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小马队长>第二十四回 牟兴军雀脑袋催奶 马部长暗查访惩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回 牟兴军雀脑袋催奶 马部长暗查访惩凶

小说:小马队长 作者:钟声 更新时间:2013/4/29 6:05:49

第二十四回 牟兴军雀脑袋催奶 马部长暗查访惩凶

一胎生俩白胖儿子,看着两个老妈、爸爸和林哥及大家欢天喜地,白云理该心情舒畅,高兴起来。可回家第二天,看到自己奶水不但不多,一个孩子都吃不饱,不得不依靠李梅来帮助喂奶,只好不断挤压和揉搓**,恨它们不争气。因着急上火,奶越来越少。尤其听妈妈说“可能是遗传,我当年生你和弟弟时就这样,你整天哭就先喂你,结果你弟弟营养不足才病死的”,急得哭了起来。“没事”, 马大娘劝她:“奶不够咱用小米粥和牛奶喂孩子,千万别着急上火,否则奶会越来越少。明个我问问你干爹,看有啥催奶的偏方没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闷当下找到王先生,也正为干闺女奶水不足犯难的王先生突然说:“过去有个偏方,叫七个雀脑袋治没奶;把雀脑袋用油煎了,给刚生孩子的妇女吃可能有效。但一次是否吃七个倒不一定,吃得越多恐怕越好”。“谢谢王先生,我有招了”。

老闷说完跑回机耕队,找出粘网,叫来幺妹子、王秀秀等姐妹往谷地里奔去。真如李顾问所说,这些吃惯嘴,跑惯腿的雪雀子扎堆似的占满了谷地。支上粘网后不一会儿,就有七八十只撞上了粘网。牟兴军和幺妹子赶回来拾掇完雪雀,马大娘就用油煎了起来。说来也怪,雪雀没等煎完,白云闻到香味竟披上衣服来到灶间。马大娘一看,在她肩头拍了一下:“赶快给我回屋去,受了风可咋整”!

等马大娘把煎好的十几只雪雀端到床头,白云连声谢都没说,抓起一只就嚼了起来。“喂喂丫头,你干爹说只能吃七个雀脑袋,谁知道吃别的行不行。你愿意吃就吃吧,只是一次别吃太多,以免肚子受不了,日后坐病。反正你老兄弟有招,啥时想吃都有”。吴玉珍和老伴刚好这时也过来看孩子,看到白云狼吞虎咽地吃相笑个不停。

突然,白云停止咀嚼,大叫一声:“哎呀妈呀,可了不得了,奶咋自己淌出来了”?说着,她赶紧俯下身子,把奶头塞进啼哭的二儿子嘴里,直到他吃饱后睡了,才换了奶头,塞进大儿子嘴里,看他咕咚有声地允吸,才顾得上和妈妈说话:“这么神?我咋吃了几个雀脑袋奶就下来了”?“鬼丫头,仅仅是吃了几个脑袋?看你妈给你一共煎了多少?雀身子都哪去了?”“不管那事,反正都吃我肚子里了,只要我儿子有奶吃比啥都强”。白云笑嘻嘻地说。

屋外,听着白云娘俩的对话,马大娘喜不自胜地对老闷牟兴军说:“老儿子,你可做了件大好事,要不你嫂子她娘仨还不得整天哭个没完”!“妈,既然吃这玩意管用,我明个再弄些更好吃的烧家雀。反正谷地里有的是雪雀子,不早点收拾掉明年会更多”。牟兴军说。

看完孩子回到楼上,放下心来的吴玉珍娇哂地对老伴说:“看嫂子一家对鬼丫头的精心照料法,再想想当年我生俩孩子时你整天长在部队,漠不关心的样子,真太遗憾了!否则咱儿子也不会死啊”!

“唉!当年实行军衔制,官兵关系疏远,我不整天长在部队行吗?哪有小林和他部下这么好,有啥事争着抢着帮忙。但不管咋说,他们都是我白栋梁带的兵,看他们对小云这么好,我知足了。难道你不知足”?“我咋不知足!只是看这鬼丫头摊上这样的好人家,照顾得无微不至,啥难事都不用犯愁,有点嫉妒罢了”。吴玉珍不好意思地说。

“能人多干事”。眼看着白栋梁老首长来后顺心如意,白云顺利生产,奶水问题解决了,秦志军见缝插针,向马林汇报:“首长,楼房竣工提前了,请你帮助看一下我们的分楼方案,有不合适的地方我立即修改”。说完,他拿出几张打印好的方案和分配名单,并说吕**和老县长看后坚决不同意自己上楼。

马林仔细看了一遍,修改了几处语句不通顺的地方,满意地说:“老战友,方案很好,我完全支持你们。吕**和老县长眼看要退休了,还住着五六十年代的平房,从良心和道义上讲,也必须让他们住楼。告诉大家,就说是我没离开甜草时定的。你们安排老收发、退休的畜牧站长和即将退休的外贸局长等老同志很对,让建筑公司等退休的老师傅住楼更得民心。除拆迁居民外,告诉所有上楼的人员必须把原有住房交房产公司统一分配,房产权在县政府而不在个人。就是说,现在的楼房只有居住权、继承权,绝不允许自行出卖,因为所占的土地归全体人民或集体所有。拆迁的居民的安排要充分征求意见,按年纪大小,适当分配楼层。对极个别胡搅蛮缠,不通情理者轻则批评教育,重则取消其住楼权利。要让大家明白,这是党和国家给的福利待遇,是县委在经济不宽裕的情况下办的好事,想想开发商如何对待他们就明白了。另外,要让新闻媒体大力宣传县委这个明智之举,使全县人民知道,人民的政府才会真正为人民办好事,绝不会像开发商那样只为了赚钱”。

“首长,我明白了,保证按你说的去做,圆满完成任务,让大多数人民满意”。

“志军,工作上的事相信你会处理的很好,无须多嘱咐。请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你和湖北佬嫂子到底能否继续生活在一起了?这也怪我,几年来对战友们关心不够,向你和其他战友道歉”。

“不不,首长,绝对怪不得你!责任主要在我。来五里铺这几年,我没有和你嫂子说明我的志向和打算,以及跟你这样情同手足的好首长不会有错。致使这老娘们始终不理解,一再要求我回武汉安排个好工作。小秦勤出生后,考虑东北的气候会不适应,她更不打算来这里了,还威胁我年底再不回去就和我离婚。她在一家效益不好的国企做财会工作,据说有下岗危险。不管怎样,我不会首先提出和她离婚,但如果她提出,我会成全她”。

“够爷们,不愧是我的战友!孩子那么大了,最好不要离,否则最不好过的是孩子,估计嫂子也会考虑到这一点。分完楼后,你回老家一趟做个了结,不能再拖了。另外,我走时和吕**谈起过吕玉珠的婚事,老五将来能有些发展,和玉珠比较般配,吕**很满意,你有机会做做促进工作”。

“中,首长,我个人的事会处理好的。王宏和吕玉珠的事我一定努力,争取年前见成效,你放心好了”。秦志军说。

分楼开始了。这项事关居民生活的大事,也由于春季强拆伤人事件的负面影响,立即受到各方关注。作为县开发办总指挥的秦志军,迅速把分配方案张贴出来,并通过新闻媒体广泛传播。县委机关的分配名单一公布,大家看到即将退休的老收发李焕、退休的兽医站长阚医师和即将退休的县委**、县长和外贸局长老范榜上有名,一致认为理所应当,周到细致。李焕则逢人便讲:“我老李做梦也没有想到能和县委**、县长、局长享受同等待遇。还是**好啊”!原小区居民如愿以偿,从帐篷里搬入新楼的当天,纷纷放起鞭炮说:像马**和秦指挥这样的好人,才不愧为党的好领导啊!

第二天,一篇《真**开发,人民欢乐开怀,开发商真无奈——甜草居民喜迁新楼侧记》的报道,引起重大反响。**申佳木读后批示:“甜草县的经验证明,人民的县委县政府就该为人民办好事,绝不容许充当开发商赚钱的工具。人民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哪里若再发生强拆事件,必须首先追查当地**特别是主管领导的责任。毫无疑问,没有**和司法机关领导的索贿受贿,及至支持、纵容和庇护,哪里的强拆事件都不可能发生。甜草县开发办总指挥秦志军的事迹表明,党员领导干部无私才能无畏、才能为民、才能公正,使党赢得民心”。批示一经见报,震动巨大,一些妄图在滨江省搞开发赚钱的犯罪行为迅速收敛。

当然,正像马克思所说:“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季副**及其外甥就恰恰被马克思不幸而言中。

马林在白云生完孩子七天后,刚回到省组部上班,就被申**叫去:“马林哪,现在交给你一项重大任务,迅速赶赴江洲这个地级市,查清最近发生在那里的强拆亡人事件。这是那里公安机关一名干部实名举报的。无论涉及到哪级领导干部,都要一查到底,严惩不贷。可以采取各种必要手段,也可对当事的领导干部宣布就地免职,只要对调查有利。这事涉及**个别领导,你此行不宜公开,有问题可直接向我汇报”。临行前,申**把一个写着实名举报人姓名和联系方式的纸条交给马林,叮嘱他一定保护好举报人。

傍晚,马林穿着白云给他买的一身蓝黑色运动服,坐直达江洲的公交车来到市里。下车后,他不急于和举报人联系,而是找了一家便宜旅店住下来。之后,为了了解民情,他来到一个具有农村特色的饭店,要了一碗平时爱吃的红烧肉,一碗炖豆腐和一瓶江洲白酒,凑近正在呼三喊四喝酒的两桌人边上的一桌自斟自饮起来。听见其中一桌的人说:“你们知道吗?派手下打死人那个开发商的后台特别硬,不仅和市公安局长、市委**称兄道弟,而且省里还有人,据说**一个姓季的**是他大舅。所以,明天惠民小区拆迁恐怕还得出人命”。“唉,光天化日下拆老百姓房子,打死人都没人管,看来这**算完了”。同桌一个人长叹道。

“咋没人管?只是想管事的人官小,管不了。听说公安局一个姓高的副局长带人把凶手都抓起来了,结果被局长臭骂一顿,告诉他不想干就滚出公安局,逼着把凶手给放了。依我看,这个公安局长绝对是开发商一伙的,要不就是拿人家手短,不得不替人家卖命”。“唉,听说打死人那天,市委**坐车到现场看了看,和公安局长嘀咕了几句就走了。怪谁?最大的祸根就在他身上”!

听着邻桌的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此次强拆亡人事件的来龙去脉基本说清,马林结完帐走出饭店,找到一个电话亭,给举报人打了电话。好一会儿,对方才问:“请问你找哪位?是不是打错了”?“没错,难道是**申**给我这个电话不对”?“对对对,果真是申**给的就没错,请问你是哪位”?

见对方果真是那位举报人,马林干脆告诉他:“我是**组织部的马林,受申**委派,专程来江洲调查强拆亡人事件的,请速来和我会面”。马林告诉完见面地址和自己身着打扮后,对方答应马上就到,便撂了电话。不一会儿,一个中年汉子开着北京吉普停在马林身边,请他坐进车里后说:“你好马部长,我是市公安局副局长高清,举报信就是我写的。你这一来,我们江洲有救了”。

听了高清的讲述,联系酒桌上了解的情况,马林胸有成竹地告诉他:“明天你带几个身手好的同志,上午七点半赶到惠民小区拆迁现场,配合我的行动。你们局长若公然庇护强拆,阻止抓捕行凶者,一定听我命令,坚决逮捕,后果均由我负责”。听到马林的命令,高清激动得泪流满面说道:“谢谢马部长,我和战友们早就盼着这一天了,明天一定听你命令,打好这一仗”。

高清离开后,为防万一,马林还是给秦志军打了电话,命令他明天上午七点半和牟兴军带两支半自动步枪,准时赶到江洲市惠民拆迁小区执行任务。

第二天一早,马林在小吃部买了几个包子吃了,就在路人指点下,漫步来到惠民拆迁小区。只见准备拆迁房屋周围一溜排开两台推土机、一台勾机和两台挖掘机,许多身着印有拆迁办字样制服和迷彩服的人手拿镐把、角铁和撬杠等工具,正在疯狂敲打住户的房门,有的房门已经撬开,窗户玻璃已被砸碎。一位明显拒绝拆迁的老大爷被两个拆迁人员蛮横地架出屋外,推倒在水泥地上,鼻子和脸都磕出血来。“苍天哪,这简直比过去的国民党兵还恶呀!叫不叫咱老百姓活了”?对老大爷的血泪控诉,拆迁人员竟置之不理,反而趁机拆起了房子,马林怒不可遏,疾步上前喝道:“住手!你们这样野蛮强拆民宅是公然犯罪”!

“妈的,想管闲事?这小子是活腻歪了,前几天打死那个又能咋地!弟兄们赶快过来给我往死了打”!一个个头在一米七零左右,身着风衣,戴着副宽腿墨镜的青年男子见马林想阻止拆迁,从不远处一辆奔驰轿车下来后,声嘶力竭地命令拆迁人员动手。

马林见一个家伙举着镐把劈头砸了过来,一闪身躲了过去,随之右臂挥起,打在这家伙握着镐把的双臂上,“咔嚓”一声,他顿时双臂下垂,镐把掉在地上。马林趁机抓起镐把,前攻后扫,左击右劈,不一会儿就打倒了七八个冲上前来的拆迁人员。刚刚还叫嚣“给我往死了打”的戴墨镜的青年见马林身手敏捷,毫无惧色,而且越战越勇,知道再打下去自己人只有吃亏的分,便跑回车里,摸出一支猎枪对准马林就要搂火,没想到,马林一个垫步,噌地挪转到一个拆迁人员背后,以致嘭的一声枪响,他安然无恙,身前的几个拆迁人员却纷纷中弹倒地,哀嚎不止。就在戴墨镜的家伙再想重新装弹的危急时刻,一只穿着军用皮靴的大脚迎面扫来,踢飞了他手中猎枪,连他那一百五十多斤的身体也飞出去两三米远。穿军用皮靴的人看都没看他一眼,急忙向刚才遭枪击的地方大喊:“首长,大哥,伤着没有?我和秦大哥来晚了”!

“不晚不晚,是这些败类的拆迁提前了。几个小毛贼还能伤着本首长!只是被他打伤的那几个家伙恐怕不轻”。

“喂喂喂,你们是干什么的?敢在拆迁现场捣乱,还开枪伤人,立即给我抓起来扔进所里好好收拾他们”!马林和牟兴军说话的时候,六七个身着警服的人簇拥着一个显然是当官的人跑了过来,当官的对着马林、牟兴军和手下命令道。

“且慢,从你的警衔可见,你是他们领导,可否报一下名号?这也是你们执行公务所必须的!难道起码的执法程序你都不懂”?

“笑话,和我讲执法程序?本人是江洲市公安局长张斌,在这里我就是法。今天不管你是谁,有多大来头,本局长也不会放过你”!

“好,真是约会不如幸会。既然你是局长,那么我问你,在没弄清现场发生了什么,特别是谁开枪伤人的情况下,你竟敢命令手下抓捕受害者,如此丧失职业道德、徇私枉法的犯罪,该怎么处理”?

闻听马林一说,张斌竟然哈哈大笑:“怎么处理本局长?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弟兄们,还不赶快把这俩小子给我铐起来”!

“志军,现在听本首长命令,看他们怎么抓住我和老兄弟,如有掏枪者立即打掉,也可就地击毙”!马林说完,向倚在桑塔纳车旁端着半自动步枪的秦志军望了一眼。直到这时,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张斌和随行警察才看到一支乌黑的枪口,不知啥时对准了他们。

“请问,市公安局副局长高清在场没有”?“报告首长,高清和战友们向你报到”。“同志们,我是**组织部副部长马林,受**和申佳木**委派,来江洲市调查强拆亡人事件。现在我宣布,任命高清为江洲市公安局局长,全权负责此次强拆案件的审理工作。撤销张斌的江洲市公安局长职务,立即逮捕法办,严厉查处他勾结、包庇、纵容开发商强拆民宅,打死打伤居民的罪行。随行的警察、殴打居民的拆迁人员,特别是胆敢开枪伤人的罪犯一并逮捕,涉及哪一级干部都严惩不贷。高局长,立即执行!有什么问题可直接到市委找我”。

向高局长又交代了一些细节后,马林坐上秦志军、牟兴军开来的桑塔纳轿车,向江洲市委市政府大楼驰去。身后的拆迁工地,骤然响起的鞭炮声震耳欲聋,当地居民和围观人们的掌声经久不息。

151

第二十四回 牟兴军雀脑袋催奶 马部长暗查访惩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