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二十回 幺妹子汇报“干疯了” 马部长星夜回甜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回 幺妹子汇报“干疯了” 马部长星夜回甜草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25 6:00:43

第二十回 幺妹子汇报“干疯了” 马部长星夜回甜草

一晃儿,马林来**组织部工作半个月了。星期五一早,他走出**大楼,在一片空地上打了几套马家拳后,信步来到附近的一条街道路口,准备买几个滨江市有名的茶叶蛋做早餐。

突然,四五个刺着纹身,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走到一个卖茶叶蛋的摊位,高叫着“今天就吃她的了”。说着,每人抓了五六个茶叶蛋抬脚就走。卖茶蛋的大姐刚一上前阻拦,央求“可怜可怜我这个下岗工人吧”,就被一个明显是领头的小青年一脚踹倒在地,鼻子和脸被水泥地镪出血来。马林见状大喝一声,“吃东西不给钱就别想走”!

“妈的,这小子活腻歪了,你也不‘称上四两棉花纺一纺’,黑爷在这条街上吃谁的东西给过钱!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留口气就行,让他知道知道我黑三爷的厉害,以后不再管闲事”。几个随从得令,停止了吃茶蛋,纷纷把手中的茶蛋砸向马林。

马林毫不怠慢,迅疾抓住一枚飞来的茶蛋,掷向黑三爷,一下子打了这家伙满脸花。随后,他用左手架开了最先冲向自己的家伙的直拳,以右手重拳砸向他的胸部,打得他声都没吭一声便栽倒在地。其余的家伙见遇到狠茬,再也不敢贸然向前,战战兢兢地瞄向黑三。可这家伙不知进退,竟然擦了擦脸上的碎鸡蛋,使了个少林拳的门户,以一记黑虎掏心的重拳直击马林左胸。马林撇了撇嘴,丝毫没有躲闪,而是在重拳临近的时候,顺势起掌拦住并稍微发力,只见黑三“哎呀”一声跪在地上,用左手紧紧抓住右腕哀叫不止。马林则挥起左脚,在他头上划了一个弧线说道:“今天饶你一命,这闲事你马爷爷我管定了,赶快包赔我下岗大姐的一切损失和医药费,否则一个也别想活”!

“喂喂,黑三哥快起来,谁欺负你了”?就在黑三跪倒在地的时候,一个警察跑过来,对着威严站立的马林命令道:“你无故打人,扰乱社会治安,跟我到派出所走一趟”。说着就掏出手铐,准备拘捕马林。“等等,民警同志,我首先必须指出你执法不规范、不严肃甚至违反职业道德的问题。你没有调查,随意拘捕人民群众,对不?人民警察在执行公务的时候,是否应敬礼后表明身份,说明原因才行动?你的‘黑三哥快起来,谁欺负你了’,业已说明你们之间的**关系,这样执法有啥公正可言”!

“你算干啥吃的,敢来教训老子”!警察边说边打开枪套,可在他的枪尚未拔出之际,马林飞起一脚,把枪踢飞出枪套,顺势接住,三下五除二拆了个稀巴烂,哗地扔在地上,严厉命令:“立即打电话告诉你们局长过来,看他如何处理你这个警界败类”!

不大一会儿,一辆警车呼啸而至,一个身材微胖但着装得体的警官跳下车来,规规矩矩地向马林敬礼说:“本人是这里的公安分局局长,请问是你找我吗?啊?你就是刚给省直机关讲党课的马……不不不”,当他看到马林右手食指点着左掌,做了停止的手势,赶紧改口说“首长,请问有啥指示”?

“甜草县五里铺大队长马林。局长同志,你的兵在下岗职工利益遭到歹徒侵害的时候,倒向着歹徒说话,和歹徒称兄道弟,还想拘捕制止歹徒的本人,甚至动枪,你说该如何处理”?

“对不起首长,一定严加惩处。冯强你个混蛋,转业时剜门子盗洞非要当公安不可,现在惹了大麻烦,回去赶快脱掉这身皮滚蛋”!

“首长,我错了,饶了我吧”。看到这个警察在局长训斥后生怕被开除且立即跪倒的可怜相,马林命令道:“起来!我也是**思想大学校培养出来的。你若配做我的战友,就该无时无刻记住子弟兵只能保护人民,打击危害人民的歹徒和罪犯,绝不容许任何侵害人民利益的行为。局长同志,看在他是转业战友的份上,饶了他这次,但绝不容许有下次”!“感谢首长教导,我一定照办”。

马林安排该局长命歹徒赔偿下岗大姐的损失和医药费,给下岗大姐留了联系电话,求她帮助在附近找个开副食商店的地方后,离开很远还听到该局长训斥警察说:“没长眼睛的东西!知道他是谁吗?老山前线的战斗英雄,一脚踢死盗贼的高手,刚从甜草县调来**组织部的马林首长”!

回到办公室刚坐下,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马林接起来一听,竟然是张娟的声音:“大哥,我是幺妹子。你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你走后,我嫂子经常哭天抹泪,现在还哭呢”。

“喂喂,林哥,别听她‘狗带嚼子——胡嘞’!我这几天闹眼睛不假,但绝没哭。哭天抹泪的是她们。特别是老闷,近几天拉肚子,到县里住了两天院,还没好就偷着跑回来了。现在还一门拉,瘦的不行,都快直不起腰来了。我和妈干着急没办法,这小子太固执,说就是想你,你回来他保证好”。

“好了嫂子,让我和大哥汇报一下工作吧,我大哥回来你们两口子有啥说不了的”!明显是抢了白云电话的幺妹子说:“大哥,你走以后,我小兰姐、“虎娘们”领着我们这些姐妹都干疯了!种了上百亩甜根草,在各个水渠旁栽了好多芹菜,准备到秋挖芹菜根腌高级酱菜。李小抠这个技术顾问真不是白给的,他买来了好多大牛心菜籽,准备种一百多亩大牛心菜,他说这种大白菜最大一颗能长三十多斤,好吃又好储存。为了不用或少用农药,我们专门在菜地边搭建了几座土房养燕子,让它们抓那些白蝴蝶。我从老家带来的丝瓜、苦瓜、佛手瓜、蛇形辣椒和大冬瓜子,都长得特别壮实、肥大。咱们的苞米种全是李老叔给的金顶子,一百多亩谷子经他指点踩二遍格子后,长得特粗壮。你就等着看今年的大丰收吧。其它单位的生产都热火朝天,一下子也很难跟你汇报完,等你回来就啥都清楚了。另外,我告诉你,我嫂子那老娘们整天腆着个大肚子还不闲着,同县食品公司退休的郭师傅和她干爹王先生,研制了特种调料鸡精,一上市就遭到疯抢,食品厂现在加班加点生产都供应不上,小鸡也快被她们给宰光了。这么说吧大哥,我们都很想你”。

“好吧老妹,告诉你嫂子,命令你七哥老闷立即住到咱家来调养,我晚上下班一定回去”。撂下电话后,马林好像看到了五里铺男女社员大干集体经济的场面,广大农村在党组织领导下蓬勃发展的光明前景,更是担心老闷这个性格内向而固执的战友安危,连忙起身来到季副**办公室,说明请假的原因。考虑到马林报道两周多了,为了讲好党课而紧张备课,一天都没有休息,季副**二话没说,当即准假,同时告诉他,可以连续休两个双休日,我会和申**汇报的。如果家里有事,还可直接打电话给我续假。

挨打的卖茶蛋的下岗大姐还真办事,就在马林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她打来了电话,说看好了一处有二百多平方米的临街房子,要他赶快过去看看,合适的话就定下来。马林撂下电话,赶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家经营小吃的饭店,就因为黑三那帮人经常来白吃,大量索要钱物,惹不起而急于出手。马林屋里屋外仔细观看一遍,询问了本地区居民的主要需求情况,便告诉房主,是租是买,下周一上午我一定给你个准信。

天完全黑下来了。回到部里,司机老陈师傅准备送马林回甜草。考虑到他那么大年纪,晚上行车不便,还得返回滨江,马林向陈师傅要来车钥匙,把他先送回家,然后才转到回甜草的路上向家里疾驰。一小时后,他把车开到五里铺屯头,在灯光的照射下,看见云妹、张娟和马兰姑嫂三人偎依在高高矗立的汉白玉毛**塑像下,向汽车这边张望。马林踩下刹车,赶紧跳下车来,冲上去抱住了她们。过一会儿,他告诉马兰,你和娟妹先把车开走,我和你嫂子溜达回去。

到家后,秦志军、梁军、王宏、窦建军早已等候在那里,老闷则默默地坐在老妈的炕头上,脸色蜡黄,有气无力地样子,见马林回来,竟呜呜大哭起来。“哎呀,老兄弟,咋跟小孩似地?再哭大哥可不理你了”!听白云说“老兄弟得的是毒性痢疾,快拉脱水了,很严重,没有特效药,只能吃点痢特灵和补一些糖水”,马林眉头一皱,突然问老闷:“敢吃辣椒不”?“大哥,都这样了,不敢吃也得敢吃了”。

“那好,娟妹,你马上去园子里摘些辣椒来,越辣越好,大哥今天要以毒攻毒。还要擀一碗过水面条,拌些剁碎的大蒜”。马林吩咐完,便到厨房打了四个鸡蛋。幺妹子摘回半斤多蛇形椒洗净后,他迅速切成三角片状,倒入锅里少许豆油便炒了起来。一时间,辣味四起,呛得满屋人阿嚏不止,鼻涕眼泪流个不停。马林赶紧拿条湿毛巾给白云,叫她出去躲一会儿,以免伤着她和孩子。辣椒鸡蛋炒好了,秦志军等人也帮马大娘把过水面条煮熟,端到牟兴军面前。说来也怪,老闷不但没有被炒辣椒呛着,反而三下五除二,把一大碗辣椒鸡蛋和一碗过水面条拌大蒜吃了下去。看得满屋人直咧嘴,心想,平日里一点不敢吃辣的老闷今天是咋地了?这时,马林又告诉小兰:“马上给你七哥冲一碗糖水预备着,等他胃里烧得难受时缓解一下。

偏方治大病。不到半个小时,牟兴军面色通红,胃里像着火一样,烧得他手捂着肚子在炕上折腾,浑身大汗淋漓。喝了些马兰送过来的糖水后,不仅再无一点要拉肚的感觉,而且看着马林等战友开始喝酒吃饭眼馋了,挣扎着起来要吃个馒头,逗得人们哄堂大笑。马大娘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这下我老儿子可算好了。怪不得他一直念叨,‘看到我大哥就能好’。”目睹老闷这个变化过程,白云大为不解,悄悄地趴在马林耳边:“林哥,能给我们讲讲治病的原理吗”?

“哈哈哈,原理我讲不太明白,只知道它能治最严重的拉肚。那是我在老部队的一年夏天,帮驻地农民割稻子,由于吃馊了的米饭,结果坏了肚子,两天两夜连床都没上,只好坐在茅房边等着。部队医院和地方医院都没办法了。后来,一个老大爷告诉了这个偏方,说是辣椒和大蒜能把肚子里的细菌辣死,但人也要遭很大罪。原来我也不敢吃辣椒,那次后啥辣椒都敢吃了,估计老兄弟以后也会这样。只是不知道为啥这么辣的辣椒,我俩吃起来竟没有一点辣的感觉”?

“啊!我明白了,原来是你们拉得快脱水了,味觉基本失去,身体抵抗力弱,对辣的反应不是很强烈。没想到,我又学会了一招”。白云高兴地说。

其实,最高兴的莫过于马兰和张娟。她俩说:七哥好了,咱那五铧犁、三铧犁、拖挂系统和几头“牛”也该好好检修了。“徐志强呢?这小子很钻的,快赶上我了,你们咋不让他干”?牟兴军听着两姐妹的话,突然冒出了一句。

见马林一脸不解的样子,梁军告诉他:“大哥,你走后第二天,街里的老姑来了,要让小强来五里铺干活,以免在家里总跟人打仗斗殴,让她整天担惊受怕。我和秦大哥、王宏、老六一商量,决定收下,让老闷负责修理他。爷爷本来不同意,还把老姑老姑父骂了一顿,说尽给你这些侄子找麻烦。我一想,咱连老姑家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子都治不了,还配作革命军人!没想到,小强被我们修理几次,采取激励的办法,还真挺争气,虚心和老闷学习农机的驾驶和修理技术,没事就缠着我们教他武功,现在站桩至少能站半个小时以上了。发展下去,将来会是块好料”。梁军接着又向马林汇报了大队的生产经营情况,说看现在大家的干劲,今年的总收入差不多能上两个亿。

马林掩饰不住兴奋地心情,对战友们的努力大加赞赏。突然他问:“兄弟们有没有向省城发展的打算?我选中了一个地方,如果开一个饭店或副食品商店,专卖咱们五里铺的农副产品,人手大都利用省城的下岗工人,既可为咱们当参谋,做服务人员,还会取得很大的经济效益和政治效益”。

听到有钱可赚,王宏抢先说道:“我看中,这样咱们的苞米馇、苞米面、小米、红芸豆、酒、茶、饮料和其它熟食品的销路就更多了。特别是李老叔刚刚指导我们熬出来的几万斤碱坨子,都可以派上用场了。我敢说,咱们的大碱馒头、苞米馇子、小米粥和油条等等,到时候肯定疯抢”。看到战友们各个喜形于色,跃跃欲试的样子,马林说:“我认识了一个下岗大姐,会是个很好的参谋。那里公安分局和街道的同志从关心下岗职工的角度出发,也会尽力帮助你们。顺利的话,你们还可逐步在滨江各个区和街道大干一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行的话,周一你们就和我跑一趟省城把这事定下来”。

秦志军和梁军等战友走后,看着牟兴军睡得十分香甜,马大娘把马兰、张娟姐俩撵去楼上睡觉,开始催促马林和白云“赶快休息去,时间不早了”。一直依偎在马林身旁的白云回到卧室,像总也看不够似地盯着马林,马林则轻轻地把她抱到床上,心疼地说:“云妹,林哥不在家,辛苦你了”。“唉,妈才辛苦呢。每天不仅给我们做饭,收拾屋子,还格外给我送两顿可口的饭菜,说我带孩子好饿。也不知咋回事,我这一天就像饿死鬼托生的一样,总觉得吃不够。吃完饭不久就饿。破土篮子和幺妹子取笑我,说我吃了全家人的饭。我气她们:你们知道啥?我们这叫娘仨,而且还有两个大小伙子呢!林哥,再有两个来月我就要生了,到时能请假回来吗?我妈说,她和爸决定提前离休了,还说一定来这里给我接生,你说好不好”?

“真是谢天谢地!吴阿姨和白叔叔能来,林哥再也不用担心你生孩子有什么不测了。不过,即便这样,到时我也务必赶回来陪你,不管有啥特殊情况,你放心好了”。马林温柔地在白云脸上贴了一下说:“只是你千万要注意身体,不要过于劳累,严禁做激烈运动和重体力劳动,像李梅生孩子那次,骑自行车跑那么远的路,多玄乎”!

“没事的,我当大夫的还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你出门在外,只要把自己照顾好了我就放心了。说到李梅姐,她可真不容易,整天给别人做手工活,累得要命也挣不了几个钱,我都替她犯愁。她求我给她丫头起了好多名也不满意,最后还是用她自己起的,叫范念琳。你说好吗”?

“那只是代表一个人的号码,起名者自己满意就行。只是她的生活和家庭问题,还真得替她想想办法才行。虽然哥最看不起和最恨那些对不起同床共枕人的家伙,但看她公公婆婆在她生孩子后那后悔不得了的劲头,我觉得还应给他们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促使她们复婚,好歹也算成就了一个完整的家庭。你说是不”?说完,见白云有些疲倦的样子,马林连忙铺好被褥,服侍她睡下,自己则抽出一棵滨江烟,走出门外,陷入了沉思。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马林扔掉尚未抽完的烟卷,跨进屋里操起了电话,刚“喂”了一声,对方便说道:“大哥,有个嫩江国营农场的说是你的战友找你,我给你转去了”。接通后,电话中传来“老首长,我是原三营一连二排长温书名,你的老部下,从新闻里得到你在甜草县五里铺的消息,费了好大劲,总算找到你了”!

“啊,记得,那年你极力要求复员不是我帮你办的吗”?

“谢谢老首长,我当然记得。现在部下找你,主要是求你帮我们个大忙,我这的农场虽然丰收了,但粮库不收粮,麦子卖不出去,农工发不出工资,一些人想单干了。你说我这个当场长的咋办”?

“不行,单干绝对不行!那样不彻底毁了国营农场”?

“老首长,那么多麦子在仓库压着,农工一个钱见不着,这可咋办啊”?

“好了”,耳听传来的抽泣声,马林厉声说道:“有点革命军人的血性!车到山前必有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等会儿你再打电话过来”。

180

第二十回 幺妹子汇报“干疯了” 马部长星夜回甜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