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传奇炮王>第2章:不活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不活了

小说:传奇炮王 作者:金蝉 更新时间:2013/4/8 8:44:33

鬼子的几把刺刀一起向二丫的裸胸刺了上来,二丫这个时候不怕死,忽然有一种解脱,心中一横想:这样死了干净,总比被鬼子糟践了强,那样她会生不如死的。

谁知蛤蟆嘴的小鬼子,有些狼狈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大骂一声:“八嘎!”

所以,几把鬼子的刺刀一下就僵在半空中。蛤蟆嘴的小鬼子从地上跳起来,蛤蟆嘴的小鬼子很是有些疯狂,蛤蟆嘴的小鬼子对其他几个鬼子拳打脚踹,一声声地大骂:“八嘎,八格牙路,八格牙路!”

几个鬼子收了刺刀,乖乖地退到了一边,二丫急忙护着胸部,像一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瞪着恐惧的眼睛,浑身打着哆嗦退到了炕头,卷曲在一角,使劲地缩着身子,嘴里不时发出惊恐似的哀叫,二丫此时多么想把自己缩进墙缝中去,让鬼子找不到,以此躲避眼前这些如狼似虎鬼子的伤害啊。

二丫的哀叫根本就唤不起小鬼子这些畜生的半点怜悯之心,只会更加刺激小鬼子畜生倚强凌弱、茹毛喋血更加疯狂的兽性发作。蛤蟆嘴的小鬼子阻散了同伙对二丫的捕杀,蛤蟆嘴的小鬼子将自己的心态调整了一下,再次扑上二丫,蛤蟆嘴的小鬼子一把扯住了二丫的一条腿,二丫用另一条腿向蛤蟆嘴扯她的腿手蹬来,努力想摆脱蛤蟆嘴小鬼子对他的控制,不但没有成功,另一条腿也被蛤蟆嘴小鬼子扯住了,蛤蟆嘴小鬼子胳膊一用力,反抗中的二丫被扯到了炕边,蛤蟆嘴小鬼子再次撕扯二丫的裤腰带,二丫不顾一切地拼死反抗,蛤蟆嘴小鬼子抡圆了胳膊一个耳光向二丫稚嫩的小脸上打了过去,二丫脑袋嗡地一响,两眼乌黑,金星四射,几乎被打晕。

又一耳光打下来,二丫完全没有了知觉,二丫拼命护住的裤腰带被一把刺刀挑开,可怜的二丫稚嫩的小身子,羔落狼群,生死已经由不得她了,蛤蟆嘴小鬼子三下两下扒光了二丫的衣裤,哈哈大笑,山一样沉重地身子狠狠压住了二丫,所有的小鬼子都脱光了裤子,站成了一队候在一边……

鱼头睡觉睡得很死,用东家高瞎子的话说:“小兔崽子,你自己被人抬走了都不知道,用你给我放牛,我算瞎了眼!”

每次高瞎子说着这样的话,不分青红皂白,总是举起手里的拐杖,疯狂地打在鱼头的身上屁股上,甚至脑袋上。鱼头常在睡梦中就被高瞎子揍醒,鱼头每一次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嚎哭,用手遮挡着高瞎子不分轻重、不分地方没头没脑地继续打在他身上的拐杖。

高瞎子本来就一个眼,是瞎子。高瞎子说他自己瞎了眼,事实本来就如此,鱼头挨了打心里还在想着高瞎子说得对,高瞎子瞎了一只眼,谁能说他不瞎眼呢?可鱼头只是想,不敢犟嘴,高瞎子不分青红皂白地揍他,鱼头只有哭嚎的权力,而这点权利还常常被高瞎子剥夺,高瞎子一边打还一边说:“不许哭叫,在哭叫出声来,我就揍死你!”

高瞎子这样说着,肯定就能做到,高瞎子打死他鱼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这么容易,所以鱼头就不敢哭了,他只有把呜咽憋在喉咙里,由于哭泣的气流不顺畅,鱼头哭又不敢哭,所以把鱼头自己憋得一声声地打着咯逗,咯逗高瞎子也不许鱼头有,高瞎子还厉声说:“还咯逗什么,我揍屈了你是吧,一声不许咯逗,再咯逗一声我打断你的气,你信不信?”

高瞎子说着又会举起他的手杖又要打。高瞎子的手杖是一根红木手杖,木质结实较重,打在鱼头的身上**一样痛切心肺,鱼头有时候真想趁着睡着了,在高瞎子不注意的时候,将高瞎子说完手杖偷出来折断、或投进火里烧掉,但鱼头每次挨打后只是愤怒地这样想过而已,从来也没敢实施行动。

扳指数起来,鱼头在高瞎子的家放牛也有几年了。那个时候,鱼头跟着奶奶生活,有钱人家的孩子像鱼头这么大的都进学堂或私塾认字数数去了,鱼头却不能,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生活都很困难,鱼头没有认字数数的福气,鱼头从小没有了父母,父母死在一场流行的瘟疫中,奶奶也在这场瘟疫中残废了一条腿,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如何能照顾鱼头,所以,鱼头很小的时候,就被奶奶送在高瞎子的家里放牛。

鱼头给高瞎子放牛,报酬说好了每年半斗谷,二斗糠。鱼头给高瞎子放一年的牛,就这些报酬,鱼头用这点报酬勉强养着奶奶,奶奶再参杂上野菜、树叶,勉强度日,也能活下去。鱼头只所以能上高瞎子家放牛,鱼头跟高瞎子的家有点拐弯亲戚关系,高瞎子跟奶奶说:“这不过是看在亲戚关系上,给你们半斗谷,用旁人做根本就用不上谷子,就那二斗糠就足够了!”

鱼头的奶奶自然就是千恩万谢,一个劲地嘱咐鱼头好好干了,干好了将来娶个媳妇延续香火,也算了却奶奶的心愿。

鱼头不知道媳妇是个什么东西,还有那个香火,鱼头什么都不懂,鱼头就开始放牛了。当时高瞎子家只有两头牛,一头犍牛,一头母牛。鱼头虽然小,两头牛还是比较听话的,鱼头放着两头牛也不费多大的劲,鱼头当年就挣了半斗谷,二斗糠,改善了奶奶的生活;到了第二年,高瞎子家的母牛下崽,一次下了两个崽,高瞎子又买了三头牛,牛群加大了,鱼头的报酬并没有增加,偏偏当年母牛下的一个牛犊在山上被狼咬断了一条腿,小牛犊之后不幸夭折。高瞎子一怒之下要鱼头赔偿他的牛犊,理由是狼咬断了牛犊的腿,怎么没有咬断鱼头的腿,没有咬断鱼头的腿,说明鱼头在狼咬断牛犊腿的时候鱼头不作为,高瞎子根本就不关心鱼头的肚子上被狼掏了一爪子,血洇透了衣裳,几乎露出了肠子,高瞎子扣除了鱼头一年所得的半斗谷二斗糠,转过年又偏偏遇上了灾荒年,一冬一春没见雨雪,地上的野菜没有了踪影,树木旱得不发芽,鱼头的奶奶被活活地饿死了,至此,鱼头在高瞎子家里放牛就没有了报酬,每年高瞎子总是会以各种借口扣掉鱼头那点可怜的谷糠,鱼头还时不时挨上高瞎子没头没脑的一顿揍,挨了揍的鱼头到哪说理去?

眼下,鱼头睡得很死,以至于守更人老倔头的锣声喊声,都没有将他吵醒,还是鬼子的枪声厉害,两声“叭勾”枪响,将鱼头从梦中惊醒,鱼头做的什么梦,鱼头被惊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了,鱼头看到屋内红红的火光,听听到处都是一片哭叫声。鱼头清楚地听到高瞎子声嘶力竭地喊着什么,屋外还在响着枪,叭勾叭勾的枪声不断,鱼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鱼头又发现自己睡觉的牛棚也着火了,鱼头多少年来一直都是与牛睡在一起。

牛棚着火了,鱼头马上意识到,牛棚会被烧塌的,牛也会被烧死的。鱼头想起了狼咬牛犊,这可了不得,发生了这样的大事,高瞎子绝不会放过他,高瞎子的红木手杖又像打在鱼头的身上、头上,鱼头爬起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逃走,要不这一次高瞎子会要他鱼头的命不可。

大火着得很快,已经着到棚子里来了,牛棚的牛被大火烧得骚乱起来,东跑西串,烟火一时间让鱼头什么都看不到,大火已经灼烤到了鱼头,鱼头意识到自己这个时候再不跑,就会被大火烧死。鱼头想从门逃出去已经不可能了,鱼头猛记起自己睡觉的上方是一个牛棚用来透气的窗户,鱼头急忙跳起来就**爬上那个狭小的窗户,窗户上没有窗,春夏只是一个换气孔,秋冬只是用草塞住,这个窗户有些窄,但鱼头还是努力地爬了出去,头朝下的跌到了牛棚外的地上,虽然鱼头头朝下跌到了地上,可鱼头这个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了疼,鱼头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跑,鱼头犯了踌躇,向哪个方向跑,跑上哪里,鱼头一下子犯了难,鱼头看到大街上跑动着很多穿黄衣服的兵,他们喊叫哇哇的,不知是什么意思,看到人就用枪打刺刀捅,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子兵吧?

“叭勾、叭勾!”又是两声枪响。这两声枪响是来自小镇东南方向,鱼头猛意识到东南方向住着二丫,二丫的羊群就在那条小山沟里。想起了二丫,鱼头发现自己不能就这样跑了,就是跑他也要带着二丫一起跑,鱼头想到这里,就向二丫的家跑去。

二丫的爹王老栓死在院子里,二丫闺房的窗下,王王老栓的头已经爆开,空气中有很浓的血腥味,鱼头不知道王老栓的头如何被爆开,王老栓一直都是发对二丫跟鱼头交往的,王老栓想二丫长大了嫁给一个有钱人,自己也能跟着享几天清福,鱼头直向二丫的闺房跑去,二丫的闺房窗户已经没有了,闺房里传来陌生的笑声,有几个衣衫不整的鬼子兵,鱼头看到二丫赤身**瘫在炕上,一个鬼子兵举着刺刀正向二丫的**戳去……

13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