命事业还会有成功的可能!

“好、好、好,马林同志讲得多么好啊!”申**见马林讲完,再次走上前来,充满深情地说道:“到底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革命军人!我代表****和全省人民谢谢你。你给我们上了一堂内容丰富的党课。我申佳木保证,作为**主要领导,绝不以权谋私,大搞**腐化,一定严厉惩治各类**犯罪。希望全省党员干部向我看齐,支持我、帮助我,更重要的是监督我。就像马林说的那样,假如我搞了**,可以发动大家揭发我、检举我、批判我,即便一枪打死我也是我罪有应得,怪不得别人。也别‘拉不出屎来怨茅楼’,怪什么制度不健全或监督机制不完善等等,那些纸上和墙上的东西,多的是了,最终还不是靠人来制定和执行”!

一石激起千层浪。党课过后,省直机关上下议论纷纷,齐声说马林这个年轻的组织部长马列主义理论水平高,有能力、有魄力,敢讲真话。也有人说这个小部长初生牛犊不怕虎,缺乏政治斗争经验,早晚会影响仕途。殊不知,马林却感受到了张宝牺牲以来少有的痛快,心里暗暗道:宝子兄弟,大哥一定尽自己所能,发现、培养、选拔推荐和任用更多像你这样的好党员好干部。

这时,季清廉脸色漠然,有些不悦地走进屋来说:“马林同志,今天党课虽然讲得不错,受到申**赞赏和大家好评,但你疏忽了一件事情,就是讲稿或提纲事先应该给主管领导审阅,征求一下意见。毕竟我是你的主管和直接领导,出了问题是要为你担责任的。你的‘触犯上苍’、‘断章取义’和‘兜售私货’等等,太露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以**名义下发的,给扣上与**对着干的帽子你受得了?关于**问题,哪个人没有七情六欲!我就不敢保证自己一点**没有。你和申**‘一枪打死’的表态过于草率、鲁莽和绝对了。假如大家都**了,能都一枪打死?所以,今后说话办事,一定要前思后想,避免造次。听我的告诫,包你没错,至少不能犯原则性错误和大错误。希望你好自为之”。

听了季副**话里有话的告诫,特别是“我就不敢保证自己一点**没有”,马林心中很是反感,但碍于情面,考虑初到大机关不能这么快就得罪顶头上司,还是面对行将离开的季清廉强颜作笑:“谢谢季**的好意,马林一定按你说的办,还请领导日后多多关照”。

204

第十九回 凭阶级性宣讲党课 以正义感答疑解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