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二十三回 吴姥姥接生俩外孙 白大夫免除挨一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回 吴姥姥接生俩外孙 白大夫免除挨一刀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28 6:05:48

第二十三回 吴姥姥接生俩外孙 白大夫免除挨一刀

次日下午,从沈阳开来的列车开进甜草火车站。因提前得知吴阿姨和老首长所在车厢,秦志军、王宏、窦建军和牟兴军身着军装,齐聚到7号卧铺车门口。秦志军在部队时经常见到白栋梁师长,一眼看见他和一位面目清秀、神采丰韵的中年妇女拉着旅行提包,背着旅行袋,还拎着一个大提包,立即招呼几个战友迎了上去,齐刷刷敬礼后说:“老首长、吴阿姨好,欢迎来我们甜草县”!然后接过他们的物品,领他们走出了出站口。上了五里铺的客车后,秦志军才把自己和其他战友分别向老首长和吴阿姨做了介绍。同时告诉他们,马林首长正在医院陪白云妹妹,估计快生了。

此时,县人民医院妇产科病房里,白云的羊水已破,宫口开了多时,但医生帮助她折腾了好一阵子,脸上汗珠不断掉下来,肚子疼得她直叫唤,可孩子就是生不下来。妇科主任和院长、副院长经过紧张会诊,觉得从母婴的安全考虑,还是尽快实施剖腹产。手术方案确定下来,就在医护人员忙里忙外做准备时,秦志军领着白栋梁和吴玉珍赶到医院。听说要给白云做剖腹产手术,吴玉珍急忙换上印有军区总医院妇产科字样的白大褂,找到妇产科主任说:“我是孕妇的母亲,咱们是同行,先让我检查一下再剖不迟”。马林也向主任介绍道:“这是我岳母,原军区总医院妇产科主任,请她检查完再做决定吧”。

得到同意,吴玉珍走进产房。折腾得汗流满面,一脸痛苦的白云看到妈妈,大叫一声:“妈呀,你可来了”!然后如释重负,嘭的一声仰倒在床上。许是为了让女儿更放松,吴玉珍无所谓地说:“鬼丫头,妈敢不来了?让妈检查一下,能不切一刀就坚决不切”。经检查,吴玉珍告诉妇产科主任:“很快就要生了,留两个身手麻利的,其余人都出去吧。赶快把马林叫进来”。

“是马部长吗”?“啥马部长,就是她丈夫”!吴玉珍手指着白云说。马林进来后,吴玉珍叫医护人员给他找了件白大褂命令道:“坐白云身旁,抱稳她,我咋说你们咋办。孩子出来后,医护人员一定做好标签,别乱了顺序”。

说来也怪,有妈妈和林哥在身边,白云身心得到极大安慰和放松,生产速度竟出奇的快捷。不一会儿,随着吴玉珍一声“露头了”,一个湿漉漉的胖小子落入产床。她迅速剪断脐带,拾掇利索交护士后不久,又一个胖小子生了出来。顿时,随着孩子大声哭叫,产房内外一片喧闹。吴玉珍脸色一变,推开产房门训斥道:“这是医院,不是你们家”!吓得屋内外人员哑口无言,再不敢有出格举动。之后,她帮白云擦洗完下身,和妇科主任说了几句什么,告诉马林把白云抱入病房,才洗手消毒,在护士殷勤协助下脱下大褂,走出产房。

“吴阿姨,辛苦你老人家了!我是马兰,你老侄女,请喝杯牛奶吧”。看到梳着齐耳短发,长相酷似马林的丫头端着牛奶走进身旁,吴玉珍抑制不住内心喜悦,接过来问道:“你就是马兰老侄女!还记得你说过要给我当老丫头不”?“当然记得!咱们女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明天回家就给你磕头叫妈行不”?“行啊行啊,那咱们再看看你嫂子和孩子,然后回家吧”。说完,吴玉珍在护士引导下,先到育婴室看了看两个外孙子,又看了看因劳累过度睡得香甜的白云,才随秦志军等人向医院门口走去。

“吴妈妈,能问您老一个技术问题吗”?见刚才协助接生的妇产科主任上前发问,吴玉珍点了点头。

“您咋断定白大夫一定会自然生产而不用剖腹或侧切呢?把她爱人叫进产房又起啥作用”?

“很简单,白云年纪不大,是第一产,各项指标正常,满足了自然生产条件。农村孵小鸡为啥自己蹦出壳总比人工剥出壳的壮实?这就是自然生产和人工助产的区别。女人生孩子都得付出一定痛苦,肚子不疼不可能。自己的闺女能不知道心疼她!但我更清楚自然生产日后对她和孩子有很大好处。况且,生孩子本来就虚弱,一旦做手术,感染几率大,许多疾病或炎症会随时伴生,像产褥热、产后风等妇科病。所以多年来,除非万不得已,我绝不采取手术助产。让她爱人进来帮她,是让她感到最亲近的人在身边,既可增强信心,又可以使绷得紧紧的神经和身体彻底放松,加上我正确诱导和鼓励,孩子必然顺利生下来,想想看是不是这个理”?

“太谢谢你了,吴妈妈!今天您给我们上了一堂内容丰富而生动的妇产实践和理论课。难怪马部长说您老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代表妇产科全体同志,诚恳邀请吴妈妈有时间专门给我们讲讲这方面的知识,医院会按专家的标准给您讲课费的”。

“呵呵,我和老伴都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军人,有物质生活保障,不是钻钱眼的人,为点讲课费犯得上嘛!这样吧,等我在闺女家安顿下来再说好不”?

“好,吴妈妈,我们等着您的到来”。妇科主任恋恋不舍地看着吴玉珍上了汽车,才带着科里人员回去。

此时,白云的病房外却发生了不小的争执。马兰等姐妹都想留下来护理,可提着三角兜的李梅偏要留下来,并以“孩子饿了我可给他们喂奶”为先决条件。经她一说,马兰和姐妹们傻了眼,可因为以往的成见,生恐出意外,还是坚决不同意李梅留下。见马林从病房出来,李梅赶紧跑过去:“马队长,小兰她们不让我在这护理,求你给我报答白云和你们老马家这个机会行不”?

“范念琳晚上咋办”?“我已告诉我爹,饿了就给她喂点羊奶或大米粥,实在不行就给马大娘送过去”。眼看李梅说着眼泪流了下来,马林不容回绝地说:“好吧小兰,带你的姐妹马上坐车回去,白叔叔、吴阿姨等着呢。这儿全交给你李梅姐”!遥望马林那高大、英武和健壮的背影离去,联想自己体内还流着他血,李梅脸上露出了笑容。

来到车上,秦志军趴在马林耳边说:“我的意见先把老首长和吴阿姨送到小兰和幺妹子住的楼上,让他们有安居乐业的感觉。已告诉幺妹子她们收拾好了,然后再到妈那里吃饭行不”?“考虑得周到,谢谢老战友”。这当口,牟兴军已把车开到了楼下,大家七手八脚地把白栋梁和吴阿姨带来的东西提着,簇拥着他们进入楼里。

吴玉珍看到屋里彩电、冰箱和沙发等物件一应俱全,特别是厨房锅碗瓢勺应有尽有,液化气炉灶打火就可做饭的摆设,尤其是看到卧室门口贴着“生儿当像马队长 养女要学白大夫”的对联和红双喜字,她问马林:“这不是你们的新房吗”?

“是的,吴阿姨,战友们原来的确是给我们安排这里的,可云妹说啥也不肯和我妈分开,只好把马兰和张娟姐俩撵到这里。你和白叔叔来,就给你们住了。若不满意,明年还可以调换好一点的。

“可别调换,这就满好,比我和你白叔叔在军区的条件还好”。吴玉珍说着,走进卫生间擦了把脸,对着穿衣镜会心地笑了。

下楼后,为了看看五里铺的夜景,白栋梁夫妇说啥不再坐车,偏要走路去马林家。没等走到大门口,就见一个女人的身影在那里张望。马林说“这就是我妈”。白栋梁疾步上前敬礼:“大嫂你好,我是白栋梁”。吴玉珍则攥住马大娘的手:“嫂子,我是他吴阿姨。恭喜你了,你儿媳妇给你生了俩大孙子”。“哈哈大兄弟大妹子,同喜、同喜呀”!

进屋后,白栋梁一眼看到坐在主位上一头白发和白胡子的老人,赶紧上前敬礼:“这位一定是小林常提起的他爷爷了!三叔你好,我是白云的爸爸白栋梁,这位是她妈”。白栋梁边说边拉过吴玉珍介绍说。“哈哈哈,他白叔、他吴阿姨,赶快坐下说话。你们可是生了个百里挑一的好丫头啊!我马老三代表我青山大侄子和全家人谢谢你们了”。马三爷说着向白栋梁夫妇抱了抱拳。

“白爸爸吴妈妈好!我叫张娟,我老姐马兰和这些哥哥都叫我幺妹子”。张娟端着一盘糖酥饼和小鸡炖蘑菇从灶间走进屋来,放到桌上后向白栋梁夫妇自我介绍并鞠了一躬。马林随后告诉他们:“她就是烈士张宝的妹妹,非常聪明伶俐,前几天带着她种的大冬瓜去省里献礼,****领导都拉着她照相,还给她起了个‘冬瓜妹’绰号”。

“唉,他白叔,宝孙子死得太可惜了!真不知现在的**咋想的?毛**那时还给民兵发枪呢!现在坏人有枪,好人却不许有。我宝孙子若手里有这把枪”,老爷子说着从怀里掏出匣子枪,“十个八个坏蛋也不是他对手呀!结果让坏蛋开枪给打死了,这算啥世道!我这枪若不是有当年县委**发的证明,恐怕也得让他们收上去了”。

“三叔,为什么毛**那时**就好,现在的**就不好了?这说明有错的不是**,而是能掌握和代表**的决策人。毛**那时讲人民战争、‘兵民是胜利之本’,时刻相信和依靠人民,当今敢吗?就怕人民手里一旦有枪会打倒他们这些贪官污吏”。

“爷爷,我白叔叔说得太好了!张宝的死是血的教训,使我们认识到阶级斗争的激烈性和残酷性。**和军分区决定给五里铺民兵连发枪,就是为了确保再不会有第二个张宝牺牲”。说到这里,马林突然想起了梁军,不禁问王宏:“你四哥这几天咋样,好些没有”?

“别提了,四哥为此都哭好几场了。也说不上咋回事,皮肉、脊椎骨没伤着,就是坐不起来,一动弹就说后腰像撕开一样疼。我嫂子查了好多书,咨询了王先生等名医,都说不出子午卯酉,只好整天躺在床上静养”。

“喂,孙子们,有病乱投医,给我四孙子整点童子尿喝喝行不行?我当年在抗联时,哪个弟兄练功或者钻山闪了腰,到屯子里找点童子尿一喝,很快就好了”。马三爷接过王宏的话说。

“爷爷,啥叫童子尿?上哪去找”?幺妹子赶紧问道。

“这个嘛,就是还没有满月的小小子早起第一泡尿。其实只要是小小子的尿就行,谁能赶那么巧”。

“那我大嫂刚生的俩小侄子尿算不算”?

“当然算了,而且这样的小‘奶光子’就是光腚吃奶的小子尿更接洽。只是孩子太小,咋接呢”?

“好了,谢谢爷爷,我有办法了”。幺妹子说完跑出门外,到调度室打了声招呼,抓起摩托车就向县医院飞驰而去。

酒足饭饱之后,马大娘把马林叫到一边,手里提着两个保温饭盒:“一会儿你再去医院一趟,给白云、李梅和小兰她们送点鸡蛋、小米粥和菜饭,特别是白云,生完孩子很快就饿的”。马林这才发现老妹子马兰到底还是留在了医院,不知是为护理嫂子还是为了监视李梅。吴玉珍还想再看看白云和俩外孙,也跟着马林一同来到医院。

此时的妇产科病房,随着幺妹子来到讲了童子尿的故事,可谓忙碌之极。当班护士都倍感新奇。在她们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幺妹子、马兰、李梅甚至虚弱的白云开始了接尿活动。见孩子们出生后的脐带屎已经拉完,她们找来两只洁净塑料袋,干脆将两个孩子全身装了进去,净等童子尿出来,再倒入准备好的饮料瓶中。

马林和吴玉珍来后,白云边吃着妈妈剥好的蘸着红糖的鸡蛋,喝着婆婆熬得黏稠的小米粥,边趁马林看孩子的工夫,悄悄告诉妈妈,“这俩小蛋子的名字早已起好了,一个叫大龙、一个叫二龙;大龙的大名叫马云龙,二龙的大名叫白玉龙;我妈对我林哥说:‘一个跟咱们姓马,一个跟你白叔叔姓白,都管你白叔叔、吴阿姨叫爷爷奶奶”。

“你妈真这么说的?这也太开通了”!吴玉珍惊讶地问。

“当然是我妈亲口说的。她不但开通,啥事都想得特别周到,而且还教会了我治攻心翻呢。五里铺男女老少没一个说我妈不好的。我怀这俩小东西时吃完饭不一会儿就饿,我妈上午往卫生队送一次饭,下午送一次,晚上临睡前还给我准备些吃的,要不我能这么胖?所以,现在离开我林哥几天都可以,但一天也离不开我妈”。说到这里,白云想了想问道:“妈,你们走后我睡了一大觉,恢复差不多了,你看明天出院回家行不?反正有你和我妈还有爸爸在身边,不会有问题的,求你了”。

“行是行,不过鬼丫头,你现在是老马家的人了,妈做不了这个主,得听你妈和你林哥的。一会儿你和你林哥商量吧。我得看看那俩小外孙子了”。吴玉珍说完走出了病房。

当晚从医院回到家,马林在送白栋梁、吴玉珍夫妇去楼上的路上问:“吴阿姨,我云妹和孩子明天回家行不?她说是你说的没问题”。“看她恢复的样子,的确没啥问题。你还是问问你妈吧,白云大概最听她的话。你妈若同意,明天就接她回来吧”。听吴阿姨说出院“没啥问题”,马林回来一学,马大娘想了想说:“刚好我也特想看看她们娘仨,但上车时一定把白云和孩子包裹得严实点,以免受风寒”。

不知睡了多久,反正天还没亮,马林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刚拿起话筒,就听幺妹子兴奋地喊道:“大哥,我是老妹子张娟,四哥喝了童子尿能自己坐起来了,现正在地上活动呢”。“真的?这也太神了,我马上过去”。撂下电话,马林兴匆匆穿好衣服走出家门。

原来,幺妹子自打去了医院,就一直在俩小侄子跟前守候,等着接童子尿。直到俩孩子被喂了点糖水,吃了些李梅的奶水,才逐渐尿出些尿来。可直到天快亮了,一共才接了不到半饮料瓶。幺妹子如获至宝,赶紧揣着童子尿回到五里铺。

进了梁军的办公室后,见梁军仍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躺在床上,她从兜里掏出饮料瓶拿到他面前:“四哥,老妹子给你找来一副好药,人家名医说喝了保证见效。但必须一口气喝完,不能中途停下,你敢不敢喝”?

“唉,恨病吃苦药,啥敢不敢的,娟妹还会给四哥下毒?拿来,看四哥咋喝的”!梁军接过饮料瓶,扭开盖子,两口就喝了个底朝天,等最后几滴滴进嘴里,才把饮料瓶交给幺妹子。他吧嗒吧嗒嘴:“娟妹,这是啥药,咋有股臊味”?

“马尿能不臊吗”?“啊?你个娟妹,竟给四哥喝马尿?看我咋揍你”!梁军说着呼地坐起来,把拳头指向幺妹子。

幺妹子一见哇地一声大叫:“四哥能自己坐起来了”!说罢,一头扑进梁军怀里,呜呜大哭起来。见自己真的坐了起来,后腰再无撕裂般疼痛,梁军禁不住高兴地抱住幺妹子:“娟妹,快说说这是啥马尿,真太神了”!

“呵呵,哪是啥马尿!这是大嫂刚生的两匹马驹子、马崽子的尿。爷爷说这叫童子尿,可治你的伤,我就赶紧去医院接了回来”。

“谢谢娟妹,太辛苦你了”。眼瞅着幺妹子圆圆的杏眼布满血丝,还留着泪痕,梁军替她擦了擦,突然动情地说:“娟妹,你说要照料四哥一辈子还算数吗?这回好了,让四哥照顾你一辈子行不”?

“我当时说的可是真心话,四哥”。

“四哥现在说的更是真心话,只要娟妹同意”。

“四哥,我同意”。“娟妹,四哥保证说到做到,陪伴你一辈子,无怨无悔”。说罢,两个年轻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幺妹子挣脱出来,快步走到电话机旁,给马林家拨了过去。马林来后,见张娟扶着梁军胳膊,正在屋里不停地走动,大声问:“老妹子,快告诉我咋回事”!

“大哥,我和小兰姐、李梅姐还有护士费了好大劲,才让俩小侄子给尿了不到半饮料瓶。四哥喝了后,竟真的坐了起来”。

“真是天大的喜事!快告诉秦大哥和你大嫂她们一声,让大家都高兴高兴”。果不其然,接到幺妹子电话,秦志军等几个战友很快赶来。一传十、十传百,全大队许多社员也闻讯赶来。老闷牟兴军和王宏还特地从库房里找出一挂一万响的鞭炮,在大队院里放了起来。

白云和俩孩子被接回家后,梁军不顾劝阻,在幺妹子搀扶下来看望嫂子和俩侄子,竟对着两个还在熟睡的小家伙敬了个军礼说:“马驹子、马崽子,梁叔叔谢谢你们的灵丹妙药了”。逗得全屋人笑得前仰后合,说这俩小家伙刚出生就救了他们梁叔叔。虽然白云并未相信俩儿子的尿真有那么神奇,但看到卧床不起半个多月的梁军突然站到自己面前,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难免十分高兴。

158

第二十三回 吴姥姥接生俩外孙 白大夫免除挨一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